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乱麻一样的关系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乱麻一样的关系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上一页下一页
黄小军放慢了速度,吃过一碗饭,又添了一碗。
关鹏听完汇报,当场拍板补充搜集相关人员生物检材。
“秦叔和我爸当年应该关系不错,在我小时候,他曾经到我们家来吃饭,还带我出去玩过。”黄小军说到这里,陷入了回忆,道,“前几天我曾经收拾过影集,还特意翻了爸爸的相片。”
黄卫擅长整理,其相册是依据时间顺序摆放的,最初是警院的相片。王华很快就从警院相片中找到了几个熟人,包括黄卫、秦力和陈阳。看到相片,侯大利才知道黄卫和陈阳也是警察学院同学。相片中的秦力与在墓地上见到的秦力相差不多,只不过随着年龄增长,秦力脸上多了几道皱纹。
王华笑道:“这么有自信啊。山南政法的刑侦系是他们的王牌系,分数线不低。”
“明天我和王华要去见见你爸,询问当年队里的事,比如黄卫、陈阳、秦力等,没有太明确的目的,就是查一查黄卫的社会关系。我特别说明一点,这事与你爸没有关系,是其他人的事情。”
黄卫在2009年的日记本只有一本,记录停止时间在遇害前七天。
马公安长期抽烟喝茶,牙齿熏得很黄,谈起以前经历,眉飞色舞。
其中一张合影吸引了侯大利的注意力。这张相片顶端写着“山南警察学院武术比赛五班合影”,陈阳、黄卫和秦力都穿着运动衣,陈阳握着一柄长枪,黄卫提着拳套,秦力则是双刀。
两人平时各忙各的,有时,侯大利闲下来的时候,田甜又在忙,田甜手里的活忙完,侯大利却又在连轴转。今天难得两人同时有闲暇时间,便投入地享受这傍晚时光。夜晚回到家,两人如过节般地早早洗澡上床,尽情欢愉。
朱林表面上还在与马公安说说笑笑,眼中寒星却是越聚越浓。
“这两人现在都发达了,前些年回乡,我还在梅山,他们开着大宝马,耀武扬威,想在我面前装,门都没有,几句话之后,他们点头弯腰,恭恭敬敬。”
侯大利仔细看了下双刀,想起唐山林左手臂的奇怪伤痕,眼皮跳了跳,问道:“秦力是左撇子吗?”
河鱼里放满了花椒和辣椒,吃过之后,出了身透汗,两人沿着河边走了一圈。来到马背山隧道,侯大利强忍不适,在河边讲了抓获代小峰的经过,这是他在刑警支队崭露头角的第一案,时间过去这么久,依然记得非常清楚。
“没有必要给我解释,我如今也是侦查员。”
侯大利是江州大饭店最特殊的客人,凡是他到来,副总经理顾英都会亲自来安排饭菜,这次也不例外。顾英安排了饭菜,打过招呼,便退了出去。王华看着陆续上来的精致菜肴,叹息道:“为什么我每次准备减肥的时候,总是会有一顿大餐摆在我面前?这顿大餐不能浪费,从明天开始减肥。”
黄卫牺牲以后,侯大利和黄卫儿子黄小军去陵园,在墓地遇到过秦力。黄卫遇害后,黄卫妻子陈萍突然到省委上访,大家都怀疑后面有人指使,而且此人应该懂公安业务。在黄卫案和黄大磊案中,包括在唐山林案中,凶手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而秦力曾经是重案大队的刑警。想到这里,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侯大利背上汗毛还是毫无理由地一下竖了起来。
洪金明道:“丁晨光主动要做胡林的思想工作,我还是婉拒了。他若是掺和进来,事情更复杂。我们还是要把侦查方向搞准,尽量缩小采血范围。我这段时间听到一个怪话,有的侦查员发牢骚,说是侯大利成为刑警指挥中心,他拍拍脑袋,想出个什么主意,重案大队侦查员就要跑断腿。一组说怪话的最多。”
侯大利道:“秦涛能够到秦阳银行工作,是通过他哥的关系?”
