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构筑“中国”
迁徙划分两周史:周王族的迁移与建国历程
目录
第一章 行走天下的“三皇五帝”
第二章 构筑“中国”
迁徙划分两周史:周王族的迁移与建国历程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四章 从塞外“胡虏”到中原霸主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八章 迈向“中国”的历程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十章 辽夏金的民族迁移与建国历史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上一页下一页
从此诗可见,先秦时代的人们对于定居地环境的选择逐渐有了相当周全的考虑,已经考虑到耕地广狭、水泉走向、军事地理形势以及物产等诸多直接关系到民生与政治的因素,这无疑是长期迁徙经历所积累的宝贵经验。而在生产力水平非常原始的时代,人们对居住地自然环境的依赖是相当突出的,尤其是国都的选择更是关系重大,甚至是决定迁徙与否最重要的原因,因而,古代先王对于新的居住地的选择也是极为谨慎的。
西周与东周相比,华夏族聚居区最明显的变化之一便是周王畿与周王本族的迁徙。人口数量也许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周王族的迁徙,不仅仅是开创了东周的历史,而且标志着周朝政治重心的大转移。周都的两都丰镐(长安)——洛阳一线,从此构成了中国古代历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地理轴心线,长安与洛阳之间也成为中国政治地理最重要的心脏地带。而这一政治地理格局正是由周朝的迁徙历史所开启的。
然而,历史证明,“祸福相倚”,迁居岐山以南的周原,被视为周王族及周国真正崛起的开始。面积广阔、土壤肥沃的周原也由此渭水流域为周王朝的发祥地。岐山也由此成为周国百姓心目中神圣的地方,我们从古诗中也能发现当时人们对岐山发自内心的赞美:

后稷像
太公亶父居邠,狄人攻之,事以皮帛而不受,事以珠玉而不肯,狄人所求者,地也。……遂成国于岐山之下。
周王族大分封,本身就意味着是周王族与周国百姓的一次向东大迁徙,周王朝的功臣、眷属及王族子孙由此迁往中原各地。在分封的属国中,有所谓“姬姓诸国”与“异姓诸国”之别。“姬姓诸国”均为周王族的亲属,如鲁国、管国、蔡国、晋国等。“异姓诸国”均为周朝的功臣谋士,如齐国、燕国等。
周文王、周武王在位时,先后建都于丰、镐。丰,又被称为“丰京”,在今陕西长安县西沣河西岸的容省庄、张家坡、马王村、西玉村一带九九藏书西周遗址内。镐(音浩),又被称为“镐京”,大致在今陕西长安县西北沣河(水)东岸的斗门镇、普渡村、丰镐村一带。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彼徂矣,岐有夷之行,子孙保之。
古公亶父是周族早期历史上的又一位著名领袖,即周王朝的创立者周文王之祖父,故又被称为“太公”、“太王”。他领导了周王族早期历史上的又一次重要迁徙,即从豳地迁徙到周原。古公亶父即位首领之后,受到民众的拥戴,国势日益强盛,然而受到了周边戎狄部众的攻击威胁。《吕氏春秋·审为篇》就记载了一则周太王亶父让地的轶事:
其实,早在攻灭殷商之初,周王朝就开始了对于洛阳地区的经营。太史公司马迁曾对周朝迁都之事进行了考订。他指出:“学者皆称周伐纣,居洛邑,综其实不然。武王营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复都丰、鄗,至犬戎败幽王,周乃东徙于洛邑。”然而,周王所在的周王畿的地域范围是相当有限的。据清代学者顾栋高的考定,“东迁后,(周)王畿疆域尚有今河南(治今河南洛阳市)、怀庆(治今沁阳市)二府之地,兼得汝州(治今市),跨河南北。”后内外交侵,周王畿疆域日削。“于是周境东不过虎牢,南至伊、汝二水之间,西不及崤、函,北距黄河,广运不过一二百里之间罢了。”踡缩在这样的一个弹丸之地内,周王畿只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标志而已,当然再也无法号令诸侯了。
周初分封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数量多,而封国面积非常有限。司马迁曾在《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中总结道:“武王、成、康所封数百,而同姓五十五,地不过百里,下三十里,以辅卫王室。管、蔡、康叔、曹、郑,或过或损。厉、幽之后,王室缺,侯伯强国兴焉,天子微,弗能正。非德不纯,形势弱也。”现代著名学者齐思和先生曾对西周初年所分封的26个小国进行了统计分析,指出在26国中“在河南者十三,当全数之半,在山东者六,在陕西者三,在山西者三,在河北者一。亦略可代表新封国家分布之情形矣。”
现代学者齐思和先生在《西周九九藏书网地理考》一文中将周民族称为“渭水民族”,并解释道:“世界最早之文化,类皆发生于河流之冲积区。古埃及文化发生于尼罗河流域,西亚文化起于两河流域,印度文化起于恒河流域,其显例也。盖文明初启,农业幼稚,人类既不知施肥之法,又昧于深耕之术,民劳利薄,文化自难繁盛,惟有沿河流之地,土壤肥美,适于灌溉,物产丰饶,得天独厚。一人耕可食数人,余人可从事其他方面之工作,文化进步,自较他处为速也。是故最早文化多发生于河流之两岸,此乃历史之通例,中国亦非例外。”

