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目录
14
上一页下一页
“这家店不错啊。听说你在这儿打工?”
诗史用戴着钻戒的手撩了一下头发,终于点上烟。
面对同样的问题,透每次都是一副认真的表情,但回答其实只是敷衍了事。他已经在同一个座位上坐了两个小时。
声音里含着微笑。他们约好了三十分钟后在芙拉尼见面,然后挂断电话。
耕二不耐烦地问道。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嘛。
听得出诗史的声音中有发自内心的喜悦。仅仅是这样,透就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之前轻井泽的事和之后对他的不闻不问,转眼都变得仿佛不曾发生过。
她用沉稳的声音问道。耕二本想回答“都好都好”,没想到竟然说不出口。
一个人啊。他先回答了一句,又想反问“你呢”,却始终无法开口。诸如“下次一块儿去喝酒吧”、“好像变得性感了啊”这类在其他女孩面前很容易脱口而出的话,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挂断电话,耕二忽然发现旁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动。是吉田!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吓得哑口无言。
“工作的时候也会不经意地想起你。”
“可以啊。”
诗史用明朗的声音说,说完点了一杯伏特加,转过高脚凳看着透。她手上戴着一枚很大的钻戒。
“还在睡觉啊?”
看得出透情绪很差,他弓着背坐着,没有起身的意思。耕二想,这小子依旧是个不擅交际的稚嫩少年啊。他们订的地方有桌子,店内用屏风隔开,靠里一侧被他们包下来了。这样的场合,人们通常都会来回走动,站着吃东西,四处和人打打招呼吧。
接下来去了卡拉OK,没看到透的身影。耕二唱了两首歌。
透没有回答,因为他没法对诗史说谎。
耕二想起最后一次和哥哥见面,是在婚礼上。
透想着这些,99lib.net打发时间。
“真是的,声音真难听。”
嗯。耕二回答道。吉田面带微笑,但看她的眼神,她并没有原谅自己。这些耕二都知道。吉田身上每一处都传递出这种信息——无论他是想敷衍过去还是有所辩解,都不会原谅他。即便是向她谢罪,她或许也听都不想听。
透也紧紧盯着诗史,静静地在心里说:
看着和以往相比没什么变化的诗史,他忽然涌起一股恨意。
透在微笑。钢琴声依旧流淌。周围依旧喧闹。
“啊,是这么回事。”母亲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小隆有没有跟你联系?”
“还好吗?”
他像白痴似的又问了一遍。想起诗史以前说过,每天晚上有和丈夫喝酒的习惯。准确地说,他无论何时都没有忘记这一点。然而,诗史却爽快地答道:
点好的啤酒送来时,诗史到了。透知道无论店里怎样嘈杂,他都能马上感受到诗史的气息,甚至不用回头。
“我好想你。”诗史说道。
“在轻井泽那儿也是,”诗史继续说道,“分明是同一个地方,但你忽然不见了,好像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又在那儿待了几天,就那样一个人,在你走后,一个人……”
耕二是负责人兼主持人,还得照顾到场的班主任。他今天穿了件粉色的Polo衫,在学校里,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干练的打扮。聚会的地点在耕二打工的地方,还要顾及店里的其他店员,所以看见透与这些烦心事无关,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呆呆坐在那里,耕二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羡慕才好,更觉得这家伙真是有趣,那样子无论怎么看都够另类。
耕二望着天花板,觉得无聊透顶。
雨还在下。透在电话亭里给诗史打了电话。诗史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九_九_藏_书_网他联络了。只是打个电话就如此心惊,这是为什么呢?透犹豫着,为自己的不争气叹息。电话亭玻璃上的水滴不知为何总是那样小。自己不是害怕她不在家,而是害怕听到她的反应吧。透不想听到诗史那紧张或是为难的声音。如果她故意装出生疏的样子,自己会更受不了。所以电话铃声响起的一刹那,透很希望她不在家。如果不在家,只会有点失望而已。
“小隆他不肯说。”
外面下雨了。比萨上凝固着一层油脂,女孩们喝着颜色艳俗的鸡尾酒,房间里光线阴暗,四处充斥着震耳的音乐。
“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没必要那么担心吧。夫妻吵架不是常有的事吗?”
“是诗史吗?”
耕二真的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吉田的事。
“谁都没有办法抛弃谁。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两个不同的人之间,后来又来了另一个人,然后那儿就有了三个人。仅此而已。”
然后,阵地又转移到了酒吧,六个已经觉得疲倦的人——可以理解,都是些不想回家的人——继续喝了一点酒。吉田也在。她酒量出人意料地好,面不改色地坐在那儿。
“没有啊。出什么事了吗?”
“以前,我曾经有点喜欢耕二。”
对透来说,这句话真是出乎意料。
终于在人群中搜寻到了耕二的身影。透松了一口气。
“隆志?”
诗史站在透身后,一只手放到他肩上,脸凑近他。
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带着深深的悲伤。
她这句话一出口,全场骚动了。
诗史看到眼前的场景,会说些什么呢?他想象着这个问题,稍微有了点精神。诗史可能会两手叉腰,略微扬扬眉说,“菜看起来不太好吃哦”,然后瞪大双眼微笑着说,“大伙儿都很年轻
九九藏书网
嘛”。
“可是,我被抛弃了。”
“被老婆赶出来了?为什么?”
