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目录
11
上一页下一页
早上和由利打完网球,耕二要去做家教。中午在叫他“家教男”的那个调皮女孩家里吃了鸡肉鸡蛋饭,然后急忙赶去和喜美子约会。
诗史的邀约一如既往地来得很突然。
透和由利两人单独见面,自己竟然没觉得不高兴。耕二感到可笑。因为他常常自我分析,自认是个忌妒心颇强,戒心也很重的人。
句尾上扬,强调着质问般的重音。喜美子观察着耕二的表情,微微有些担心地凝视着他。
“如果乳房是多余之物,那我就太喜欢喜美子的多余之物了。”
“都可以。”透回答。
“多余的东西?”
在新干线里,诗史喝着罐装啤酒。拉环是透给她拉开的。仅仅是做这样的事,透都觉得开心,觉得特别。卖东西的推车经过时,诗史恋恋不舍地看了又看,透给她买了袋冷藏橘子。她便开心地吃起来。
由利脸上露出开心的神情。面包店旁边是一家老式理发店,三色的标志灯旋转着。透常常在这里眺望那个标志灯。
只是有一点他很清楚,这样下去非常危险。喜美子的要求与日俱增,自己的欲望也一样水涨船高。两个人都快到极限了,即将相撞,真的是快到极限了。
“想做点什么?”
“拿着吧。”
明天要和父亲的朋友一起吃饭。大三的暑假就是找工作的时候。一直被喜美子纠缠,打工也脱不开身。这种时候还弄什么同学聚会?
“坐。”
诗史开心地反问道。那一瞬间,透觉得他们是那样自由。是的,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空着手就能去任何地方。透甚至感觉可以永远这样旅行下去。
昨晚,透还是给耕二打了个电话。耕二说由利已经告诉他了。
“那我们先到别墅吧,然后再去外面转转。”
喜美子毫不避讳地俯视着仰躺的耕二,不情不愿地下了结论:“是啊。”
“可以过夜吗?”
喜美子用唇吻着他的小腿。有种奇妙的感觉。
由利兴致勃勃地回答。藏书网
这个女孩说,她会把同班女生召集起来。既然这样说,她可能也是被大家寄予厚望之人吧。
“那当然了!”
耕二说道。
她问。时间应该还算是早上。
“哦。”
她说着,哭了起来。
轻井泽晴朗无云。
“周末我要去轻井泽。只去一天,你要不要来?”
芙拉尼厚重的门在背后关上。忽然又剩下透一个人。
这是个天气晴朗的周三。已经放暑假的大学校园里一片静谧。广阔的操场上有两个棒球场、一个田径场、一个手球场和一个弓箭场。通过布告栏找到的“人体实验”的短工,仅仅一个小时就结束了。不过是在体育老师和其他学校学生的保护下,做了一些在手脚上绑上电极的实验,仅此而已。
“太好了。我最讨厌打高尔夫的男人了。”
“我讨厌别人让我带上这种东西。”
“和耕二在这儿聊些什么呀?”
面包店就在眼前,玻璃窗大敞着,可以看见昏暗的室内。由利的口吻听起来好像在憧憬某个遥远的地方。
“聊什么……什么都聊,不太记得了。”
宾馆的房间很狭小,没有窗户,昏暗得无法感知时间。
“这样的事情,如果谁都不出面组织,那愿望就永远只是愿望,对吧?大家都对耕二寄予厚望呢。”
但是,这两个人都能让自己放弃戒心。这样一想,耕二有些得意。能让自己信任的人少之又少,既然可以信任,那就大胆地去信任吧。
“别墅。”
“到了大学四年级,大家纷纷去旅行,去找工作,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吧?我们班毕业以后就从来没聚过一次。”
“你空手来没关系,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去买。”
“负责人?”