黄小军道:“我肯定能成为大利哥的师弟。”
“和聪明人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完全没有悬念。”
马公安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透露出不少专案组感兴趣的信息:黄大磊不仅跟吴开军认识,而且还是结拜兄弟;结拜兄弟还有杜强和秦涛,这两个人是新出现的名字。最近几年黄大磊与吴开军基本不联系,这里面应该有故事。
两人在电话里约定晚上见面,决定沿着江州河走一走,再找一家小馆子吃饭。侯大利和田甜经常在江州大饭店雅筑餐厅吃饭,时间久藏书网了,哪怕特级大师的手艺也不觉得惊艳了。两人找了一家有特色的河边小餐馆,点了河鱼。侯大利原本想直面河水,可是坐了一会儿还是开始晕眩,只能与田甜调换位置,背对河水。
侯大利决定与黄小军见面,聊一聊闲话,核实一些细节。
王华是自来熟,道:“高考怎么样?”
老马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道:“姜局知道我,那年他到梅山镇办案,和我一起住过好几天。我这人没有什么本事,就是记性还不错。”
回到刑侦老楼,侯大利独自坐在三楼资料室整理调查走访来的零碎情况。农家乐黄老板、梅山马公安、黄小军以及王华各自都回忆了当年的事情,把这些材料组合起来就可以得到一些基本信息:黄大磊最初和吴开军、杜强和秦涛等青年在梅山场镇混社会,因为某种原因(年代久远,暂时没有能够摸清楚)办了一个石场,恰逢阳江高速修建,掘到第一桶金。随后小团伙散开,黄大磊成为矿老板,吴开军开夜总会,杜强很久都没有露面,秦涛则成为秦阳银行的普通职员。
汇报结束,宫建民让办公室发通知,请重案大队全体参会。开会前,他来到政委洪金明办公室,谈了要继续让相关人员提供血液样本的事情。
离开黄家,坐上越野车。
马公安在外地带孙子,接到电话便回江州,到了江州就与朱支队联系,并不知道黄大磊受到枪击。
“你想问我爸什么问题?”
侯大利听着马公安说话,有些走神,脑海中浮现出丁丽案发时的现场地形。丁丽住所旁就有一条公路,交通方便。他插话道:“1994年的时候,黄大磊和吴开军会不会开车?”
洪金明脸露苦笑,道:“既然局长都同意了,那只能执行。”
侯大利望着田甜父亲,心平气和地道:“我想问当年秦力辞职的原因?”
“明天抽时间去看一看老丈人?”
“应该不是。若是左撇子,我应该有印象。”黄小军想起一事,又道,“肯定不是左撇子,我和秦叔打过乒乓球,他是右手横拍,水平很高。”
侯大利进入黄卫的家便感到了扑面而来的冷清和孤独。黄小军平时住校,周末才回来住两天,房间倒还是干净,只是缺少了烟火气,格外冷寂。黄小军来到父母房间时,步伐明显有停顿。他轻轻推开房门,回头对侯大利咧了咧嘴,道:“我好久没有进这屋了,每次进这屋,心情都不好。”
洪金明拿起放在桌上的《刑事诉讼法》,道:“胡林也有些理由,也不是完全无理取闹。我又将《刑诉法》读了一遍,按照一百三十条规定:‘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信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犯罪嫌疑人如果拒绝检查,侦查人员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检查。检查妇女的身体,应当由女工作人员或者医师执行。’后来公安部的办案规范和检察院的诉讼规则,又规定了一些细节。胡林坚持认为采血范围只能是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他本人不是被害人也不是犯罪嫌疑人,所以我们强制采血不符合法律,是违法甚至是违宪的。而事实上,我们当时进行采血前的宣传,就利用了谁不采血谁就心中有鬼这种社会舆论,才完成了对机械厂原职工的大规模采血,这对绝大多数守法公民来说确实是不尊重,还干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
吃饭时,王华谈了些黄小军的儿时趣事,以证明自己确实和黄卫关系不错。黄小军有着同龄孩子少有的沉稳,慢条斯理地品尝五星级酒店特级厨师的手艺。
朱林一直在静静地听马公安聊往事,听到“黄大磊”的名字,道:“你着重谈一谈黄大磊和吴开军。”
市公安局调集了两百公安民警开展大规模采血,丁晨光提供的三十七人名单是这次检测的重点,警方采集生物检材时还进行了扩展。采集到的样本在省刑侦总队、秦阳、湖州等地刑侦部门全力帮助下,夜以继日,完成了对大量生物检材的提取和检测。在数据库里进行匹配后,意外抓到了两个逃犯,侦办了一起伤害案件,遗憾的是没有查到与精斑DNA匹配的生物检材。
