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目录
16
16
上一页下一页
耕二省略了主语“老妈”,说道。
“明知故问。”透尽量让自己别陷入幸福的感觉,并没有看诗史,说,“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过得好。”
耕二回答时,特别强调了自己“不会”,这本来是为了和她保持距离,却反而让人有种亲密感。的确用了老朋友之间才用的语气。
芙拉尼的吧台曾经让透觉得那样亲切,那样熟悉。深褐色的吧台有光滑的木纹,虽然厚实,却显得很柔和。
“还好吗?”
诗史说,是的。她直直地看着透,说了句“好想你”,然后用手臂搂住了透的脖颈,没有吻他,只是贴了一下他的面颊。他闻到了诗史最近喜欢的圣罗兰情窦香水的味道。
她点上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地吐出来。
要和诗史再好好聊聊这件事。他下了决心,走到阳台上。天边群星闪烁。如果诗史也像我这样想,无论别人怎么看都没关系,不是吗?
“吉田!”耕二简直要哭了,“别再找我麻烦了。”
“明天还得早起,我约了人。”
透看着诗史问,但马上就后悔问这个问题了。
诗史露出寂寞的微笑,说道。
“有什么事吗?”
经过这样的时刻,当然没有办法立即说出分手的话。耕二觉得无法失去她。自己不能失去喜美子。即使有朝一日和别的女人结婚,他也无法舍弃和喜美子的肉体关系。
透无可奈何。
耕二和由利打完网球、在惠比寿和喜美子做完爱之后,那天晚上,吉田再次出现了。她忽然去了耕二打工的台球厅。
“再打一局吧。”
“一眼看到,就觉得适合你。”诗史说。
吃饭时始终都在闲聊。耕二偶尔被问到的也只是喜欢哪个足球队,有女朋友吗之类无关痛痒的问题。此前已经提交过简历了,现在他们想知道的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啊,接下来九-九-藏-书-网就是考试了。”
“东欧有很棒的家具。样子质朴,价格也不算贵,很适合冬天拿来展示。还找到了很多别的东西。”
“陪我打游戏吧。”
在床上,耕二和喜美子都热情无比,对彼此肉体的贪恋高涨到无法自控。喜美子曾形容说,就像在吵架。耕二很擅长在床上甜言蜜语,但在做爱时,他那份从容就会被喜美子夺走,根本没有机会说甜言蜜语了。每次到了最后,两人一定是呼吸困难、气喘吁吁地滚倒在床的两边。只有那一瞬间,只有那个时候,耕二才会觉得世界上他最爱的是喜美子,是全心全意地爱着她。
昨天晚上,透给诗史打了电话。他实在忍不住,也不能再等下去了。诗史刚好在家,说正在和浅野喝酒,还说上个星期一直在出差。
还是一如往常的诗史。听她的语气,好像此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么,你要不要搬到我们家来住?”
和贸易公司的董事“呀老头”第二次吃饭,是在一家法国餐厅。除了董事,还有两位部长也来了。耕二把面包撕成小块,抹上厚厚的黄油放进口中,想着自己也许会去这家公司就职。不是想去这家公司,也不是非去不可,而是也许会去。既然志向和努力的方向已经确定,接下来就要发挥所长了。
电话另一端再次陷入沉默,但没有刚才那么长。
下次。
“还有……”他接着说,“我不是青涩的毛头小子了。”
“我想见你,行吗?”透说。
“真是难啊。大的被赶了回来,小的又面临找工作。”
透已经无法再忍受现在这种状态。该让她表态了。
耕二用“顽皮的弟弟”该有的事不关己的口吻说:“就是啊。”
“今天不打游戏了。下次我带朋友来行吗?”
这句话没有像透预想的那样对诗史产生影99lib.net响,至少看上去没有。诗史又向服务员要了橄榄,开始说起自己在旅行中发现小羊的故事。小小的玩偶挂饰,完全用羊毛制作,未经任何染色,诗史为展示会买了一百个。
“不管和谁一起生活,我要和想一起活下去的人一起活着。我已经决定了。”
透带着和以往不太一样的心情出了门。还是想把诗史夺过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夺过来。
厚子则太拘谨,知道自己和耕二不合适。耕二那时也因为她的拘谨难受得够呛。耕二说过许多次,没关系的,厚子你别想那么多;没问题的,我都会处理好。这并不是敷衍了事,耕二当时的确是认真的。
她看到透进来,问道。
“要来看哦。”
耕二问。由利猛地摇了摇头。
耕二嘻嘻一笑。这笑本来想带着感谢的意味,可是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同情。从开着冷气的饭店里走出来,感觉夜晚格外温暖。
饭局差不多快结束的时候,“呀老头”说道。
透在邻座坐下,点了啤酒。诗史的背影娇小而美丽。
为了这一个小时,此刻透正等在电话旁。时间不是问题。因为即便有三个小时、五个小时,甚至十个小时,他依然感觉远远不够。时间到了,诗史总是要回去的。这才是问题所在。
枕边乱糟糟地摆着诗史喜欢的七本书。
笔挺的白色棉布衬衫,是诗史以前送给透的。
“真热啊。夏天怎么还不结束?”
冲完澡,两人一起在俱乐部的咖啡店吃了早上的套餐。由利说想买一双新球鞋,让耕二陪她去,买完两人就分开了。由利说下午约了女友一起看电影。耕二刚好也有不能告诉由利的安排。像这样一大早就开始打网球,一天内和两个女人见面,耕二觉得是学生才有的特权。
这句话没有经过思考便脱口而出,等回过神来,已经晚了。http://www.99lib•net对于现在的透而言,这是最渴望的现实,也是最好的方案。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呢?
