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目录
2
上一页下一页
耕二在那一刻作了这样的决定。
透在光线微暗的玄关坐下,一边擦着自己的鞋子,一边看着母亲脱在一旁的高跟鞋。那是一双用鳄鱼皮做的精致的漆皮高跟鞋。母亲昨天回来很晚,现在快到中午了,她还没出卧室。
透和母亲两个人生活。第一次去他们住的公寓玩,耕二就被房间里简洁的陈设震住了。怎么说呢?那里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耕二当时还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并不是没有钱,但家里总是乱糟糟的,到处都是父亲的高尔夫球具、母亲的法国刺绣坐垫,仅仅是充斥着无聊的东西的空间而已。
街上人头攒动,下班回家的人和高中生不断涌来,仿佛无休无止。透喜欢涩谷的街区,他觉得涩谷更让人放松。诗史则喜欢青山。
耕二笑了,喜美子也笑了。
最开始的女人是厚子。
透不太喜欢偶尔才见一面的父亲,也谈不上讨厌。父亲是建筑师,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设计公司,目前已经再婚,生了孩子。他身材不高,性格沉稳,平时喜欢钓鱼。
让人心情不错的好天气。忽然想擦擦鞋子。鞋子脏了,让人有种穷酸的感觉,他不喜欢。
“好啊。”
“是忙啊。”耕二充满自信地说,“可是我会挤出时间。我会给重要的事情挤出时间。”
“太好了!”
两人上床前吃了蛋糕,还喝了放着柠檬片的红茶。由利在水池前洗着用过的器皿,问道。
“听我说,”喜美子声音急促起来,“我也想见你呀。不知不觉满脑子都是你。”
“在学校。”
透走到厨房,准备泡咖啡的用具。
透的母亲是一家女性杂志社的总编,虽然不知道具体金额,但似乎领着不错的薪水。和他父亲离婚的时候,母亲得到了这套公寓和透的抚养费,每半年付一次,一直支付到他大学毕业。此外还有一大笔补偿金。
“真过分,我说的是真的。”
耕二想起喜美子纤细美丽的双腿,答道。
不方便的时候,她是在谈生意,在睡觉,还是和她丈夫在一起?
由利说的店,是指耕二打工的台球厅。“那个”是专门为她调制的柠www.99lib.net檬鸡尾酒。
已经进入十一月了,今天却很暖和。穿着毛衣待在阳光下,有微微的汗意。
要不要给诗史打个电话呢。现在可以随时和她通话了。她是用手机,不会由别人接听,如果不方便,她会直接关机。
比如他那块银色的卡地亚手表,说是用当绘画模特赚的钱买的。透觉得换作自己一定不会买。没什么品位,可能还价值不菲。
他们会在那个房间喝酒吗?会喝诗史喜欢的伏特加,顺便聊聊一天中发生的事吗?会放音乐吗?诗史喜欢比利·乔。
透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一次曾被父亲带去露营。那时父母离婚快两年了。当时是夏天,有很多蚊子和蚂蚁(透害怕虫子)。前一天下过雨,脚弄得湿漉漉的。临时厕所又脏又小,一关上厕所门他就吐了。营地在河边,感觉冷飕飕的,用扦子穿着的烤鱼也让他不知从何处下嘴,吃起来更是一点味道也没有。透的性情不适合露营。
他觉得对不起厚子,也对不起吉田。
喜美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完全不像三十五岁的人。
“太极端了吧。明天不行,抽不出时间。”
耕二把包装纸和纸杯扔进垃圾箱,走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呼叫音的间歇里,他点上一根烟。
耕二和透有几个相似之处,比如谨慎,比如不随波逐流。至少耕二这样觉得。
“是逗我开心的吧?”
“这就是存在感的问题吧。”
诗史就有这种动物性,透想。他能感受到诗史身上的力量和生机,这常常让他困惑。
“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啊,透回来了?”
今天不是打工的日子,下午上一节课就去见由利,接着和透有约。
桥本低声模仿着耕二说过的话。
耕二似乎对那个桥本很有好感。
他接过服务员拿来的湿毛巾,一边擦手一边点了啤酒、鸡翅、豆腐和烤牛肉。
“好冷漠啊。一个月总得见一次吧。”
“没什么,没什么意思。”
透说的“好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但耕二却不太满意,大声说道:
现在是四点半。该出门了。
99lib.net
和透约的是六点。今天有三个计划——给喜美子打电话,和由利做爱,与透见面。耕二最期待第三个。放暑假后一直没有和透见过面。
两人把点的菜差不多都吃光了。
“很美吧?”
