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目录
21
上一页下一页
“就这样了,晚安。”
“是的。”透说着,看了看诗史。
透觉得耕二说的这些事情好像发生在离自己非常遥远的世界,接着又想,很久没有见到诗史了。昨天晚上离现在仿佛有数万年那么远。
“开始找工作了吗?”
所以不用担心。
走到前台一看,吉田站在收银台旁。看到耕二,她也没有露出笑容,而是带着一种在耕二看来颇为阴冷的执着的表情。小和尚一般的头发刚刚剪过,短得几乎像刚收割过的麦地。
正在玩遥控飞机的男人,推着幼儿边走边俯身捡什么的妈妈,听着录音机放出的过时音乐练习跳舞的高中生……公园里有各种各样的人。
“你别这样,好像是我把你弄哭了似的。”
“为什么?”
“耕二,有客人。”
趁由利不在的时候说,可能是不想让她知道。
透看得出来,耕二和由利很习惯这种乱糟糟的闹市区,他们和周围那帮家伙没什么不同。
浅野用一种发自喉咙深处的深沉声调笑着,这样说道,随后又从容地补上一句:
吉田重重地吸了一下鼻涕,抬起头。她双眼湿润,鼻子红红的。耕二有些犹豫了。
诗史说过之后,昨天傍晚三个人到芙拉尼喝了酒。浅野来得稍微晚了些,点了金汤力,和诗史喝的伏特加汤力有些类似。
“再见,找时间再好好聊。”
“只有今天一天!”
吉田说:“至少要告诉家里在哪儿过夜,省得他们担心,所以打个电话。”又说,“我不能原谅我妈妈。”
“没想什么。”
“什么呀,那头发?”
耕二非常惊恐,他知道厚子肯定大惊失色。她很可能穿着睡衣,正紧握着听筒。她会叫醒丈夫吗?会把女儿口中说出的名字告诉丈夫吗?
耕二说他们来透家里也可以,透觉得麻烦,便说“我去找你们”,于是三十分钟后到了涩谷。
“你给我惹的麻烦够多了。我才不信呢。”
电话响了。透提醒自己,不可能是诗史打来的,然后拿起电话。这样的警觉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好久没在这个时间来涩谷了。”
耕二说这话时,已经有了九_九_藏_书_网喃喃自语的味道。
他们一起打了一小时的台球,逛了一小时街。看了唱片店,在星巴克喝了冰咖啡。路过运动用品店的时候,耕二用向往的口吻说:“好想去滑雪啊。”
“喂喂。”
“很清楚你是个冷酷的人。”
说完,她上了床,盖上被子,在床上又继续说道:
浅野和诗史看起来是很般配的夫妻。无论年龄、服装还是声调都很般配,完全就是一对没有孩子的富有的夫妇。
“我在想,要找机会把你正式介绍给浅野。”
透用这句话打招呼。由利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但他不得不这样说。
“可以啊,但是太晚了吧。”
“干吗?”耕二问。
吉田说完挂断电话,然后盯着耕二。
“我们为什么必须要做一次,或者非得做些什么不可?你为什么要那么想?没有道理吧?”
“我知道了。”她随后又问,“能借用一下电话吗?”
透收拾着装过三明治的盘子,努力整理着昨晚的记忆。为了两个人的未来,这只不过是周全的准备中的一项罢了。
“看什么呢?”
“不打工了?”
吉田仍然低着头流泪,却理直气壮地说道:
透正想反驳,由利回来了,他只好闭上嘴巴。
你也请病假吧,耕二说。但透不太愿意请假。
耕二的头都大了,他想到了可能会出现的最坏的情况。
耕二没有回答,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顶着一头稻草根般的短发、极度消瘦的吉田。
阳光照进公寓,周围一片明亮,雾霭缭绕的远方可以看到东京塔。
“我以为你会跟我联系。”
本来想先哄哄她,所以语气尽量温柔,可她却有如此离谱的想法。
“代替那个约定的条件是让我住一晚。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猛然被由利问到这个问题,耕二惊诧地看着她回答,那当然,当然喜欢。这是真的——或许是真的。
两人从涩谷方向走出公园。人行天桥上到处都是彩色油漆涂鸦。
在忠犬八公的塑像前这种愚蠢可笑的地方,到处站着打扮相似的年轻人,透觉得不太舒服。就在这纷杂的人群中,99lib•net他看到了耕二和由利。
“不用你管。”
透抬头看了看电子屏幕上播放的广告。
“那你想怎么办?”
