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雷神之死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雷神之死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上一页下一页
队伍有哭泣声响起,场里场外有不少民警落泪。侯大利内心颇不是滋味,尽管从理智上他知道雷主任逝世不应由自己负责,可是面对雷主任家人时,总还是心怀内疚。
侯大利道:“黄大磊的老家也在梅山。”
警犬退役以后,首选会被送回训练基地,或者被训导员领养。如果训导员无法领养,才会询问警犬之前所在的单位能否收养。105专案组曾经收养过大李,训练基地的人都知道专案组有独立地盘,从朱林到樊勇都对警犬有特殊感情,所以才愿意将旺财放到专案组。
侯大利眼光平视前方,道:“朱支经常说一句话,否定线索也是成果。至于板子打屁股,这事肯定不会发生,最多就是闲言碎语,就如以前我们背过的课文,如抹蛛丝一样轻轻抹去。说得直白一点,我只管破案,管不了别人的嘴巴。”
侯大利道:“我们抽时间到梅山,查一查吴开军和黄大磊之间的关系。”
侯大利入职以来穿警服的次服不多,主要是在一些正式场合以及特殊场景。他的警服平时挂在小衣柜里,近一年时间,警服几乎还是新的。上一次穿警服是全局干警大会,再上一次穿警服是冬季集训,冬季集训前穿警服就是参加师父李超的追悼会。
追悼会结束,侯大利向朱林请了假,没有再回刑警老楼。田甜坐在副驾驶位置,靠在椅子上,闭目休息。
金传统先开口,道:“如果不是你发现了水泥路上的脚印,我不会进看守所。我们是朋友,你发现了对我不利的证据,完全没有对我预警,不讲义气。”
之前,金传统被王永强陷害,被误认为是杀害杜文丽的凶手,为此在看守所度过了短暂的难忘时光。他从看守所出来后闭门谢客,今天才给侯大利打电话。
田甜拉开后视镜,仔细看脸上伤痕,道:“这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抓的,她的儿子买了女学生。我们强行带走女学生时,她就和野兽差不多,拼死都要保护自己的财产。在她眼里,女人是传宗接代的工具,是家里花了几千块钱买来的财产。老太太根本没有想到会给女学生带来多大的伤害。在车上,女学生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我想这一段经历会永远改变这个被拐女学生的心理。以前我作为法医接触的都是尸体,如今到了一线,接触到活生生的受害者,那是另外一种心理冲击。”
田甜睁开眼睛,道:“发现精斑对雷主任也是好事,至少他在逝去前知道凶手最终会被捉住,没有太多遗憾。对丁晨光来说,发现了精斑,意味着正义最终会来到。你站在丁晨光和丁丽的角度来想问题,一切迎刃而解。”
三点钟,追悼会准时开始。哀乐声中,政治处顾主任尽量用平缓的语气将英雄事迹读出,声音通过喇叭送到灵堂外。
侯大利在脑中给黄大磊贴上一个“凶悍”的标签。
“顾不得这么多,破案才是唯一正确的事。”
“愤怒没有用,我晚上回去弄一份报告,请求根据凶手DNA,对丁丽案的重点嫌疑人进行一次重点排查。”
王华道:“黄卫千里押解吴开军,谁都不敢说没有关系。可是有什么关系,谁也不能说清楚。现在不是凭直觉办案的时候,一切靠证据说话,证据才是王者。”
下午两点半,专案组朱林、侯大利、葛向东、樊勇和王华都穿上警服,一起前往江州殡仪馆的追悼大厅。
早上,侯大利给田甜发了信息。很快,田甜电
九_九_藏_书_网
话回了过来,声音疲惫中透着些兴奋,道:“解救出来了。我们解救被拐卖妇女完全就是打仗,派出所民警提前侦查好,二大队重兵埋伏在公路边,等到夜深了,我们突然冲进去,把被拐妇女抢了就走,一点儿都不敢耽误。开车不久,好多村民都冲了出来,在公路边大吼大叫。我们根本不敢在当时动人,只求能顺利把被拐妇女解救出来。”
金传统道:“黄大磊是江州最大的矿老板,有钱,为人低调。我和他没有什么交集,在饭局上遇到过几次。要说有趣的事情,也有,都是很久以前的事。这人年轻的时候很凶悍,护矿队出去打架,几乎没有输过,后来越来越有钱,便越来越低调。当年矿山很乱,不是狠人站不住脚。”
金传统坐在别墅的亭子里,准备在此喝杯小酒。在亭子里电蚊香没效果,阿姨便用了最土的蚊香,摆在两角,这样勉强驱赶了蚊子。
“老雷昨天从支队回家,或许是高兴,或许是不高兴,反正喝了点酒。他本身血压高,晚上就出事了,医生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呼吸了。”