虽然离婚是因为父亲在外面有女人,透还是觉得父亲有些可怜。
“明天能去你们店里玩吗?”
“块头?”
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家伙,耕二心想。不过他什么都没说,穿上T恤和牛仔裤,套上外套,说了句“走了”
“人与人之间,大概是靠气场相互吸引的。”
耕二爽快的说话方式让透觉得很幸福。
透把菜单递给他。
“往那里一站,就会惹人注目。”
吉田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中满是责备,但眼中浮现的却不是怪罪,而是痛楚。是无尽的痛楚和哀伤。
“我正想问,你还会打电话给我吗?”
到家已经九点半了,母亲还没回来。透喝了杯水,冲了个澡。
从上高中起,耕二就一直忙忙碌碌的。
能感觉到她语气中的兴奋。
“我会再打电话的。”
透苦笑着说:
上个星期天,透在WAVE音像店发现了丹麦歌手玛丽·弗兰克的CD,试听后很喜欢,就放弃原本想买的Hi-Posi买下了它。他从一大早就开始放这张CD。
尽管如此,父亲能与母亲这样的女人结婚,一起过了九年的婚姻生活,已经足以让透敬佩了。父亲从外表上看不出是个冒险家。对于他的冒险精神,透怀有一种近似佩服、体恤和同情的情感。虽然还不到尊敬的程度,却有种由衷的敬意。
“反正我很闲,”走进人群中,透说,“什么时候都行。明天就行。”
“不知不觉?”
母亲说完,快步走进浴室。浴室门关上了,走廊里残留着母亲常用的香水的气息,一种熟悉的气息。
透决定还是上床睡觉。电话可以明天再打。
“玩真的啊,你这家伙?”
透是无条件地喜欢耕二。这种喜欢很单纯,和耕二的优点及缺点无关。
很久没有去涩谷了。
“什么意思?”
“你好,这里是川野家。”
“但是别像上次www.99lib•net那样一个人来好吗?因为我没办法送你。”
透简短地说完,叫来服务员,准备加碗乌冬面。
“两个人都要工作,很少能抽出时间在一起。”
到了三楼,电梯门开了。迟到了五分钟。店内还没到嘈杂时分,透正喝着啤酒。
诗史是这样解释的。
这不是谎言。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他知道电话的另一头,喜美子已经心动了。多想马上飞奔过去,紧紧地拥抱她。
“明天?”耕二正起身穿内裤,“没问题。”
在诗史精心布置的灯光下,观音像伸展着四条华丽的手臂,透出宁静的深褐色光芒。她说,间接光源投射出的光线更静谧。
喜美子停顿了一秒,问。
“能给我来杯咖啡吗?”
“那家伙真是个异类,去了我那儿就只关心电视。说给他介绍女朋友,他也一点兴趣都没有。”
“像你这样对女人兴趣浓厚,也属异常之列吧。”
而且,两个人都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耕二想起喜美子的笑声。大龄女人更天真。
“可你不是挺忙的嘛,要打工什么的。”
“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对不起!”耕二开口道了歉,“我还能再打电话吗?”
