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目录
18
上一页下一页
大厅的杂事很快就做完了。有些职员胸前戴着胸牌,上面写着“随时教您打球,请不必客气”。耕二胸前也戴着这样的牌子,但是客人通常不会真的不客气地上前请教。看了一眼吧台,吉田还一个人坐在那儿。
耕二不由得心头一惊,随即催促道:“说吧。”
“我没有提什么条件啊。”
耕二丢下这句话,离开了吧台。他拿着一摞烟灰缸,转到各个台子边把脏的烟灰缸换掉,然后收回空杯子,把球杆放回指定的地方。耕二希望吉田赶紧离开。如果她是个精神正常的女人,现在肯定会马上离开。
“对不起!”
“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根本就不在乎。有本事就拼个高下好了。”
他熄了烟,起身对着镜子理理头发。该去店里了。接下来会有个何等难熬的夜晚,他此时还一无所知。
三个人分别和他打招呼,但耕二像没有听到似的,拿起账单带他们到了一个空球台。
桥本的女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补了一句:
“怎么了?”由利警觉地问,“像平常那样坐在吧台那儿就行。今天店里人挺多的。”
“可是,不能怪我呀。你说过那个年纪大的女人不会去你打工的地方,没想到你跟其他女人还有瓜葛。”
透带着微笑道歉,心想,对我来说那就是条件。是接受这个条件,还是失去诗史,只能选择一个。
“你是耕二的女朋友吗?”
“啊,如果能应了‘下过雨后,土地更结实’的老话就好了。马上就是早纪的生日了,准备请大家到家里吃顿饭。耕二你也要回来啊,虽然知道你事情挺多挺忙的。”
就在这时,吉田出现了。
“吓一跳吧?”
“你真是病得不轻!”
“不行。回去吧。别再来了。”
自从开始和诗史交往,透觉得什么都很新鲜。比如说和美丽的大龄女人约会,诗史基本不坐电车的出行方式,她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向各种各样的人介绍自己,酒、美食与音乐,诗史和丈夫不同寻常的生活空间(他们居然在客厅里摆上一尊观音像),这一切都是那样新鲜,前所未见。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目不暇接,竭尽全力去接受。
www.99lib.net“难得你们三个人一起来,偶尔打打球不是挺好吗?一会儿我教你们。”耕二说。
“你呀,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就直接说出来。你是有什么话想说吧?因为过去的事情对我纠缠不清,那样不好吧?要我道歉,我就向你道歉;让我下跪,我就向你下跪。对于我来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耕二一句“笨蛋”还没出口,和美已断然否认。
吉田还没有走出店门,由利马上开口问了。
母亲的话确实在理,但耕二觉得除了烦还是烦。
“我读了远藤周作。”
“听你的,我回去。你欠我一次。”
“喂,我有个好主意。”
就在这时,吉田站起身,拿着账单走过来。
“不是你总唆着要见我的女朋友吗?”
外面下着雨。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耕二,你没有必要怕成那副样子啊。”由利说,“你应该坦然地向她介绍一下我,不是更好吗?”
耕二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就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他大步走向服务台,根本没看吉田,开始打印写有客人进店时间的记录单。
“不是。”
透回答道。她一身T恤配牛仔裤的简单装扮,反而给人奢华富有的感觉。透注视着诗史的侧脸。冰凉的白葡萄酒,喝在嘴里让人神清气爽。
当然,和美已经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她端着乌龙茶,急忙回到中年男人的球台那儿去了。
“不太正常的女人。”
此刻,透的情绪莫名地高昂起来。到鸡尾酒时间了。他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眺望着天边淡淡的晚霞,一个人小酌。至少自己已经到了可以饮酒的年龄,不再是个孩子了。
也许除了诗史和自己,谁都无法了解这些。
耕二提前三个小时到了打工的地方,写完了一份报告。他引用了好几本书里的内容,把它们改头换面,巧妙地组合成了这份报告。虽然得不到“优”,但也不会不及格。
隆志从小就不懂人情世故。夫妻之间吵嘴,不该把父母也卷进去。
诗史听了,扬了扬眉。
“女人都这样,真受不了。”
还拼个高下,耕二嘟囔道。
“可以说吗?说出九*九*藏*书*网来,你会让我得到吗?”
