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秦涛的一家人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秦涛的一家人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上一页下一页
秦涛:男,江州市江阳区梅山镇人,出生于1975年。1994年丁丽遇害时,19岁。21岁考入省银行中专,毕业后分配到秦阳银行工作至今。于2000年结婚,妻子为秦阳银行职工,育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双胞胎女儿正在读小学三年级。
朱林打断道:“别吹嘘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杜琳拿起酒瓶,给葛向东和樊勇倒上酒,道:“我给两位警官敬酒。如今流行一句话,没有你们负重前行,哪里有我们岁月安好?这是流行话,也是大实话。”
老姜道:“小侯成熟得很快,气质沉稳,颇有大将之风。王永强那个狗崽子一肚子坏水,明明是他将杨帆推下水,却坚决不承认,这分明是给侯大利添堵。丁丽案也是我的心结,退休之时,我想到再也无法亲手捉住凶犯,那股难受劲儿可以用死不瞑目来形容。王永强死不认罪,等到吃了子弹,小侯的心结一辈子都解不开了,那种牵肠挂肚的不甘心只怕比我未破案的不甘心还要强烈。”
“喝血酒的有哪几位?”
秦力妻子杜琳快人快语:“两位警官别多心啊,我是直性子,说点真话。我是真心不想让老公当警察,特别不想让他当刑警,也不想让他当派出所民警,这两个警种真不是人做的。我老公当刑警也就几年时间,大伤小伤七处,有两处特别危险,稍差一点点,老公就要变成相片,挂在墙上。刑警又苦又累,流血流泪,工资又低得可怜。老公辞职以后,经济条件完全是天上地下。不过,我更佩服仍然在当警察的人。”
朱凯道:“我以前卖过酒,这是正经生意经。”
朱林和老姜一路感慨人生,到了家门口,推门而入,屋内已经满是鱼香。
秦涛家在银行小区,离办公楼也就十来分钟车程。银行小区是市内几大银行共同打造的小区,住户多,档次高,保卫严,里面有幼儿园、超市等基本生活设施,非常方便。除了葛向东和樊勇以外,生日宴会其他参加者皆为家人,包括从江州过来的秦力夫妻。秦力儿子比起黄卫儿子要小几岁,正好读高一,学业要紧,便没有到场,只是委托爸妈给两个妹妹带了礼物。
警车依然没有减速,葛向东愤怒地道:“以后我来开车,上高速路就不准你摸方向盘。”
老姜在桌子下面用力踢了朱凯一脚,又给他挤眉弄眼,道:“喝酒,喝酒,这些事情别在饭桌上说。”
在调查走访之前,葛向东和樊勇做了诸多准备工作,整理了秦涛的基本资料。
热腾腾的香鱼摆上桌,老姜也不客气,直接连鱼肉带鱼汤舀了一碗,喝了几口,道:“小凯这手艺,不当厨师还真是可惜了。”
朱林接过老姜话茬,道:“采集血液的任务基本完成,最迟明天能出结果,到时肯定会通知我和大利开会。DNA比对有成99lib•net功和不成功的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们最近调研中发现的问题都有助于侦办黄大磊案和唐山林案。只是,支队花了很大精力在采集血液上,如果再次比对不成功,个别侦查员说不定有怨言。专案组成员要正确对待,特别是大利,难免会听到些闲话。”
侯大利道:“DNA是重要的技术手段,但也不是万能的。就算DNA比对不成功,我们彻底调查黄大磊等人的社会关系和行动轨迹,也有助于协助侦办黄大磊枪击案和唐山林被杀案,甚至还能查出黄卫案的背后指使者。配侦,也是我们的职责。”
到来之时,葛向东和樊勇研究了询问预案,没有料到,秦涛回答得如此坦诚,微笑着承认和黄大磊很熟悉,还在街上打过架。
谈起往事,秦力禁不住流露出几分不舍。
朱林对儿子道:“把老酱酒拿来,陪你姜伯伯喝一口。”
王华首先汇报了调查走访黄小军、田跃进得到的基本情况;葛向东汇报调查走访秦涛和提审吴开军获得的情况。
这是一个独属于樊勇的理由,葛向东无可奈何,只得承认现实,叮嘱道:“注意安全,一定要注意安全。”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小区,老姜似乎瞬间清醒了,道:“小凯,你是不是故意趁着姜伯伯在场时才说这事,想让我给侯大利递话?”
