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杜强的身世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杜强的身世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上一页下一页
张晨声音中透着兴奋,道:“肯定就是他了。”
王卫军和陈跃华凑到桌前,凝神细看。王卫军刚要伸手,陈跃华却抢先拿起一张相片,突然间泪如泉涌,声音嘶哑地道:“就是她,她就是当年的保姆。现在年龄大了些,相貌没变,化成灰,我都认得。”
“仔细想一想,你当保姆那家的大体位置,还有对方的姓名。”
王海洋道:“发案是在粤省,粤省公安早就立案了,现在这种情况是由粤省公安来侦办拐骗儿童案,还是由江州公安?”
若是夫妻俩放声痛哭,甚至大吵大闹,老朴心里都会觉得好受一些。但这一对夫妻素质非常高,尽管悲伤,仍然尽力压抑着,没有在外人面前失态。越是如此,反而越让老朴难受。老朴走到窗边,狠狠地踢了下墙壁,很快,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他低头一看,皮鞋前端裂开,成了鲤鱼嘴。
粤省警方侦查员出示了证件,做完了自我介绍,又介绍侯大利的身份,然后由侯大利主谈。侯大利暗自吸了口气,语调平缓地道:“王教授,陈医生,我是山南省江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员侯大利,有几件事情要调查,为了案件侦办,还得形成询问笔录,并同步录像,希望你们理解。”
听到越秀公园附近医院,杜家德明白肯定是姐姐已经承认了。他稍稍沉默,知道抵赖不过去,便痛快地承认了杜强不是亲生的,承认之后,还发了一句牢骚:“古话说得好,树要根深,儿要亲生。这个捡来的小孩子一点都不贴心,十来岁就在外面鬼混,成天不落屋。我管他,他还要和我干仗。走了十几年,不知是死是活,我就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侯大利道:“十几年的陈年血液,能提取到DNA,厉害,果然是专家。”
在另一间审讯室,杨丽芬看了两个小时《等待》节目后,情绪开始松动,得知丈夫和杜家秀都已经交代之后,最终崩溃,讲述了当年偷小孩子的经过。
深圳夫妻衣着得体,气质优雅。王卫军如今是大学教授,头发花白,梳理得非常整齐。陈跃华已经从医院退休,稍稍有些发胖,却不显臃肿。身后小夫妻是王卫军、陈跃华的儿子和儿媳,两人皆是大学的青年教师,散发着浓浓书卷气。
侯大利道:“极有可能,杜强父亲当年是大学老师,母亲是医生,都是知识分子,应该会懂得使用这个技术。”
老朴和侯大利拿到江州警方提供的资料以后,立刻交由粤省警方处理。由于资料并不清晰,时间隔得太久,粤省警方派出警力在越秀公园附近进行了调查走访,没有查到当年失踪人口资料,也没有在大学和医院找到曾经丢失孩子的老师和医生。
“成功了,杜强的亲生父母在深圳。”
丁浩轻蔑地道:“铐起来。”
王卫军拿过那张相片,道:“嗯,确实很像。有没有更年轻的相片?”
杜家德长年劳作,身体壮实,脸上黑黝黝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当陈阳问起杜强的情况之时,他恨恨地道:“1995年春节就没有回来,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梅山派出所所长施成接到丁浩电话以后,派出一名民警和辅警守在杜家德家附近,防止这一对夫妻逃跑。
“你别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算找到了杜强的亲生父母,也并不意味着精斑就是杜强的,这个逻辑关系一定要理顺。要成为一名优秀侦查员,必须得有耐心,不能急躁,急躁就要犯错。我经常看《动物世界》,非洲狮子在进攻99lib•net前,会非常耐心地等待猎物靠近。”老朴一边享用南国鲜香美食,一边向侯大利传授心得。
王卫军神情间隐隐有焦灼和担忧,道:“王海涛在什么地方?”