“非常有趣。他是位写作技巧娴熟的作家。我现在在读《武士》。”
前天晚上,吉田走后,耕二知道自己赖不掉了,只好向由利、桥本以及他的女友道出事情的原委。他尽量诚实详尽地说出了事实。说了同学聚会那天的久别重逢,说了从那以后吉田一直缠着他,让他很苦恼。还说了虽然曾经和吉田交往,但现在绝对没有再和她交往下去的想法。
“谢谢招待!”
“那又是为什么?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诗史问,一只手端起咖啡杯往嘴边送,另一只手伸向烟盒想拿根烟。透拿起来抽出一支递给她。
耕二决定今天绝不原谅她。
“行了,您就别管了。”耕二说。
吧台边除了和美没有别人,她却故意在和美身边坐下,忽然问道:
听桥本这么说,耕二顿时火起。
夏日的傍晚,透一边擦玻璃一边眺望东京塔。房间里有一股清洁剂的味道,好像是柠檬味的,但与真正的柠檬味道不太一样。
“我不是说算了吗,还说什么呀。”
“算了。”
诗史说这样的话并非无理取闹。当时自己只想把诗史夺过来。而且还以为夺得过来。真是够愚蠢。
吉田又咧嘴笑了。
吉田没有说话,表情略微有些胆怯,又想表现出反抗的样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盯着耕二,眼神很复杂,却透着一丝妩媚。
“给我一杯朗姆可乐。”
“那,你要不要搬到我们家来住?”
是啊,是啊。只有桥本的女友在点头。桥本露出厌烦的表情。由利却异常坚定地说:
“回去吧。别给我添乱!”
吉田沉默了,却不像要走的样子。能看到和美站在场地中间台子的一侧,担心地向这边张望。
桥本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责任的,便说:
“你胡言乱语什么呢,真烦!”
耕二郁闷地说,根本就没有瓜葛。
旁边没了别人,耕二的最后一丝克制也轰然断裂。
听到这句话,诗史好像忘了手中的杯子和烟,静静地凝视着他。
透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说道。他想尽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准确一点。
他最先看到的是由利。九九藏书由利见到他,开心地挥了挥手。她旁边是桥本,用表情向他打着招呼。再一看,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女人站在桥本的旁边,应该是桥本的女朋友,她轻轻躬身,向耕二问好。
晚上九点左右,有七成球台都来了客人的时候,吉田出现了。那时,耕二正在和客人说话。那个客人叫和美,是高三学生,也是耕二喜欢的类型。和美暑假里和家人一起去了夏威夷,肤色晒得很健康。她和往常一样,是和一个中年男子一起来的,但偶尔也独自坐在吧台边,喝喝乌龙茶。
五秒钟的沉默。
“什么好主意?”
没办法,耕二只好补上这么一句。
真无聊。本来抱着要下跪道歉的心理准备,想认真地和她解决问题,一切却变得如此可笑。
她问得很直接。
“你对这位客人太失礼了。”
由利继续用警觉的眼神盯着他。
“你在想什么呢,真是受够了!”
“对不起又能怎样!”
“晚上好!”吉田说。
吉田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还咧开嘴笑了。
母亲对他下达这种命令,本来就和哥哥不那么亲密的耕二真是烦透了。
桥本继续辩解道。
如果是这样,也没办法了。
“初次见面。”
让他心烦的不止这些。今天早上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唠叨了很多哥哥和新婚妻子的事。两个人好像重归于好了,但还是不肯说吵架的原因,这让母亲耿耿于怀。
“你开玩笑吧?”
“够伤脑筋的。”
耕二小心翼翼地把报告放到夹子里,点上一根烟,考虑如果今天吉田再出现的话怎么办。如果今天吉田再来,一定要逼她说出实情。还要果断地告诉她,以后别再接近自己了。
“吵得这么厉害,都说要离婚了,这不是给大家找麻烦吗?”