思考。耕二命令自己的大脑思考。吉田到底想干什么?她在期待什么?又希望我做什么?
她又问了一次。
“会很生气吧?”
他约了由利早上一起打网球。父亲说,是吗,那就只有我一个人回去,会被唠叨死。
“从店里来的吗?”
诗史笑了。
“都想住在这儿了。”透说。
同学会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两周,耕二再也没见过吉田,但因为很久没理喜美子,这两个星期为讨她的欢心真费了不少劲儿。
一起生活吧。
“什么时候?”
“我在很勤奋地练习啊。”她气喘吁吁地说,“可是耕二你够坏的,专门往离我最远的地方打。”
吉田咧开嘴笑了。她穿着一件绿色的背心,几乎没有胸,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品位不佳,差到惨不忍睹。
“还好吗?”
耕二不高兴地问道。他不喜欢纠缠不清,何况对方还是吉田。
“我不会打你说的那种游戏。”
才刚刚八点,太阳就明晃晃的了。
哥哥隆志刚结婚三个月,便面临离婚危机。他本人也不解释,似乎谁都不清楚原因。他从新居里被赶出来,现在寄住在父母家。
“不行吗?”
“好吧,那算了。”
和“呀老头”他们分手后,父亲问。刚才在场的人都没有抽烟,忍了很久,终于能抽上一根了,于是耕二深深地吸了一口,“嗯”了一声。
“不行吗?我们也是客人啊。”
吉田转了转椅子,背对耕二望着店内。那个顶着娃娃头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耕二一无所知。
“但旅行时一直思念着某个人,不断地想啊,怎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这种心情还是头一次。”
“越来越厉害了。”
“我一直都喜欢旅行。”
诗史沉默了九九藏书一会儿,说道:“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在透看来,诗史今天好像早就准备好了结论,早就决定不听他怎么说。
当时,透的意思不是要一个人活下去,而是渴望一起生活。但对诗史而言,他可能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人。一想到这里,他就愤怒得几近疯狂。但很奇妙,他的愤怒并非冲着诗史,而是冲着自己。
诗史穿着衬衫和褐色皮裤,正在喝伏特加。
耕二回答,不行,一点也不行。
“昨晚她还打电话给我,说了不少关于早纪的话。”
下午五点。天空依然湛蓝,蝉鸣声响在耳边。倒带后再按播放键,传来的音乐是一直在听的比利·乔,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这时诗史打来电话,约好三十分钟后在芙拉尼见面,便挂断了。
透还没有穿着它见过诗史。他觉得穿上别人给的东西,就好像在暗示什么,挺别扭的。但今天他很想穿。衬衫已经洗过几次,接触到肌肤,感觉很柔软。
由利少女时代喜欢上了打网球,而且还是让人意外的硬式网球。在球场上跑来跑去,即使要摔倒也能把球打回去。因为力量不够,教练让她双手握拍,所以是反手击球,击打的力量很大,速度也很快。她很擅长网前截杀,对手因为她摇摇晃晃分心的时候,往往会忽然被她打得落花流水。
吉田是一个人来的,她向耕二点了酒,说:
大概是因为天气好,耕二的心情也不错。打网球出了很多汗,顿时觉得身体轻盈。和喜美子约好在惠比寿见面,他要在车上打个盹。
吉田故意生气地鼓起腮帮给他看。
诗史反问道,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脸上浮现出美丽的笑容。
由利语气中透着坚决。她有一种很干脆的霸道。耕二喜欢她这一点。
他们的关系被吉田知道、引起轩然大波的时候,耕二不知为何反而长舒一口气。不可能永远
99lib•net
隐瞒下去。厚子肯定这样想。厚子说自己没有问题,她毕竟是个成年人。
“和想一起活下去的人一起生活不就行了?”
诗史微笑着说。这时的她,是个洋溢着幸福的女人,似乎待在透完全无法触及的地方。
“我不是说了吗?一起生活和一起活下去,不一定是同样的事。”
第二天一早,天空万里无云。
“今天就打到这儿?”
吉田转过头,又咧嘴一笑。
由利听到夸奖,开心地笑了。
本来还想着今天要和她说分手,一见面就半途而废了。双方都欲望高涨,总是想着先做爱,分手的话等做完再说。事情就这样陷入怪圈。
窗外是新宿寂寥的夜景。吉田从包里拿出薄荷烟抽起来。烟灰缸就在不远的地方,她自己却不拿,反让耕二帮她拿。
耕二自己也不明白。坦白地说,连和她见面都觉得心烦。她的脾气太直了。比耕二大那么多,却完全没有年纪大的人该有的样子。
诗史的话从未离开过脑海——我和那些为了孤独而孤独的年轻人不同,我不想再孤零零一个人了。
透看着面前排列的酒瓶,觉得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同样是这个时候,透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迷惘地思考未来。他觉得自己又一次被关在这儿了。九月里,诗史没有任何联系。
父亲用无可奈何的表情作答。那不是苦笑,也不是微笑,只是彻底的无奈。
透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诗史又轻轻地说:
“明天傍晚吧。”诗史说,“我大概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店里有一半的台子有客人。击球声此起彼伏。
耕二的父亲穿了一身西服,里面配浅色丝绸衬衫,喷了古龙水,戴金色的手表和戒指,显得不太稳重。他告诉耕二,只要有了能力,人就能获得自由。
至于喜美子……耕二不禁长叹。
为什么要去讨她的欢心呢?
“回你的公寓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