西周分封迁徙示意图
周朝,代表着中国上古文明与国家建设的鼎盛时代。周王族的崛起及建国历史,同样伴随着波澜壮阔的迁徙历程。周朝包括西周与东周两个时期,而东周的出现,正是迁移的直接结果。
京师之野,于时处处,于时庐旅……
为了扭转统的被迫局面,取得制衡的主动权,周武王为首的周朝统治者实施了空前的大分封。《史记·周本纪》对此记载道:

周营洛邑示意图
……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丰。文王烝哉!
岐山在今天陕西岐山县东北。《史记·周本纪》更是将这场迁徙描绘成一场仁德之举。面对戎狄之众咄咄逼人的攻势,为了避免部族人民在暴力冲突中伤亡流血,古公亶父采取了宽容避让的态度,他率领自己最亲近的部民主动迁离豳地,涉过漆水与沮水,翻越梁山,到达了岐山之南麓
九-九-藏-书-网
。闻听古公亶父外迁的消息,豳国百姓也扶老携幼,跟随迁徙到了周原。

周文王与周武王像
发生在公元前11世纪的牧野之战,终结了殷商王朝的历史,周邦为首的诸侯国联盟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周文王、周武王所统治的周邦,原本不过是商朝西方的一个属国而已,在联合众多诸侯国(文献习称“八百诸侯”)攻灭商朝之后,疆域面积在很短的时间里极度扩张,这对于周朝的统治者而言,可谓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换言之,在西周初期,在中国政治地理版图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的“东西制衡”之问题。即在生产力及军事控制能力相对薄弱的古代,由于疆域面积广大而引起的政治中心区选择所面临的困境。周国原居于西部,而商朝所统辖的大部分邦国都在东部,这种状况对于维持周王朝的统治是极为不利的。
笃公刘,既溥既长,既景廼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其军三单。度其隰原,彻田为粮。度其夕阳,豳居允荒。笃公刘,于豳斯馆。涉渭为乱,取厉取锻……
丰水东注,维禹之绩。四方悠同,皇王维辟……
周王族的始祖为后稷,因善于耕作而被尧帝举为农师,并将其封在邰。邰城便是周王族最早的聚居地。据《括地志》记载,邰城在“(唐朝)雍州武功县西南二十二里,古邰国,后稷所封也。有后稷及姜嫄祠。”邰城在今陕西武功县西南。后稷死后,其子不窋生不逢时,当时的夏王不重视农耕业,他因此丟掉了农师之职,并逃入戎狄人聚居之地。当其孙公刘为部族首领时,重新大力振兴农耕业,并因地制宜,发展经济,周族也由此逐渐富强起来,受到了周边百姓的爱戴,周边人民纷纷向周族聚居区汇聚,“百姓怀之,多徙而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而公刘的另一项功业就是率领部众选择豳地建国,为周王族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豳,又作“邠”,其地在今陕西旬邑县境内。从邰http://www.99lib•net地迁移到豳地,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选择及创业过程。《诗经·大雅·公刘》一诗生动地展现了公刘当时率领部众在豳地建国的艰难历程,故而被学者们称为“史诗”。其诗句有云:
