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高平顺的人生履历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高平顺的人生履历
上一页下一页
田甜调出专案组后,主要精力就转移了,跟不上侯大利思路,道:“生活不是间谍小说,谁会在黄卫家里安窃听器?想多了,睡吧。”
车到江州陵园,属于杨帆的气息扑面而来。
由于电工高平顺被警方击毙,暂时无法得知到底是谁安装的窃听器,还得进一步调查装修公司才能弄清楚。从窃听器可以推断出泄露消息者并非警方内鬼,而是有人通过违法手段获取了警方内部信息。至此,由专案组朱林和侯大利执行的“挖内鬼”行动阶段性结束。“挖内鬼”这种事情极为敏感,如此阶段性结束最好不过。
上午十点,反窃听设备送到刑警支队,宫建民、洪金明、朱林和侯大利进入黄卫家。侯大利手持反窃听电子狗,从卧室开始检查,几分钟后,设备传来嗞嗞声响,第二谐波开始跳动。卧室墙壁挂有一个实木画框,画框上部有一个小灯,通过隐蔽插头供电。画框后面有三根木质横梁,木质横梁表面没有问题。
秦涛完全不知道哥哥为自己做过什么事,眼圈突然间红了起来,情绪失控:“我就和鸡笼里的鸡一样,随时准备挨一刀,与其这样,还不如向警方坦白。我手里没有人命,最多就是参加抢劫。”
田跃进坐在单人皮沙发上,望了几眼卷宗,脸上没有表情。
侯大利又转身回屋,给田甜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道:“当然,后天是我们领证的大日子,任何事情都要靠边站。”
“大利,有事吗?”
秦涛靠在沙发上,道:“这种等着被宰的感觉很不好。”
在黄大磊遭枪击一案中,秦力和秦涛都没有作案时间。在唐山林案中,秦涛没有作案时间;秦力作息时间与平常稍有不同,却也有合理解释。重案大队二组动用了技侦手段调查秦力,也没有发现明显问题。侯大利逐步将秦力排除在犯罪嫌疑人之外,但是,他始终没有忘记唐山林左手臂的奇怪伤痕以及秦力持双刀的相片。如今,通过高平顺这条线,秦力和黄卫案终于出现了交集。当然,也仅仅是出现了交集。
侯大利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我准备结婚了,对象是刑警队的同事。”
朱林道:“不用查,我家就是金色公司装修的,性价比很高,真材实料,价格公道。具体负责人是李晖,李晖丈夫是牺牲的刑警。老板是秦力,曾经的刑警。”
“你们怀疑谁?这些年,除了业务上的往事,我基本上与以前的老朋友没有联系。”
洪金明理了理脑中信息,嘘了一口气,道:“我了解秦力。若是为了兄弟秦涛的安全,他真可能杀人。有句俗话,长兄如父,恩重如山,秦力当得起这句话。他不仅把弟弟养大,还一手规划了弟弟的前程,把弟弟从社会混混培养成了银行骨干。”
“受重伤的男主人后来怎么样?”