“时间太久了,粤省又这么大,我都记不清楚了。那男的姓王,女的好像姓张,男的应该在大学当老师,女的是医生。我记得有一个公园,应该叫作越秀公园,他们家就在公园大门附近。几十年了,多的我记不清楚了。”
审讯结束后,江州警方立刻将杨丽芬东家的基本资料传给侯大利。
侯大利在一名粤省警方侦查员陪同下,慢慢朝着小会议室走去,推门而入时,立刻面对着四人急切又焦灼的目光。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王卫军和陈跃华夫妻原本封闭了心灵创伤,警方出现后,封闭的心灵被打开。谁知,他们只见到了被拐儿子从婴儿到青年的相片,可怜的儿子被拐二十年后又失踪,生死不明。陈跃华悲从心生,慢慢抽泣起来。她非常克制,抽泣声音很小。王卫军抱住妻子,轻声安慰。他安慰几声后,声音里渐渐有了哭腔。夫妻俩抱头哭泣,哭声低沉。
杜家德愣了愣,道:“你乱说啥?警察也不能乱说。”这些年,杜家德最怕有人提起此事,有一次杨丽芬无意中提起此事,杜家德当场发作,将一碗饭扣在了杨丽芬头上。此时到了屋檐下,他只能低头,没有破口大骂。
侯大利和老朴正在茶餐厅里慢条斯理地消磨时间。他们此刻已经完成了主要工作,盼望着粤省警方突然报来好消息。等待之时,老朴又开始将以前办过的大案掐掉尾巴,当成作业,布置给侯大利。
陈阳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没有生育能力,杜强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小时以后,电脑突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一张照片弹了出来,屏幕上随即显示出几个字:“符合023号送检物证DNA特征。”
丁浩道:“杜强是谁家婴儿?”
清理完所有衣物,共找到两件带有暗黑色斑块的上衣,而且上衣都有边缘整齐的口子。凭经验,这些斑块应该是陈旧血迹。
陈跃华拿着相片,目光贪婪,似乎要将整张相片全部装进眼睛里,融化到心中。她将所有相片按年龄排序,一张一张细看,仿佛这样就能感受到儿子成长的过程。尽管王海涛已经由一个粤省婴儿彻底变成了一个梅山乡下婴儿,再变成一个乡间少年和具有杀马特性质的场镇少年,仍然让陈跃华感觉格外满足,每个细胞似乎都沐浴在春风之中。看罢相片,她又和丈夫讨论每一张相片与记忆中的王海涛的相似点。
王海洋见母亲又开始反复述说当年的事,便上前拉住母亲,免得母亲又犯病。
侯大利“嗯”了一声,道:“很难开口啊。”
陈阳也不生气,道:“是不是要到粤省去查一查越秀公园附近医院的记录?你这人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不见棺材不落泪。你没有生育能力,杜强哪里来的?你不说,有人会说的。”
一个小时以后,派出所所长施成、二大队副大队长丁浩、侦查员田甜等人开车到村办公室,沿小道步行前往杜家德的家。
在接到警方电话以后,陈跃华对于儿子王海涛的现状有足够心理准备,即使儿子违法犯罪也能接受,没有料到儿子王海涛居然在1995年春节前后就失踪了。找到儿子,儿子却又在十几年前就失踪了,陈跃华的心情从喜马拉雅山山顶一直摔落到马里亚纳海沟,大脑一片空白。王卫藏书网军头脑则如一大队超音速飞机从头顶飞过,巨大的声响几乎让耳膜裂开,失去了思维能力。
侯大利道:“案件还在侦办过程中,有保密要求。王海涛失踪多年,我们不知道他是死是活,目前,没有得到他的死亡消息。”
“杜强的亲生父母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
……
房间里,王卫军从绝望中恢复过来,轻轻拍打妻子后背。
杨丽芬扑到侦查员身前,又抓又挠,如母老虎一般。
丁晨光早就等在机场,远远地看见老朴和侯大利,快步上前,道:“两位辛苦了。”他眼中带有血丝,说了一句话后,喉头就堵住了,这名性格刚强的企业家眼角罕见地有了泪光闪烁。
老朴恨恨地道:“拐卖小孩的人都应该受到重罚。田甜调到打拐专案组,市局用对了人。”他又道:“我不进会客室,你把握好情绪,给他们讲清楚,注意不要引起当事人过于激烈的反应。”