杨颖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秦力身边,道:“你们给伯伯倒酒。爷爷和奶奶过世得早,长兄如父,你们的爸爸就是伯伯一手带大的。可以这样说,没有伯伯,就没有爸爸的今天,也就没有你们两个。”
老姜道:“听说关局想聘请一批刑侦战线退休的骨干作为刑侦顾问,你肯定是最合适的刑侦顾问。”
朱林的脸色沉了下来,道:“我工作一辈子,从来没有因为私事开后门,开不了这个口。”
酒足饭饱,秦力到楼下送葛向东和樊勇。他多喝了几杯,说话不免动情,道:“我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从警队离职。离职以后,钱多了,时间多了,但是,脱掉警服后,生活中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有时会感到空落落的,凡是与公安有关的消息,都会特别留心。”
“我被我哥严管,后来就没有再和黄哥他们在一起玩了,不晓得杜强的去向,只是听说好多年都没有回来了。”
“你和黄大磊曾经是结拜兄弟?”
朱林道:“不管案子破不破,生活还得继续。老大弄了条大河野生鱼回家,我开瓶老酱酒,我们哥俩喝一杯。以前当支队长的时候,没有时间陪你喝酒,现在得提前适应退休生活。”
樊勇不为所动,道:“你在经侦时间多,没有多少需要飙车的时候。当年我们在禁毒,毒贩开车逃跑往往把油门踩到底,我们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跑远。现在我在105专案组也没有http://www.99lib•net多少飙车的时候,得找时间开开快车,免得该快的时候快不起来。”
秦涛到楼上办公室,换掉工作服,下楼开车,带着葛向东和樊勇两位警官来到家里。
朱凯见父亲拒绝得十分干脆,既委屈又恼火,道:“我没有读到大学,原因是读书的时候,你成天不落屋,根本没有管过我。”
“谈不上结拜兄弟,当时乡村流行喝血酒,那时年少轻狂,不懂事,就跟着喝血酒,觉得很酷。”
樊勇驾驶专案组警车,车速极快。葛向东套着安全带,右手紧握车窗上方的抓手,道:“慢点开,超速了。”樊勇笑道:“这一段没有测速仪,前面有个下坡,到那里我减速,然后再到服务区抽支烟、方便,那就绝对没有问题。”
葛向东乐呵呵地喝了这杯酒。樊勇还要开车,就以茶当酒,与杜琳碰杯。
他退休多年,年龄渐长,脸上越来越多老年斑,挺直的背也佝偻了,说到激动处,用粉笔用力戳黑板。
“这还得怪马公安,他给我哥打电话,说我在街上鬼混,我哥就发了火,把我从梅山揪到城里。我进城读了复习班,然后考上了银行中专。其实我经常和我哥讲这事,黄哥和吴开军都做了大老板,当年不让我读银行中专,我有可能也混成大老板了。现在混成上班族,早九晚五,没啥意思。”
秦涛基本上能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讲述和葛、樊小组提前搜集的情况完全吻合。聊了四十多分钟,眼看到了晚饭时间,秦涛看了看表,道:“今天我双胞胎女儿过生日,我哥也在这边,两位警官是家乡人,晚上一起吃饭。没有其他客人,全部是家人。”
大半瓶酒下肚,老姜道:“老朱啊,你幸福啊,一儿一女,女儿搞刑侦,儿子做生意。恐怕在你心目中搞刑侦的女儿更有出息吧,但是,你想想,谁经常回来看你们?谁给你们买酒?谁给你们弄鱼?都是小凯吧。你恐怕难得见到小旋一次。我算是看明白了,从孙子辈起,尽量不当警察。我们两代人都为警察这个职业贡献了一辈子,也算是为社会做贡献,应该享福了。”
来到秦阳,葛向东抢过方向盘,确保在城区不超速。樊勇故意叫嚷:“太慢了,和乌龟爬差不多。”葛向东被闹得心烦,怒吼:“闭嘴。”樊勇见葛向东气急败坏,笑得很开心。
餐后,老姜打起酒嗝,道:“喝得二麻麻的,小凯,你送我,免得摔阴沟里。”
基本资料上有一条备注,秦涛五岁时,父母出车祸同时遇难,由其兄长秦力抚养长大。
朱林气哼哼道:“我也没管你妹妹,她为什么能考到警察学院?你不要老是找客观原因,得从主观上找原因。”