侯大利道:“我和王大队在监狱去找过他。他推得很干净,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秦力道:“我只是负责介绍,用不用是你的事。再说,这事真是高平顺干的吗?你别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警方要处理公司,得讲证据。”
刘战刚看着窃听器,连说了几句“可恶”,道:“黄卫案是由重案大队三组侦办,让他们接手,彻底查一查近些年有高平顺参加的涉及公安干警的装修,包括办公室。”
正在寻找自己还有可能存在的破绽时,秦力接到了重案大队李明的电话。
得知秦力辞职的真实原因后,很多事情就能串在一起:秦涛、杜强、黄大磊和吴开军肯定做过不少类似的抢劫案子,这也是黄大磊第一桶金的来源,有了这笔钱,他才能开石场。后来起内讧,多半是分赃不均。如今杜强复仇,杀掉了吴开军和黄大磊,秦力是出于保护弟弟的目的,在街心花园袭击了杜强。虽然中间还有很多环节暂时无法解释,整个线索大体应该如此。
宫建民腮帮子绷得很紧,道:“秦力曾经是很优秀的刑警,能力很强,这意味着他的反侦查能力也很强。现在明明具有重大嫌疑,却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可以对他采取措施;就算采取强制措施,二十四小时后还必须得放人。唉,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这个念头产生之后便如动力强劲的机器,在侯大利大脑中不停转动:秦力掌握了一家装修公司,装修公司有不少警嫂,接了不少民警的家装工程。高平顺是电工。秦力在黄卫家安装窃听器没有技术难度。
田甜为独九九藏书网自生活的父亲又请了一个阿姨,五十来岁,厨艺不错。新来的阿姨见到田家女儿和女婿回来,赶紧出门,去买新鲜菜。
侯大利道:“杜强如果因为某事执意报仇,那多半会在风头过了以后前往秦阳。”
秦力道:“我和黄卫、陈阳以前是一个队的,老田是我们的组长。十几年时间,老的老,死的死,老田居然还进了监狱。你和黄卫应该没有什么交情吧?”
侯大利和田甜回到客厅时,田跃进已经不在客厅,卷宗相片散落在桌上。
秦力主动打招呼:“给黄卫上坟?”
“这也是一种方式。如今陈萍出了车祸,无法验证。陈萍真是意外出车祸吗?”
晚上七点,秦涛回家。
“黄卫案一直没有真正结案。高平顺被击毙前,其女儿换肾花了一大笔钱。高平顺经济收入一般,在没有卖房的情况之下,谁出的这笔钱很关键,高平顺老婆坚决不肯说出此人是谁。经过重案大队调查,高平顺和黄卫没有交集,所以,重案大队认为此案背后还有人。”侯大利解释得很详细,讲完之后又拿过卷宗看了几眼。
阿姨买了菜回来,还提了一桶油。侯大利便去帮忙提油,又招呼田甜一起到车尾厢拿酒。其他人走后,只剩下田跃进独自坐在客厅。在女儿和女婿面前,他强忍着看卷宗的冲动,等到客厅没有其他人,赶紧起身,拿起卷宗。
朱林一直若有所思。上了越野车以后,他靠在皮椅上,道:“你岳父当年是秦力和黄卫的组长,或许知道些什么,你可以和他谈一谈。”
宫建民在政委洪金明办公室,等待专案组,等到朱林和侯大利进门,道:“大利,把门关了。说说,什么情况?”
完成了“挖内鬼”的阶段性行动,侯大利心情轻松下来,打算给杨帆说一说和田甜领结婚证的事情。
调查结束,夏晓宇送侯大利和朱林上车,这才离开。
敬酒完毕,秦力缓步走下石梯,开车,准备到秦阳。
黄小军已经从山南政法大学回到家中。当第二谐波开始跳动之时,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侯大利道:“不要冲动啊。”黄小军紧握拳头:“大利哥,我不会冲动。找到窃听设备,距离抓到真凶就不远了。这点时间,我等得起。”侯大利道:“如果不出意外,是凶手装了这个窃听器。凶手已经被击毙,这条线不好挖。”
秦力耐心劝道:“你只看到了我们的困难,没有看到杜强的困难。杜强如今被通缉,还带着伤,警方布下了天罗地网,以现在警方的能力,他绝对逃不出去。”
“杨帆,我要结婚了。”
“江州陵园躺了二十六位前辈,有几位老前辈基本上没有香火,家里人没有再来,单位也没有再来,彻底被遗忘。这也是大部分墓主人的命运,没有谁能逃得掉。”秦力头发稀疏,额头上皱纹如刀刻一般,面相比刚从监狱出来的田跃进还显老。
阿姨手脚麻利,鱼香味很快飘了出来。
田甜被惊醒,道:“你做什么?”
