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目录
19
上一页下一页
即便这样说了,喜美子依然不依不饶,声音中带着恳求。
耕二坐在校园的长椅上,眺望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这所大学很大,走在路上看到的都是陌生面孔。空气终于变得澄澈清凉,那些学生看起来都天真而不知世事。
“我去合适吗?”
“谁呀?”
“你想的办法真不错。”
她居然连这样的笑话都说出来了。
在旁人看来,他们就像一对感情很好的恋人在约会,但由利情绪很糟。虽然没有挑明,原因却在吉田。不过,与其说由利是在生吉田的气,不如说她恼火的是吉田那种挑衅的态度,还有耕二当时竟然束手无策。
“把事情搅在一起的是你吧。我不想跟你讨论交朋友的问题,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工作已经决定了。”
由利抵抗着他的力气,一动不动。
喜美子好像觉得耕二有女朋友是理所应当的事,可能也知道两人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的欲望纠葛。不必在本质问题上撒谎,这让人觉得十分轻松。
两个人去了青山那家诗史喜欢的意大利餐厅。这时刚好用完餐。餐厅大大的窗子敞开着,窗外飘着夏末的雨,街道清冷而寂静。
“你会在意吗?”
母亲原本穿着睡衣,外面披着晨袍,正准备吃早饭,此时气得再也吃不下去,起身把碗盘端到了洗碗台。没吃完的涂了奶油芝士的贝果面包被直接倒进了食物粉碎机。厨房里充斥着刺耳的机器运转声。
“这个吗?”喜美子挥了挥手,“是啊,常常戴着。睡觉的时候、洗澡的时候都戴着。”
透说得很慢,他希望诗史能把这些事情一件一件想象出来。
每当这种时候,透就干脆地说“当然了”,因为一定要让她安心。
诗史这样说了好几遍,但偶尔还是会问:
喜美子端着红茶杯,眯着眼睛笑了。
“一99lib•net起打工的同事。”耕二回答,“有人临时请假,想让我去代班。”又不着边际地解释了一番,但他知道由利已经心生疑惑。
“你要等谁?!”
母亲背对着透,小声说道:
“是啊,一定能做到。”最后,诗史终于肯定地说,“不可能办不到。”
喜美子开始哭起来,哭得很可怜。耕二挂断了电话。
“你多少清醒一点。”
说完,她脸上露出一副“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情,把已经凉掉的浓咖啡推到一边,望着透。
“你那么想出去的话,就自己去吧。我等你。”
咖喱饭有一股粗点心的味道。
九月。
但耕二没想到,两天后他就和喜美子分手了。原因很简单,喜美子再次歇斯底里了。
“我会处理好和那个人的关系。一定不再给你带来烦恼。”
透说想到诗史的店里上班的时候,诗史露出惊异的表情,那张脸上写满了出乎意料。
虽然没什么兴趣,耕二还是脱口而出。喜美子惊讶地抬起头问道:“真的吗?真的会来吗?”又说,“今天是敬老日吗?”
耕二咬着牙吐出这句话,彻底豁出去了。
“这种电影太无聊了。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走走吧。”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啊。”
由利一句话也不说,凝视着耕二。她双颊鼓鼓的,眼睛里透出坚定的神色,穿着白色圆领衬衣配牛仔裤,斜挎着一个小小的包,吃着东西。
“这简直愚蠢透顶。”
第二天早上,耕二被喜美子的电话吵醒,告诉他两人已经结束,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这话应该由老子九-九-藏-书-网来说吧。”
由利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让耕二束手无策。
耕二笑着说,但他觉得笑得不太自然,心里冷汗直冒。
“下个月有个舞蹈会演,你来吗?”
对最近的耕二来说,和喜美子在一起的时间是最放松的时间。当然,不是说喜美子就没有缺点了。她非常容易动情,而且还要配合她的时间,在才艺教室下课后才能见到她。她已经不再提给耕二手机或钱的事了。但是奇怪的举动还是不少,前不久又送了耕二手帕。
“真的能做到吗?”
由利轻蔑地看了看咆哮的耕二。
“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常常在一起了。两个人还能一块儿去国外进货。”
“当然是等耕二你了,还能等谁?”
“和喜美子你做爱,因为太大胆了,反而觉得干干净净。”
“你想到了绝妙的办法。”
在洒满阳光的西餐厅,由利吃着咖喱饭,说。
那是个晴朗而凉爽的午后。喜美子打来电话,说她在附近,想马上见到耕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在电话中已经带着哭腔。但耕二那时正和由利待在房间里。
CD,又陪她去了唱片店。
透微笑着回答。
“求求你!”
临别的时候,诗史忽然说了这么一句。透多少有些惊恐。但一同度过沉浸在铺天盖地的幸福中的一小时,他已经不再恐惧。
今天下午有讨论课,然后去见上完烹饪课的喜美子。
此前已经道过不下十次歉了,耕二又说了句“对不起”。可是道歉没有任何用处。
“我已经把你当成大人了。”
她瘦骨伶仃的手腕上,戴着耕二送的金手链。
可是,喜美子最终没有出现。
“常戴着这个吗?”耕二问。
“不去!绝对不去!”
