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有可能存在内鬼
目录
第一章 夜总会仇杀案
第二章 丁丽案有重大突破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三章 金山别墅的枪声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第四章 梅山黑社会往事
有可能存在内鬼
第五章 球场外暗藏杀机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六章 杀害丁丽的真凶
第七章 飞上天的头颅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第八章 鱼死网破大追捕
上一页下一页
“话虽然如此说,你还是会受到压力。”田甜靠在躺椅上,抬头可以看到满天繁星,繁星在夜空中闪烁,将黑夜衬托得更加深邃。
侯大利伸手轻轻抚摸女友脸颊,道:“就是因为我奇葩,你才愿意跟着我,我才有机会成为拱白菜的那头幸福猪。”
“我知道这事。唉,这人很可恨,非常可恨,恨不得让他判刑。后来听说他出事,我又原谅了他。他用生命来弥补了失误,还有什么不能原谅?”丁晨光拍着窗台,道,“什么是最珍贵的?肯定是生命。有生命,才有一切,没有生命,什么都是空谈。大利,你说会不会真是流窜作案?”
“专案组前些天进行了系列调查走访,有些想法,但是没有证据支撑,所以没有在会上说。我可不可以用白板?”
朱林借此事对侯大利进行敲打,免得这个极具天赋的年轻人骄傲自满。在刑侦战线上工作了二十多年,他深知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局限的,个人天赋在案侦工作中肯定有突出作用,但是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系统作战。个人英雄主义是浪漫的,在现代刑侦工作中却行不通。他之所以不愿意为朱凯的事情找侯大利开后门,原因也在于此。若是真让侯大利开了后门,他面对侯大利时很难做到现在这样公平公正,没有私心。
“大利,到我这里来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能说的你可以不说。我想找人聊一聊,你是很好的聊天对象。平时喝茶还是咖啡?茶和咖啡,我都有顶级的。”丁晨光站了起来,最初身形佝偻,慢慢变得挺拔起来。
刘战刚环顾所有人,道:“我强调一遍,今天在这里谈的事情要绝对保密,不能外传。专案组继续深挖线索,宫支和洪政委在支持和配合的同时,要目光向内,注意掌握侦查员的动态。但是,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宫支和洪政委这边不要有明显行动,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造成不利影响。支队和专案组有任何发现,必须随时向市局报告。”
侯大利在开车,最初对于朱林的批评是不以为意,听到后面几句,脸颊开始发烫。虽然他回答领导问话时并没有刻意想着虚荣心问题,可是究其本质,自己确实产生了虚荣心。自己表面上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事实上还是在意的,只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反映出来。
分管副局长刘战刚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唐山林案和黄大磊枪击案是否可以串并案侦查?”
老谭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新线索,刑侦总队的枪弹专家来看了,子弹是六四式警用手枪的子弹,正在从手枪这条线追查。”
侯大利从笔记本上抬起头,道:“倒是有些想法,只是不成熟,等散会以后向领导单独汇报。”
参会人员都是经验丰富的侦查员,下意识的喜悦很快消失,他们明白DNA比对不成功意味着破获丁丽案的时间又得往后延期,延迟到何时就不得而知,甚至是无限期延期。职业荣誉感让所有人的心情沉重起来。
洪金明道:“如果不是侯大利弄了一个关系图,我压根儿没有想到秦力和田跃进辞职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当年公安待遇特别低,社会上又是下海潮,离职并不稀奇。”
刘战刚道:“你的意思,他们辞职有正常原因,没有什么异常?”
