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目录
1
上一页下一页
“嗯。”
“雨还在下吗?”
付完账,她又微笑着说:
“是嘛。”
他放下钥匙出门,顺手拿了把弯了一根伞骨的塑料伞。
透出生于一九八○年三月。父母在他上小学那年离婚了。此后他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真是难以置信!”
“说点什么吧。”
是。透记得自己回答时的声调,不知怎的带着一种不快。
诗史于是把店名和地址告诉他,好像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问:
诗史无声地嫣然一笑。
诗史说完,快步走出门口。
诗史的话语中有发自内心的喜悦。
“现在正在想的事是……”
四点十五分。电话还没有响起。透百无聊赖地喝着已经变温的咖啡。他喜欢速溶咖啡,觉得比滴滤式咖啡更适合自己的个性。他喜欢那淡薄的香气,而且冲泡起来也简单。
“竟然有老头子被她们玩得团团转。”
为何总是这样呢?从小时候开始,每当看到被雨濡湿的东京塔,就会莫名地感伤,胸口仿佛也有种压抑的感觉。
小岛透穿着白衬衫和运动短裤,喝着速溶咖啡这样想。
透喝了口啤酒,说道:“学校啊,应该能毕业。”
“不错嘛,你的交往对象居然是个成年人。”
耕二现在的生活完全以打工为中心。课自然还是去上,但每天晚上和周末都在打工。他的父母还健在,每月也寄来充足的生活费,应该说他的学生生活是富足的。但他觉得零花钱总是多多益善。况且在台球厅做服务生很轻松,收入也不错。
“你和妈妈住在一起,钱是不用自己操心了,可是不烦吗?”
“是你自己编的?”
又接着说:
想和你上床。
“最近没怎么看书。”
诗史低下头,用指尖轻轻触着玻璃杯中的冰。
“我以前念的那所小学,校舍后面开着绣球花。”
“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单独走过吧?”
“可是大学校园里有什么植物,却想不起来了。一点都想不起来。奇怪吧?”
“我再打电话给你。”
自己这么藏书网说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耕二竟能和同学的母亲交往。现在想来,透实在低估了耕二那异于常人的行动力。
“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主。”
他今年暑假在游泳馆做巡视员的时候,和邂逅的女孩留下过两次美好的回忆,所以觉得打工其实很有趣。而且只要愿意找,短期工到处都有。他做过关于修路工程的民意调查,洗过盘子,给画工欠佳的画家当过裸体模特……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诗史这样说。
“阳子,原来你儿子这么大了!”
透偶然问起。诗史回答说怎么可能,是店里的女孩编的。她说的店在代官山,有点奇怪,里面销售家具和衣服,甚至还有餐具。听说是一家精品店。不久前,透甚至看到店里竟然摆着狗项圈和狗粮,很是诧异。那些东西都非常昂贵。透觉得诗史店里的一切都很贵。诗史小姐拥有一切,比如金钱、自己的店,还有丈夫。
“小学?够遥远的啊!”
这栋公寓建在绿草如茵的高地上,透从小就住在这里。
“是高中生?”
其实本来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没想到,这件事却让耕二来了兴致。
耕二觉得模特那份工作收入很好。当时在街头,那个画家直接上来和他搭讪。对方是个瘦削的老头,说如果耕二能到他在吉祥寺的家里去,就每小时付一万日元。老头画了大量的人体素描,让耕二进账三十六万日元,他只需要抱着膝盖坐在那儿而已。更划算的是老头爱吃肉食,时不时请他去吃牛排。
“那我走了。去打工了。”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可她自己却有手机。手机上还挂着丝线编的吊坠,色泽如夜空般墨蓝。
香皂送到后,有一段时间,诗史一直没有联系过他。
“哦,真遗憾,我刚巧来这附近,想一起喝一杯呢。”
诗史目不转睛地盯着透,说道:
“不知道。”
诗史说。她那骨感的手腕上,戴着一块奢华的劳力士手表。
两人又要了第二杯酒,默默地啜饮九*九*藏*书*网
耕二回答,随后又补充道,只剩些米饭了。他常常蒸很多米饭,放在冰箱里。
透不太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没有追问。
他说话素来不着调,此时又叹了口气,大言不惭地说:
现在是下午四点,诗史很快会打电话来吧,透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这样期待那个人的电话?
