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飞上天的头颅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上一页下一页
林海军道:“从丁丽案开始,最后到黄大磊案。”
窗边杜强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特殊号码。他在东南亚混黑社会期间,向一名退役军士学会了制作爆炸物的方法。威力巨大的塑胶炸弹贴在木台子的地板下方,远程起爆,非常隐蔽,很难探测。国内承平日久,江州警方很少遇到类似爆炸物,这类级别的安保基本不会使用防爆器材检查现场,这也是他大胆使用爆炸器材的另一个原因。
黑影为了稳妥起见,身上带了一长一短两支火药枪,事先装填满特制铁砂。这种经过改装的火药枪威力十足,打野猪都没问题,在黑暗中抵近杜强开枪,绝对一枪毙命。他没有想到杜强反应如此之快,居然能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逃脱必杀之局。此刻,杀机已失,黑影转身骑上摩托。摩托发出轰鸣,离开了街心花园。
宫建民开门见山,道:“林海军刚才在你办公室,对你说了什么?”
抱着黄卫案的卷宗,侯大利迫不及待地回到资料室,扫描完卷宗,又到刑警新楼,将卷宗还给支队。
得知此消息,所有参战人员积累在身上的郁闷一扫而空。以前大家都在猜测杜强是死亡还是失踪,如今终于得到答案,杜强没有死,而是潜伏在江州。侯大利一直怀疑杜强没死,现在他的怀疑得到证实。至此,吴开军和黄大磊案的凶手便直指杜强。
宫建民从抽屉里拿出黄卫案的卷宗,道:“这是以我的名义从档案里借出来的,转交给专案组。你扫描以后,把卷宗还回来。”
朱林道:“我信任侯大利。林海军综合手里的信息后提出有内鬼,算是不谋而合,这说明我们以前的思路还是靠谱的。”
看完之后,林海军道:“当前有三个关键点,一是凶手如何知道唐山林和黄卫的具体行踪,二是谁会枪击杜强,三是几个案件在证据上的相似点。这些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滕麻子”是重案大队副大队长、一组组长滕鹏飞的绰号,他被借调到省厅办案有两年时间。黄卫调走以后,滕鹏飞和陈阳都有可能接任重案大队长,只是滕鹏飞不在江州,陈阳顺理成章接任了大队长。陈阳接任大队长以后,重案大队接连侦破了长青县灭门案、杜文丽案、黄卫案以及多件命案积案,算是坐稳了位置。
黄大磊念道:“尊敬的王军处长,尊敬的杜市长。”
苗伟道:“我更倾向于侯大利,没有明确理由,凭直觉啊。唐山林身强力壮,年轻时长期在街上打架,不好对付,若是凶手有枪,他何必冒险搏斗?武侠小说是谁武功强谁胜利,真实搏杀不一样,胜负没有定数,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朱林见状,接过钥匙,开了门。
林海军离开办公室之后,宫建民在办公室阴沉着脸,给朱林打电话,请他和侯大利到刑警老楼。
宫建民道:“你是和侯大利在一起的,他是否知道?”
老谭、小杨在刑警老楼与专案组会合,两辆车直奔马青秀租住房间,侯大利、王华和保卫科干部则带着马青秀,前往其租住房间。
头颅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落到靠近会客室入口处的礼仪小姐怀里。礼仪小姐被巨大的爆炸声镇住,如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术,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黄大磊头颅落在怀里时,她仍然没有收回目光,呆呆望着烟尘。她终于收回目光,低头打量双手抱住之物。血肉模糊的头颅向上翻着一双眼睛,眼睛失去了生气,如死鱼眼睛一样。
保卫科干部并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赔笑道:“我只是奉命行事,其他事情不知道。”
侯大利在前,林海军在后,两人从一楼到三楼,没有寒暄。进了资料室,侯大利打开投影仪,道:“先看哪个案子?”