半个小时后,刘战刚回到办公室,道:“我和关局商量了,105专案组深入挖一挖黄大磊、吴开军、杜强、秦涛、唐山林、秦力、黄卫之间的关系,现在不预设立场,顺着线索往下挖,如果有民警涉及其中,必须拔除脓疮。田跃进是因为其他案子进监狱,这几年都在里面。他除了曾经与秦涛和黄卫是同事之外,没有其九*九*藏*书*网他纠葛,至少表面如此,所以侯大利不必回避。挖这七人关系的真正原因只能局限于屋内几人,支队只能是宫支和洪政委两个知道,专案组只能是朱支和侯大利知道。朱支为人正派,破了很多大案要案,组织上是绝对相信。侯大利是新民警,与以前的事没有瓜葛,组织上也相信你。”
高森别墅卧室。
刘战刚是分管副局长,办公室宽大,有一个小型会客室,是特意用来开比较机密的小范围会议的。诸人坐下后,刘战刚道:“小侯,有什么话,在这里可以直说。”
侯大利跟随丁晨光走到窗前,道:“重案大队大规模采集了血样,遗憾的是没有比对成功。我们找到了凶手的DNA,他迟早会落网,我对这一点很有信心。”
“侯大利到底还是嫩了点,也年轻气盛,此刻最佳的回答是没有线索,而不是下来汇报。下来汇报不能当面说,而是暗自做。”朱林心想着,用犀利的眼光看了侯大利一眼,暗自后悔自己没有叮嘱这个细节。
朱林道:“你负责案侦工作,有什么想法就去办,查到了有用线索就继续追,查否了也是进步。调查的时候程序要合法,提前办好手续,拿给我签字。”
回到刑警老楼,侯大利将调取视频之事交给了葛向东和樊勇。葛、樊离开不久,他接到丁晨光打来的电话。
投影仪换了几个画面,最后定格在黄大磊的手提包上。黄大磊平时总是提着一个手提包,从来不让其他人代劳,此形象还被塑造成公司的形象,公司为此还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参会侦查员议论起来,一些人支持串并案,另一些人否定串并案。
侯大利道:“按照朱支的说法,查否也是进步。”
这是一个特殊任务,朱林和侯大利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支队政委洪金明道:“通过DNA比对,已经排除了黄大磊、吴开军、杜强、秦涛、唐山林在丁丽案中作案的可能性。”
侯大利苦笑道:“我没有对谁都不理,只是天天想案子,对其他事情想得不多。朱支,我想调查秦力在唐山林被杀以及黄大磊被枪击那天的行踪,先去调取秦力住家附近的监控视频。”
侯大利表面上神情如常,内心里还是很有些失望和沮丧。
侯大利道:“我一直不倾向于流窜作案的说法。案发是1994年,那时刑侦技术手段比现在落后得多,甚至出现了代差。相应地,那时的犯罪分子的意识和手段都要差些,流窜作案往往是团伙作案,又因为是流窜,所以现场往往都会留下些痕迹。此案的犯罪现场非常干净,没有留下有用的指纹、足迹,也没有毛发和烟头,凶手翻动抽屉时戴了手套,足迹显示鞋底绑了一块从轮胎上剖下来的橡胶,这说明凶手有很强的反侦查经验。我否定是流窜作案。”
刘战刚最先说话,道:“老洪,我记当年你和田跃进、黄卫和秦力都是重案大队第二组的吧?田跃进和秦力当年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先后辞职?”
他说到这里,眼光从侦查员们脸上滑过去,停在侯大利脸上。
侯大利摇了摇头,道:“采集过程有严格程序,不可能有人冒充。”
刘战刚道:“废话,当然可以。”
此语一出,参会侦查员都瞪大了眼,齐刷刷看向侯大利。在案情分析会上,“不成熟”的想法是可以讲的,侯大利不肯当面讲出“不成熟”的想法,肯定另有隐情,而九-九-藏-书-网不能讲的隐情往往和内部人员有关系。
苗伟道:“唐山林案和黄大磊案的凶手有相同特征,作案手段凶狠,反侦查能力很强,动机都不明确。但是,唐山林案明显是熟人作案,凶手掌握了唐山林行踪,用的是锋利的单刃刀。而黄大磊不认识凶手,可以排除熟人作案,凶手用的是手枪,枪法不错,绝对不是第一次用枪。综合起来看,我不倾向于串并案侦查。”
丁晨光声音低沉,道:“从道理上,我应该主动拜访你。你是小辈,就动个步,到厂里来,我们叔侄聊一聊。”
苗伟手持红外线指示笔,指着黄大磊手提包,道:“凶手向黄大磊开了三枪,一枪打在腹部,两枪打在了手提包上。据第一个到现场的保安回忆,手提包是放在黄大磊的头胸部的,也就是说,黄大磊是有意识用手提包遮挡头和胸部。后来我们检查,手提包经过特制,中间有防弹层,能够阻挡子弹。我们可以这样推测,凶手显然不知道手提包的功能,以为子弹能够穿过手提包,肯定击中了胸部或者头部,黄大磊必死无疑,所以才迅速离开。我提出一个问题,黄大磊为什么要制造这个手提包?是不是防备特定目标?若不是防备特定目标,他特制手提包的原因就是心里有鬼,这个鬼让他寝食难安,时刻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朱林道:“为什么要调查秦力?仅仅因为他是秦涛的哥哥?”