透怀念起往日还在用敬语和诗史说话的时光。
世上最寂寞的景色,应该就是被雨濡湿的东京塔。
“什么都没想。”
“有一种香皂,非常适合你。”
“想什么呢。那样显得多没品位。”
那次见面的时候,透还没有和女人交往的经历,诗史却已经结婚了。她没有孩子,但拥有自己的店,还有自由。
耕二说完,点上一根烟。
耕二问边看电视边吃炒饭的桥本。
“不走。”
诗史转过头来,脸上的妆容很自然。
“什么都行。比如学校的事情,正在读的书,还有你现在在想什么。”
耕二这样说道:
“你真了不起啊!”
透继续老实地说下去。
“怎么这个时间就饿了?没到饭点就吃东西,会变胖哦。”
“没有。”
她有一双大眼睛,嘴巴也很大,脸颊透出异国风情。
“太好了。”
她给母亲打电话的那天,如果母亲在,或许就不会和她有这样的关系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了这种连食欲都忘了的状态?
父亲这样教育他。
“肚子好饿啊。”正躺着看电视的桥本说,“有没有方便面之类的东西?”
“还不错吧,挺漂亮的。”
自己的人生,就是从那时开始像果冻一样凝固了。缓慢地、悄然地,变成没有味道的果冻,早已无心顾及耕二的事。
母亲这样向透介绍诗史。那是两年前,透十七岁的时候。
“你儿子有一张富有音乐感的面孔哦。”
诗史和自己之间发生的事,恐怕没有人可以理解。
“喜欢地榆吗?”
“还好吗?九九藏书
十一月,坐JR去打工的路上,耕二总要睡上半小时。他最擅长无论在哪儿都可以安然入睡,临下车又能及时醒来。耕二十分信任自己的身体,更不用说头脑了。
“我想不会。”透说。
“人家不过是贪恋你年轻的肉体罢了。”
诗史说着,视线转向琳琅满目的酒柜。
芙拉尼的门大而厚重。店内越往深处走越狭长,右侧是吧。透进去的时候,诗史已经坐在那里喝伏特加了。她喜欢喝一点烈性酒。
“嗯,还好。可是前几天去看了看,已经枯萎了。”
当时耕二这样问,那会儿真应该阻止他。
“阳子在吗?”
当然,透和诗史之间并没有金钱交易。被拿来与援助交际相提并论,透很不服气。只是这种论调和事实相距太远,他懒得争辩。
桥本发出了似乎是发自内心的赞叹。
“那么在芙拉尼见。”
“对。是从英国进的货,我最初就希望可以给男人用。我们店里大多是女顾客,但她们可以买去送给男人当礼物呀,所以我决定进一批。应该很适合你。”
耕二每次都在员工休息室吃晚饭。同一栋楼里,有家与他打工的台球厅属于同一家公司的餐厅,可以送餐。台球厅平时有六位员工,都穿着白衬衣搭配黑西裤的制服,连女孩也不例外。由利曾经夸赞过那身制服,说很适合他。就因为这句话,耕二不再相信由利的品位。他觉得自己更适合穿牛仔裤。
现在七点半。她肯定是和丈夫约好八点在某家餐厅见面。透得出结论。
透和耕二上的是同一所高中,那是东京屈指可数的好学校。他们的成绩都很不错。这也是两人唯一的共同之处。
虽然这么说,耕二还是马上起身,为这个特立独行、只爱好曲艺节目的朋友做了碗炒饭,还把九-九-藏-书-网冰箱里的鸡汤拿出来解冻,一并端了过去。
电话终于响起时,已经五点多了。
诗史身材修长,有一头浓密的黑发,那天穿着白衬衣搭配藏青色裙子。
“是啊,可能是这样。”
和诗史也是通过母亲认识的。
“还有,校园后面有个地方,开满了地榆。”
“一旦决定了什么,就要付诸行动。”
不久前,耕二这样问过他。
“这是我的朋友。”
几天后,香皂寄到了。椭圆形的乳白色小香皂有一股梨子的味道。
一直以来,他成绩优良,轻而易举就踏入了国立大学。但问题并不在这里。
两个星期没见过诗史了。透面向前方,“嗯”了一声,用全身去感受左侧的她,触手可及的她。
是透告诉他大龄女人的魅力的。透是他高中时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看得上眼的朋友。那时候,耕二几乎觉得所有人都是蠢蛋。
透简短地回答。
透回答“不大”,又补充说:“还是比高中大的。”
透的声音里听得出一丝忌妒,他也不清楚是为什么。但诗史似乎没有察觉,毫无芥蒂地承认了。
“吉田的妈妈怎么样?”