诗史说完,和浅野一起离开了。两个人可能又去了某家餐厅。
会面只有三十分钟就结束了。
耕二先听了听电话中透的留言:今天没能陪你,抱歉,明天或者后天都可以,最近找时间喝一杯吧。再打电话给我。听完,他觉得现在再回电话不太合适。
耕二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被她说成这样,心里充满了无奈。
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自己竟然答应和令人恐惧的吉田住上一晚,然后让她放自己一马。或许这也是个值得庆祝的好机会。同学会那晚她已经在这儿住过一次,这样的情况下,住一次住两次应该没有太大的区别。
“还不是因为耕二你呀。”
“好了,加油干吧。”
“我请病假。”
“很闲?真少见啊。”透说。
“再打电话吧。”
“你如果有空,晚上也陪着我吧。”
请病假不去打工,号称是有话要说,这很不像耕二的作风。肯定是说些关于女人的事。本想告诉他,如果他愿意等到上完家教课的话就没问题。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只好就此分手,约定晚上给他打电话。
耕二说完,吉田脸上瞬间露出为难的表情。
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用更衣室的电话打给喜美子。自己和喜美子那样相互吸引,是因为两个人都有各自的孤独。即使一个有由利,一个有老公,也难以填补那份孤独。想到这些,耕二真心盼望马上见到喜美子,就算被她责骂也无所谓。他想念喜美子的体温,想念她的皮肤,还有那份感情的温度。
“对不起,我来晚了。”
敲门声不断响起,打开门,一个打工的同事探进头来。
耕二回答。他直接坐在草地上,并没有坐在长椅上,能感觉到地面的湿气透过牛仔裤漫上来。晴空一片蔚蓝。
“那我问另外一个问题了。你在想什么呢?”
“本来就是那样嘛。我一直在等。因为我们约好了,我不能再小孩子气,所以没再来这里找你,也没去你的
九_九_藏_书_网
公寓,我一直在等你。”
最后还是决定去打工。在更衣室,耕二一边抽着烟一边想喜美子。那天,喜美子哭着打电话来,他很后悔没有听她说完。自己不是因为最终和她分手才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单纯地心痛。当时就算让由利在家里等着,也应该去外面见见她。
“你们在哪儿?”
“耕二,你喜欢我吗?”
浅野很自然地为妻子点烟,诗史也用很自然的语调说着只有他们夫妻之间才知道的事情,比如给谁送了什么贺礼、昨天谁打来电话之类。
耕二问道。透说,还没有呢。
“还有,我妈妈直到现在还喜欢你。你相信吗?”
透笑着说。在耕二眼里,自己可能像个不够得体的怪人。耕二一定在不遗余力地找工作,甚至都有了目标,为此还一度忘了真正的自我。他重新找到自我了吗?