“我当年只是装得冷冰冰的,对谁都爱搭不理。你是真正的奇葩,本身是重案大队的一员,却被绝大多数重案大队侦查员和其他大队侦查员视为异类。”月光下,田甜红润的皮肤如玉一般光滑,细腻柔和。
“流氓。”
在座诸人都明白分管副局长的意思,最怕公安内部有人牵涉其中。当初黄卫牺牲,作为黄卫逝世前最后接触的人,侯大利有重大作案嫌疑,省厅直接派了三人小组到江州市局,判断出侯大利没有作案嫌疑以后,三人小组就撤回了省厅。如果这几个案子背后真有公安人员参加,性质就变得极其恶劣。
侯大利挤了些泡沫,涂在田甜头发和身体上。
“朱支,我没有考虑太多。”
侯大利更关注案件本身,虽然注意到大家此时神情各异,却没有太在意。
侯大利完全能理解丁晨光的心理状态,更准确地说,他曾经也有过类似的心理状态。当杨帆逝去时,他的人生就被隔成了两段,这两段有联系,人生方向却彻底改变了。
洪金明摸了摸圆脑袋,道:“秦力和田跃进都是二组骨干,秦力是拼命三郎,田跃进是智多星,后来还当过二组组长。两个主力前后辞职,搞得我很没面子。姜局在开会时骂我带兵能力不行,完全是痛骂,骂得我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好钻进去。”
手机被扔到一边,在床上蹦跶两下,却没有归于平静,随着床垫不断上下起伏。过了良久,床垫起伏停止,手机这才彻底安静下来。
侯大利谈了在黄卫家里看到的秦力持双刀的相片以及唐山林左手臂的奇怪刀伤。
画出关系图,写下诸人现状,侯大利放下笔,道:“里面涉及一个牺牲的警察,一个离职警察,所以在会上我没有谈及此事。关系图和诸人现状摆在这里,很蹊跷。我没有线索破解为什么如此蹊跷,但是,事反常态必有妖。”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阶段还无法准确回答。
当前现状:黄大磊中枪,吴开军进看守所,杜强失踪,秦涛在银行工作,唐山林遇害,秦力辞职做生意,黄卫牺牲。
苗伟目前主办黄大磊案,他双眼布满血丝,打了个长哈欠,道:“在石秋阳案中,石秋阳潜回到医99lib•net院行凶,李超牺牲,这给了我们深刻教训。我们不能在一条沟里摔两次,所以相当重视黄大磊在医院期间的安全,三组刑警轮换,确保黄大磊在医院期间二十四小时有人。黄大磊醒来后,我们让他辨认凶手相片。他强调不认识凶手,对凶手没有任何印象。黄大磊还自称没有恶性竞争对手,换句话说,他有竞争对手,但是矛盾还没有积累到要动枪的地步。司机也一直说没有见过开枪者。我们也考虑从司机角度来找凶手,经调查以后,凶手不是冲着司机来的。一是司机是新近从部队转业的,离开地方十几年了,没有什么仇怨;二是凶手只打了司机一枪,却打了黄大磊三枪。打司机,只是让司机失去追击能力,打黄大磊,是要置之于死地。”
刘战刚脸色如常,眼光从朱林脸上滑过,又转向老谭,询问技术室是否有新的发现。
“嗯,下次我一定注意。”
在侦办丁丽案时,有侦查员提出这有可能是一起“流窜作案”,从1994年到目前,这种想法一直没有完全消失。在老谭宣布DNA比对失败之后,侯大利也在短时间想起了以前的争论,道:“如果没有找到凶手的DNA,那么此案还真没有办法侦破,除非凶手因为其他案子被抓,然后主动交代。现在有了凶手的DNA,极有可能在数据库里比对成功,我们现在最需要耐心。”
在越野车上,朱林毫不客气地批评道:“侯大利,你脑袋平时很灵光,今天怎么乱说话?你这种说法,很容易引起大家猜疑,极不妥当。你直接回答没有意见,下来单独找领导汇报,一切OK。”
朱林道:“侯大利在管案子,由他来讲。”