秦涛长期坐办公室,身体微胖,长有双下巴。他神情沮丧,道:“老婆和女儿们都不愿意走,我又不能完全说实情。我在老婆面前的形象一直很好,现在全完了。”
朱林是真心看重侯大利,想趁着自己还没有退休,多给侯大利锻炼机会,凡是能让侯大利出面的事都让侯大利出面,自己则躲在幕后。
四人在会客沙发前围坐在一起,朱林道:“还是大利来谈。”
“第二个原因与秦力有关系。秦力当初是全队有名的拼命三郎,凡是危险的行动,他总是自告奋勇冲到前面,立过一次一等功、一次二等功,这都是拿命拼出来的。每个人都有弱点,我的弱点是妻子,秦力的弱点是弟弟。他是长兄如父,一个少年人养活了自己和弟弟,自己还考上了警察学院,非常了不起。秦力在一次行动中帮我挡了枪,若不是他扑上来,我的命早就交待了。在我们与黑社会较劲的时候,秦力回家的时候少,就在这个时期,秦力的弟弟秦涛跟梅山社会青年混在一起,里面就有黄大磊、吴开军和杜强。秦涛是六指,左手大拇指顶端还长有一段手指,非常特殊。我和秦涛多次见面,对他手指的特征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们小组去查验一个入室抢劫现场,男主人反抗,被捅了几刀,受了重伤,女主人则被强奸。查现场时,我从客厅到卧室,看到秦力对着椅背人造革上的血手印发藏书网愣。我那时年轻,眼睛好得很,清楚看到椅背上血手印是六个手指。秦力没有注意到我在门口,抓起一条毛巾,擦掉了血手印。他擦完以后,才发现我在门口。我们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我转身离开,他继续查看现场。雷神带着技术员来了以后,没有找到更关键的线索。”
“到时候老田会告诉你的。”朱林是老刑警,与田跃进曾经是同事,知道很多往事。他很少在侯大利面前提及往事,今天讲了这个方法,也没有说明原因。
“黄大队押解犯罪嫌疑人千里归来,随即遇害,凶手高平顺很难获得黄大队回家的准确时间。我们要查幕后指使者,不能让指使杀人者逍遥法外。”
四人会议仍然在政委洪金明办公室召开。这一次有了突破性进展,刘战刚闻讯也赶到了洪金明办公室,经过商议,决定使用反窃听设备检查黄卫的家。
秦力给弟弟倒了一杯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杜强犯的是死罪,被抓到就要吃枪子,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多半会拼死反抗。黄大磊和吴开军死了,杜强若是被打死,则万事大吉,你就永远安全了。这种概率还会很大,值得赌一把。”
“为什么?”
侯大利道:“嗯,给师父李超上了坟,到黄大队这边来烧一炷香。”
李晖哭了起来,道:“那谁安的窃听器啊?”
他陷入回忆中,接近一分钟都没有再说话。
“1994年年初,伤者是酒店老板,当年江州城有名的万元户。”
小车刚离开墓地,秦力接到了李晖电话,面对李晖愤怒的指责,淡淡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从来不管公司的具体业务,你是知道的。我是介绍了唐山林给你认识,可是,我也没管具体的事啊。”
105专案组侯大利和朱林肩负查找“是否有内鬼”的职责,秦力已经多次出现在侯大利观察名单之中。之所以将秦力列入观察对象,有以下几个原因:秦力是秦涛的哥哥,原重案大队刑警,部分符合作为“内鬼”的条件;秦涛和杜强喝过血酒,杜强是丁丽案的犯罪嫌疑人;黄大磊在临死前见过秦涛。
拿起卷宗,看到黄卫牺牲时的相片,田跃进犹如被重型卡车撞了一下,头脑嗡地响成一片。过了一会儿,他头脑中的响声才慢慢消失,重新再看黄卫牺牲时的相片。
田甜叮嘱道:“后天是算过八字的好日子,再忙都得请假。”
“哪一年的事情?”
