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目录
5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
诗史此刻正在欧洲,进行每年两次的货物采购。虽然耕二说只是想看看小店的样子,透还是担心堂而皇之地带朋友来,会给店里的女孩留下太张扬的印象。
透无法理解,耕二怎么能和做出这种事情的女人交往。
耕二来气了,说道:
可能当时自己收下会比较好。耕二想。收下的话,或许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算了,她应该没有什么恶意。”
“那诗史的老公呢?他知道你们的事吗?”
耕二的怒气让喜美子脸上现出不安。
耕二第一次交往的大龄女人叫厚子。她是个居家型女人,和耕二单独见面的时候,看起来很羞涩。她和丈夫、女儿三人住在用为期二十年的贷款购置的公寓里,那儿还带着屋顶花园。
耕二拿起一个三厘米见方的黑色小盒。盒盖镶有金边,上面有只小黑猫。
盒子是上釉烧制成的陶器。这个店里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价格不菲。
“窝囊废……”
“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怎么可能知道啊。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才是有诚意吗?”
“为什么呢?”透单纯出于好奇,问道,“她为什么要给你钱?”
“不是自夸,我家务活样样精通。”
耕二连连追问。
“不过,还是出了问题。”
喜美子是个恶魔。
他感觉自己的声音中带着激愤。
刚才喜美子对耕二这样说。那时耕二正用一只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双腿缠绕着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耳垂说甜言蜜语。总之是在做她最喜欢的事。
离去打工还有点时间。他抽了根烟,在惠比寿车站前消磨时间。
与其说耕二是说给透听,不如说他在自言自语,只是声音略大了些。随后他又说:
“你爸妈真好。”由利说,“我父母关系不太好,真羡慕你们家。”
“还没吃午饭呢,肚子饿了。”
只是眼前偶尔还会浮现那栋公寓栽满了绿植的停车场、昏暗的入口、电梯、吉田家玄关的味道、玫瑰色窗帘的质感、吸在大冰箱上的卡通磁贴,还有洗手间的洗衣篮……
“你其实不该在这样的地方做这种事。”
不知不觉间,耕二的语气变得很强硬。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喜欢和喜美子你做爱www.99lib.net。你也喜欢我的身体。我的确好色,但喜美子你也一样。”
“时间没问题吧?”
“好爽啊。”
说完,她把钱放回钱包,静静地开始穿衣服。
喜美子穿着鲜艳的背心和牛仔裤。
“为什么?”耕二下了床,问道,“为什么要给我钱?”
或许是知道的。透觉得那个人知道。
在代官山诗史的店里,耕有点遗憾地说。
“过分。”
喜美子慢慢向耕二俯下身,腰上的骨头正好触及他的腹部,感觉鲜明而温暖。
他们通常在厚子家亲热。就算是大白天,也要竖起耳朵留意她丈夫或女儿是不是回来了。但即便如此,她也宁愿在家里见面,因为耕二只是高中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两人的关系很快就被她女儿发现了。那个姓吉田的女孩歇斯底里地大骂耕二。在家中当然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厚子承认都是自己的错,与耕二无关。耕二抛弃了厚子。他决定要当抛弃别人的那一方。他知道这样也许对厚子更好。
对于耕二把奶奶也划入女人的范畴考虑,透生出一种微妙的敬佩之感。
随后他们来到“波海姆”。
“我说过她不在的。”
“我是个非常贤惠的妻子哟。”
他说出早就想出口的话。耕二却立刻反问道:“为什么?”
刚认识的时候,在一家一杯咖啡要八百日元的咖啡馆里,喜美子曾经这样说。
“这算什么?”
“耕二,你把我填得好满好满,严丝合缝。太棒了。”
“算了。”喜美子说,“如果让你感觉不舒服,我也向你道歉。可是不偶尔给你些钱,我很过意不去。”
“我只是这个意思,别生气了。”
喜美子没有回答,呆呆地望着窗外。
耕二道了歉,又回到床上。这次是喜美子从另一侧下了床。
喜美子是个恶魔。
“没有。”透略微有点不快地否认。
“浑蛋,这样有趣吗?!”