金传统道:“我联系了北京一位资深教授,他看过我的体检资料,制订了治疗方案,说是有百分之七八十把握能治好。若是治好了病,我就和张晓结婚。在外面荡了这么多年,见了大世面,也该好好过日子了。”
新来警犬是昆明犬,身材高大,体形健壮,狼青色,耳朵竖立。它听到侯大利的脚步声,抬头望了一眼,眼神冷冰冰的。
金传统道:“他犯了什么事?被你盯上。”
旺财已经接纳了樊勇,听了他的话,便进入自己的家。
政治处陈浩荡迎面而来,向侯大利打了个招呼,匆匆朝外走。侯大利见其走得急,便顺着其背影望了一眼。门外走来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杜军和公安局局长关鹏等人,陈浩荡微微弯腰,伸出右手,给领导们带路。
旺财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侯大利只能站在旁边观看。
“对,我矫情了。我应该把精力放在丁丽案上。”侯大利轻轻点了点油门,越野车发出轰鸣,向高森别墅驶去。
王华道:“如今各行各业都有圈子,圈子之间是有来往的,我从来没有在吴开军的圈子里见到过黄大磊。”
侯大利将车停在别墅外,由侧门走进别墅区。阿姨过来开了门,道:“传统在小亭等你。蚊子有点多,给你一把扇子。”
王华坐在曾经属于田甜的椅子上,扭开矿泉水瓶盖子,喝了几大口,又道:“这些年来,脑出血的同事有好几个了,警察这个工作真不是人干的,穷得叮当响,又累又苦还老是面对负面东西。大部分同事都不想让娃儿当警察。老雷责任心强,和姜局一样对丁丽案耿耿于怀,这次你发现了精斑,这正是当年的重大失误,他挺自责。”
回到高森别墅,田甜还没有回家。侯大利知道她今天夜里有任务,要去解救被拐到山区的妇女,便没有打手机。他在床上想了一会儿案情,慢慢睡去,醒来时,床的另一边仍然是空的。侯大利拿起手机,握在手里,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下了。田甜在执行任务,若是任务结束,自然会主动联系,现在打手机过去,极有可能添乱。
侯大利道:“只是想了解。你听说过他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排查不仅仅是调查走访,还得采血以获取生物检材,工作任务相当艰巨。针对此情况,市公安局成立了以刘战刚为组长的排查工作领导小组,宫建民、陈阳为副组长,陈阳兼任办公室主任。
“重点排查会调动相当多的人力和物力,若是没有结果www•99lib•net,会有怨言的。”
排查工作会就在接到报告当天举行,由分管副局长刘战刚主持,参战两百名民警齐聚在市公安局大会议室。宫建民介绍了丁丽案的基本情况后,再由重案大队陈阳大队长布置具体工作。排查范围比起侯大利预想的更大,包括被丁晨光并购的江州机械厂、参加胜利煤矿投标的企业相关人员、丁晨光所在企业部分人员以及当年中山机械厂家属院住户,其重点之一是丁晨光提供的三十七人名单。
会议结束,105专案组全体返回刑警老楼。
追悼厅门楣上张挂着大幅的条幅:“沉痛悼念雷帮国同志”。侯大利和樊勇举着花圈送过去,花圈上落款是105专案组。送了花圈,侯大利取了白花和青纱,让专案组诸人戴上。追悼大厅里除了雷帮国的家人以外,全是戴着白花的着装警察。
田甜与二大队同志站在一起,神情肃穆。侯大利和专案组同志站在一起,便没有走过去打招呼,隔了几米,仍然能清晰地看到田甜的黑眼圈和右脸上的几道抓痕。
王华努力回想与吴开军接触的点点滴滴,道:“吴开军开夜总会,难免三教九流都要接触,有点违法犯罪的小事这是肯定的,但是不太可能做大案。这人耿直,我到他老家梅山去钓鱼,那边村民提起吴开军,都竖大拇指。我钓鱼以后,村支书、主任,村里有头有脸的都过来陪酒。”
回到高森别墅,侯大利开始起草报告,希望能够开展一次大排查。田甜昨夜通宵未睡,早上有不少扫尾工作,下午又参加追悼会,着实疲惫,回家洗浴后倒床就睡。凌晨两点醒来时,床边还空空的,她来到书房时,见侯大利已经完成了报告,正对着电脑出神,烟灰缸里罕见地有一堆烟头。
早上,侯大利将调查报告交给了朱林。朱林一字一句细读后,提笔签字:“同意,速报战刚副局长。专案组朱林。”
根据105专案组提供的调查报告,市公安局决定展开大排查。
王华道:“梅山。”