三组的李明看到拆解下来的监控器,惊得嘴巴都合不拢,竖起大拇指,真心实意地道:“105专案组真是了得,我算是服气了,是真佩服,不是假服。”
早晨起床,侯大利给黄小军打去电话:“你家是什么时候装修的,哪一家装修公司?”黄小军已经提前返校,刚刚从操场回来,汗水淋漓,回想一会儿,道:“装修时间大约在我读初二下学期,具体装修公司确实记不清楚了。装修公司李阿姨的丈夫以前也是刑警,后来牺牲了。”
秦力道:“你问我,我问谁?”
秦力望着侯大利的背影,神情落寞。他开了一瓶茅台,走到陵园老区,找到逝去的战友和前辈,一一敬酒。
想到这句话,侯大利猛地坐了起来。
田跃进原本站在书桌前,说了几句,便坐在椅子前,独自抽烟,接连抽了两支,这才开口说话:“我辞职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与田甜妈妈有关系。当年江州黑社会挺猖狂,我是二组组长,秦力、黄卫以及另一个调到外地的侦查员是组员。我们和当年姓胡的社会大哥较上了劲,甘甜原本对我早出晚归甚至是十天半月不回家很有意见,有一次上班,她被人用枪顶在头上,吓坏了,强烈要求我辞职不当警察。我没有同意,闹了几次,伤了感情,就分居了。她后来就有了外遇,对方是她以前的追求者。这是俗套的故事,却是真实发生在我们家的故事。她离婚时,已经怀了小孩,不知道是谁的。我很不想谈往事,这事连田甜都不是太清楚。离婚后,我情绪不稳定,没有原来的工作劲头,这是辞职的原因之一。我最初很恨甘甜,经历的事情越多,对她的恨意越淡。”
有了心理准备,秦力面对李明时便极为坦然。一个小时以后,在询问笔录上签字后,秦力离开了刑警支队。
秦力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黄卫牺牲之时,田跃进还在监狱。出狱后,他在同事聚餐中才得知
九_九_藏_书_网
黄卫牺牲,也才知道唐山林、吴开军、黄大磊相继被杀。今天女婿将卷宗带了回来,又明确提起此案还有背后指使人,他虽然不知道案件全貌,可是隐隐有些疑虑。
秦力极有可能是凶手,在刘战刚心中,“挖内鬼”行动阶段性结束的轻松感慢慢被愤怒所代替。秦力曾经是一战壕的战友,虽然离职有十来年时间,平时基本没有接触,毕竟曾在一个战壕摸爬滚打,想到他是凶手的可能性最大,刘战刚不由得痛彻心扉。作为分管副局长,刘战刚修炼得颇有城府,用平静神态掩饰内心的愤怒。
烛和香燃起后,袅袅轻烟升起,空中飘起墓地特有的气息。侯大利低声道:“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和其他女人交往就是对你的背叛,所以,以前的纨绔子弟几乎没有女人。但是,我是需要女人的。田甜不错,我爱上了她。”
田跃进喝了口水,继续道:“此案以后,秦力辞职,他弟弟秦涛到城里读复读班,然后考入银行中专。我后来经常想到那天椅子上的血手印,觉得自己徇私枉法,不配当警察,对不起头顶国徽。辞职以后,我参加司考,当了律师,后来做了律所合伙人,比起当警察要富裕很多。但是,那件事情就是心中一根刺,始终让我心怀内疚,不能堂堂正正挺起胸膛做人。在律所打了不少擦边球,我从来不内疚,唯独那个血手印一直让我耿耿于怀。但是,当时我能怎样?秦力是我的好兄弟,没有他给我挡子弹,我早就牺牲了。我个性软弱,无法做到把事情讲出去,辞职是我赎罪的唯一方法。”
“如果是秦力杀了唐山林,还是同一个问题,他怎么知道唐山林的行踪?”