洪金明搓了搓脸,道:“今99lib.net天上午胡林还在给我打电话,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求我们公开赔礼道歉,否则要去起诉我们。”
田跃进瞥了王华一眼,接过烟默默抽起来,抽了几口,道:“你们想问什么,直截了当地问。我什么事情都说了,也不会隐瞒一件两件。”
屋内很久没有开窗,空气浑浊,有轻微霉味。王华没有征得黄小军同意,直接拉开窗帘,打开窗,道:“房间要通风,否则没法住人。你妈醒过来以后,回家才能住得舒服。”
散会以后,重案大队领受任务,再次有针对性地采集黄大磊、吴开军、杜强和秦涛以及十七名当年比较活跃的社会青年的生物检材,以便与丁丽案中搜集到的DNA进行比对。黄大磊在医院,吴开军在看守所,都比较容易搜集,要搜集其他人的生物检材就要麻烦些。当然,麻烦归麻烦,只要下定决心去做,最终还是能完成任务。
侯大利道:“王叔叔是我的搭档,也是你父亲的朋友。”
“别叫马老,承受不起,一辈子没人这样叫过我。就叫我老马,你叫起来顺口,我听起来顺耳。”马公安一口梅山土语,说起来倒也铿锵有力。
侯大利回想着四个人的相片,问王华:“秦力这个人怎么样?”
黄小军想了一会儿,道:“确实是这样。他们两人后来都没有当公安,我爸和陈叔在一个队里,来往最多。”
父亲突然遇害,母亲出车祸成植物人,彻底改变了黄小军的生活。虽然国龙集团基金会保障了他的基本生活,可是在最短时间失去父母爱护,黄小军几乎成了孤儿,家里再也没有饭菜飘香,每天都在学校食堂应付,周日则到外婆家里吃一顿。外婆家里的伙食都趋向老年人,没有什么味道,猛然间吃到了特级厨师的美味佳肴,他确实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
宫建民笑道:“这是好事,侯大利是条鲇鱼,有他在旁边刺激我们的侦查员,才能保持活力。我在会上要专门谈一谈这个事情。”
侯大利对大规模采血抱有很大希望,得到最终结论以后很失望。他从刑警新楼DNA室回来,刚下车,新警犬旺财就飞奔而来。
王华道:“秦力退出警队的原因是为了腾出时间照顾弟弟,还得多赚钱,至少摆在明面的原因是如此。秦力当年辞职时,老姜局长还是刑警支队长。他惜才,在办公室大骂秦力,骂得秦力当场抹起了眼泪。眼泪归眼泪,秦力还是坚决辞了职。为了这件事情,老姜局长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见到秦力。这些都是刑警支队公开的秘密,工作时间长一些的老侦查员都知道。你这人太神了,所以与其他侦查员关系一般,很难听到这些老龙门阵。”
“老丈人。”
在这里有三个点非常关键:第一,黄大磊是怎样挖到第一桶金的,这是一个谜团,得解开;第二,四个结拜兄弟是怎么分开的,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三,据派出所施成反馈,杜强十几年前就离开了江州,至今在何处,不得而知。
马公安喝了一口茶,道:“黄大磊没发财之前,就在梅山混社会,黄大磊、吴开军、杜强和秦涛学什么狗屁桃园结义,喝了血酒,经常在场里打架。有一次,我逮到最小的秦涛,黄大磊、吴开军和杜强跑来求情,我骂他们:‘别人都是桃园三结义,你们桃园四结义,狗屁!’后来黄大磊开石场,吴开军、杜强和秦涛就成天在石场帮忙。人还是得有正事才行,黄大磊做起生意后,赚钱不少,吴开军这几个人就不再混社会了,从此,梅山江湖上就没有这几个人的名号。派出所现在的人根本不晓得当年的事,又不谦虚,我才懒得给他们说。其实,这几个人也不是坏娃儿,那些年录像室全是播放古惑仔电影,我也看过,录像里天天打打杀杀,年轻人不学坏才有鬼。梅山一个小场,就有好几伙结拜兄弟的,黄大磊这伙人最有出息。后来我退休以后,在城里遇到黄大磊,他娃还请我吃过饭。”
黄小军赶紧翻看以前的日记本。黄卫并非天天都写日记,但间隔时间最长也就三四天,2009年第一个日记本已经记满,很有可能启用了第二本日记。
侯大利走出健身房,见到朱林和一个打扮落伍的老头站在一起。这个老头打扮虽然落伍,头99lib•net发花白,还有一口黄牙,可是整体气质上仍然与姜局等退休老公安有几分神似,特别是眼神中总有几分审视和严肃。
田跃进眼睛眯了眯,道:“秦力辞职,那得问支队领导或者政治处,我怎么知道?而且,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早就忘记了。”
“我真没有印象,那些天,我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宫建民道:“机械厂几个人还在闹吗?”