西周最后一个帝王为周幽王,他嬖爱美人褒姒,荒废国事。周朝规定:“有寇至则举烽火。”也就是只有在遭到外来侵犯的情况下,才可以点燃烽火,招集天下诸侯前来救援。因褒姒不爱笑,为博美人一笑,周幽王竟在无事之时擅自点燃烽火。当天下各路诸侯兵马急急忙忙全数赶到之时,才发现并无外寇侵袭,只不过是周幽王的一场玩笑。见此情形,褒姒禁不住大笑起来。戏弄天下诸侯的周幽王不以为戒,还觉得这是博取美人欢颜的高招,于是又频频无事点起烽火,饱受戏弄的诸侯们敢怒不敢言,只是再看到烽火时,也就不理不睬了。这种擅自破坏军政条律的荒唐之举,最终为周幽王的身败名裂埋下了伏笔。
筑城伊淢,作丰伊匹,匪棘其欲,遹追来孝……
迁都丰镐,更被视为周国兴旺发达的转折点。当时的人们热情地赞颂文王父子的功业与丰镐城池的宏伟景象:
——《诗经·大雅·文王有声》
后稷之孙,实维大(太)王,
——《诗经·周颂·天作》
王公伊濯,维丰之垣,四方悠同,王后维翰……
居岐之阳,实始翦商。
周平王迁都雒阳(即洛阳,今河南省洛阳市),开启了东周的历史。东周的历史,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春秋战国”时期。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的转折时期,是“春秋五霸”与“战国七雄”称雄争立的时代。《史记·周本纪》载称:“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强并弱,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原来号召天下的周王族已失去了权威性,以及对属下诸侯国的控制力,这自然给了这些小国更大的发展空间,原来的一些诸侯国在中原逐鹿的搏杀中逐渐壮大起来。
西周与东周的分界www•99lib.net点在于平王东迁。周都的东迁,表面上看,主要是受到了西方“戎狄”族人的进逼。但实际上,就血缘族系而言,周王族与“戎狄”等西部民族保持着十分亲密的关系,也可以说,就族源而言,周王族原本就是西部戎狄民族的一员。另一方面,周王族东迁,也证明了西部(包括当地的关中地区)“戎狄”等非华夏民族数量的众多,甚至可称为是“戎狄之区”,因而后来秦国初起关中之时,十分自然地被中原诸侯国视为典型的“夷狄之国”。
考卜维王,宅是镐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
笃公刘,逝彼百泉,瞻彼溥原,廼陟南冈,乃觏于京。
——《诗经·鲁颂·閟宫》
致天之届,于牧之野……

周朝疆域示意图
至于文(王)、武(王),缵大王之绪,
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于是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曰齐;封弟周公旦于曲阜,曰鲁;封召公奭于燕,于弟叔鲜于管,弟叔度于蔡。余各以次受封。
镐京辟廱,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为了进一步取悦褒姒,周幽王竟然废掉皇后申氏及太子,立褒姒为皇后,立其子伯服为太子。这引起申氏之父申侯的强烈不满,申侯联合缯侯与西夷犬戎,向周幽王所在国都发起攻击。情急之下,周幽王再燃烽火,想召集天下人马,结果无人来救。申侯等人最终攻进国都,刺杀周幽王于骊山之下。申后的太子宜臼在诸侯的拥戴下即位,这就是周平王。幽王之乱与犬戎的进攻,不仅让周朝国都地区遭受重大损失,而且犬戎部族更以此居功要挟,气焰嚣张,在这种状况下,周平王被迫迁都雒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