侯大利轻车熟路来到金山别墅,进入别墅区以后,沿着香樟小道来到金传统的别墅。金山别墅一区只有八幢别墅,每幢别墅占地三四亩。侯大利数次到过金山别墅,以前很少关注其他别墅,如今他特意查看了第二幢别墅。第二幢别墅是黄大磊所住,与金传统所住别墅有一座小山坡分隔。更准确表述为,别墅一区有一座小山坡,一侧是金传统所住别墅,另一侧是黄大磊所住别墅。
以前,金传统长期在别墅内大宴宾客,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张晓是第一个进入者,侯大利是第二个。在阿姨的带领下,侯大利拿着蒲扇,沿着花园小道来到角落小亭。金传统没有说话,指了指椅子,又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桌上。
侯大利道:“我打过你电话,没开机,想着你应该在舔伤口,就没有来骚扰你。”
侯大利真诚地道:“你那是应激创伤,我同样也有,只不过表现形式不一样。”
摆好了蚊香,阿姨道:“传统,回屋里坐吧,没有蚊子。这里的山蚊子凶得很,叮到就是一个大包。”
侯大利不客气道:“别这样傻笑,神经质。”
杀害黄卫的凶手被击毙,幕后指使人无法追查,侯大利对这事挺上心。他听到王华谈起了吴开军,便留了心,道:“黄卫遇害,你凭直觉判断与吴开军有没有关系?”
路灯和高楼轮廓线制造了夜间繁华,而另一个词叫作灯红酒绿。以侯大利的家世,如果不做刑警,那么此刻多半沉浸在灯红酒绿中,正在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度过美好的夜晚,享受上天赐予的人生。此刻做了刑警,他的目九九藏书网光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越过做成花朵状的路灯,直达灯光照不到的黑暗深处。光明和黑暗,繁华与冷清,一对一对矛盾共存于这个世界,让有的人幸福,有的人痛苦。
“大利,我遭了一次大难,你居然不来看我,同学友谊薄如纸啊。”金传统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带着几分调侃。
桌上座机电话响起,朱林的声音透着疲惫,吩咐道:“你知道雷主任的事吧?下午三点就要为老雷开追悼会,换上警服,一起给雷主任送行。”
侯大利道:“雷主任过世了,下午三点开追悼会,我们两点半出发,穿警服。”
侯大利最初只是顺耳听王华吧嗒吧嗒不停地说,听到“梅山”两个字,如烧红的烙铁烙了屁股,拍了下喇叭,道:“吴开军老家在哪里?”
朱林道:“老雷以前就说过,如果他死了,莫要搞算日子那些名堂,当天死,当天开追悼会,当天火化。一般情况,政法委书记都只是送个花圈表示悼念。老雷是江州刑警支队技术室创建者,多次立功。杜书记听说老雷逝世,立刻表示要亲自参加。今天开完追悼会,杜书记和关局马上要到省委政法委开会。”
王华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组座能成为神探了,能力只是一方面,更主要是用心。来到专案组这些天,除了开会和外出调查,你天天都盯着投影仪。如果大家都这么用心,不说百分之一百的案子能破,至少百分之八十能破。神探炼成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投入精力在案子上。你别认为我说的是废话,很多人做不成事,主要就是投入精力不够。比如我吧,在治安上工作时间长,肯定熟悉各方面工作,但是距离真正的高手还有差距。”
两人面对面而坐,目光交锋,都不退让。
“丁晨光给过我一张翻拍的相片,里面居然是我和丁丽的合影。我感觉这张翻拍的相片就如那种能够连通鬼神的特殊介质,以前面对的是受害人,有了这张相片,时光仿佛倒流,我面对的不再仅仅是受害人,而是曾经活着的人。没有谁能够夺去其他人的生命,没有任何人能够。”
“雷帮国。”
田甜意犹未尽,道:“我和顾大队等会儿要陪着被拐妇女去检查身体,那个被拐妇女说想呕吐,我们怀疑有身孕了。其实准确来说也不叫妇女,而是十六岁的少女,正在读职中,被骗出来工作,后来被卖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山里面。”
王华坐在副驾驶,嘴巴自然不会闲着,啧啧数声,道:“组座,你胆子够肥啊。全局抽调两百民警,大动干戈,如果查不出名堂,追根溯源,最后板子肯定打在你的屁股上。你的屁股没几两肉啊,受得了几板子?几板子下去,屁股就会被打烂,若是伤了筋动了骨,你这娃走路都难。”
侯大利道:“这么快就开追悼会?”