没有必要报出自己的名字。
透一回头,看见穿着蓝睡衣的母亲站在身后。其实透不是从外面回来,而是一直在家,不过他没有开口。一大早起来,母亲脸色不太好,头发也乱糟糟的。
耕二喝着刚送来的啤酒,飞快地用筷子夹小菜。
“我就知道。”
“啊,肚子饿了。中午只吃了三明治。”
然后,两个人默默吃着乌冬面。
但是,有一个根本性的差异——我是有计划的。耕二想着这些,上了电梯。
老老实实听完上午的课,耕二到小卖店买了三明治,坐在校园的长椅上五分钟就吃完了。正午时分,天气不错。耕二很少去学生食堂,他怕愚蠢的家伙坐在身旁,会把愚钝传染
www.99lib.net
己。
上高中时耕二用的发胶也是这样。透觉得实在难闻。
他们犹豫着要不要再点碗乌冬面。
临别的时候,由利说。
“诗史”这个名字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感觉好像和自己全然无关。和他认识的那个诗史似乎也没有一点关系。
这时,桥本从图书馆门前经过。耕二抬手和他打招呼。
透发现自己看待耕二,像对待弟弟一般。
完事后,由利会马上穿好衣服。耕二虽然从来没有说出口,但每次都有些不高兴。
“比起对方的性格或容貌,更先感受到的是气场,是那个人周围的气场。我相信有这种动物性的东西存在。”
“我爸爸好可怜。”
或许确实像耕二说的那样。透沉默不语。
学校在中央线沿线,因此平时都是在吉祥寺或新宿碰头。涩谷的街头轻浮而喧嚣,耕二不太习惯。他穿过可以随意穿行的十字路口,匆匆走向约好的地点。
他吸一口烟,然后朝晴空吐出去,刺眼的阳光让他微微皱起眉头。
“刚吃完午饭。想听听你的声音。”
耕二晚了五分钟,动静很大地拉过椅子在对面坐下,说:
他至今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去朋友家玩,在玄关看到朋友母亲的鞋子时大吃一惊的感觉。那双残破的咖啡色低跟鞋已经完全变形,丑陋极了。
透虽然难相处,但从来没有排斥过耕二。只有约他一起去考摩托车驾照时,被他拒绝过一次,此后两个人的关系依然很好。放学后找他一起去泡妞,他也常常露脸。
耕二扔掉烟头,用球鞋踩灭。
昨天和耕二约好傍晚见面。在此之前还是去上一节课吧?将愿望和学分放到天平上衡量了一下,透选择了后者。
由利要去买东西,于是两人在吉祥寺分手。
这时,桥本已经站在面前了。
“你的……块头。”
“没事的。”
外面寒风凛冽。街头四处闪烁着霓虹灯,但仍然可以看见星星。透和耕二没有换一家继续喝的习惯。和旁人在一起,自然会接着再喝,但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却从不续摊。
那时他想,朋友的母亲虽然很和蔼,但太像家庭主妇了。
“你说什么?”
夜风带着
九_九_藏_书_网
微微的甜意,温柔地沁入肺腑。
透并不了解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两人即使见面,话也很少。母亲从不谈起他。至于父亲的新家庭,透只在照片上见过。
“找时间吧。”
“晚上不能给你打电话,”他有点负气地继续说道,“又常常见不到你。”
老朋友——和透是上高二时熟悉起来的。耕二和谁都合得来,内心却看不起他们。透和他不一样,虽然好像不会瞧不起任何人,却是个很难相处的家伙。午休时常常一个人在那里看书。是看书哟!刚开始,耕二还以为这是吸引女孩子的伎俩。当然,女孩子通常对书没什么兴趣,这一点耕二自己也知道。
耕二说完,挂断电话。耳畔依然残留着喜美子明朗欢快的笑声。
但是,与其在狭小的床上继续缠绵,这样可能更好些。由利这种态度或许该说是羞怯或纯真的表现吧。
“喂,喂。”
诗史曾经这样说过。
“哼哼。”耕二冷笑着,“十七岁就沉醉于爱欲的家伙,可没有资格说我。”
透想起曾去过几次的诗史的公寓。那儿的客厅里摆着小小的观音像。
自己的声音低沉而浑厚,耕二觉得还不错。
“我也来一份。”耕二说。
洗完餐具,由利故意拿出手绢擦了擦手。
“看起来精神不错嘛。”
“耕二,你就是操心的命。”
“真想见见你的诗史小姐。”
耕二开始说“桥本”的事。这个名字最近经常听到,据说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由利开心地说,“要帮我做那个哦。”
再也不对有孩子的女人下手了。
“年底前再见面吧。”耕二说。
“哇,今天天气真好。”
诗史和她丈夫每晚都要小酌一杯。
透比耕二高四厘米,但在透眼里,每次和这位好友见面都觉得他又魁梧了许多。有些人在不在似乎都一样,耕二却不是,只要出现就会给人强烈的存在感。
随后她又问:“在哪儿呢?”
“是耕二吗?”
“代我问候你的老朋友。”
“十九岁了还对女人不感兴趣,算是很异常吧?”
如果自己的妈妈穿着这样的鞋子,那会有多么悲哀。
“吃饭基本上是各吃各的。我不喜欢做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