为了保护弟弟,秦力提前数年便开始布局,一是预防黄大磊和吴开军出问题,牵出弟弟;二是预防杜强回国,大开杀戒。这些年一直相当平稳,没出任何问题,他的警惕性慢慢开始降低,以为平静幸福的生活到来了。谁知,吴开军玩过了火,成为江州有名的黑恶分子,重大把柄被黄卫拿住。秦力想起弟弟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画面,心里就像有一把锥子在钻,痛不欲生。再三犹豫,他终于硬下心肠,下了辣手,利用高平顺杀掉了昔日的同事黄卫,又寻机亲手杀死潜逃回来的唐山林。办了这两件事情,他保住了吴开军,也保证了弟弟的幸福生活。经此一事,秦力痛下决心,准备杀掉黄大磊和吴开军,以免后患。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黄大磊便被枪击,最令秦力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疯子杜强回来了。
“秦力与陈萍熟悉,可以通过闲聊方式,从侧面探知黄卫的行踪。”
三人坐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天,侯大利拿出卷宗,打开,卷宗里装着现场勘查记录和黄卫尸体相片。
秦力道:“有因必有果,前些年做下的事,现在还债。”
秦力是离职十来年的前警察,而不是在编警察,如果秦力是系列案件的幕后黑手,支队压力将会明显减轻。
侯大利约好田甜,到田跃进家里吃晚饭。
朱林用力拍了下桌台,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派人盯死他,技侦一刻不能松懈。”
“弟妹和侄女们暂时不会回来吗?”秦力此刻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变得特别平静。
“车祸查得很清楚,与其他案子没有关系。”
秦力目前是黄卫案和唐山林案的重要嫌疑人,由于高平顺死亡,线索就此中断,很难建立完整的证据链条。任何案件从立案到起诉、判决都伴随着案卷的形成、移交、封存过程,全部侦查活动都应该在侦查案卷中得到反映。秦力身上疑点重重,各条线索都汇集在他的身上,但是直到目前都很难形成正式的案卷材料,这意味着案件难度很大。案侦工作中存在偶然性,高平顺之死就是如此,若是当时能顺利抓捕,很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
侯大利道:“如果黄卫家有窃听器,那么黄卫的行踪就有可能暴露。”
李晖怒道:“高平顺是你介绍来的。”
田甜惊讶地道:“你把现场相片拿回来做什么?”
侯大利到陵园商店买了三份鲜花、香烛和纸钱,沿着石梯逐级向上。杨帆墓碑上的瓷质相片和多年前一样,没有改变。侯大利蹲下九九藏书来,用手套轻轻拭去相片上的浮尘。
朱林道:“你这人有时候聪明得很,有时又笨得可以。你和王华公事公办,他自然也是公事公办,私底下问一问,这样才能心底有数。你带几张黄卫案现场的相片回去,有意无意让老田看见。”
“救活了,腿部残疾。因为人没有死,没有纳入105专案组侦办范围。”
秦涛双手抓紧头发,道:“如果杜强被抓了,反咬我一口,我就麻烦了。”
“如果有这层关系,陈萍突然到省委去上访,背后指使者也就很明显了。”侯大利想起另一件事,道,“我和王大队曾经调查过黄卫的日记本,怀疑丢失了一本。只是,黄大队到底有几本日记,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宫建民道:“抓捕杜强的事由重案大队负责,他们很有经验,抓捕方案经过局党委批准,秦阳正是其中一个重要方向。你们目前还是盯紧黄卫案和唐山林案,继续查内鬼,内鬼和幕后指使人一定有关联,或者就是一个人。今天得到的线索很重要,需要向关局专门汇报,争取对秦力使用更强的技术手段。我再说一遍,查内鬼之事只能局限在我们四人,严格保密。”
秦力道:“在家里很安全,重案大队侦查员肯定蹲在附近,以你为诱饵,等着杜强落网。杜强不傻,不会撞进网中。”
车上,朱林问道:“你怎么看?”