“葛警官,樊警官,找我有什么事?”秦涛坐在两位警察对面,客客气气地道。
“你轻点,老胳膊藏书网老腿,要被摇断了。”老姜一边吼着,一边开心地笑。
朱凯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给父亲和老姜又倒满了酒,道:“爸,有一件事情还请你帮忙。”
老姜摸出电话,拨通了侯大利电话。打完电话,老姜嘿嘿笑了几声,道:“你明天在下班时间直接给小侯打电话,他带你去和夏晓宇吃饭。”
来到秦阳以后,葛向东和樊勇找到当地警方,在秦阳警方帮助下,很快就调取到黄大磊遭遇枪击当天秦阳银行附近的监控视频。调取的视频显示:秦涛当天上午八点四十七分走进银行大楼,中午十二点一十五分走出银行大楼,没有前往黄大磊所住别墅进行枪击的时间。出于稳妥起见,两人拷贝了三个月的视频资料,带回江州研判。
“你认识黄大磊吗?”葛向东曾经在经侦工作过,与经济界人士接触得多,这次就由其主谈。
老姜眯眼而笑,道:“给老爸说话还这么多弯子拐子,有话直说。”
老姜笑哈哈地道:“老朱啊,你得转变思想。等到你退休以后,你才会走出刑警的圈子,走出刑警圈子天地宽,这才会发现并非只有破案才是正经事,搞生产是正经事,当老师也是正经事,做生意同样也是正经事。来,喝起。”
朱凯穿着围裙,笑哈哈道:“姜伯伯,好久没见你了,身体还好?”老姜上前拍了下朱凯肩膀,道:“好个狗屁,前段时间天天跑医院。你小子还是那么壮,比妹妹身体好。”朱凯道:“身体好没用,关键是脑袋要灵,所以妹妹有好工作,我就当讨口子,混口饭吃。”
看完视频之后,基本排除了秦涛本人作案的可能性,葛向东和樊勇的秦阳之行也变得轻松愉快。下午,葛向东和樊勇来到银行大楼厅堂,再次给秦涛打电话。几分钟以后,秦涛从电梯里出来,将两人带到二楼会客室。秦涛是典型的银行从业人员形象,中等个子,白白净净,戴无框眼镜,肚子微微凸起却不显累赘,为人彬彬有礼,说话慢条斯理。
散会以后,老姜来到朱林办公室,相对而坐,抽烟,喝茶,聊些不算闲话的闲话。
秦力面带微笑望着烛光中的家人,等到灯光重新亮起,就热情招呼杨颖父母坐到上桌,又招呼葛向东和樊勇坐在自己身边。葛向东是天生自来熟,很快就和杨颖父母谈笑风生。樊勇与葛向东、侯大利斗嘴时脑子非常灵光,奇言妙语往往随口而出,应付这种社交场合的能力就稍差一些,只是和秦力交谈,谈的都是当年刑警支队的逸事。
侯大利自嘲地笑道:“我已经习惯了。”
丈夫带了两个陌生警官回来,妻子杨颖最初还有几分不快,后来见到大哥与两个警官相熟,也就热情起来。杨颖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看起来仍然很年轻,相貌娟秀。她招呼过客人以后,关了客厅的灯,推了一辆蛋九_九_藏_书_网糕车过来。双层蛋糕上插了蜡烛,两个打扮漂亮的小女生双手合十,许下心愿。众人齐唱生日快乐歌,两个小女生在歌声中用力吹熄了生日蜡烛。
警车启动,秦力扬起手不断挥动。阳光照耀,黑发中夹杂的根根白发特别刺眼。
王华和葛向东没有提出明确反对意见。
葛向东和樊勇从秦阳市回来后,105专案组召开例行碰头会。自从侯大利被任命为副组长以后,朱林、老姜在碰头会上当起了甩手掌柜,碰头会由侯大利主持。
侯大利在白板上画上了黄大磊、吴开军、唐山林、杜强、秦涛、黄卫和秦力的关系图,道:“黄卫和秦力是搭档,而秦力通过秦涛与四个喝血酒的结拜兄弟联系在一起,黄卫在遇害前又千里押解了吴开军,如今黄大磊又受到枪击,诸多事件凑在一起,里面必然有某种联系。至于什么联系,现在还无法破解。我有一个疑问没有找到答案,当年喝血酒的四兄弟,为什么后来彻底分手,不再联系?秦涛的解释是被大哥秦力管教,去读复读班,考上银行中专,所以自然脱离。这个理由说得过去,但是读银行中专并不影响血兄弟接触。吴开军的说法是各做各的生意,没有联系很正常。黄大磊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办法询问。所以,下一步有两个调查任务,一是杜强去向,二是四个血兄弟不再联系的原因。”
