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街心花园再响枪声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街心花园再响枪声
上一页下一页
宫建民道:“为什么没打电话报警?”
当前最麻烦的是街心花园枪击事件非常突然,导致杜强没能到另一处藏身地取钱和枪,眼见着钱包越来越空,最多还能坚持一个星期。
侯大利道:“王大队有事来不了,我和朱老师过来。”
陈跃华态度坚定,道:“我要见儿子。”
朱林询问了机械厂和房地产公司的名字。
上午,走了两个地方,眨眼工夫就到了饭点。两人随便找了一个火锅馆,有荤有素,摆满了桌子。
林海军则主要负责调查王卫军、陈跃华和王海洋。
高平顺妻子眼泪如瀑布一样流了下来,哭声低沉压抑。
侯大利有挖内鬼的重任,和搭档一起来到高平顺家,重新调查此人的社会关系。
吴经理道:“我们这种国有企业出来的人,圈子都很窄,主要是和以前单位同事在一起玩。高平顺来往最多的还是老食品厂的人,他还利用老食品厂的关系,到其他公司打零工。我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影响单位的事,让他赚点外快。”
王华看完寻人启事,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过,她对杜强太有信心了吧,除了163邮箱外,没有任何提示。”
朱林道:“重案大队来调查时,老物管吴经理没来?”
杜强踩着溪水走了一段,再转入上山小道,路途中顺手捉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菜花蛇。菜花蛇无毒,肥厚,烤来吃是绝对美味。仅仅加了盐和胡椒粉,烤蛇味道就鲜美无比。
朱林道:“那时我在派出所干过,抓到小姐,凡是从厂里出来的,全部从宽处理。谁都不容易,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这种恶性案件,重在教育。”
电工班长道:“高平顺先是到了一家机械厂,后来喝酒打架,把别人鼻梁和肋骨打断,被开除了,差点还进了看守所。被开除后,他就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电工,在房地产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最后闯祸打架。这个人不喝酒的时候,还是挺好的。从监狱出来后,高平顺彻底戒了酒,我们都以为他以后不折腾了,谁知搞了个更大的事。”
二十来分钟以后,朱林和侯大利来到食品厂家属院。当年电工班班长和高平顺住在同一幢楼,班长在一单元,高平顺住在二单元。门洞墙壁贴满了开锁、办文凭等小广告,犹如给白色墙壁贴了一层墙布。
“这也太看得起我了。”
吃了重油午餐,四人又到会议室喝普洱茶,用普洱来消脂。侯大利和夏晓宇低声聊天,朱林靠在椅子上打盹。两点,老物管吴经理来到会议室,与朱林和侯大利见面。她先是惊呼侯大利和他爸爸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回忆与侯大利妈妈在同一个车间的故事。
电工班班长道:“高平顺这人技术好,难免心高气傲,当年就是电工班的刺儿头。但是,走到这一步,谁都没有想到。”
晚上十一点,儿子还没有出现,陈跃华感觉心情由山巅落到了谷底。寻儿三十六年,无数次经历过这种情感体验,由希望到绝望都成为生活常态。
王华伸手取过荤菜,道:“这是我喜欢的鸭肠,既来之,则安之。明天再减肥。”
“高雅亭运气也好,恰好有合适的肾源。如果没有特别严重的排斥反应,其实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她需要经常锻炼身体,能够增强身体的抵抗力。”侯大利略微停顿,道,“高平顺虽然杀了人,但是对家里人来说,是一个好父亲。”
老朴曾经传授了“社会关系”和“行动轨迹”的八字真言,这八字真言在绝大部分侦查员眼里平淡无奇,侯大利却将老前辈真言牢记在心里,凡是案子出现困难之时,便想起这朴实的八字真言。他得知出租车老板与高平顺是小学同学,顿时来了精神,问道:“高平顺从监狱出来后,做过什么工作?”
“我是杜强,原名应该叫王海涛。”黑影正是冒着危险潜入的杜强。他见对面人影突然有些摇晃,伸手抓住她。
“专案组目前未侦破的只剩下杨帆案,杨帆案的重点在于审讯。所以,专案组当前集中精力调九-九-藏-书-网查黄卫案幕后指使者,还要挖内鬼。这个内鬼肯定与黄大磊案和吴开军案有关联。我准备到食品厂调查走访,高平顺原本是食品厂电工,后来买断工龄出来,家还在食品厂家属院,主要关系也集中在这一块。”侯大利每次提起杨帆案,虽然尽量表现得平静自然,可是提起“杨帆”这两个字,心里就如被针扎了一下。
王华道:“你说杜强拿到这张寻人启事没有?”