侯大利道:“你爸有记日记的习惯,我想再翻一翻日记本。”
半小时后,朱林和侯大利一起,来到刑警新楼。
王华跟着盛了一碗饭,拍了拍大肚子,道:“你别不好意思,这是特级厨师的手艺,就算你以后当了最优秀的刑警,也不一定能吃到。有机会吃就多吃一些。”
黄小军的神情顿时黯淡下来,道:“没有什么变化。谢谢大利哥,没有你帮助,我现在就没有办法安心读书了。”
老马晃动着手里的香烟,道:“那个时候公安艰苦,工资不高,也没有啥装备。我一个人管整个梅山的治安,平时带两副手铐,那些地痞见到我必须稍息立正。敢在我面前不守规矩,铐回去关黑屋,一顿杀威棒,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最初成立105专案组之时,对于如何使用105专案组并没有完整方法,经过石秋阳案和王永强案,市公安局明确了105专案组的两点定位:一是深入调查命案积案;二是配合侦办新发命案。前者是成立105专案组的初衷,后者是在实践中逐渐强化的职能。
黄小军望了一眼王华的肚皮,道:“王叔叔好。”
王华上前散了烟,笑道:“老田,我调到105专案组,是大利的搭档,好久没见你了。”
侯大利道:“启用新日记本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也不能绝对化。黄大队这一次是千里押解,不一定有充足时间写日记。”
侯大利道:“也就是说,田伯伯和秦叔后来都来得少了?”
“马老,喝茶。”侯大利给马公安倒了一杯茶。他在选择茶叶时没有选最好的一款,而是选的稍次款,特意加大了茶量,使茶水变得稍苦。
上班时间,侯大利和王华准时来到江州监狱,与田跃进见面。以前他陪田甜来到监狱,是探监,这一次来到监狱,是提审。
黄小军母亲出车祸以后,家里原本不多的存款迅速减少,这时国龙集团成立了一个基金会,专门帮助牺牲的警察家属。黄小军母亲的医药费中不能报销的部分,全部由基金会解决。基金会还给未成年子女发放津贴,如果不读大学,则发放到二十周岁;如果读大学,则发放到本科或者研究生毕业。
王华道:“他哥对这个弟弟是尽到了责任,又当爹又当妈。秦涛后来混过社会,是和秦力事情太忙导致鞭长莫及有关系,这应该也是秦力辜负老姜局长坚决辞职的原因。”
胡林曾是江州机械厂办公室主任,是江州机械厂有名的一支笔。他对刑警支队采集血样的做法很不满,认为刑警支队违法,三天两头到市委市政府反映,还嚷着要上访。这种棘手事向来由支队政委洪金明处理,经验是一磨二拖,最后一般是适当给些补助来结束争执。
“秦力当年在刑警队有个绰号叫‘拼命三郎’,若是他一直在刑警支队,肯定是刑侦方面的领导了。”王华看了一眼侯大利的手套,又道,“你还真是一个怪人,开车戴什么手套?多此一举,大家谈起此事都喷饭。我是你的搭档,有必要说点真实情况。”
离开雅筑的时候,黄小军到卫生间悄悄打了几个饱嗝。打完饱嗝,他对自己如此贪吃很是羞愧,暗自拍了下自己的脸,心道:“你一点自制力都没有,肯定要被大利哥笑话。就算大利哥不笑话,继续下去,肯定也没有大出息。”他拍打另一边脸,又暗暗道:“可是真是香啊,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菜了。”
田跃进将口子封得很死,反而加重了侯大利的怀疑。他今天提审田跃进只是从各个角度搜集情报,按着预先设想的题目询问一遍以后,便结束了提审。