俗话说,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田甜的电话在这时打了过来,道:“我们拘留了杜家德。我在杜强房间发现了一个旧木箱,里面全是杜强的旧衣服,有两件旧衣服被刀砍破,找到了陈旧血迹。只要能够提到陈旧血迹上的DNA,那么就能确定杜强是不是精斑主人。”
下午五点,老朴和侯大利乘机降落在阳州机场。
深圳夫妻出现在院内,身后还跟着一对小夫妻。
“终于找到了丁丽案犯罪嫌疑人的破绽,太不容易了。”侯大利感慨一声,挂断电话,走回房间。
侯大利明显心不在焉,不在状态。
由于杜强与杜家德夫妻没有血缘关系,前期DNA检测不能排除杜强杀害丁丽的嫌疑,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深入地查下去。
侯大利站在窗前看到四人,相片中杜强的形象完全无法与眼前四人重叠起来。杜强的气质就是山中一把柴刀,锋利又狂暴,而眼前四人就如大学校园的书本,温暖又沉静。
“我记不起来了,这是真的。我天天都在努力忘记那家人的相貌和姓名,现在是真记不起来了。”
杨丽芬比起杜家德来更“顽强”,进入办案区,一语不发。苗伟低声道:“朴处在粤省那一招很厉害,我们让杨丽芬看两个小时《等待》,等到其情绪波动时,我们继续审。”
精斑中提取到的DNA与王卫军的DNA比对成功,只能证明精斑主人与王卫军有父子关系,但是并不能证明精斑主人与杜强的关系。
“这是涛涛啊,你看眉毛,左边眉毛还是有个断口,额头还有一颗痣。”
王海洋脸色异常严肃,来到侯大利面前,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来到另一个房间后,王海洋问道:“我哥到底做了什么事,你们这些年一直在追查?”
江州刑警支队DNA室负责人张晨接到侯大利电话以后,笑道:“英雄所见略同,我正在将精斑DNA数据输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刚刚开始,还没有结果。”
“王卫军丢失的儿子具有重大犯罪嫌疑。大利,你给他们两人交代实情,我旁听。人越老,心脏越脆弱,我感觉没有办法面对这对夫妻知道自己儿子是杀人犯时受到的打击。”
侯大利拿着手机走出房门,低声道:“这意味着杜强具有杀害丁丽的重大嫌疑。”
组织、指导全市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工作和解救受害妇女儿童工作是侦查二大队的职责之一,也是其最重要的职责。杜家德夫妻涉嫌拐骗儿童,二大队副大队长丁浩、田甜等侦查员立刻前往梅山镇派出所,准备九九藏书网控制杜家德夫妻。
侯大利又从包里取出一沓相片,是在杜家翻拍的杜强从小到大的所有相片。
陈跃华死死盯着相片中的女人,道:“我当时犯傻,没有到中介公司找保姆,图方便,直接到劳动力市场找保姆,没有想到找了一头白眼狼。她在我们家做了一个月不到,然后就带着涛涛跑了。她跑了以后,我才发现身份证是复印的,根本不是她本人。我真傻,居然没有查验身份证,就把一个坏人带进家里。”
田甜是法医出身,与在场的侦查员思维方式略有不同,控制了杜家德以后,对丁浩道:“丁大队,我想去看一看杜强的房间,说不定能找到毛发等生物检材。若是碰巧能找到合适的检材,丁丽案有可能就破了。”丁浩道:“杜强失踪十几年了,还能找到生物检材?不可能吧。”田甜道:“试一试,万一运气来了,我们就捡到宝了。”
相片如黑洞,牢牢吸引了王卫军和陈跃华的目光。陈跃华拿起一张相片,上面写着杜强两岁。此时,距离王海涛被拐已经有一年多时间。
侯大利给宫建民和朱林打去电话,报告了粤省这边的情况。
放下电话,侯大利握紧拳头在空中挥动,望着老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杜强父母果然聪明,把自己的DNA数据留在了全国打拐数据库里。”
施成所长带着村委会主任来到杜家德的家里。杜家德坐在警车上,望着村主任一言不发。杜家德为人固执,得理不让人,和周边邻居关系不好,与村里也有很深矛盾。此时到了关键时刻,他也不指望村主任帮他说好话。
杜家德在地上拼命挣扎,皮肤上青筋鼓出,大吼大叫,道:“我没有犯法,凭什么抓我?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侯大利拿出了七张中老年妇女的相片,放在桌上,道:“这里面有你们认识的人吗?”
