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目录
第一章 行走天下的“三皇五帝”
第二章 构筑“中国”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四章 从塞外“胡虏”到中原霸主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从“大鲜卑山”到“匈奴故地”:古代鲜卑族的发源地与早期迁移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八章 迈向“中国”的历程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十章 辽夏金的民族迁移与建国历史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上一页下一页
鲜卑族是继匈奴族之后又一个对中国历史进程发挥重大影响的塞外民族。鲜卑族发祥于中国东北地区,通过民族大迁徙,鲜卑民的大部分来到了蒙古草原,进入到北部中国,与汉族中原王朝发生了密切的关系,在中国政治史与民族史上占据十分突出的地位。可以说,与匈奴、氐、羌等民族一样,鲜卑民族的发展史,同样也是一部民族迁徙史。
与匈奴部落联盟相仿,古代鲜卑民族构成也相当复杂。根据现代学者们的研究,古代鲜卑族集团大致可分为“三大部”,即东部鲜卑、西部鲜卑与拓跋鲜卑,而西部鲜卑与拓跋鲜卑都由东部长白山地区迁移而来。“三大部”鲜卑族的故乡都在大鲜卑山下。

从“大鲜卑山”到“匈奴故地”:古代鲜卑族的发源地与早期迁移

古代鲜卑民族的迁徙发展史可谓上述论断的绝好证明。鲜卑族先民,是上古“东胡”民族集团的一支,很早就生活在白山(长白山)、黑水(黑龙江)之间。巍巍的长白山正是古代鲜卑人的故乡。
人类的故事大部分可以叙述为一种迁徙活动。人们通过短距离迁徙,去寻找更好的狩猎场地,寻找更富饶的土地,寻找更好的赚钱机会,或是寻求更好的文化。短距离迁徙很可能是周期性的……长途迁徙很可能是单向性的且是永久性的。这种迁徙如同恢弘的史诗一般伟大而壮观。
到东汉桓帝、灵帝在位之际时,鲜卑族出现了一位杰出的领袖——檀石槐。檀石槐之神勇,与匈奴著名的首领冒顿颇为相似。他被推为首领后,统一各部,鲜卑族势力达到顶峰,成为另一支继匈奴之后真正称雄塞外的北方民族。其地域之广,实力之强,较之匈奴极盛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别内外,异殊俗也。
……于是,鲜卑大人皆来归附,并诣辽东受赏赐,青、徐二州给钱岁二亿七千万为常。明(帝)、章(帝)二世,保塞无事。
东汉朝廷对塞外民族大力推行武力围剿与货贿优抚两手并举的政策,对于塞外民族产生较大吸引,大大改善了长城南北的民族关系,鲜卑族部落逐渐向汉朝边塞地区靠拢。“(辽东太守祭)肜之威声,畅于北方,西自武威,东尽玄莬及乐浪,胡、夷皆来内附,野无藏书网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又载称:
檀石槐既立,乃为庭于高柳北三百余里弹汗山(今河北尚义县南大青山)啜仇水(今内蒙古兴和县与河北怀安县境东洋河)上,东、西部大人皆归焉。兵马甚盛,南抄汉边,北拒丁令,东却夫余,西击乌孙,尽据匈奴故地,东西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网罗山川、水泽、盐池甚广。……乃分其地为中、东、西三部。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接夫余、濊貊为东部,二十余邑,其大人曰弥加、阙机、素利、槐头。从右北平以西至上谷为中部,十余邑,其大人曰柯最、阙居、慕容等,为大帅。从上谷以西至敦煌,西接乌孙为西部,二十余邑,其大人曰置鞬落罗、日律推演、宴荔游等,皆为大帅,而制属檀石槐。