房屋是老家属院格局,客厅特别小。朱林端起茶杯,茶杯上印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字,看着格外亲切。
当天傍晚,杜强从山洞出来,远远就瞧见了电线杆上的广告。城镇是衰败中的靠山小场,广告很少,无孔不入的性病广告都懒得贴在场镇。杜强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广告有可能与自己有关。站在电线杆前,他读完了密密的一段话,目光停留在相片上。相片是一对年轻父母与儿子的合影,母亲满脸幸福地抱着儿子,父亲一只手放在儿子的肥腿上。
这一次,由侯大利提问。闲聊几句,侯大利道:“吴阿姨,你和高平顺熟悉吗?”
侯大利道:“高平顺平时喜欢和什么人来往?”
读完此信,杜强有些发呆。三十六年来,他天然地视杨丽芬为自己的母亲。尽管杨丽芬有不少毛病,可是儿不嫌母丑,在东南亚落难之时,他想得最多的还是杨丽芬。此时突然间多出一个亲生母亲,这个亲生母亲在三十六年间一直在寻找自己,那封信的一字一句似乎都变成了有生命的活物,努力想打通母与子隔绝多年的血脉联系。
朱林决定趁热打铁,先到机械厂,下午到房地产公司。
杜强满脸都是亲生母亲的口水和鼻涕,腾不出手去擦。他原本以为自己心硬如铁,谁知在亲生母亲的鼻涕和眼泪下,坚硬如铁的心软化了,左手抱住陌生的母亲,右手轻拍母亲后背。突然间,他脖子上的汗毛竖了起来,长期浪迹江湖形成的第六感在关键时刻发出预警。
侯大利经常吃江州大饭店特级厨师的菜。特级厨师讲究五味调和,菜品精致,味道鲜美。老林是江湖把式,剑走偏锋,重油重味,也挺好吃。侯大利采用工厂式吃法,把回锅肉的肉渣和油汤倒进碗里,与米饭混在一起,香味十足。这是重体力劳动者的吃法,体力活会消耗油脂,吃了也不会发胖。如今生活好了,这种吃法会让人发胖,厂里已经很少有人这样干。
吃饭时,陈跃华反复问一个问题:“海涛能看到寻人启事吗?他若是解不开邮箱,那说明不够聪明。若是不够聪明,那就会贸然打电话过来。没有发邮件,又不打电话,多半就是没有看到寻人启事,他有可能离开了江州。”
三人研究地图,确定了街心花园的位置。
“她运气好,排斥反应不严重。”高平顺妻子略微迟疑,回答了年轻警官的问题。
丁明道:“三人在外面吃饭,无意中看到了杜强。他们看过通缉令上的相片,认出杜强,便跟踪到街心花园。”
杜强抱着母亲朝灌木丛扑去,一根棍子带着风声,重重地打在灌木丛上。
“我要看看你的脸,看一眼就行。”陈跃华用粤语道。
见母亲如此执拗地给大哥留邮箱,王海洋想起家中因为大哥被拐骗而蒙上的重重阴影,一时之间悲从中来,在无人角落潸然泪下。
朱林又道:“买断工龄后,他在哪里工作?”
陈跃华从二楼女厕所翻出窗,落地时摔了一跤。她爬起来,来到大饭店侧门。侧门有保安和两个便衣男子。两个便衣男子站在同侧,面无表情看着大门,偶尔交谈几句。陈跃华躲在树后观察。恰好有一辆运货车进门,货车停在侧门,司机与保安交谈,货车所停位置恰好挡住了便衣的视线。她加快脚步,从货车旁边离开。
王卫军道:“拿到寻人启事再到解开邮箱,会有一段时间,急不得。”
她紧紧贴住儿子的脸,努力将儿子所有气味都吸进鼻子里。
重案大队之所以怀疑高平顺是受人指使杀人,一是高平顺刑满释放八年,没有违法记录,靠帮别人开出租车赚点辛苦钱;二是高平顺女儿肾脏出了问题,近期做了换肾手术,花了一大笔钱。高平顺妻藏书网子始终不肯说明这笔钱的来源。
朱林道:“我现在不是支队长,就是普通侦查员,凭什么不能去一线?十分钟以后,我们出发。到了调查对象家里,不要称我为支队长了,在单位内部还可以说是习惯性称呼,在外面这样称呼就很别扭。你称老朴为朴老师,我们搞调查走访的时候,你也称我为朱老师。”
侯大利道:“朱支亲自去?”