现在,找到潜伏http://www.99lib.net的杜强便是刑警支队最重要的任务,刑警支队迅速打印了杜强二十岁时的相片。
张林林便是杜强。刑警支队迅速打印了杜强化身为“张林林”的最新相片。
散会以后,三组组长李明来到二组组长苗伟办公室,两人站在窗边抽烟。
朱林、葛向东和樊勇回到刑侦老楼,休息,待命。侯大利和王华直奔医院。王华轻车熟路地敲开保卫科值班室。
杜强道:“我做菜有天赋,看你做过几次,再学不会就是笨蛋了。”
林海军回到刑警新楼,找到宫建民,单独汇报:“我刚才在专案组资料室将几个案件全拉了一遍,在和侯大利讨论问题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觉得,支队里有人给街心花园枪击案的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这个嫌疑人甚至很有可能就是支队里的人。”
这是苗伟带领的重案大队第二组,所有人都佩带了武器,防备凶手混入人群,暴起伤人。苗伟身边则是市国土资源局的老同志,非常熟悉情况,每当有人走进,便向苗伟介绍此人基本情况。
洪金明道:“朱支,你是什么意见?”
马青秀见前来问询的年轻男子脸带寒霜,便问面容相对和蔼的胖子:“张林林会出啥事?他一不偷,二不抢,三不放火,四不杀人,你们无凭无据,为什么找他?如果找错了,是不是要国家赔偿?”
苗伟深知其中的微妙之处,没有多谈滕鹏飞,道:“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守株待兔,弟兄们得做好蹲大坑的准备。”
值班干部将挂在墙上的值班表拿下来,道:“梁科长工作细致,除了医生和护士外,工人们的值班表都要送一份到保卫科备案。你们要找谁?”
江州副市长是副厅级,级别比处长高,但是处长位置要紧,又代表省国土资源厅,所以处长坐在主位。黄大磊和副市长坐在两旁,聊起矿产交易平台以后的管理问题。
街心花园枪击事件发生在八点四十左右,与交班时间非常接近。王华与侯大利对视一眼,又问:“谁请假?”
朱林道:“既然有刺,那就去拔掉。”
值班干部道:“后勤人员和我们一样,都是九点钟交班。”
经过周密安排,仍然让凶手得逞,黄大磊被炸死了,主席台嘉宾有三人被炸伤。局长关鹏震怒,拍着桌子,宫建民、洪金明、陈阳、林海军等人都是江州公安系统的有名人物,此刻被训得抬不起头,恨不得在水泥地里找条缝钻进去。
黄大磊正在念稿子,突然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小腿附近传了过来。这股力量不可阻挡,直接将阻挡之物撕得粉碎。黄大磊来到半空中,逐渐远离了地面。他的头在半空中,双眼凝视爆炸点,随即头颅在半空中翻转。他的双眼便能看到蔚蓝的天空,意识渐渐模糊,在半空中哀叹道:“我今天就要死了。”
杜强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爆炸现场,等到硝烟散尽,这才离开窗边。到达街道时,他已经将手机拆掉,将部件扔进了不同的垃圾桶。
林海军来到侯大利身边,道:“你的观点是对的,凶手是两个人。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相似点?绑在脚底的自行车内胎,鞋套,单刃刀,雨伞遮挡镜头,没有可提取的指纹,成功躲避监控,你能不能解释这些相似点?”