乌丸,即乌桓,是与鲜卑族关系极为密切的一个东北民族,同属于“东胡”集团。关于鲜卑人的得名,有不同的说法。“鲜卑人”与“鲜卑山”两者之间,究竟是因族名山,还是因山名族,似乎很难断定,但二者之间的密切关联则是无法否认的。作为鲜卑人的早期发源地,“鲜卑山”或“大鲜卑山”通常指今天东北大兴安岭山系的北段。鲜卑早期分布地较出名的地理景观为饶乐水,即今天内蒙古境内的西拉木伦河,或称沙拉木伦河。如《后汉书·乌桓鲜卑传》记载鲜卑人“以季春月大会于饶乐水上。”可以说,饶乐水畔是古代鲜卑人享受生活乐趣的公共空间。
当是时(东汉初年),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连和强盛,数入塞,杀略边人……(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秋,鲜卑万余骑寇辽东,(辽东郡太守祭)肜率数千人迎击之,自被甲陷陈,虏大奔,投水死者过半,遂穷追出塞……自是后,鲜卑震怖,畏肜不敢复窥塞。九九藏书
匈奴联盟强盛后,“东胡”国被匈奴酋长冒顿所击溃,鲜卑人的祖先随之远逃至辽东塞外,与汉族中原王朝绝少往来。在其后的相当长时间里,鲜卑、乌桓等东北民族不得不向匈奴俯首称臣,其发展受到匈奴集团的抑制。随着其实力的上升,鲜卑人甚至追随在匈奴人之后向汉朝边界地区发动侵袭。《后汉书·祭肜传》曾载云:
事实证明了蔡邕的判断,为遏制鲜卑对边塞地区的攻袭,东汉军队大举北伐鲜卑,最终招致惨败。鲜卑联盟强盛与大批汉人北徙融入鲜卑密切相关,这是中国民族史上也是值得特别关注的现象,这也许正是鲜卑起源“汉人说”的有力注脚。
对于东汉时期鲜卑族联盟势力膨胀的客观背景,著名文士蔡邕曾有非常精到的说明。他指出:
到三国曹魏时期,鲜卑分布区已发生了较大变化,诸部之中以附塞鲜卑轲比能部最为强盛。《三国志·乌丸鲜卑东夷传》载云:“……后鲜卑大人轲比能复制御群狄,尽收匈奴故地,自云中、五原以东抵辽水(今辽河),皆为鲜卑庭。数犯塞寇边,幽、并苦之……部落近塞,自袁绍据河北,中国人多亡叛归之,教作兵器铠盾,颇学文字。故其勒御部众,拟则中国,出入弋猎,建立旌麾,以鼓节为进退……控弦十余万骑。……然犹未能及檀石槐也。”无论如何,即使无法与檀石槐极盛时相提并论,轲比能所据地域还是相当广阔的。另外,尽管占据“匈奴故地”,但是鲜卑部落的分布还是以“近塞”为特征,且有大批边郡的“http://www.99lib•net中国人”源源不断地加入,这为鲜卑族后来的发展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与此相印证,王沈所著《魏书》将匈奴人的加入定在顺帝年间(126~140年)。当时鲜卑人为乌丸校尉耿晔所击败,“于是鲜卑三万余落,诣辽东降。匈奴及北单于遁逃后,余种十余万落,诣辽东杂处,皆自号鲜卑兵。”据此可知,鲜卑与匈奴的融合,可谓是一种双向的运动,匈奴人向东移动,鲜卑向西拓展,最终结果是大批匈奴人融入鲜卑,不仅增加了鲜卑族类构成的复杂性,更使鲜卑人的势力迅速膨胀,称雄塞北。
虽然鲜卑在这场反击中遭受惨败,我们依然可以想见当时鲜卑族势力的快速增长。能动辄组织万余骑兵入侵,其部落总人口定已相当可观。至建武年间后期,北方边塞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南、北匈奴因发生内讧而分裂,匈奴联盟力量大为削弱,无暇外顾,鲜卑乘机独立,从此摆脱了屈从于匈奴人的历史。