推开芙拉尼厚重的门,因为是周五晚上,店内人声嘈杂。坐在那里的男男女女都比透年长,他们喝着酒,聊着天。在这家位于地下的酒吧里,大家似乎共同拥有什么东西,感觉都像是朋友。这里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钢琴、吧台,还有花瓶里插的硕大的花朵。
沉默持续着。他喝了一口已经温乎乎的啤酒。
这些当初的同班同学,现在基本都成了大学生,但透还是觉得他们上高中时更聪明些。更聪明,更成熟。
第二天一早,耕二被母亲打来的电话吵醒。雨停了,天空中飘荡着积雨云。
“真是没救了。”
生气勃勃。
雨势变得更猛烈了,敲打着透的雨伞。那是让夏夜变得更清凉、更淋漓畅快的雨。
母亲迟疑了一下,说:“是这样的。他被赶出来了。”
说不定还会随意地坐下。需要的话,她还会和大家打成一片,饶有兴趣地听每个人说话。
这是透参加同学聚会,置身于这股令他难以招架的气压中得出的感受。同学聚会在耕二打工的地方举行。那儿一楼是游戏厅,二楼是台球厅,三楼是酒吧,四楼是保龄球馆。这群曾经是高中生的人都刚满二十岁,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为再度相逢而情绪高涨。无论彼此间是亲密还是生疏,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在四周尽情欢笑,透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其中的一分子。
他听到一声轻轻的“喂”。
他终于能开口了。接下来脱口而出的话让他也感到震惊,但他知道这句话是自己真实的感受。
“你现在一个人住吧。”吉田看着刚发到手的新通讯录说,“啊,也可能不是一个人。”
对面一片无声的寂静。那一瞬间,藏书网透知道诗史一定慢慢闭上了双眼。
“正要起床呢。”他声音沙哑。
“我想隆志不会和我联系的。如果和我联系了,会告诉你。”
诗史睁大双眼,微微张着嘴,一副惊诧到无语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终于非常严肃地说:
“一个人吗?”
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慰母亲了。
“别让我难受。”
“有事吗?怎么了?”
她在邻座坐下,看上去完全没有被雨淋到。她穿着白T恤、灰长裤,那种干爽得仿佛刚刚从烘干机里拿出来的样子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她可能在家门口就打了车,到店门前才下车。
还有——
“我做梦一直梦到你哦。”
当初,在校园一隅的食堂窗口前,吉田愤愤不平地说。
“别这样。”她小声说着,把拿起的烟放下,又重复道,“别这样。”
幸好两人都穿着衣服——这是耕二僵滞的大脑回过神来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
两人凝视着彼此。诗史一瞬间现出茫然的样子,很快又露出受伤的神情。
脑袋里被这个念头占得满满的。
回去之后给你打电话。
“真开心!”
“倾盆大雨啊。”
耕二目送娃娃头吉田起身走开,终于松了一口气。
想见诗史。
诗史说她正一个人在房间里喝酒。能听到低低的音乐声,她说正在放巴赫。
耕二明白这是有意让人难堪,却也无可奈何。
母亲好像还想说什么,却沉默了,仿佛在调整心情。
可是,我想见你。
透不太明白这一席话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就是被抛弃了。接连好几天的莫名的孤独,现在终于找到了源头。他出人意料地冷静。
“生气了?”诗史问道。她好像并不想让透回答,没等他开口,又说道,“别生气嘛。我们不是很开心吗?”
在轻井泽的时候,九_九_藏_书_网诗史不是这样说过吗?
虽然不太合情理,但透为丢下诗史离开感到后悔。没有带她走,他真的觉得很愧疚。
在做些什么?在学校开心吗?有女朋友了吗?找了什么样的工作?
“怎么样?都好吗?”
周围实在太吵了。耕二不禁心生怨言,就算三年没见,也没必要兴奋到那种程度吧。尽管他作为负责人,理应为这样的场面高兴才对。
“但这种事,还是别管了吧。”
“是到九点吧?”吉田看了看四周,问,“负责人该去收尾了吧?”
“对不起。”他道了歉。
诗史把拿出来准备抽的烟放在吧台上,紧紧盯着透。
“可是——”
“晚上好。”
很久都没有喝酒了,昨晚喝了那么多,回到公寓已经半夜两点,躺下就睡了。
耕二挠了挠头。
这句话肯定只是对透说的,无论从声音还是语调中,都能感觉出来。
透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残忍的事。他并不想责备诗史,然而——
我爸爸好可怜。
“可是……”
“话是这样说,但早纪总不该把他赶出来呀。”
说起来确实很开心。真的幸福到无法想象。但透不明白幸福与不幸为何会紧紧相连。
透冒失地问。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听到回音。
“对呀。”
“能见面吗?”
这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正是吉田。她化着浓浓的妆,穿着迷你裙,在众多变得几乎认不出来的女生中,她似乎没怎么变,依旧留着乌黑的娃娃头。
哥哥结婚还不到两个月。
厚子过得怎么样呢?他想。
“想吵架吗?”
“以后大概也会被抛弃很多次。”
耕二一直感觉有道视线盯着他。那是吉田的视线。他有点尴尬,因为她是自己以前的女朋友厚子的女儿。但还是应该主动过去和她说说话,这样会轻松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