接到报警后,110民警和120救护车很快来到街心花园附近公路。
主持人是市国土资源局的同志,第一个致辞的便是黄大磊。
杜强道:“弄了条鱼,前天学了江州麻辣鱼块的做法,刚刚尝了尝,味道还不错。以后我再学点江州菜,可以开菜馆了。”
如果没有侯大利提醒,老谭还会按照常规程序来寻找生物检材,经过提醒以后,他开始警惕起来,安排小林和小杨除了仔细搜集头发之外,尽量多提取其他生物检材。
DNA实验室出结论还需要两个小时,三组李明带侦查员调查走访,其他参战人员回单位待命,等待检测九九藏书结果。
聊天时,黄大磊右眼皮跳了许多次,想起“左跳财,右跳灾”的老话,心脏一阵发紧。他扭头朝窗外望了一眼,嘉宾陆续进入。嘉宾主要是江州市相关部门、各县国土资源部门负责人,以及一些矿老板。矿老板多喜欢坐马力强劲的越野车,所以小区外面停了一排豪华越野。
走进街心花园,远处约一百米便是第三人民医院。街心花园不长,以前有路灯,能照亮街心花园小道。几天前,路灯坏了,一直没人维修。街心花园种了很多灌木和竹子,路灯坏了以后,小道黑得只能看见人影。
李明道:“听说滕麻子要回来了,他走了两年,失去了不少机会。一组敲了两年边鼓,想弄到大案子,早就盼着滕麻子回来。”
这个开头语是杜市长亲自改的,而且叮嘱一定要将“王军处长”放在最前面,以显示对省厅的尊敬。王军处长简单推辞以后,便默认了此排序。
朱林道:“你查过他的DNA,和杜强无关。他是岭南人,去年才来,为什么还要查他?”
侯大利在“张林林”身上遭遇过滑铁卢,进屋以后,对老谭道:“我当时是突然来到张林林房间,张林林应该没有准备。我在卫生间的浴盆里找了十几根干燥的头发,又到床上找了十来根头发,这些头发全是同一个人的,但是与精液DNA没有比对成功,这个结果让我消除了对张林林的怀疑。如果张林林真是杜强,我有点纳闷,为什么他和马青秀的房间里全都是其他男人的头发。”
来到出租房,马青秀看到门洞处已经有几个壮汉和居委会同志,大家都神情严肃,有的汉子还提着手枪。她意识到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害怕起来,说话声音也带着哭腔,用钥匙开门时,手抖个不停,始终打不开门。
杜强很幸运,枪响之时,一辆小车开过来,挡了火药枪发射出来的铁砂。
随后,刑警支队技术室老谭、小林和小杨,重案大队侦查员和105专案组来到案发现场。打起强光以后,现场勘查人员很快发现灌木丛出现了一个缺口,从缺口到公路这条线上出现了滴落形血滴,缺口处较少,公路边上较多,对面街道更多。
侯大利昨夜几乎通宵未睡,早晨便多睡了一会儿,到对面餐馆吃了早餐后,见到师兄林海军正在院内和旺财一起玩耍。
老朴曾经提过第一个问题,侯大利到现在还无法回答,只道:“追捕杜强是当前重中之重。抓到杜强,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侯大利望着三院明亮的大牌子,道:“张林林的身影和葛向东画的入室抢劫案犯罪嫌疑人素描非常接近,和成年后的杜强也很接近,这是一根刺,一直卡在我的喉咙里。”
保卫科值班室是有编制的正式干部在值班。那干部被人从睡梦中吵醒,十分不耐烦,开门见到王华,才把牢骚收进肚子里。他抓起桌上一包烟,抽了两支给王华和另一个来者,道:“王大队,半夜光临,肯定有麻烦事。”
礼仪小姐惨叫一声,条件反射般将头颅扔了出去,然后双眼紧闭,直挺挺倒在地上。
马青秀吸了吸飘在空中的香味,顺着香味来到小客厅,尝罢鱼块,“哇”了一声,道:“味道很棒。你什么时候学会做江州菜的?”