高雅亭冲了过来,用力推搡侯大利,道:“我们该说的都说了,没有其他话!你们走啊,走啊!”
侯大利看到了寻人启事,杜强也看到了。
这是落款为王海涛的邮件。
宫建民不想绕弯子,道:“丁总想报仇的心思很正常,我完全理解。理解归理解,希望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事情。员工也是妈生爹养,赤手空拳,面对穷凶极恶的持枪歹徒没有胜算。回去以后提醒员工,发现杜强以后,立刻报警。”
侯大利将鸭肠和毛肚拿到自己身边,道:“你怕胖,就吃素。”
“丁工集团员工一人受重伤,一人死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要说清楚!”宫建民脸色黑沉沉的,没有给丁明面子。
晚上七点,陈跃华再次打开邮箱,猛然间发出一声压低嗓音的尖叫。叫了一声以后,她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指着邮箱。
“高雅亭手术后的排斥反应大不大?”调查走访是侯大利的短板。跟在朱林、王华等老同志身后学了一阵子,他熟悉了迂回作战的方法,站在厨房门口,问起高家人最关心的问题。
侯大利随口问了一句:“其他公司?具体是哪一家?”
高平顺的家庭是江州市最普通的市民家庭,电视、洗衣机、冰箱等电器摆在客厅,样式都很陈旧。沙发是老旧的暗红色木沙发,放着几个垫子。地板则是三百毫米乘以三百毫米的小瓷砖,这是十年前装修标配,在最近装修的房屋中基本被淘汰。客厅左上角还有空调,未使用,客厅颇为闷热。
丁明道:“他们三人太自信了,觉得三打一,能够扭住杜强。”
王华笑道:“你嘴巴就是收音机开关,扭了开关,话就不停。”
电工班班长听到敲门声,过来打开房门,道:“哪位是王大队?”
专案组,朱林和樊勇照顾警犬最多,也最受大李和旺财喜爱。旺财与侯大利拥抱以后,把头靠在朱林腿边,一脸惬意。
朱林满头白发,又被称为“朱老师”,电工班班长料到朱林就是单位老黄牛,临到退休还得做事。同为老黄牛,他的态度就亲切许多,将两人让进屋,端茶上烟。
侯大利近距离观察了高平顺的家。见到其家人,高平顺就不再是材料中的一个名字和图片,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父子俩回到饭店。王卫军劝说了好一阵,陈跃华才愿意吃饭。
枪声震动了江州市公安局,丁明作为丁工集团的负责人来到了刑警支队。
“重案大队警察没有特别要求老物管员过来。今天大利打电话,明确是要找最了解情况的人。所以,我让老钟把以前的物管吴经理叫过来。”夏晓宇又道,“大利难得来国龙集团的企业。这是国龙的第四级企业,平时我都来得少。”
夏晓宇是过来陪国龙太子的,并非陪自己这个卸任的支队长,朱林当了多年领导,最懂人情世故。明白归明白,却用不着说破,这样才皆大欢喜。
他决定与写信的母亲见一面。
侯大利和王华退出了高家。
王家人不知道王海涛到底犯了什么案子,可是见警方如临大敌的模样,肯定犯了大案。他们讨论过多次,如果王海涛所犯罪行不至于被判死刑,那么最好就是自首,然后在里面减刑,十几年也就能出来,从此一家人就可以生活在一起。如果儿子所犯罪行肯定要被判处死刑,那么王家人不希望他被警方捉住,哪怕逃得远远的,一家人永远不能见面,但是知道王海涛还活着,一家人也就有了希望和盼头。
王海洋擦干眼泪,又回到父母身边,道:“二楼厕所有窗,能翻过去。翻过去就是后院,可以从侧门出去。如果侧门有人,可以翻绿化带围墙。妈年龄大了,干脆我翻围墙去见哥哥。”
上楼时,朱林询问道:“今天有什么具体安排?”