老姜走到黑板面前,拿起粉笔,道:“小侯很敏锐,怀疑得很有道理。黑板上有七个人的名字,黄大磊中枪进重症监护室,唐山林遇害,吴开军进看守所,杜强不知所终,黄卫牺牲,秦力从刑警支队辞职。七个人有六个人不正常,唯有秦涛一个人从目前看起来最正常,调取的监控视频也排除了其枪击黄大磊的可能性。如果这几人中间没有发生什么异常事情,那就只能用撞邪来解释他们的遭遇。丁丽案发生时,这四人也曾经进入我们的视线。可惜啊,当时现场勘查水平不行,工作不扎实,没有及时发现精斑。老雷说到底也为此而死,想到这一点,我心里憋得慌。”
朱林起身关了开水器,道:“我们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高,现在年轻人成长得很快,等我到了当顾问的年龄,侯大利这批年轻人真的不需要我们再来当顾问了。老人家有句话说得好,时代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是终究是他们的。”
侯大利和王华小组调查走访黄小军和田跃进之时,葛向东和樊勇小组先提审了吴开军,然后前往秦阳与秦涛见面。
双胞胎女儿端着酒,来到秦力面前敬酒。秦涛也跟着过来,站在两个女儿身后,给大哥敬酒。秦力接连喝了三杯酒,喝酒之时,眼中泛起了泪光。
“黄大磊、吴开军都做生意,成了大老板,后来你为什么选择读书?”
朱凯嘿嘿笑道:“原本今天也要给我爸说这事,九-九-藏-书-网姜伯伯来了,我就改变了策略。我爸这人讲原则一辈子,我和我妈都叫他朱原则,为别人的事情能向组织和同事开口,为自家的事情根本开不了口。我和我妈认命了,只不过侯大利这条线太好了,不用就是傻瓜。对于侯大利来说,也就是打个电话的事情,又不违反原则,我爸现在还把支队长的架子绷起来。”
“相请不如偶遇,那我们就打扰了。”葛向东特意交代道,“等会儿见到家里人的时候,就说我们到秦阳办事,你在街上偶遇我们。”
葛向东知道秦涛年轻时曾经在梅山镇跟随黄大磊混社会,有过当小混混的经历,在脑中有预设形象,虽然因为秦涛现在是银行职员而在脑中对小混混形象进行调整,可是他没有想到秦涛的相貌、气质和小混混差了十万八千里,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朱凯道了一声“好嘞”,乐呵呵地从柜子里取了老酱酒,又倒到分酒器里,介绍道:“这个老酱酒和清香型、浓香型不一样,和红酒差不多,得提前醒酒。特别是从小车后备厢拿出来的酱酒,在后备厢不停摇来摇去,味道都变了,若是不醒酒,会变得很冲,挂杯也不行,就和泼妇差不多。醒酒的过程,酒精分子与水分子、酯类、酚类再次聚合反应,游离的小分子重新聚合成大分子,口感和风味重新变得幽雅细腻,醒酒就是一个泼妇变成贵妇的过程。”
夏晓宇对于老姜和朱林来说就是一个普通商人,可是对于朱凯这种有几台数码机床的小老板来说,就是了不得的财神。朱凯得知要和夏晓宇吃饭,抓着老姜的胳膊使劲摇。
秦涛微微一笑,道:“当然认识,我是梅山镇的人,和黄大磊是老乡。当年我哥刚刚从警院毕业,分到刑警支队,工作热情高得很,把我扔到二伯家里。二伯忙生意,管不住我,我就经常到镇里录像室看录像,和黄哥在那时认识的。后来他开石场,我还经常到石场玩。别看我现在文质彬彬的,以前也在街上打过架。有一次在场镇打了架,当时的公安马大爷骑了一个二八圈,追得我屁滚尿流。”
樊勇提出反对意见,道:“重案大队正在围绕重点人员采集血液,重点人员包括黄大磊、杜强、秦涛、吴开军以及当时梅山的社会人。如果DNA比对成功,凶手自然就落网。如果DNA比对不成功,那么黄大磊、杜强等人就和丁丽案完全无关。我们现在做的调查其实是白费劲。今天我和老樊与秦涛见了面,从时间来说,秦涛不可能作案。”
“嗯,有我、黄哥、吴开军,还有杜强。”
朱凯很为难地道:“姜伯伯不是外人,我就说了。最近生意艰难,竞争特别激烈,我几台床子都空闲了。国龙集团下属有机械厂,我联系几次,都没有揽到活。侯大利是爸的手下,能不能让他打个招呼?”
“杜强后来到哪里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