侯大利找到朱林,道:“这里距离三院和金山别墅都很近,和张林林的家也不远,我想去看一看张林林的情况。”
吃完饭,马青秀到医院值夜班。杜强则在房间看了一会儿电视,晚上九点出门,也到医院值夜班。
矿业综合大厦开业剪彩,黄大磊要参加。现场不仅人多,而且有省市相关人员参加。苗伟亲自带两组人员控制现场。上午九点,重案大队长陈阳和副大队长林海军来到现场,里里外外转了几圈,查看了几个守候点,这才离开现场。
马青秀有点茫然,生气地对保卫科干部道:“你给院里报告没有?我今天值班,把我带走,如果出了事,你要负全部责任。”
99lib.net杜强下意识朝腰间摸了摸,这才意识到没有带枪。他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弯腰,朝左侧灌木丛猛扑过去。灌木丛不厚,穿过灌木丛便能离开街心花园。街道有行人,容易逃脱。
两个小时后,DNA实验室传来一条爆炸性消息:案发现场血迹DNA与杜强DNA比对成功。
小杨也笑,道:“我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大家在喝酒时都高兴高兴。”
樊勇第一个冲进屋,侯大利第二个冲了进去。经检查,屋内无人。老谭和小林开始寻找生物检材,包括头发、杯子、牙刷等生活物品。
林海军道:“我根据事实进行的推测。”
会议开始,进出口关闭,没有人能够进入现场。陪同领导走出会客室的黄大磊松了一口气,现场有重案大队便衣刑警,有指挥交通的交警,有维护治安的派出所民警,以及自己矿上的保安,安全应该绝对没有问题。
街心花园出了枪案,一向守纪律的张林林没有来上班,连女朋友都不知道去向,得到这些消息,侯大利找了个无人处,给朱林打电话,道:“有可能抓到杜强的尾巴了。张林林应该在晚上九点接班,但他没有来,女朋友马青秀也打不通他的电话。我建议通知技术室,再到张林林房间提取生物检材。”
杜强平时都从街心花园中间穿过,今天依然如此,想着心事,走到街心花园中部。还有七八米就走出花园时,他的眼角余光发现一个人影从灌木丛中慢慢走出来,拿着长条形东西。回国之前,杜强混迹于东南亚黑社会,脑袋拴在皮带上,随时可能丢命。长久下来,他对危险有着极为敏锐的直觉,正是这种直觉让他活到了现在。
侯大利一脸糗样,道:“如果这一次比对成功,那我就在阴沟里翻了船。当时采集头发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就采集了DNA检材,没有想到啊,上了个大当。”
杜强拍着胸膛,道:“这个月的夜班费多,可以多存一千块。明年,我们两人就能存满三万块。”
杜强站在窗前,用望远镜看着小广场。在他的记忆中,黄大磊就是一个喜欢穿花衬衫的乡镇杀马特。如今,黄大磊穿了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下身是黑色西裤,脚穿黑色皮鞋,中间系着一条名牌皮带;走路不算快,很沉稳,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点杀马特形象,真正成了江州的成功人士。
老谭道:“现在你不仅是神探,还变成了神嘴。如今DNA检测室进了新设备,两个小时就有结果,希望你判断正确。”
侯大利道:“吃饭没有?”
三个小时以后,DNA实验室传来另一条爆炸性消息:张林林房间里的生物检材查出三个人的DNA,一个是马青秀的,一个与杜强DNA匹配,另一个是从头发中提取到的DNA,暂时没有能与其他人匹配上。
朱林和侯大利来得很快,进入支队长办公室后,发现政委洪金明也在场。
黑暗中的人影紧走几步,长条形东西冒出火来,发出轰的一声响。杜强只觉后背被人重重推了一把,身体借力冲破灌木丛,扑到街道上。他顾不得躲避公路上的汽车,用尽力气,连滚带爬冲向公路另一边。
侯大利、王华和保卫科值班干部来到原本应该是张林林值班的后勤组岗位,看到另一个人正在值班。后勤组值班干部又到护士站找马青秀。马青秀脸带愠色,道:“我也打不通电话。张林林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晚上我们还在一起吃饭,他给我做了麻辣鱼块。”
老谭道:“你知道这是谁的血吗?”
林海军突然陷入沉思,过了几秒,道:“今天见面很有收获,我有事先走一步。”
侯大利摇头道:“我怀疑张林林是故意弄了头发来,布下疑阵。”
投影仪启动,丁丽案卷宗出现在幕布上。侯大利持遥控器,控制播放进度。
宫建民神情缓了缓,道:“这类事非常敏感,你单独跟我联系,绝对不可散布出去。”
远处高楼上,杜强99lib.net站在走道窗口,窗口正好面对矿业综合大厦门前小广场。小广场搭了一个木台子,木台子上安放了一张演讲桌。演讲桌附近的地板下面,则粘有一个黑色小盒子。
黑影跟着冲出灌木丛,“轰”,又一声巨响。
林海军摇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有了这个念头,赶紧过来单独汇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王华没有回答,接过值班表,看到了张林林的名字,道:“他是几点钟交班?”