侯大利将放大镜放回原位,来到淋浴室,与田甜一起站在莲蓬头下面,道:“今天床上运动太激烈,你出了不少汗水,有好多汗珠滴落下来。我刚才用放大镜观察了,汗珠滴落在地面后呈圆形或者椭圆形,还有毛刺。通过毛刺,我观察到了你行进的方向。”
“话已经出口,无法更改了。幸好你还动了脑壳,没有当面说出黄卫、秦力这些事。这是教训,以后别把自己当成神探,小尾巴夹起来。”
“说话做事要考虑全局,有些话不能贸然出口。现在你是基层侦查员,职能有限,但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换位思考,站在指挥员角度,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会想明白很多事情。”
“滑,真滑。”
离开刘战刚办公室,上了越野车,朱林告诫道:“希望与内部人员没有任何关系。我干了三十年刑侦,组织上信得过。你是刚毕业的侦查员,与老侦查员没有纠葛,又是谁都不理的公子哥脾气,反而赢得组织信任。我和你都不能辜负了组织上的信任,一定要把这事办好。”
几人都看着白板,脑袋里各自的算盘启动,打得啪啪作响。
侯大利多次到刘战刚办公室,熟悉其设备,将小白板推了过来,在上面用大号签字笔写下了黄大磊、吴开军、杜强、秦涛、唐山林、秦力、黄卫七个名字,关系如下:黄大磊、吴开军、杜强和秦涛喝过血酒,秦涛和秦力是亲兄弟,吴开军和唐山林是一个团伙,黄卫和秦力是搭档,黄卫千里押解过吴开军。
刘战刚面色凝重,道:“同志们,大家肩上担子非常重啊。如果凶手是一个人,那么这个凶手具有相当强的反侦查能力,能用刀,枪法还好,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比石秋阳还难对付。因为石秋阳杀人是有逻辑的,找到这个逻辑,破案就是必然。而这个凶手动机不明确,破案难度很大。如果凶手是两个人,那么在我市就有两个具有反侦九九藏书网查能力的犯罪嫌疑人,压力同样巨大。”
朱林毫不客气,道:“你为什么不肯在领导面前说出没有意见?这是虚荣心,大家称你为神探,你真以为自己就是神探,说不出新意见,有辱神探面子。”
“这些人或许与丁丽案无关,却肯定有问题,只是我现在说不出问题在哪里。但是我觉得有几处不对劲,黄大队押解吴开军回江州,一路上严控消息,为什么刚刚回家就遭遇袭击?唐山林同样如此,刚刚潜逃回来,就在家中遇袭。这两件事情,都与吴开军有关联,但是,吴开军如今在看守所,被严加看管,不可能遥控指挥。”
果然,刘战刚又开口道:“105专案组这些天都在调查走访,你们作为配侦单位,有什么意见?”
重案大队长陈阳却有不同意见,道:“我倾向于是一个凶手。唐山林案,遮挡监控器的是一把雨伞;黄大磊案,凶手披雨衣,打雨伞。当天没有雨,雨衣的作用是遮身材,雨伞的作用是遮相貌和身材。凶手是用的同一个思路,支持串并案。”
两人在床上和浴室里度过了美好又激情的时光,彻底放松下来,身体愉悦,心情舒畅。洗浴之后,他们又端着清茶来到窗边,也不开灯,在月光下闲聊。
两人在莲蓬头下面打闹一阵。侯大利笑道:“你爸比你想象的还要理智,他应该有话没有讲透。”田甜道:“你当前应该研究我爸的案子,而不是追查我爸的历史。改天我们到监狱去一趟,缓和关系,我爸出来以后,你们还得抬头不见低头见。”
老姜之所以愿意帮助朱凯,则是因为退休多年,对人生有了另一层感悟,对世事看得更通透,再加上帮的是老战友的儿子,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刘战刚道:“为什么辞职,你真不知道?”