王华感慨地道:“大利,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是全省最有名的富二代,明明可以靠爹吃饭,非要来当刑警。当刑警就当刑警嘛,还能当成神探。你有底气,我没有。我们普通人靠着这个饭碗,没办法,必须小心翼翼,有棱有角都必须先打断再磨圆。我干治安的时间最长,治安管得杂,黄赌毒、场所管理、治安清查,还有什么违规饲养犬只管理、群租房管理等,牵涉面很广。有一句话套在治安上面也很适用: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最初干治安时,我长得瘦,为人处世还是很刚硬,自视甚高,最后的结果是干了二十年还是副大队,又被弄到专案组。我不是说专案组不好,只不过……你明白的。现在离开了治安,我突然意识到其他警种,特别是重案刑警们眼中的治安www.99lib.net警都是瞎忙。最初听到这个评价时,气得我差点挽衣袖打人。”
“七婶,亭子好,能吹自然风,比屋里舒服多了。”金传统又扇走了一只大蚊子,道,“明天弄点驱蚊子装备,最起码要弄点花露水,或者风油精。”
王华安慰道:“这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怪老雷过于上心。他若不上心,屁事没有。”
“黄大磊参加过胜利煤矿拍卖,丁丽就是在此期间遇害。吴开军是涉黑人员,还是梅山人,这之间有没有联系?”
雷帮国前辈的死与自己其实有间接关联,侯大利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侯大利道:“什么神探,就是一个菜鸟。”
金传统的狂笑以最快的速度消失,道:“我若是真生了你的气,不会再给你打电话。重案大队几次案情分析,你都坚持认为我不是凶手,算是说了公道话。以前有人说你很厉害,是天才刑警,我半信半疑,这一次彻底服气了。希望你能让王永强说实话,他百分之一百是杀害杨帆的凶手。”
地灯光线柔和,照射在金传统脸上,让其脸色变得红润起来。金传统突然狂笑,道:“你现在一点儿都不好玩,总是一本正经,我怀疑你是假的侯大利。”
侯大利之所以对同乡如此敏感,来源于其经验,系列麻醉案的主犯狗货是王永强的同乡,王永强获得的麻醉药品“任我行”便来自狗货。此刻,开夜总会的吴开军和矿老板黄大磊猛然间有了同乡这个联系,让其高度警惕起来。
侯大利说到激愤处,用力按响喇叭。越野车喇叭发出刺耳吼叫,刺破阴云密布的天空。
侯大利道:“你整晚没睡觉吧?早点回家,美美睡一觉。”
陈浩荡是侯大利的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和侯大利一起分到江州市公安局,在刑警支队办公室短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调到政治处工作。他颇有眼力,深悉为官和处世之道,与只是专注于案件的侯大利形成鲜明对比。
阿姨是金传统的远房亲戚,辈分比金传统高一些,年轻时当过村妇女主任,做事很利索,也很可靠。若是没有杜文丽事件,金传统不会让长辈亲戚进到自己别墅,进了一遭看守所,他的想法有所变化,同意让婶子进了别墅。
樊勇原本情绪高涨,喜笑颜开,闻听此言,笑容慢慢消失。他询问了雷帮国过世的原因,闷了一会儿,道:“我到健身房锻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谁走了?”