宫建民布置继续采集血液样本的任务以后,道:“刚才谈了具体安排,各组都有搜集任务,我就不多说了。我知道大家最近一段时间很辛苦,今天又布置新的采血任务,会牵涉你们很多精力。但九九藏书是,当刑警岂能不辛苦?要想安逸,就别来当刑警。现在重案大队还有一种很不正常的观点,有人发牢骚,说侯大利拍一拍脑袋,动一动嘴巴,就让重案大队跑断腿,白忙活。这种牢骚没有水平,105专案组所有建议都是通过正常程序汇报给了支队或者局领导,再经过局办研究决定,这是代表了组织意图的,并非侯大利个人意见,这一点大家必须给队员们讲清楚。而且,从石秋阳案和王永强案的表现来看,105专案组确实能够提出有水平的建议,取得关键性突破,这一点不得不服气。”
2008年的日记,有两本;2007年的日记,有三本;2006年的日记,有三本;2005年的日记,有两本。
黄小军眼睛微红,没有应声,拉开衣柜,在左下方抽屉里拿出家里的两大本影集。每家的影集都差不多,最多的相片是年轻时谈恋爱的相片,有孩子以后便将焦点聚集在孩子身上,这两部分相片构成了家庭相册主力。同事、朋友、父母兄弟的相片要么是单独摆在一册,要么是被放到最后几页。黄家相片还相对好一些,黄小军妈妈和黄卫的相片各自单独有一册,应该是从原来相册中抽出来,然后放进了独立相册。
送走马公安,朱林和侯大利相对而坐。过了一会儿,朱林道:“我要去找刘局,今天得到的信息有可能会很重要。”他和刘战刚电话联系以后,又对侯大利道:“我还有半个小时出发,你先回资料室,把所有线索理一理。二十五分钟后,我们再碰头。”
与政委沟通以后,各大队负责人基本到齐,会议开始。
“你妈妈到省里上访前,有谁到家来过?”
侯大利翻看了最后几本日记,道:“小军,你爸是不是还有一个2009年的日记本?”
宫建民火气腾地就上来了,道:“这是破案需要,胡林就是借机闹事,以此为要挟,解决破产后的个人问题。”
黄小军坐下以后,看了侯大利一眼,又瞧了王华一眼,道:“若是庆祝毕业,大利哥肯定一个人请我,今天两人一组就是有话要问我。”
105专案组则兵分两路,展开对黄大磊、吴开军、杜强和秦涛四人的调查。
马公安毫不迟疑地说:“黄大磊开石场,进进出出有不少货车,吴开军经常无证驾驶,被我逮住好几回。”
朱林道:“1994年,黄大磊和吴开军在做什么?”
“我其实不太清楚,据说是换个活法。”
“吃完饭,我们一起到你家里看看相册。”侯大利比较喜欢看影集。影集里有着丰富的社会关系和大脉络的行为轨迹,是了解一个人的捷径。他又问道:“你妈的情况怎么样?”
侯大利淡淡地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侯大利又道:“你当年为什么要辞职?”
听到“秦力”两个字,侯大利心脏猛跳了几下。
“他为什么要辞职?”
黄卫的日记本被重案大队三组全部取走,经过检查,没有发现线索,在黄家的要求下又送回来了。黄小军从柜子里取出了全部的日记本,堆放在桌上。日记本大多是较小的软面本子,这样就方便放到手包里,出差时也可以记录。日记本是以年为单位,比如2000年就有三本日记本,前两本记完以后,第三本只记了三分之一。2001年元旦之时,黄卫启用了新的日记本。
田跃进当过刑警和律师,自然明白其中道理,见到侯大利和王华时神情冷漠,冷漠中透着严肃,坐下后沉默不语。
黄小军摇头道:“重案大队带走日记本时有清单,还回来的时候,和清单能一一对应。”
侯大利没有理睬他的牢骚,注意力完全放在案子上,道:“当年秦力为什么要离开警队?田甜爸爸为什么要退出警队?”
朱林没有介绍,只是给了侯大利一个眼神。侯大利赶紧擦掉汗水,抓起外套,跟随着朱林上楼。
分管副局长刘战刚、支队长宫建民、朱林和侯大利商议之后,刘战刚又带着三人到关鹏局长办公室。
宫建民叹气道:“就算胡林有点小道理,也得放在抓住杀人凶手这个大道理之下,否则束手束脚,更没有手段。我继续做恶人,老洪就辛苦点,帮我打扫战场。”
田甜脸上罕见地飞起一朵红晕,道:“为什么突然想去看我爸?是不是有什九-九-藏-书-网么案子牵连到他?”