张晨马上抓起电话,给侯大利打了过去,声音激动,道:“奇迹啊奇迹,居然比对成功了,精斑DNA与深圳一对夫妻比对成功。不多说了,我要报告宫支队。”
侯大利又拿出七张中老年妇女年轻时的相片,交由王卫军夫妻辨认。这一次,王卫军和陈跃华扫了一眼相片,便一起指着杨丽芬的相片,异口同声地道:“就是她。”
一个尘封多年的大案或许就要水落石出,侯大利胸口充满自豪感。但是,自豪感持续时间不长便被愤怒替代。
张晨道:“田甜厉害,在杜强衣服上找到陈旧性血迹,我也不辱使命,从血迹中提取到了DNA。”
“别废话,比对成功没有?”
陈阳道:“雁过留痕,人过留名。全村的人都知道你没有生育能力,你自欺欺人,不敢承认。”
杜家德涨红了脸,道:“放屁。”
杜家德并不配合派出所工作,先是一脸茫然,然后猛地推开站在身边的侦查员,朝厨房方向跑去。丁浩是老侦查员,抓捕经验丰富,在堂屋各个方向都布置了侦查员。杜家德刚跑到厨房门口,就被按倒在地。
在杨丽芬看《等待》节目时,杜家德已经承认杜强非亲生,但是他不知道杨丽芬的东家具体情况。陈阳和丁浩经过分析,认为杜家德的说法可信。
村主任朝警车瞧了一眼,便跟着施成进入房间。
田甜戴了手套,拿着手电,在杜强床上仔细搜索,希望能找到毛发之类的生物检材。令人遗憾的是在床上没有任何发现。田甜打量杜强房屋环境,看到角落放着一个农村比较常见的老式木箱。打开木箱,99lib•net霉味冲鼻而出。木箱里全是杜强以前穿过的衣服,胡乱堆在箱里,想必杜强离开之后便没有清理过。
杨丽芬满脸皱纹,皮肤粗糙,抹着眼泪,抽噎着道:“杜家德在不喝酒的时候还是可以的,没有和我离婚,还到处给我拿药。我们都很想要一个孩子,所以我看到东家的娃儿以后,就忍不住想抱回家,由我们自己来养。我们两个确实没有亏待娃儿,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娃儿先吃。娃儿来得不容易,我们舍不得动一根手指。他长大以后,就成天在外面玩,不回家。娃儿孝心还是有的,在街上吃了好吃的,还要给我提一点回来。那年元旦还给了我五百块钱,那时五百块钱很管用的。”
在另一个房间,重案大队二组组长苗伟和二大队副大队长顾华审讯杨丽芬。
重案大队长陈阳、二大队副大队长丁浩亲自审问杜家德。
“太好了,太好了,这个发现是及时雨。亲爱的,我爱你。”侯大利在此刻很想变成一段语音,能够顺着无线电波回到江州,用最大力气热烈拥抱田甜。
杜家德道:“我不知道,是真不知道。杨丽芬在劳动力市场被他们家带走,应该就住在越秀公园附近。”
……
如今从杜强衣服上的陈旧性血迹提取的DNA与精斑DNA相符,就能直接证明精斑主人就是杜强。
王卫军和陈跃华的儿子被杜家德妻子拐走,看杜强相片后又确认了这一点,间接能证明精斑主人就是杜强。
老朴站了起来,折扇在手中打得哗哗作响,兴奋地道:“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了关键突破,虽然还差最后临门一脚。大利,你的运气好到爆棚啊。这也不全是运气,是在掌握材料的基础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再加上运气,这才成功了。现在马上去见这对夫妻,将杜强小时候的相片给他们看,确认以后,我们和这一对夫妻一起回山南,最终确定精斑是不是杜强所留。”
王海洋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没有见到过哥哥,可是从懂事开始,便笼罩在哥哥的气息之下。若不是哥哥被拐,我爸我妈的人生应该很不错。自从哥哥被拐,我爸我妈在工作时是一种状态,面对我时是一种状态,独自相对时是另一种状态。在前两种状态时还有笑容,装得和平常人一样,但是,他们两人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哥哥被拐之事便会让他们丢掉所有快乐,陷入无法排遣的忧郁之中。我妈得了抑郁症,因为有我,因为要等着哥哥回来,所以靠信念和药物对抗抑郁。我恨不得将拐骗哥哥的保姆千刀万剐,千刀万剐都不能消除心头之恨。”