葛向东和樊勇被抽调去参加抓捕杜强的行99lib•net动,老朴回省厅,刑警老楼空空荡荡。旺财见到朱林和侯大利,欢喜得紧,跳过来扑到朱林身上。旺财高高大大,分量十足,扑得朱林退后两步才站稳。旺财和朱林打闹一阵,这才与侯大利来了一个热情拥抱。
电工班长道:“高平顺老婆不错,贤惠,持家。如果没有这个婆娘,家早就垮了。”
调查走访用了一个小时,得到的情况与重案大队的调查差不多,没有新线索。朱林和侯大利没有在机械厂吃饭,直接前往房地产公司。
在警方的压力下,陈跃华打开了邮箱,让民警查看了来往邮件。陈跃华如祥林嫂一样反复讲:“我们见面也就一两分钟时间,是不是王海涛我都不清楚。他找我要钱,很有可能是骗子。”
夏晓宇尝了地产负责人亲自炒的回锅肉,感叹道:“老林,你真是被房地产耽误的大厨师。”老林嘿嘿一笑,道:“做饭只是爱好,房地产才是主业。为了生存,啥爱好都得靠边。”
杜强伸手拉起还在灌木丛中挣扎的母亲,道:“我走了。警察肯定要追问邮箱,你们没有办法拒绝。我的邮箱是杜强拼音加上梅山拼音,也是163邮箱。”
陈跃华断然否定,强调道:“我要见儿子。”
出租车老板见惯了世面,语言一套接着一套,全是大道理:“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总要生活,我给他一个岗位,社会上就少了一个隐患。其实交通部门应该为此事少收点规费,残疾人到企业上班,所在企业都会有税收上的减免,刑释人员是精神残疾,也应该实行这个政策。”
“我的聊天水平还是不行。”侯大利回望高家的窗户,道,“亲眼见一见高平顺的家庭,对于摸清他的思想有好处。下一站,找出租车老板。”
当夜,刑警支队灯火通明,三百多参战民警设卡堵住了所有出城路口,还有两百民警拉网式搜查全市娱乐场所、旅店宾馆以及出租屋。一夜忙碌,各个小组传回来的消息令人沮丧:没有发现杜强的下落。
上午八点,105专案组朱林和侯大利离开支队,回到刑警老楼。
吴经理道:“是一家装修公司,名字记不住,只晓得里面有不少警察家属,专门给全市警察做装修。”
丁明道:“一定提醒员工,看见杜强立刻报警。”
电梯到了十五楼,陈跃华飞一般冲进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最新的邮件,遗憾的是还是没有最期待的邮件。
陈跃华听到对方能说一口流利粤语,语音语调与小儿子极为相似,刹那间产生了错觉,仿佛儿子从来没有丢过,一直在自己身边长大。
陈跃华刚与儿子见了面,又被迫分手,分手之前,儿子还开枪打了两个人。这一次短暂相遇之后,什么时候能够再与儿子见面,或者说能不能与儿子见面,都是一个未知数。陈跃华从灌木丛中爬起来,失魂落魄地走到街上,满脑子都是与儿子相逢的画面。不断有警车开过,陈跃华对外界没有太多反应,儿子的声音、呼吸、味道和身体触感完完全全占据了整个心灵。
杜强没有见过自己婴儿时的相片,可是他能肯定这张相片就是自己,小婴儿额头上有小肉痣,与自己小时候的肉痣完全一样。至于五官,说实话,婴儿与少年还是有挺大的区别,只能说是似曾相识。他揭下这张寻人启事,买了点药品和食品,回到山上。
侯大利道:“表面上无迹可寻,实际上也有规律。邮箱名肯定与王海涛这个名字有关,多试几遍,应该能找到。”
高平顺,这是一个寓意平安的名字。主人的命运与名字恰恰相反,没有能够平安地活到老,反而因为杀人死在警方枪下。
朱林道:“高平顺家庭关系怎么样?”