“只是玩玩倒也罢了,被甩了可别寻死觅活哟。”
那天,他说想买个手机,诗史听了面露不悦。
店内开始热闹起来。插在大花瓶里的花,仿佛在嘲笑形单影只的小岛透。
“如果叫你出来陪我,会被阳子责怪吧?”
刚说完,电话就挂断了。透手里依然拿着话筒,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当然,你妈妈和一般的妈妈不太一样,住在一起或许没什么不好。”
“你好。”
“香皂?”
“在想什么?”
大学二年级的生活很无聊,近来透很少去上课。只有一件事让他觉得麻烦,就是越没劲的科目,老师的考勤反而越严格。他放了一张Hi-Posi乐团的CD,一边听着甜腻轻快又带点湿意的歌声,一边眺望着窗外被雨淋湿的小区和东京塔。
“说什么?”
大学里那些女孩子,为什么看上去总是九-九-藏-书-网那么愚钝?耕二听着从窗外排水管滴答而落的雨声,黯然地陷入沉思。最难接受的是她们的身体一点魅力也没有,要么瘦得像火柴棍,要么臃肿得像皮球,总之让人无法忍受。
“下次时间宽裕些的时候,一起吃个饭吧。”
那时,得知透的母亲不在,她有些落寞地说。
“这雨下个没完,真让人有点烦啊。”说完,她把凳子转回原位。透在她旁边坐下,要了杯啤酒。
耕二认为,看一个人头脑是否聪明,就要看他有没有行动力。
桥本向来不拘小节,耕二非常欣赏这一点。他换好衣服,往头发上抹了发胶,戴上手表。
只有去年在社团集训时认识的由利是个例外,所以至今仍在交往。她为人和善,一直在游泳,身材保持得不错。
简单是最重要的。
“你们学校大吗?”
没有兴致喝剩下的啤酒了,透茫然地环顾四周,看见墙上的黑板写着牛排三明治的字样,才意识到自己已是饥肠辘辘。
诗史把凳子转过来,身体微微前倾。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粗针毛衣,搭配灰色短裤。
“对不起,这么晚才打电话。”诗史低声说,“能出来吗?”
“你还不走?”
“我该走了。”诗史喝完伏特加,说,“能见到你真好。”
耕二肩上背着卡其色背包,一边穿过自动检票口一边说:
打完卡,和白班的同事交了班。看看窗外,对面大楼的霓虹灯被雨淋湿了,更加耀眼地闪烁着。
那个时候的电话,真的是打给母亲的吗?透想。
两年前。
当时社会上刚好流行女高中生援助交际。透所在的高中女生少,而且多数比较正派。可是走到街上,就能看见很多女高中生都穿着超短裙,粗壮的腿上套着只会显得更肥硕的长筒袜。
电话中的声音总是那样谨慎。
“我也想找个比我大的女人啊!”
“晚上好!”
“哦。”
“可是,你能喝酒吗?”
还以为可以和她共进晚餐呢。
“普普通通啦。”
诗史跳下吧台凳,看了看手表,喃喃自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