诗史说道,她有双美丽的杏仁眼。
由利摇了摇头。
平时都是在由诗史主导的地方,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尽心的,但此刻在这种纷杂的人群中,透觉出诗史有些奇妙的亢奋,让他感觉必须保护九九藏书她。
“太好了!”那个同学松了一口气,“小美也会来的。”又说了几个还能让人想起来的可爱女孩的名字。
由利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
“很有怀旧气息的店哦。”
“我没打过网球。”他诚实地回答,“我不擅长运动。”
诗史用一只手托着腮,愉快地看着透。
“那还是还给我吧。”
“天气真热啊。”
烈日炎炎。透在面包店前的自动售货机上买了可乐。由利用手绢擦了擦手腕内侧。
他沉浸在这种感觉中,到了轻井泽。
和诗史相约在车站见面。诗史说路上车很少,早早就到了。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裙装,露出白皙的手腕。
“我真像个傻瓜。真傻。”
耕二在电话中的语气很不爽。同学聚会负责人的工作很烦琐。
透靠在斜坡上的钢丝网边喝可乐,以前,曾经在这儿和耕二一起吃面包。
“为什么呀?为什么你能无所谓呢?”
耕二知道自己的语气明显不开心,非常不开心。一个光着身子的年长女人送给自己手机,一定要乖乖地拿着吗?
他就是这种性格,他自己也非常清楚,换句话说,就是行动能力太强。
事实上,那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透觉得实在是太幸福,甚至连现实感都渐渐失去了,一切都变得奢侈起来。好想细细品味幸福的每一个细节,但它们都像车窗外一晃而逝的景色那样不可捉摸、无力把握。
“为什么?”
天气很热。耕二叼上一根烟,点上火。经过艺术楼时,听到了戏剧社的成员们难听的发音练习,空气似乎变得更加酷热难耐。
透向由利说明着。强烈的阳光下,由利眯起眼睛看着面包店。
说完,她又重复了一遍“太好了”。
说完,她从耕二手中抢回手机,像摔一样扔进垃圾桶。咣当一声,金属垃圾桶发出巨大的声响。
“你的意思是我逼你的?”
喜美子已经穿好衣服,刚说到一半,声音便颤抖了藏书网
那个女生在电话里说道,她和耕二是高中同学,现在在一所女子大学。
“好。我知道有家店不错,就是我打工的那家。”
耕二坐起身,从背后抱住喜美子,张开双手,一手握住一个乳房。喜美子笑出声来,挣脱身子,俯身拿起皮包。
透回答,是这儿。午后三点。天气很晴朗,阳光有些耀眼。四下里空无一人。从高中的校园出来,朝和车站相反的方向走去,就是安静的住宅区。
“完全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
耕二仰起头,看着天花板。
喜美子一激动,动作就很夸张,在房间里走动的步子会变快,拾起衣服的动作也更粗鲁。
“行李?需要什么行李吗?”
“为什么耕二你那样无所谓呢?”
最近和喜美子每周见四次面,都是趁她去上才艺课的时候见面。这样的频率此前从未有过。耕二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喜美子的要求,还是出于自己的欲望。
“耕二的皮肤有种很好闻的味道。”
说完,她点了根烟,吐出烟雾。
“你问为什么?因为这样我就可以随时联系你,不是吗?况且现在的年轻人不是都有手机嘛。”
透原想回答得委婉些,说了句“我无所谓啊”。由利却说:“太好了。”
接着,喜美子的双唇开始亲吻他的大腿和腹部。
“内田老师也说,如果暑假期间聚的话他能来。他很想大家。”
透回答说,是的。
她一个人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她列举的这些人,耕二没有一个能清晰地记起来。
由利毫不迟疑地否定,连连说“不好”。
“还可以打网球。”
“啊,不好意思。”他说道,又说,“那个家伙,好像开心地期待着什么。”
诗史瞬间露出觉得不可思议的表情,还说他问了个奇怪的问题。她微笑着,喝干了杯子里剩余的伏特加。
但耕二还是答应了。
“喜美子,别这样好吗?”