晚餐安排在办公室,丁晨光和侯大利相对而坐。吃饭时,丁晨光没有谈案子,话题转向宗教问题,探讨佛教的生死轮回。
“田跃进辞职,他当时说要考律师资格证,然后当律师,后来果然成为江州最有名的律师。秦力则是说经济困难,家里还有个弟弟要养。秦力爸妈都在车祸中过世,弟弟其实是他带大的,长兄如父,我也理解。”洪金明指着白板,道,“秦涛如今在银行工作,生活还算不错,秦力功不可没。”
“臭美吧。”田甜用脸颊靠了靠男友手掌,道,“明天DNA比对就要出来,若是没有比对成功,这一次你就非常尴尬了。根据你的报告,全局组织了两百名干警去采血,后来又到梅山搞了一次。干警不仅工作量大,还要面临被抽血人的怨气,比对不成功,这些怨气都会指向你,你要有思想准备。”
案情分析会结束以后,朱林和侯大利留了下来,一起前往市局的刘战刚办公室。
重案大队都知道刘战刚经常会让“神探”侯大利谈一谈看法,每次神探发了言以后,必然有繁重任务安排下来,累得大家够呛。刘战刚目光定格在侯大利脸上之后,不少参会侦查员下意识皱起眉头。
田甜挤了一些泡沫胡乱抹在侯大利头上,道:“完了,完了,你提审了老丈人,现在又研究滴落的汗水,走火入魔了。”
田甜抓了一条毛巾,到卫生间洗浴。晶莹的汗珠沿后背滑下,丝毫没有受到阻力,三四十粒滴落在地面。侯大利目光被滴落的汗珠所吸引,翻身下床,取过放大镜,蹲在地面细看。
侯大利说完心中疑虑,放下签字笔,回到座位上。
田甜没有进入圆色浴盆,来到淋浴室,扭动开关,仰头迎接从天而降的温水。她冲了一会儿,睁开眼,看见男友的奇怪动作,道:“在看什么?过来一块洗。”
“我是说泡沫真http://www.99lib.net滑。”
侯大利有着杨帆遇害的经历,对丁晨光充满了同情,给田甜通话以后,直奔丁工集团。
“丁伯伯,你放心,我们都在全力以赴。有件事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当年技术室的主任雷帮国,得知我们发现了衣服上的精斑以后,情绪变化很大,偷偷哭过,晚上喝了酒,结果脑出血,过世了。”
宫建民提高声音,道:“大家打起精神来,不要如霜打过的茄子,这条线索查否,我们继续查找下一条,没有什么大不了。苗伟,黄大磊由重症监护转到了普通病房,有什么新情况?”
丁晨光将手放在侯大利肩上,道:“从本质上来说,能不能破案,对于丁丽本人来说都没有意义,她短暂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以一种非常惨烈的方式。破案,更多的是我的执念,如果不能破案,纵然赚再多的钱,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女儿离开了,我脑中常常涌出‘无常’这两个字,觉得人生很空虚,失去了意义。这和失去女儿的痛苦又不一样,前者是用一把大锯切割身体,一刀两断,痛苦是痛苦,但来得干脆;后者是病毒感染了每个细胞,每个细胞都破裂,在慢慢死去,这是更加无法解脱的悲哀。这两种感受交替出现,我能撑到现在全靠丁工集团。为了对抗‘痛苦’和‘无常’,我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创造了丁工集团的辉煌。我还有过好几个漂亮的年轻女人,给我生了儿子和女儿。但是,想起丁丽生命结束时的状况,我总有一种无常感,感觉一切都没有意义,包括痛苦也没有意义。每次走到阳台,望着楼下,我总是会想,跳下去就可以解脱这一切。人生不过是一场电影,电影开演时,非常华丽,非常热闹;电影结束,一切都消失,之前的画面只是幻影和错觉。”
刘战刚仰头看着屋顶,看了好几分钟,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思路,我们不能忽视。黄卫案算是破了,但是我们只是打死了凶手,幕后指使者一直没有出来。黄大磊案又涉及被盗窃的六四式手枪,他们之间如果有牵连,那就是惊动省厅甚至公安部的大案啊。”
阿蛮早就等在大门口,看到侯大利的越野车以后,坐上越野车副驾驶,这才一路顺畅经过保卫严密的二道大门。
“讨厌。”
丁晨光陷在柔软的皮沙发里,除了眼珠以外,身体其他部位都一动不动。当阿蛮带着侯大利进屋以后,他张开嘴巴,如干涸湖底的鱼一般用力吸气。氧气进入他的身体,慢慢变成了精力。
当老谭宣布DNA比对结果时,参加会议的重案大队侦查员都将耳朵竖得直直的,让每个字音都能顺利敲打耳膜。听到没有比对成功时,侦查员们下意识松了口气,侯大利这个神探马失前蹄,属于重案大队侦查员们喜闻乐见的事情。尽管侯大利本人已经是重案大队的一员,但是他从来没有在重案大队工作,参会人员习惯性将其列入专案组。
田甜的预言不幸言中:DNA比对没有成功。
第二天上班不久,朱林和侯大利接到案情分析会通知。重案大队目前有唐山林案和黄大磊枪击案要侦办,案情分析会相应多一些,朱林和侯大利接到通知,立刻赶往重案大队。
丁晨光双手抓住头发,道:“我实在想不出谁会这样狠毒。大利,你们采集DNA,会不会出现遗漏?或者说凶手故意拿了其他人的血液,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那是大海捞针。”丁晨光低下头,声音低沉。
苗伟稍有停顿,举起矿泉水喝了一口,道:“黄大磊不一定说实话,大家看一看投影。”
刘战刚又凝神想了一会儿,道:“你们几个在我这里坐一坐,我到关局办公室去一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