“我没有怀恨在心。”吉田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恋爱是自由的,对吧?我为什么要怀恨在心。”
除了诗史,透觉得其他事情都无所谓。诗史就是一切。
两人不说话的时候,透喝着红茶,诗史喝浓缩咖啡。
吉田不情不愿地说道。
“如果她是个危险的女人就麻烦了,会连由利你一起恨的。”
耕二离开公寓时,昨晚扔到垃www.99lib.net圾桶里的烤章鱼还在那儿。那个白色的塑料袋被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能看出他是多么无所谓。袋子上还贴着吉田的留言条。
耕二坐起身,点上一根烟。
至于同学聚会的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发现吉田躺在身边的事,还有厚子的事情,他都省略掉了。
嗯,对呀对呀,那儿就行。
就在这时,映入眼帘的场景让耕二大惊失色,像凝固一般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耕二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吉田最后一句话,让由利的疑惑顿时增长到了十二分。
这话起不到任何作用。
“让我在你的店里工作吧。”透说。
“喂,说点什么吧。学校还没开学吗?”
“怎么能不管呢?早纪娘家也很担心,还给我们家打了电话。可是你知道,我们都不了解事情的原委,根本没法说什么。”
“她是谁?”
“对不起。”
她那挑染成绿色的头发,随着头部的动作左右摇摆。
外面在下雨。诗史愉快地切着蛋黄烤芦笋。
耕二马上向和美道歉,然后瞪了吉田一眼。他想催促吉田道歉,吉田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不知是因为压低了声音,还是因为对方沉默无语,他粗暴的语气听起来反倒像哽咽了。
和诗史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甜蜜而缓慢地流逝。
诗史聊到了卡瑞尔的戏剧,说前不久和“店里的女孩子们”一起去看了。
在三个人的注视下,耕二一边结账,一边感觉浑身都在冒汗。他无法直视吉田的眼神。
“没关系,算了。”
“哼!”这是由利听他说完后的反应。她看起来半信半疑,后来又用绝不仅仅是质疑的口吻问,“就这些?”
“不能一起生活,但可以一起活着,我接受这样的条件。”
吉田一口气说完,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耕二,仿佛愿望可以实现似的。
语气很粗暴,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向美丽成熟的诗史,偶尔露出的柔弱表情;为了掩饰内心的动摇,她在加重语气那一瞬间的犹豫……想起这些,透脸上露出了笑意。
喝完啤酒,拉上窗帘,打开灯。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透把目光从电话上移开,仿佛自我激励般想。有那一件就足够http://www.99lib.net了——诗史很清楚,无论自己在周围人眼里多么像孩子,但对她来说,自己肯定不是孩子。透对这一点很有自信。
办公室的空调效果很差,声音有些吵。窗户半开,潮湿闷热。读过的漫画周刊、装在袋子里的零食,还有不知是谁从游戏厅赢回来的布偶和看起来一百年没洗的球鞋(耕二想,可能是因为太臭才没放在储物柜里吧),全都一片狼藉。这里的人基本是打零工的,可能都把这儿当成路过的地方,脏乱也无所谓。
耕二说:“多谢惠顾!”
“学校后天开学。”
“她是谁?问你呢。她到底是谁?”
“和我上一次床,一次就行。然后我保证不再纠缠你。顺便告诉你,我没有什么怪病。”
“对不起!”
这样不是挺好的嘛,透想。至少就目前而言,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
透回忆到这儿,苦笑了一下。在诗史身边的人看来,自己大概还像个孩子。直到现在,这样的看法都没有改变。其实自己也有点无能为力。
镜片后面,桥本的眼神颇为冷淡。
擦家里的窗户,从小就是透的工作。到了暑假和年底,他总是无可奈何地被母亲叫去擦玻璃。上了高中,不用母亲说,他也能主动擦了。他不喜欢玻璃脏乎乎的样子,那总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习惯以后做起来就简单了。几年来,家里的玻璃一直保持得很干净。他不知道母亲有没有注意到。
由利说着,碰都不碰眼前她称为“柠檬鸡尾”的鸡尾酒。
耕二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桥本靠着墙壁,伸直双腿坐着。
对着矮树丛的玻璃门大开着,黑色的门框透出古典的韵味。烤奶酪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万般无奈之中,打了十五分钟的电话。母亲最后说:
透觉得自己很幸福。仅仅像眼前这样,已经是极致的幸福了。
透开始说起那本《沉默》,又说到《白色的人》。诗史微微点头听着,并没有停下手中的美食。
三个人好像刚刚进来,还站在门旁。门口紧邻着吧台。
两人分着吃了素淡的番茄意大利面,肉类的主菜被透一个人独享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