从东南亚回来以后,杜强猛然发现自己的家乡变成了和平之地,不用担心街道角落会有人突然冲出来开枪,男男女女走到街道上没有任何戒备,深夜居然还有单身女人出现在街道上。杜强对家乡街景相当不习惯,常常感觉这一幕不真实。时间久了,他觉得家乡变成这个样子挺好,至少比朝不保夕的地方好上十倍。
侯大利道:“前一阶段,林大队认为唐山林案和黄大磊案是同一个凶手,街心花园枪击案以后,他觉得自己判断失误,到老楼资料室又拉了一遍案卷。拉完之后,他没有说几句话,匆匆离开了。”
提取完毕,老谭道:“这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张林林就算再狡猾,也得露馅。”他突然发出一串爽朗的长笑,又道:“神探如果被犯罪嫌疑人耍了,那真是大快人心的好消息。重案大队侦查员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的。”
林海军神情冷峻,道:“我不是来吃饭的。到三楼资料室,放投影,我们要好好讨论一下这个事。”
小广场彩旗飘飘,音乐震天响,红地毯又宽又长。保安把小广场周边全部拦住,只留了一个入口,凡是来到入口,皆须出示请柬。
宫建民顿时严肃起来,道:“这是谁提出来的观点?”
今天灭掉了大仇人,杜强心中空落落的,无端开始想家。他以前做菜总是做一些岭南菜,以显示与本地口味的区别,这样才能把新的人生扮演得更加逼真。今天他做了正宗的江州味道——麻辣鱼片,其中最重要的作料就是鱼香草。鱼香草有特殊味道,好之者觉得是无上美味,恨之者觉得难以下咽。杜强知道女友喜欢鱼香草,只是顾忌自己的口味,平时没有在做鱼时加放鱼香草。
侯大利跟在老谭身后,看小林和小杨提取血迹,道:“我觉得捡到宝了。”
老谭道:“简单,马青秀给张林林戴了绿帽子。”
小区门口站着几个便装男子,默默地看着客人陆续进来。
王华道:“哪里找得到后勤人员的值班表?”
李明道:“林海军代表重案大队,侯大利代表专案组,你觉得谁的判断更准确?”
吃罢饭,马青秀怀着开小餐馆的憧憬,主动与杜强做爱。做爱之后,两人拥抱在一起睡觉,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晚餐简单,以麻辣鱼块的油汤为调料,煮了两碗面条。
现场勘查完毕,技术员共提取了牙刷、牙膏罐、水杯、指甲刀、空气清新剂、时钟、棉签袋、运动鞋、面巾纸块、洗衣粉、垃圾筒里带血的纸巾等14件生物检材。
值班干部给后勤组的值班干部打了个电话,这才对王华道:“没人请假,但是张林林没来。后勤说这个家伙向来遵守纪律,今天没来,也不请假,还关了手机。”
黄大磊陪着省国土资源厅处长和江州副市长坐在贵宾室,等待开业剪彩时刻。矿业综合大厦是江州矿业交易平台,这是全省第一个矿产交易平台,目前虽然只能覆盖江州,若是成功,也要在全省推广。能在江州建立全省第一个交易平台,黄大磊在其中出了不少力,所以交易平台放在黄大磊公司所在的矿业综合大厦。
桌上只有一盆麻辣鱼块,没有其他菜。麻辣鱼块用了豆芽、豆腐和绿叶子菜打底,最是下饭。马青秀吃了两碗白饭,放下碗,道:“你做菜真好吃,有当厨师的本事。我们两人使劲攒钱,有了三万块,就去弄一个小门面,专门卖麻辣鱼块。”
从局长办公室回来,宫建民、洪金明、陈阳、林海军等人坐www.99lib.net在小会议室,闷头抽烟,气氛沉闷。朱林、侯大利等人随后赶到重案大队。
街上,警车和救护车都来得很快,行人都伸长脖子朝向警车和救护车前往的方向。
王华道:“国家赔偿是关到看守所以后的事,我们只是调查。”