刚开始,耕二本想接近她的女儿。那个女孩是耕二的同学,在广播社团,九九藏书网没什么魅力。后来和她成了朋友,去她家玩过几次,还曾经留下吃晚饭。
“我要让他觉得,没有我,他什么都干不了。这样就好。就是说,如果没有我,他会很犯难。就这么简单。我希望他是个窝囊废,越来越窝囊才好呢。”
“好棒哦。”
“哦,挺大男子主义啊。”
欢愉是如此奔放,可是一个小时以后,她就要回家去了,还带着一副贤妻良母的表情。
每次相拥之后,厚子都莫名其妙地道歉。
新年到来之前,一切都很顺利。放寒假后,耕二平时增加了去台球厅打工的时间,百货公司也因为年关将近大量进货,工作更加忙碌,所以赚钱更多。但他也常常忙里偷闲,借父亲的车带由利去兜风,还和打工的朋友一起去滑雪。
按照约定,一个小时完事后,两人坐喜美子的车离开宾馆。耕二在惠比寿车站前下车,目送着红色菲亚特熊猫远去,点上一根烟。
像往常一样,耕二气喘吁吁地问。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今天喜美子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耕二也像过往般快乐地享受着大白天的情事。但他还是无法忘却那天的不愉快和不知所措,相信喜美子也会时不时地想起——不偶尔给你些钱,我会很过意不去。
“前不久,她忽然要给我钱。”
“那么东西呢?她有没有给你买过衣服之类的?”
他又说了一遍,从背后抱住喜美子。两人就这样久久地抱着。
“大家都一样啊。”
他顿了一下,又说:“有点过分吧?”
耕二从来没有后悔过。但不知为什么,每当想起那些日子,心情就会变得阴郁。
“下星期是我奶奶的生日。”
喜美子是个恶魔。
店里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像是香皂,又像是某处人家的气味,也像新衬衫刚穿上时的味道。诗史的店里到处摆满毛巾和亚麻类织物。
不舒服。开始发福的中年男人,笑容也让人觉得不舒服。
“对不起。”
“那是做什么用的?”透问道。
耕二买了那个放小物件的盒子。他的果断再次让透敬佩不已。
厚子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至少在她看来,自己做了坏事,是个坏妻子。事实却正好相反,她是个好人,是个柔弱而
99lib•net
可怜、让人生出怜悯之意的好人。
“我们不去宾馆。”
耕二喜欢大龄女人是有理由的。当然既不像透说的那样,是在身体上契合,或是比同龄女孩更有钱,或是在一起更轻松,也不是因为和她们一起走在街上会引人注目,更不是因为不会被她们追问将来如何发展这种严肃的问题。理由其实很简单。
耕二用餐巾纸擦掉嘴上的油和番茄酱,严肃地点了点头。
耕二看得出来,虽然语气还是很强硬,但喜美子快哭了。她手里依旧攥着钱,手腕上戴着金色手镯,那是耕二送的圣诞礼物。
“你还有由利啊。”透其实觉得无关紧要,但还是随口说了出来,“由利不知道你另外有喜欢的人吧?”
“我不想让老公为我做什么事情。”
“给得有点晚了,就当是圣诞节的礼物吧。”
在耕二的描述中,喜美子似乎是个“像恶魔一样具有蛊惑性”的女人,而吉田的妈妈是个“像不幸的女神般温柔”的女人。真是一旦坠入情网,连狗也能变成诗人。
“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在说坏话。窝囊废挺好的。”
“他那才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呢,就是个窝囊废。”
耕二觉得这才是关键所在。女人所有的品性中,难道还有比天真更好的东西吗?
耕二沉默了,随后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今年也请多多保佑。
耕二故意挑广播社团有活动的日子去她家玩。开始还装作等厚子的女儿回来,没过多久就和厚子走在了一起,变成担心她女儿回家了。
现在很少想起厚子了。两人交往的时间很短,而且当时耕二只是个高中生。那时的自己,不知怎的已经感觉很遥远。
“恶意?”耕二反问道,“你拿过诗史的钱吗?”
透面带苦笑,心里有一丝不安。忽然接到耕二叫他出来的电话,他也是闲极无聊,便出了门。风很大。在家里觉得阳光温暖明媚,到外面才知道不过是错觉。
喜美子说完,从PRADA钱包里拿出三万日元。三万日元!耕二大感意外,很受打击,不仅是因为她给自己钱,更因为那金额不多不少,让人尴尬。
耕二一边接过购物小票,一边问道。
“钱?那不成援助交际了。”
www.99lib.net
“怎么?诗史不在啊?”