挂断电话以后,秦力脸上失去了血色,停下车,站在车外抽了一支烟。他原本以为高平顺被警方打死以后,再也没有破绽,没有料到警方居然能够追到装修公司。所幸高平顺死了,要不然,自己这次极有可能会栽进去。
宫建民道:“专案组对陈萍上访的推测从逻辑上说得通,只是陈萍出车祸,成了植物人,如今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推测。黄卫最新的日记本是哪一本,是不是丢了一本,现在还真说不清楚。重案大队调查过和黄卫一起出差的同事,两个同事没有黄卫记日记的印象。千里押解期间,黄卫多次陪吴开军喝酒,每次都把吴开军喝醉。吴开军喝酒厉害,黄卫肯定喝不过。黄卫做了假,自己喝的是水掺酒,大半是水,小部分是酒,吴开军喝的是真酒。黄卫回家后,给我打过电话,说是从吴开军嘴里套出很多重要事情,在电话里不能谈这些事,约定见面谈。黄卫搞过预审,问人很有一套,加上吴开军喝了酒以后是大嘴巴,我估计黄卫弄到了不少重磅材料。我们一直怀疑有幕后指使者。幕后指使者要消除隐患的话,最简单的方法是杀掉吴开军;可是吴开军关在看守所里,没有办法下手,所以指使者才杀害了黄卫,拿走了日记本。杀害黄卫以后,吴开军还是有可能顶不住审讯,交代出某些幕后指使者想隐藏的事,所以这个指使者又做掉了唐山林。这样一来,吴开军就可以把事情朝唐山林身上推,从而顶住审讯,只要顶住了审讯,吴开军在押解途中酒醉后泄露出来的事情就不至于暴露。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幕后指使者杀黄卫是为了取走重磅材料,杀唐山林是为了让吴开军在看守所顶住审讯。后来发展也确实如此,吴开军认了几项小罪,很快就从看守所出来了。目前能确定吴开军和黄大磊是杜强所杀,可是杜强又不应该是幕后指使者,这里面还有未解开的谜团。你从政法大学毕业不久,与地方没有牵连,不可能成为幕后指使者,这也是排除你的重要原因之一。”
朱林道:“金明谈到了要害,为了让弟弟不受伤害,秦力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一件事情,金明知道,建民和大利不一定清楚。黄卫和秦力都曾经追求过陈萍,黄卫家庭条件较好,秦力有一个弟弟,家庭困难得多,最后陈萍选择了黄卫。黄卫和秦力关系还是不错的,没有为了女人翻脸。”
得到确切消息,侯大利顾不得吃早饭,匆匆忙忙出门。
“我是刑警,给前辈上香是应该的。”侯大利来到黄卫墓前,从袋子里拿出鲜花、香烛和纸钱。
在杨帆墓前站了半个小时,侯大利提鲜花、香烛和纸钱前往师父李超的墓前。给师父上完香,侯大利前往黄卫墓,看到了站在黄卫墓前的秦力。
如果秦力是幕后指使者,如何能够获得黄卫行踪?从岳父家里回来后,侯大利整个晚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半夜,迷迷糊糊之中,侯大利偶然间想起林海军曾经调侃过的一句话:“这是侯家产业,有没有窃听器,大九九藏书利师弟应该很清楚吧。”
在侦办黄卫案时,侯大利最初牵涉其中,所以缺席案情分析会,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多的细节。他慢慢醒悟,当初能顺利从案中脱困,自己很注意保留证据是一个重要原因,另外的原因多半在此处。
电话对面有十几秒的沉默,随即传来杨勇的声音,道:“大利,祝你幸福。”秦玉隐隐约约的哭声通过无线电波传了过来,如重锤一样打在侯大利的耳膜上。
“田叔,当年你为什么辞职?”