关于鲜卑人的族源,除“东胡说”之外,还有一种说法也颇引人注目,那就是所谓“汉人说”。如《史记索隐》引述古代学者应奉的说法云:“秦筑长城,徒役之士亡出塞外,依鲜卑山,因以为号”。应奉之说,即为“汉人说”的代表,即将鲜卑的起源及民族构成与秦朝中原逃入鲜卑地区的“徒役之士”联系起来,很有启发性。如果说鲜卑人的祖先都是北逃的中原人,似乎难以令人置信,但我们却无法完全否认早期鲜卑人中有北上中原人(无论是自愿逃难还是被掳)的加入。

鲜卑族早期迁徙示意图
99lib.net
灵帝立,幽、并、凉三州缘边诸郡无岁不被鲜卑寇抄,杀略(同掠)不可胜数。
但是,我们在观察古代民族发展史时屡屡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个族群的强盛,往往与一位杰出领袖之间存在过于紧密的联系,一个领袖的逝去,往往造成一个部族的衰亡。檀石槐也是这样一个神奇的领袖。檀石槐死后,一度强盛无比的鲜卑联盟集团陷于分裂,各部首领各自为政,世相传袭。
天设山河,
与以往匈奴联盟相比较,檀石槐领导的鲜卑部落联盟在分部上更为合理明确。由匈奴笼统的左方王与右方王两大部分,而演化为五、六十邑及三大部,足证鲜卑人不仅在实力和规模上堪与匈奴相提并论,而且组织更加严密细致。鲜卑联盟具备这样强盛的实力,必然会对汉朝边境稳定及边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如《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载:
秦筑长城,汉起塞垣,
鲜卑,亦东胡之余也,别保鲜卑山,因号焉。其言语、习俗与乌丸同。其地东接辽水(即今辽河),西当西城。常以季春大会,作乐水上……鲜卑自为冒顿所破,远窜辽东塞外,不与余国争衡,未有名通于汉,而自与乌丸相接。
至汉和帝在位时期,在南匈奴与东汉军队的联合进击下,北匈奴最终落得惨败与远徙的下场,退出了广袤无垠的大漠地区,这为鲜卑人的发展创造了难得的机遇与广阔的空间,鲜卑日趋强盛之势从此难以抑制。还应注意的是,此时强大起来的鲜卑族群联盟,已藏书网不仅仅是鲜卑本族群的集合,还有大量残留匈奴人的加入。
通常,北方游牧民族频繁南下侵袭的主要目的,并不全在于企望夺取中原政权,占领中原疆土,而正在于多多地获得南方的财物补给。既然能够在兵不血刃的状况下获取大量财物供给,又何必兵戎相见?!况且,武力对抗所造成的损失往往是双方面的,这也就是货贿政策的最大好处。
通常游牧人口以“落”或“帐”计数,相当于汉族的户,按每落5口计,“十余万落”则至少有六、七十万口之多。再加上鲜卑原有的人口,最晚至顺帝在位时期,鲜卑总人口数已经接近百万了。就分布地域而言,记载中已有辽东鲜卑、辽西鲜卑、雁门鲜卑等称呼,冠以汉朝不同的边郡名称,说明这些鲜卑人的分布地在相应的边郡周围。可以肯定,至此,鲜卑部落的主体已走出了大鲜卑山,开始较大规模地向汉朝边塞地区移居了。
北单于逃走,鲜卑因此转徙据其地。匈奴奴遗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鲜卑由此渐盛。
——〔东汉〕蔡邕
最早为鲜卑人立传的汉文史籍,是王沈所著《魏书》。这部史籍的内容因为裴松之的《三国志注》而流传下来。关于鲜卑族起源与发祥地,王沈《魏书》载云:
关于人类历史与迁徙活动之间的关系,美籍华裔地理学家段义孚曾在《逃避主义》一书作过十分精辟的总结,他指出:
……自匈奴遁逃,鲜卑强盛,据其故地,称兵十万,才力劲健,意智益生。加以关塞不严,禁网多漏,精金良铁,皆为贼有;汉人逋逃,为之谋主,兵利马疾,过于匈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