夜风袭来,送来茉莉花的清香。花园深处还躲藏着好些蛐蛐,正在响亮地歌唱。进入看守所以前,金传统有时开玩笑说别墅就是大一点的四面墙,有钱人花巨资困在里面。进入看守所以后,他才明白真正的四面墙的残酷滋味。所以,他现在最喜欢在家里的亭子吃饭,四面通透,不再有墙。
王华道:“这很正常,梅山是靠江大镇,有五万多人口,江州各行各业里有很多梅山人。”
侯大利道:“提审王永强时,我问过他,脚印非常隐蔽,如果警方不能发现,他所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王永强明确答复,如果警方真的没有发现,他就会在互联网上公开。结果,他的游戏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害你进看守所的不是我,是王永强。至于义气问题,很明确地说,我不会为了义气损害职业道德。”
坐了一会儿,侯大利拿出手机,正要打给田甜,金传统电话先打了过来。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慢慢黯淡起来,道:“这件事情你别生气,我在高中阶段曾经发现王永强跟踪过杨帆,只是不想暴露我对杨帆的单相思,怕被你鄙视,忍着没有说。这一次被王永强摆了一道,差点被当成连环杀人犯,害得我的底裤都被九九藏书网你看光了。特别是房事不举的毛病被你知道,丢了我的大脸。”
侯大利坐上越野车,没有急于开车。车窗如一道隔离屏障,让他与世界产生淡淡隔膜。
说到这里,她愤怒起来,道:“大山里面,一群买卖妇女的人提着锄头,拿着菜刀,理直气壮得很。我们解救人的公安还偷偷摸摸,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到现场你就知道,当场带走老光棍肯定不可能,能把被拐的女人救出来就算不错了。以前做法医,觉得杀人犯可恨,现在到了二大队,才发现最可恨的是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不管是妇女被拐还是儿童被拐,被拐后都生不如死,被拐家庭同样生不如死,而且这种伤痛会持续一辈子。有时候,真想一枪毙了那些人贩子。”
樊勇整个人容光焕发,介绍道:“这是旺财,治安犬,扑人时力量很大,以前我就见过,刚刚退役,被我软磨硬泡从老王手里要过来。老王是真舍不得旺财,还非要我签保证书。我们本来就是内部单位,还得签保证书,办领养手续,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看到老王眼泪巴巴的样子,我才签了保证书。”
听到王华唠叨,侯大利不由得想起师父李超。樊勇多次抱怨王华嘴巴就如机关枪,每天嗒嗒嗒嗒响个不停。由于李超和王华关系很不错,侯大利爱屋及乌,也慢慢接受了同样话痨的王华。
王华道:“你根本不是菜鸟,在黄卫那件事情上,你做得非常专业,稍有一个环节没做好,你都没有那么容易脱身。说起来我和唐山林、吴开军都是熟人,做治安工作的,与夜总会老板打交道也是工作之一。”
侯大利在女友面前吐露了心声,道:“今天在灵堂,听到顾主任读雷主任事迹,怪不是滋味。若是没有发现这块精斑,雷主任估计还没事。”
“啊,他昨天还到局里来了一趟。”
王华坐在田甜惯常坐的副驾驶位置上,双腿岔开,肚子鼓得老高。他如今不仅经常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在三楼资料室里,还自然而然坐了田甜的椅子。很长时间里,专案组喜欢在资料室谈案情,每个人都有相对固定的位置,这个位置没有明文规定,大家都有默契,各坐各位,基本不乱。王华这个大肚唠叨汉坐在以前田甜的位置,让侯大利颇为不适应。尽管王华为人也不错,但是终归不如田甜知冷暖。
王华继续在资料室谈雷帮国的往事,楼下响起了低沉的吼叫声,极似当年大李的声音。侯大利几步蹿出门,站在走道向下张望。樊勇带着一只狼青色狼犬,正在前往大李以前的房屋。
聊到了这个地步,两人算是彻底打开了心结。
“我犹豫了两个小时才给你打电话,不管吃过没有,过来喝一杯。”金传统得到肯定回答以后,把手机扔到一边,扇走了一只飞过来的蚊子。
侯大利指了指小山坡对面,道:“黄大磊,你熟悉吗?”
樊勇蹲下来,道:“旺财,这就是你以后的家。我打扫干净了,非常舒服。这是我们的副组长,我们都叫他组座,听明白没有?”
侯大利道:“唐山林案是由重案大队主侦,专案组配侦。我也抽时间研究过唐山林案,唐山林死了,最大受益者应该是吴开军。吴开军又和黄卫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从这个几方面来说,吴开军都很值得怀疑。”
大李死在岗位上以后,刑警老楼冷清了许多,侯大利赶紧下楼,迎接专案组新成员。
与女友通话以后,侯大利一颗心便放了下来,开车前往刑警老楼。他正在三楼资料室翻看丁丽案卷宗的时候,王华跑上了楼,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气,道:“昨天晚上,老雷脑出血,走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