刑警老楼,听侯大利简略讲了田跃进辞职的原因,朱林骂了一句:“他妈的!田跃进啊田跃进,真是小聪明大糊涂。若是当年他向组织反映了这件事情,丁丽就不会遇害,秦力本人肯定会受处理,也不至于走得这么远。”最后一句话,实则已经透露出朱林的真实想法。
“我不知道。”
听到“秦力”这个名字,侯大利几秒没有说话。
朱林和宫建民等人站在窗边,看着秦力离开。
秦力取出手枪,将枪口放进嘴里。只要轻扣扳机,一切都结束了,世上再无烦恼。
侯大利用螺丝刀将木质横梁撬下来,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第二根木质横梁中部被挖空,放置了一个小型窃听设备。小型设备的电线与实木画框上的电线相接,可以持续供电。
这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侯大利听得出言外之意,道:“高平顺拐来拐去,终于和警察联系在一起了。下一步就去查金色装修公司。”
田跃进终于重新走进客厅,双眼红红的,指着侯大利道:“你到书房来,我有事问你。”
秦涛心神不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秦力仍然没有开灯,整个客厅隐入黑暗之中。他在弟弟面前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稳住了弟弟,独自陷入黑暗之后,情绪变得极坏,打了自己两个耳光,道:“我真他妈的蠢,心存侥幸,没有对黄大磊和吴开军下手。我真他妈蠢,杜强回来,为了追求最佳效果,想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企图等着杜强打死黄大磊和吴开军以后再对杜强下手。当初早一点下手,杜强绝对跑不了;当初若是用手枪,杜强也跑不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我。”
一行人又来到了唐山林家里,在唐山林卧室里查到了一模一样的窃听器。金色装修的李晖记得很清楚,唐山林家确实是由本公司装修,介绍人正是秦力。
接电话的是秦玉。
“这件事,我要汇报。”
侯大利不愿与秦力说这些虚情假意的话,点燃香烛后,径直离去。他从墓碑前小道走到石梯,才拿起手机,拨打了杨勇的电话。
“我不会承认今天说过的话。唯一用处是给你们提供侦查方向。”田跃进抽了第三支烟,“朱林眼光很毒,把我看得很透。我看到黄卫相片以后,那件事情再不说出来,那就真对不起黄卫。我还有一个疑问,就算此事与秦力有关,他怎么能够获得如此准确的信息?”
侯大利简单汇报了专案组近两天的调查走访情况,又道:“高平顺曾经是金色装修公司电工,不是正式员工,接些零活儿,刑满释放以后,偶尔也会从金色装修接点事情来做。黄卫案发生前一年,他离开了江州。”
关了书房门,田跃进道:“今天是不是有意将卷宗带回来让我看?谁的主意,朱林吗?你别否认,肯定是他的主意。你们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我。”
侯大利把水杯递给岳父。葛向东和樊勇到秦家吃过饭,与秦涛有密切接触,他们没有谈过秦涛手上有六指的问题,那么秦涛就有可能是通过手术去掉了第六指。
宫建民又道:“高平顺若是被抓住,事情就好办了,可惜被那个路过的傻女人一嗓子坏了大事,让线索断掉。当务之急还得全力抓捕杜强。杜强这些年经历诡异,他所用户口是真实的,岭南确实有张林林这个人。张林林和父母这些年一直在东南亚,杜强应该在东南亚认识了张家,然后冒用了张林林的名字。”
两人在书房细聊,晚餐时才到客厅。
秦涛烦躁地大声吼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希望这一次是支队弄错了,秦力不是杀害黄卫的幕后指使人。”朱林脑中浮现起秦力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扑住一个即将引爆炸药的凶手的画面,又想起黄卫遇害的惨景,心如刀绞。
按照市局定下的原则,凡是朱林和侯大利发现任何一处有可能与“内鬼”有关联的线索,必须在第一时间上报。因此,越野车直接开到刑警新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