透自称“老子”的时候,通常意味着他真生母亲的气了。
在极度不安的气九_九_藏_书_网氛中看完了录像带,由利马上就走了。耕二说正好要去打工,可以同路走一段,但由利说想一个人回去,就真的独自离开了。
“喜美子真棒啊。”
“我们出去吧。”
“下个月?好啊。是几号?”
喜美子说她就在附近,让人觉得她好像马上就会来敲门。耕二知道喜美子不可能乖乖离开。
“求求你!”
耕二站起身,抬头凝望着眼前像欧洲教堂一样的礼堂——一幢具有七十年历史、常常被校领导拿来炫耀的罗马式建筑,手插进牛仔裤的后兜,摸到了这两三天一直带在身上的那张纸。那是同学聚会上发给大家的通讯录。吉田从那以后再没露过面,但是往耕二的公寓打过电话,也在电话里留过言。
讨论课的教授很喜欢耕二。如果人生只是在学校里的那段时光,世上就没有什么难事了。
六点,四周已经昏暗下来。
他从容地问道。诗史双手扶在车上,看了看车内,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下才回答说:
“是和谁比较呢?”
“不行!”
“这样至少在工作的时候,在以后的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我都能和你在一起。”
“抱歉,现在不太方便。”
“可是阳子会怎么说呢?”
诗史的反应出乎透的预料。
母亲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激愤的声音反而更高亢了。
耕二气急了,双手插到由利的腋下,想把她拉起来。
“当然可以了!”
“就这么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
耕二端详着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的喜美子,发自内心地说:
由利瞟了耕二一眼,干脆地说:
她的话含混不清,声音也很低,像播放录音一样。最后那句“就这样吧,拜托了”更像故意在搞笑,始终萦绕在他耳边,现在也不曾离去。
喜美子穿着婆婆买的漂亮的黄衬衫问耕99lib•net二。
这些不过是牢骚。告诉母亲自己决定去诗史的店里工作,换来的不是她的回应,仅仅是牢骚。透就是这样理解的。
母亲转过身来,眉宇间带着愤怒之色。她没有化妆,脸色看起来很差。
母亲冷冷地说。
车门关上,出租车开走了。透在后座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世界上不会有比这里更美好的地方了。
“可是,真的能做到吗?”
母亲睡觉时习惯喷浓烈的香水,常常早上还残留着一股慵懒而甜腻的味道。这味道对今早的透而言,散发出的都是愤怒。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迎来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幸福。他们计划着要去所有能去的地方。
耕二很高兴,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喜美子最近总是一副满足的样子,倒是很可爱。
“说好的那件事,你什么时候决定了就告诉我。虽然只有一次,但要像通常的约会那样约我呀。就这样吧,拜托了。”
诗史说,听起来不像反问,更像在自言自语。她凝视着透,拿在手中的烟还没有点燃。
由利给梅格·瑞恩的新片录像带按下暂停键,问道。
“就说在同学聚会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总缠着你让你很烦。我在你打工的地方碰到她之前,你告诉我就好了。”
傍晚,在耕二的房间里,喜美子还是那么奔放。她说自己在这个年龄之前,从未体会过肉体上的欢愉。
“另外,你如果决心去那儿工作,就马上离开这个家。”
走出店外,雨依然在下。和往常一样,透和一万元钞票一起被推进了出租车,但这一次他很满足。自从开始和诗史交往以来,他似乎第一次看到了“未来”。
“手帕的话,没什么吧?”
“由利!”耕二和由利四目相对,说,“相信我。我和那个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是个很特别的瞬间。两人九*九*藏*书*网感受着共犯的快意,感受着对彼此的爱与信任,浓郁的甜蜜四处迸射。
诗史说,至少在工作的时候,在以后的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
由利点了点头,露出怜惜的笑容。耕二觉得自己有救了。
透本来没想过要把自己和诗史的关系告诉母亲,因为她不可能理解这件事。
明明知道这样会让由利更怀疑,但总好过冤家路窄。耕二慌乱得都有些看不起自己。
由利满脸不高兴地说。耕二想让家人知道,自己最重要的女人是由利。他对由利是认真的,也希望由利能相信这一点。如果由利相信他,默默地跟着他一起去就好了。
“不。我不会在意。”
她口气中带着刺。那是一条Ralph Lauren的蓝手帕。
透的母亲就像失去了救命稻草一般,夸张地长长叹了口气,说,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你只不过是被人玩弄罢了。
“随便你!”
诗史又问了一句。透想让她安心似的回答:“真的。”
“别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透说完之后,诗史沉默不语。店内十分嘈杂,服务员紧张地忙碌着。
耕二终于暴怒了。
吉田当时说,听你的,我回去。耕二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他跟由利一直进展得很顺利,无端地发生这种事——虽然有厚子这个旧伤疤存在——真是冤枉啊。
诗史微微一笑,那微笑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寂寞的阴霾,这没有逃过透的眼睛。反正总要面对的。
兄嫂新婚不久就吵得天翻地覆,现在终于言归于好,要举行一次家庭聚会,耕二决定带上由利一起去。由利很喜欢参加家庭聚会。今天早上一见面就邀请了她,但她没有马上答应。
“真的吗?”
“所以从来不过问你交朋友的事。但这跟就业完全是两回事吧。我还以为你能说点别的呢。”
“求求你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