耕二真的大吃一惊。透想起在便利店卖杂志的地方,耕二曾经训诫自己应该上国立大学。
透用面包片夹上火腿和奶酪,做了三明治,再配上冰牛奶。吃着临近中午的早餐,回想着昨晚奇妙的会面。
在星巴克,耕二趁由利去洗手间的时候说。
由利咕咚咕咚地喝完塑料瓶中的清凉饮料,问道。
浅野脱下外套交给服务员,坐上高脚凳,卷了卷衬衣的袖子。透看到左腕上戴着和诗史一样的劳力士手表。
耕二感觉自己指尖的血液在奔涌。知道她是打电话给厚子,他顿时觉得眼前的吉田就像魔鬼。
“算了。最好忘了我们那个约定吧。我离家出走了。”
她一口气说完这些,然后坐起身来,紧盯着耕二。
十月的代代木公园,树叶刚刚开始变黄,上面还残留着大块的绿色,但随风摇曳时已经能听到干爽的摩擦声。秋日的空气中有种苹果般的味道。
“她呀,做生意的时候可是很严格的。”
说完,她从之前寄存在新宿站收费保管箱的http://www.99lib.net大旅行袋里拿出睡衣换上,又取出闹钟上好时间。
耕二脱口而出。吉田本来就非常消瘦,剪这样的发型,不禁更让人怜惜。
吉田的声音很低沉,却充满了挑战的意味,耕二不禁回头看了她一眼。吉田脸色铁青地听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说话。难以想象她会把头发剪成那样,完全像小男生。
身旁的由利说完,靠在耕二肩上。
喜美子孤零零一个人。
她赌气般嘟嘟囔囔,说着说着已经眼含泪水,低头时眼泪一滴一滴落在腿上。事情来得过于突然,耕二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应对才好。
透很沉稳地坐着,浅野从容的风采和态度让他觉得有些滑稽。自己和诗史一起活着。两人共同谋划,让事态朝着圆满的方向发展。浅野不过是被卷进来而已。
“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吉田毫不羞涩地说道。
三人一起碰杯。透的啤酒已经喝掉一半,为了和大家步调一致,只是在嘴边沾了沾就放下了酒杯。
耕二并不关心喜美子的兴趣,却很想看她跳舞的样子。连入场券都买了。已经不会再见面,只是想最后好好看上一眼。因为她是那样一个人,跳起舞来一定无比热情。
“抱歉,我今天有家教课要上。”
“刚好三十分钟。住在市中心的有钱人真好啊。”耕二说。
“如果有道理,你就愿意和我睡吗?”
“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耕二,我并不恨你。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但是我妈妈不一样,她有我爸爸,还有我……”
“不,我不回去。”吉田说,“我现在在耕二的公寓,所以不用担心。”
她虽然有老公,但耕二的确感受到了她的孤独。他后悔自己一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即使在和耕二见面的分分秒秒中,喜美子依然是孤独的。
旧情难忘。这个词吓了耕二一跳。他害怕自己因为旧情难忘就与喜美子联系。如果身边有由利或透,或者只要有个人在,让他无法联络喜美子就好。
“取消那个约定吧,就把我当成你的普通室友好了。如果你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会踢你哦。”
很想看看喜美子跳舞的样子。
耕二
九九藏书网
无话可说。吉田的鼻子仍然红红的,眼泪却已经消失,她咧嘴笑了。
耕二说,好啊。然后和由利进了检票口。
凌晨一点,吉田来到耕二的房间,一边喝着所剩不多的“由利专用”的红茶,一边说:
“什么意思?”
“看起来不错嘛。”
耕二说在涩谷,又补了一句,我很闲。耕二原本想大白天就去情人旅馆做爱,但由利以不喜欢情人旅馆为由拒绝了。当然耕二没有告诉透这些。由利说,如果是在耕二的房间还可以,可是那样要坐一个多小时的电车,只好放弃。
课变少了,打工要从傍晚才开始,由利刚好也很闲,随时可以约会。一般来说,这或许就是一名学生该有的生活。
浅野省去了开场白,直接切入主题。
“看天空。”
“怎么那么闲得无聊呢。”
耕二瞪着透说,好吧,我已经很清楚了。
“跟我做一次又有什么不可以。反正耕二你不是做过很多很多次了嘛。”
耕二仰躺下来,双手枕在头下。
吉田歪着头问道:
吉田说着,连账单都没拿,便一屁股在吧台前坐下。
电话是耕二打来的。
吉田说这句话的语气,很显然是在愚弄对方。
虽然知道自己有些自恋,但耕二完全没想到喜美子会无视自己。不管怎么说,喜美子都有点过分了。他心里郁郁不乐。
“你现在有空吗?”耕二忽然问道,“我和由利在一起,如果有空就过来吧。”
浅野说完用信用卡付了账,带着诗史离开了。透不知为何开始厌恶眼前的啤酒,因为这是由浅野付账的啤酒。
为了唤回她的理性,耕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柔些。
“听说你要去店里帮忙?”
“这么说没道理吧?”
怎么搞的,什么事情都那么不走运。不光被心情不好的由利拒绝去旅馆,连向好友发去求救信号(在耕二看来已经足够紧急的信号)也被断然拒绝。他不想对女人倾诉,也不想对桥本倾诉,只想和透说说话。喜美子在脑海中徘徊不去,但因为旧情难忘就给她打电话,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种事。
“是我得力助手的候选人哦。”
诗史身子向前倾,笑着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