面对这个藏在“身边”的凶手,众人并没有神奇的办法可以立刻捉住凶手,当前唯一可靠的办法就是派重兵守在秦涛身边。这是笨办法,相当于将主动权拱手让给了凶手。但是,当前除了这个笨办法之外,还真没有更有效的办法。
宫建民站在朱林身边,简单讲了案情,道:“医院那边传来目击者的消息,据目击者说,他正在驾驶,看见有一个人从街心花园冲到公路边,赶紧刹车,然后听到一声响,整个脑壳就麻木了。”
除了寻找杜强以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谁打伤了杜强?既然有人打伤了杜强,那么,前一阶段争论的一个凶手还是两个凶手的答案便浮出水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个凶手的可能性更大。
与侯大利配合,林海军获得了一种很愉快的感觉。凡是他想细看的时候,侯大利便会主动停下来;凡是他不想看的,侯大利必然会快速前进。两人语言不多,配合默契,用了一个小时就将卷宗拉了一遍。
马青秀在睡梦中闻到香味,吞了不少口水。醒来后,她坐在床边打哈欠,道:“你回来了?”
跑油浇在鱼块和汤水上时,汤水发出嗞嗞声,将花椒、辣椒和鲜鱼的香味完全逼了出来。各色香味在滚烫跑油的催化下,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制造出了远比单独香味更加诱人的奇香。
宫建民、陈阳等侦查员心情复杂,有愤怒,也有沮丧。作案者杜强则心情愉悦,买了条鱼,来到女朋友马青秀租住的小屋。马青秀昨天值了夜班,上午八点才下班,没有吃早饭,倒头便睡。杜强开了门,见女友还在睡觉,便没有打扰,开始在厨房里剖鱼做饭。他初中毕业之前,常常在厨房里帮助妈妈做饭,主要职责是照看灶口。妈妈做完饭菜以后,总会让儿子先尝一尝,或者单独给儿子弄点好吃的。这是杜强对于家的最美好回忆,正是有这样一段经历,他做菜几乎是无师自通,弄得一手好饭菜。
马青秀所租房屋距离第三人民医院不算远,步行约十分钟就能走到。杜强选择步行,步行时可以想想心事,是难得的安宁时光。灭掉了黄大磊和吴开军,报了大仇,至于是否找秦涛报仇,杜强则有些犹豫,步行时仍然在思考这个问题。
蹲守组的重点关注对象是黄大磊。黄大磊受伤以后,深居简出,大多数时间就在别墅里,小部分时间在办公楼。而黄大磊也是极为配合警方,除了那次雨夜外出是偷偷出行,平时外出皆要提前打招呼。
苗伟和李明各带两个蹲守组,任务艰巨,责任重大,聊了几句以后,便召集不在蹲守岗位的本组人员开会,交代任务。
旺财是警犬,大李也是警犬,两者的性格却完全相反。大李非常威严,平时不怎么搭理人,只跟朱林和樊勇亲密无间。旺财则相反,对专案组成员都挺亲密,凡是进过专案组的警察,都没羞没臊上去闹着玩。大李和旺财性格差异大,可是都有一个神奇的特点——谁是警察,谁不是警察,分得特别清楚。有一次市委政法委书记杜军和局长关鹏来到了刑警老楼,旺财给了杜军一个大白眼,然后在关鹏面前嬉皮笑脸,极不自重。
侯大利道:“不知道。只不过,这里距离金山别墅很近,我希望是杜强的血。”
侯大利所言与林海军本人所言基本一致,宫建民这才放心,道:“朱支是支队老领导,保密意识强,领导们都很放心。侯大利工作时间短,保密工作能否到位,我在这里实话实说,领导们还是有隐忧。刚才林大队从专案组过来,也提出了有内鬼的想法,吓了我一跳,真担心是侯大利泄密。还好不是,虚惊一场。”
马青秀嘀咕道:“调查个狗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