出租车老板道:“最初是街道食品厂的电工,后来食品厂破产了,买断工龄拿了两万块钱,从此过上了快乐的待业青年生活。他本来是电工,有技术,在房地产公司做过,具体哪一家还真不清楚。还做过小生意,每一行都没有做长久,倒不是手艺和人品问题,就是脾气急躁,喝了酒以后爱打架。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这样,觉得能打架的才是男人。这个观点害了好多人,这一代自以为最男人的男人大多进了监狱,进了监狱以九*九*藏*书*网后,老婆没了,工作没了,出来以后发现以前的娘娘腔居然成了各行各业的领导。真是一个大笑话。”
听到机械厂和房地产公司的名字,侯大利下意识摇了摇头。走出电工班班长家,朱林道:“你刚才为什么摇头?”侯大利道:“那家机械厂被丁工集团收购了,属于丁工集团下面的企业。房地产公司是夏晓宇公司的下属企业,我没有与他们实际接触过,但是知道是国龙集团的。”
王华道:“别吹牛,说人话。”
侯大利和王华敲开房门,出示证件。高平顺老婆神情冷漠,扫了一眼证件,径直回到厨房忙碌。卧室门口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少女如发怒的母狮,道:“我爸都被你们打死了,你们还来做什么?”
陈跃华在江州市区转了一大圈,实在累得不行,这才慢慢走回江州大饭店。在回饭店的路上,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闲着,凡是遇到年龄合适的男子,便直直地盯着对方看,被骂了好几声神经病。
吴经理道:“怎么不熟悉?高平顺就是我们物管部电工,客观地说,他的技术挺好,就是始终有国有企业老作风,拖拖拉拉,有时还和住户吵架。我批评过几次,他慢慢认识到顾客才是上帝,态度总算比以前好了一些。”
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若是核对得上,眼前男子就是自己的儿子。陈跃华伸手摸了摸男子额头,确实有一块痕迹,甚至能感受到Z字形状。她紧紧抱住了眼前的陌生男子,声音哽咽:“儿啊,妈找了你三十六年啊,找得好苦,你知道吗?”
出租车老板掏出了烟,散给两位公安,道:“高平顺是好人,只是脾气暴,喝了酒控制不住自己。进去那次其实很没有必要,一起喝酒的朋友,几句话不对,他用碗砸过去,爆了对方一只眼。酒醒了,高平顺后悔得不行。”
朱林道:“老葛和樊勇都不在,我们一起去。”
夏晓宇等在公司办公室,与朱林握了手,道:“支队长亲自调查,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了解情况的老物管吴经理差不多就能赶到。”
“我应该猜出来邮箱号了。现在警察到处在找我,很糟糕。晚上十一点,在三院外面的街心花园,葡萄架下面。手头有点紧,带点钱,你们来一个人。王海涛。”
晚上十点,三人一起出门。电梯在二楼停下,陈跃华独自走出电梯。父子俩来到一楼大厅,同时出门,朝远离街心花园的方向快步走去,随即又分成两路。便衣随即打电话报告了这个情况,两辆汽车启动,跟在父子俩身后。
出租车老板笑了起来,道:“我们是小学同学,知根知底,又一直玩得好。”
吃过饭后,前往停车场时,侯大利在一面广告墙前停了下来:“王大队,你看这个。”
朱林听到此语,眉毛扬了扬。
观察了高家近况,侯大利对二十四万换肾费用产生了强烈怀疑。除了换肾费用,还有后期费用,杂七杂八的开支很多,高家难以承受。
丁明很痛心地道:“平时我们教育职工要见义勇为,他们见到通缉犯,就勇敢地冲上去,想扭送到公安机关,都是好样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杜强随身带枪。”
机械厂厂长亲自到大门口等待两位警官。小会议室,桌上摆满了瓜果,有一个老工人等在会议室。朱林和侯大利刚坐下,又有一个工人进来。这两个工人当年和高平顺是一个班组的,最了解情况,被厂里用小车接了过来。
电工班班长道:“食品厂曾经红火了二十年,说垮就垮了。我们电工班工人有技术,在外面还找得到工作。那些女工就惨了,有些年轻的还去当过小姐。”
杜强拿起火机,打燃。陈跃华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脸,退后一步,道:“你不是海涛。”杜强灭掉火机,道:“我犯了案,整过容。以前额头有个肉痣,有点接近Z字形,现在表面看不出来,摸起来还有痕迹。你摸摸。”