在粤省办事非常顺利,临走前,老朴和侯大利特意找了一家环境不错的餐厅,答谢给予大力支持的粤省刑侦总局副局长。
侯大利道:“一般来说,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但是,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这个案子由江州公安来管辖更合适。”
田甜将衣服装入物证袋,三辆警车离开了杜家德的家。杜家德家附近围了些村民,大家站在一旁议论纷纷,嘻嘻哈哈,增添了不少谈资。
“我嫁到杜家以后,一直没有生育,杜家上上下下都骂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婆子妈更是每天指桑骂槐。杜家德不吃酒还可以,是个人,吃了酒就使劲打我。我不能生育,当时觉得理亏,挨了打也不敢给娘家说,只是让杜家德不要打脸,否则白天出去干活不好看。后来我九-九-藏-书-网们到了粤省大医院去检查,才发现是杜家德身体有毛病,生不了娃儿不怪我。”
杜家德夫妻被铐起来以后,气焰一下就灭了。
侯大利字斟句酌地道:“王海涛,现在的名字应该是杜强,在1995年春节前后失踪。目前,他牵涉一件1994年的案件,公安正在调查。正是在调查过程中,杜强的DNA与你们留在数据库中的DNA比对成功。”
侯大利似乎神游天外,突然“啊”了一声,道:“我又掉入思维陷阱了,应该用精斑数据到打拐数据库比对,若精斑确实是杜强所留,那么就极有可能在数据库中与其亲生父母比对成功。”
粤省警方相当负责,在日报和晚报分别刊登了关于“寻找当年丢失孩子的老师和医生”的相关消息。报纸登出数天,得到几条线索,沿着线索追查下去,线索又分别中断,无法深挖。
老朴与侯大利并肩而站,折扇在手中打得啪啪作响,频率比平时更快。侯大利仔细观察过老朴的这个习惯,得出规律:凡是老朴心情发生变动时,打折扇的速度肯定会加快,今天打折扇的速度明显超过遇到疑难案件之时。
“你哪有这么多思维陷阱?既然有了,就爬出来。”老朴提醒道,“杜强亲生父母会采取血样,录入到DNA数据库吗?”
粤省警方效率极高,很快就安排了与深圳夫妻见面。
王卫军点头,道:“谢谢江州警方。”
“你这个说法不严谨,应该是精斑主人的亲生父母在深圳。到目前为止,精斑到底是谁留下的这个问题没有解决,虽然大概率是杜强的,但是仍然没有最后确定。”
粤省警方侦查员没有催促看相片的两人,耐心等待。终于,王卫军和陈跃华第三遍看完以后,抬起了头。
说完这句话,老朴重重敲打了一下折扇,发出啪的一声响。随即,折扇声音果断停止。
张晨得意地道:“若是用一般方法,效果不太好,我采用的是M48提取法,得到了纯度和浓度都比较高的DNA,获得了完整的STR分型图谱,与精斑DNA比对成功,精斑主人就是杜强。”
田甜取出第四件上衣时,发现上衣肩头有一条口子,口子边缘整齐。她做过多年法医,经常清理死者衣裤,经验丰富,看到衣服肩头的口子以后,便慢慢往下清理,果然找到大片暗黑色斑块。
在日常检案过程中,经常遇到陈旧而量少的血痕检材,而且载体可能有泥沙、色素等干扰物质的存在,使DNA检测失之精准。M48提取法能够通过磁珠吸附的方式,得到纯度和浓度极高的DNA,从而达到更好的检测效果。其原理和铁矿石提纯的原理相似——面对混杂着各种杂质的铁矿石,往往先将其敲碎,再用磁铁吸附铁矿,冲洗掉杂质,最后得到高纯度的铁矿石。
侯大利很同情素质很高的这一家人,想安慰这个年轻帅气的大学老师,却无法组织语言,只是拍了拍王海洋肩膀。
一直坐在旁边的小儿子王海洋比起父母冷静得多,道:“王海涛现在还活着吗?他和什么案子有牵连?”
侯大利道:“案件还在侦办,处于保密状态。拐骗王海涛的那一对夫妻已被拘留,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王卫军压抑住激动的心情,道:“侯警官,王海涛在哪里?我们能不能见他?既然DNA比对成功,他就是我们的孩子,与被谁拐卖没有关系。”
宫建民用拳头擂了下桌子,给二大队大队长叶大鹏打去电话。
侯大利的电话响起,来电者是DNA室负责人张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