从除夕到初三都是在老家过的,第二天约了由利,和家人一起到神社进行新年参拜。父亲、母亲、哥哥和他的未婚妻,还有祖母都去了。从耕二小时候起,他家的惯例就是每年到镰仓的八幡宫参拜,晚上一起吃火锅,一直未曾改变。
“谁知道!管它呢。女人就喜欢这样的东西。”
最近几年,耕二连在香火钱箱前摇铃、双手合十默念的话都固定下来了——
她的双臂略显松弛,其他地方瘦得让人心疼。但是耕二很喜欢那丰腴的小腹。她双腿修长,不过已经失去了弹性,皮肤也是如此。
耕二听着喜美子说这些,不知怎的忽然觉得她很可怜。那个男人是不是窝囊废已经无关紧要,只是觉得当着自己的面说这种话的她很可怜。
“分手不就行了嘛。”
那倒是有的。
“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更舒服呢?”
“他是那种只知道在外面赚钱的人?”
透回答得十分含糊。他想起除夕那天陪在诗史身旁的男人。
“对不起。”
“是透吧。”那个男人这样和自己打招呼,还说,“在这种地方很无聊吧。”
近来两个人都忙,这次与喜美子见面已经相隔一个月之久,不知下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二月,晴空朗朗,空气冰凉刺骨。
“样样精通?”
喜美子俯视着耕二说。她的胸部不大,但是从下往上看显得很丰满。
“可是……如果给钱,感觉就不太一样了。”
现在,自己有了喜美子,尽管他并不知道和喜美子的关系能维持多久。喜美子比那时的厚子还年轻七岁,更加奔放,最重要的是没有孩子。目前两人还没有什么不融洽的地方。
“平时见面的时候,饭钱啊,还有宾馆的费用等,都是诗史付的吗?”
没经过大脑的话一出口,透就有些后悔了。耕二一脸凝重的神色。为了转换一下气氛,透说:
他心里很不痛快,非常生气。
“出了问题?”
“我老公连领带都不会选,甚至都不用自己从冰箱里拿啤酒。”
“对不起。”
那是今年的第一次约会,喜美子忽然要给他钱。
那么小的盒子到底能装什么呢,透不明白。
耕二从餐盘上抬起头来。
喜美子点了点头。
http://www.99lib.net
“装小东西的?”
“这个不错。”
听着耕二讽刺的口吻,喜美子笑个不停。
厚子身材小巧,长着一张娃娃脸,比她女儿更漂亮。每每夸她漂亮,她总是两颊绯红,不知所措。不过,最让厚子开心的是耕二愿意享受她做的美食。她的厨艺很好,但她说丈夫和女儿最近不太爱吃她做的饭了。
“已经一个小时了吧。”
“真烦……”
和喜美子之间出现问题,是在一月中旬。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不痛快。
“圣诞节你送了礼物给我,但我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给年轻人才好,就想如果给钱的话,用起来方便些。”
天很热。耕二喝冰咖啡,喜美子喝像牛奶一样的冰奶茶。
耕二大口吃着那不勒斯意大利面,不停地说着喜美子的事。一模一样啊,透想。和吉田的妈妈陷入微妙的关系时,耕二也是只顾着说吉田妈妈的事。他是那种容易全身心投入的人。但透还是很难理解他总是对别人提起正在交往的女人的心态。
她说着撩开头发,抬起头凝视着耕二。做爱时她很少闭上眼睛。
厚子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实际年龄。但脱掉衣服,就能看出与她的年龄——四十二岁相符的迹象。
大龄女人更天真。
“别那么生气嘛!”
过了好一会儿,喜美子终于开了口。
耕二一脸愁容。
几年过去,耕二对这一点更加深信不疑。虽然他在现实中只和三位年长女子打过交道——在百货店打工时认识的阿姨、哥哥的未婚妻,还有附近经常牵着狗散步、染着褐色头发的少妇。只要看看周边这些女人,就清楚地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女人会变得越来越天真。
耕二回:“应该是装小东西的。”
喜美子笑着说。在床上,喜美子常常笑,那是她得到满足的信号。
耕二这样在心中默念。
透回答道,但并没有否认他的问题。
耕二望着跨坐在自己身上、腰肢纤细滑润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女人,这样想道。
当时,两人都光着身子,待在宾馆的床上。
“窝囊废挺好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