侯大利喜欢爱说话的调查对象,刚才出租车老板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认真分析,会清理出许多值得深挖的点。有些点是卷宗里没有的,比如食品厂破产以后那一段经历,卷宗里只是一句话带过,而这一段经历里说不定就藏有重要线索。
午餐在99lib•net房地产公司自办小食堂吃。房地产公司一般没有多少人,用不着自办伙食团。这个公司负责人林总是世安厂子弟,有很深的伙食团情结,觉得一个单位没有一个伙食团简直不能叫作单位,便租了一个套房作为伙食团。有时兴之所至,林总还亲自弄菜给大伙吃。
晚上十一点十分,灌木丛中走出一个黑影。
年轻女子大吼大叫:“我爸没有杀人,你们冤枉好人。”
王华汗水如注,顺着胖脸往下滴,道:“我说会吃闭门羹,你还不相信。”
杜强在山上无所事事,开始猜母亲留给自己的谜语。这个谜语看起来范围大得没边,实则范围有限。母亲既然要让自己猜,绝对把信息留在了寻人启事里面。
朱林很快就将话题拉到高平顺身上。
侯大利道:“如果杜强没有离开江州,肯定会看到。”
王华已经给交通局老肖打过电话,约定十点半在交通局会议室调查走访出租车老板。
陈跃华反应远不及儿子,还在灌木丛中挣扎之时,杜强已经翻身而起,对着扑到面前的黑影开了一枪,又对着另一条黑影开了第二枪。第三条黑影听到枪响,吓得转身就跑。
几句话之后,朱林迅速拉近了与电工班班长的关系。凡是遇到调查走访,侯大利这个神探顿时就由主角变成配角。朱林平时话不多,真要与调查对象拉家常,往往就是几句话就能让对方接受,这是侯大利还没有学会的本事。
王华抱怨道:“我要减肥,你净给我弄好吃的,存心不想让我减肥。”
对于警方来说,调查丁工集团是否组织起来查找杜强并不是太困难,只不过调查出来也没有意义。宫建民和丁明谈话以后,便让丁明带走另一个员工。
陈跃华喜笑颜开,道:“海涛果然很聪明,猜到了邮箱。”
出租车老板嘿嘿笑道:“平生没有什么爱好,就喜欢吹牛。”
王华“啧啧”两声,道:“这些知识分子板眼真多,居然明目张胆与通缉犯进行联系。也能理解这种做法,还是那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山林中烤蛇需要手艺,不能引起山火,还要尽量减少烟气,烟气多了,引来护林员便是大麻烦。吃罢烤蛇,灭掉余火,杜强开始读那份寻人启事。仰头看电杆上寻人启事时,他的注意力要分出一部分观察周围动态,还要分出一部分看图,没有太多感受,此时独坐在山顶,山下是森林、农田和水塘,心境与在小场镇里时大不相同。
由于杜家德的原因,杜强对父亲产生了抵触情绪,对亲生父亲也没有太多想法。他唯独想见的就是写这则寻人启事的亲生母亲。要见到母亲,打电话肯定不行,用脚趾想也知道警方肯定有监控。他发现亲生父母这一家人挺有趣,居然给出了一个163邮箱,让自己来猜。
中枪的两人倒在地上,一个不再动弹,另一个在地上滚动。
宫建民“哼”了一声,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们是不是安排人员在找杜强?”
侯大利道:“高平顺进监狱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消灭了三盘鸭肠之后,王华暂时停下筷子,道:“这样查下去,有用吗?杜强才是开门的钥匙,抓到杜强,一切迎刃而解。”
说完这一句话,杜强离开了街心花园。
“你知道他坐过牢,还敢用?”王华最擅长对付这种小老板,向来直来直去,不绕弯子。
晚上十点半,陈跃华顺利来到街心花园。
“外面全部是警察,你晚上出去,肯定会被盯上。被盯上,见面就糟糕了。”
侯大利自然不会说出“查内鬼”这个特殊原因,道:“抓到了杜强,只能说丁丽案破了,其他案子都没有绝对证据。查吧,说不定就有意外之喜。”
“我知道高平顺是刑满释放人员。”出租车老板四十出头,留平头,小胡子,夹着手包,典型的小老板形象。
王海洋的策略是正确的,沿着交通站点散发寻人启事是覆盖率最全面、最高效的方法。若不是租汽车跟随一辆公交车,王海洋绝对不会来到巴岳山山脚的小城镇。到了站点,他就在场头和场尾各贴了一张寻人启事,然后又开车追那辆公交车,赶向下一个站点。
王华没有退缩,道:“跟我们吼叫有什么本事?让你爸去杀人的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