“我家在那里有幢别墅。”
“真巧,我也是。”
藏书网
有东西送你。”
“进去看看吗?”透问。
喜美子用高了八度的语调说:“收下不行吗?”又加了一句和问题实质没有关系的话,“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关机就行。”
“要怎样才能和耕二你更亲近呢,我满脑子只想着这个问题。要怎样才能不成为你的负担呢。可是,我们却没办法走得更近……”
平时喜美子很漂亮,但暴怒的她却让耕二联想到情绪糟透了的母亲。那张脸像歇斯底里的老太婆。
“我得走了。你慢慢喝,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饭田啊,真奈美啊。”
高中,车站旁的便利店,可以中途下车走走的那条街上的游戏厅,面包店。接着带她去哪儿好呢?
他说都可以,不是指做什么都可以,而是什么都想做。诗史明白他的意思,便微笑着回答:“帅!”
“和耕二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去走走。”
耕二看了一眼垃圾桶,手机后盖已经开了,电池也掉了出来。
“书包放在那边,我靠在这儿,耕二蹲在那儿。”透向由利描述。
喜美子根本没有听他在说什么。
暑热持续着。午后,突如其来的阵雨打湿了街道。直到日暮时分,才感觉空气稍微有了一丝凉爽。透和诗史来到芙拉尼。
“有啊,这些都有啊。”
耕二接过那东西一看,皱了皱眉——是手机。
高中时代,透常在放学后和耕二去街角的面包店买东西吃。那家店当时属于少见的风格,有一半是卖杂货,稍微有些脏,但别有风情。
出了检票口,诗史先开口说了一句,然后抬起手臂挡住阳光,眺望着风景。
“也可以打高尔夫。你不打吧?”
透问道。
看到诗史背着平时的背包,透问道。他自己只住一晚,但诗史计划在那儿多住几天。
诗史说完,向阳光下走去。
“东西又没有罪,你也太粗鲁了。”
“我们放纵一次吧。从白天开始喝酒,然后睡个午觉。”
“爬上这个坡就有公共汽车站,虽藏书网然有些绕远路,但以前也偶尔和耕二坐公交车。”
“行李呢?”
今天准备回一趟父母那里,商量一下找工作的事。当然,还要好好尝尝母亲的手艺。
从东京站坐银色的新干线去那里只需要六十五分钟。告诉母亲要和大学的朋友去旅行,她马上疑惑地看了看透的脸,说,是吗,小心点。
一直这样想见诗史。脑袋里想的全都是诗史的事情。读诗史读过的书,听诗史听过的音乐。也许自己是处于某种病态了,甚至已经陷入疯狂。
透重复一遍。诗史点点头说,是个很棒的地方。
“比如脂肪,还有乳房。”
诗史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站起身来。
“你让耕二带你去不好吗?”
诗史喝了一口伏特加,纤细的喉咙动了动。
透听在耳中,仿佛都无法呼吸了。这句话甜美得令人难以置信。
“冷静一点好吗?”
现在的年轻人不买手机,自有不买的理由,这个女人怎么就不明白呢?!
他想,或许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尽头,无法再交往下去了。
一直想念的人就坐在身旁。仅仅是品味这个事实,透的内心就被塞得满满的了。“周末”和“别墅”之类都遥远得没有真实感。
“只有我才这么用心良苦。”
透也跟着笑了笑,问:“你那么喜欢耕二吗?”
她在包里翻找着。
透一边祈祷自己脸上不要露出失望的神情,一边说,知道了。一丝僵硬的微笑浮上他的脸。
“怎么样?坐坐公交车吗?”
诗史说。透微微有些迷惑。
由利感觉自己的问题有些蠢,便笑着说:“说得也是。”
诗史一脸冷淡,仿佛从来没有把透抛弃在痛苦之中不管,就像昨天见过面、今天也见过那样自然,优雅地喝着酒。
“年轻而芳香的味道。”
由利打电话给透说,想去耕二读的那所高中走走。说实话,透觉得很为难。
耕二很诧异。
喜美子表情没有丝毫改变,用讥讽的语气说道。
“是这儿吗?”由利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