王华拍了拍额头,道:“我比你大十来岁吧,我们在一起办事,怎么感觉你就是入行多年的老刑警?见多识广,沉稳细致,对什么事情都风轻云淡。我这个老麻雀变成了菜鸟,毛毛躁躁,粗心大意。这事有点怪啊,莫非是吃人嘴软?”
黄小军道:“在我的印象中,这几人都是我爸的搭档。听妈妈说过,秦叔爸妈去世早,要养弟弟,所以结婚比我爸要晚。我爸结婚以后,他还是单身汉,常到家里来吃饭。这些年,陈叔一家人和我们一家人走得挺近。田伯伯当时应该是他们的头儿,在家里都被大家称为田大哥,我妈也一直是这样称呼。”
越野车来到江州大饭店的雅筑餐厅,要了一间最安静的小包间。侯大利交代服务员以后,道:“小军终于毕业了,我们请你吃顿饭,以示庆祝。”
黄小军接到电话以后,走出小区,站了不到一分钟,一辆高大威武的越野车停在了身前。侯大利戴着白手套,坐在驾驶室,道:“上车。”黄小军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的胖子,拉开车门,坐到后座。
王华听明白了侯大利的意思,道:“侯组长怀疑有一本日记被凶手拿走了。”
朱林问道:“杜强和秦涛如今在做什么?”
“谁?”
马公安道:“我还真不知道杜强在哪里,问过黄大磊,他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到南方打工去了。梅山是劳务输出大镇,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秦涛后来读了中专,在秦阳一个银行工作。秦涛的哥哥以前是市刑警支队的,叫秦力,朱支应该熟悉。”
翻了几页,侯大利惊讶地发现了黄卫、秦力、陈阳和准岳父田跃进的合影,而且这类合影挺多。田跃进年龄比黄卫等人要长一些,站在最中间,抬头挺胸收腹,寸发干净利索,完全是一副刑警的模样,气质与后来当律师时完全不一样。
朱林扔了一支烟给马公安,道:“老马,我问的就是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
略微寒暄以后,马公安道:“朱支队,你有话就问,别绕圈子,我这辈子没啥拿得出手的,就是在梅山干了一辈子,情况熟悉,知道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
“后来成立了梅山派出所,办案规则比砖头还厚。哼,弄这么多规则有个卵用,一个所八九个人,配两台车,还没有老子当年一个人管用。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们这批老家伙不适应新形势,电脑更不会用,做的材料过不了法制科。弄这些表面文章有卵用?现在小流氓敢跟公安对着干,当年哪敢?我吼一声,他们得立刻夹起尾巴。黄大磊这么大的老板,在我面前也得弯腰。”
田跃进自嘲道:“警察危险、辛苦、待遇低,这三条理由够吧?我当律师一年收入相当于警察二十年收入,真不是夸张,是事实。”
“我们两人在江州陵园遇到过秦力。秦力和你爸是什么关系?”
侯大利指着四人合影,问道:“他们几人经常在一起照相?”
侯大利见黄小军加快夹菜速度,道:“好事不在忙上,慢慢吃,吃完了再去。”
写下需要进一步理清楚的三个问题后,侯大利稍稍休息,拨通了田甜电话。自从田甜调到打拐专案组以后,多数时间通话都匆匆忙忙,偶尔通话时还能嗅到田甜顺着电话线传过来的火气。今天打通电话,田甜的声音却很平静,反倒让侯大利不太习惯,轻声道:“你没遇到什么事?”田甜愣了愣,轻笑道:“你傻啊,我不发火,你倒不习惯了。”
虽然王华刑侦技术确实不怎么样,但是资历老,经的事多,这也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黄小军撇了撇嘴巴,道:“对于江州一中的清北班来说,考入山南政法刑侦系基本算是失败,老师们都为我可惜。当年,大利哥也是这样考入刑侦系的。”
新来的警犬旺财熟悉刑警老楼的情况以后,便显示出比大李活泼的性格,每一个专案组成员回来都前往迎接,完全没有一只功勋犬应有的矜持。侯大利喜欢它的性格,在院子里陪着它玩了一会儿,又换了衣服到健身房训练,缓解郁闷心情,额头刚刚出汗,便听到旺财发出了低沉的吼声,吼声持续时间不长,数下便结束。
侯大利在笔记本中记下——吴开军会开车。
侯大利没有明确承认,也没有否认,与进屋的顾英打了个招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