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目录
第一章 行走天下的“三皇五帝”
第二章 构筑“中国”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从关东到关中:秦汉时期向关中地区的大移民
第四章 从塞外“胡虏”到中原霸主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八章 迈向“中国”的历程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十章 辽夏金的民族迁移与建国历史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上一页下一页
秦汉时代,是中国统一王朝政治模式奠定与形成深厚基础的时期。而对于中国统一王朝的形成与稳定,以华夏(汉)族为核心的大移民运动可谓功莫大焉。强大的武力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展大片的疆土,而守护广阔的疆域,则需要长久定居的人群。因此,从根本上来讲,对于疆域建设而言,武力拓展与移民运动是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
伴随着疆域拓展的同时,秦汉时代的大移民的脚步是有力而坚定的。同时,为了王朝政治稳定的需要,调整极不平衡的人口分布也是极为必要的。于是乎,从关东向关中,从中原向岭南,早期移民往往与新的文化区与行政区的建置如影随形,没有移民的到来,新的政区与文化区域的形成无异于画饼充饥,望梅止渴。
诚然,秦汉时期的移民运动,就其结果而言,在局部地区是很不稳定的,一些移民的尝试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然而,这是先驱者们的伟大创举,是一个伟大国家形成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艰辛道路。

从关东到关中:秦汉时期向关中地区的大移民

西汉一代建立的重要陵县型的移民区域有:
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
2.惠帝安陵,距离长陵十里。据《关中记》记载:当时,“徙关东倡优乐人五千户以为陵邑。(因其)善为啁(音周,鸟鸣声)戏,故俗称女啁邑也。”也就是说,惠帝安葬的安陵是以倡优乐户众多而为天下人所关注。名臣袁盎、冯唐等人都是安陵人。《史记·袁盎列传》载称:“袁盎者,楚人也,字丝,父故为群盗,徙处安陵。”
……若乃观其四郊,浮游近县,则南望杜、霸,北眺五陵。名都对郭,邑居相承,英俊之域,黻冕所兴,冠盖如云,七相五公。与乎州郡之豪杰,五都之货殖,三选七迁,充奉陵邑,盖以强干弱枝,隆上都而观万国。
从战国时代至秦汉初期,崤山与函谷关,在天下政治地理格局中已成为最重要的分区标志。以此为界,当时的天下被分为“关东”与“关中”,或“山东”与“山西”两大地域分野。“关中”与“关东”两大地域集团的对抗是当时政治与人口地理结构最突出的特征。先秦时代的最后决战,就是关中的秦国与关东六国(包括南方的楚国)之间的较量,而较量的结果,是关东六国的屈辱失败,秦国统一天下。
公元前198年(高帝九年),“徙齐楚大族昭氏、屈氏、景氏、怀氏、田氏五姓关中,与利田宅。”其实,西汉初年“实关中”的大移民远远不止上述五姓,还有燕、赵、韩、魏诸王族之后及豪杰名家。移民总数估计在10万余口。

咸阳古迹图
6.昭帝平陵,在今咸阳市西北。《汉书·宣帝纪》载云:“本始元年(公元前73)春正月,募郡国吏民訾百万以上徙平陵。”这也就是说,只有身家财产在百万以上的http://www.99lib.net吏民之家,才有资料徙往平陵。著名学者博士云敞、李寻、张山拊等均为平陵人。
夫关中左崤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输。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
7.宣帝杜陵,在今西安市东南。杜陵初建时,宣帝也曾专门下诏特别强调迁者必须为“丞相、将军、列侯、吏二千石,訾百万者”,即高官与豪富之家,并不是普通平民。《汉书·苏建传》载:“苏建,杜陵人也,以校尉从大将军(卫)青击匈奴,封平陵侯。”著名大臣张汤、朱博、陈遵等也为杜陵人。
当我们仔细品读这份诏书,不禁会发出一声浩叹:中国传统思想崇尚孝道,特重祖传坟茔之地,迁离家园,必然遗弃祖坟与祖产,这种痛苦是其他人所难以体会的。在强制移民关中运动持续了一百五十年之后,汉朝皇帝才假惺惺地表示体谅天下黎民的痛楚,权臣阿谀之可恶,专断帝王之虚伪,真是令人义愤填膺!

秦始皇像
东汉大史学家、《汉书》的著者班固曾作《西京赋》,是公认的描述长安盛况的名篇,我们可以看到西安长安的繁荣以及大批移民的功劳:
其次,西汉向关中地区大移民以汉族为主,也可视作民族人口分布的重大调整。从先秦时代开始,西部地区是非华夏族(“戎狄”)的天下,尽管西周、秦朝与西汉都定都于长安,但是,西部地区汉族人口稀少的局面似乎很难在短时间里加以改变。西汉向关中地区的大迁移,规模庞大,但是,过分集中于关中一地,对于改变西部地区的民族构成并没有太大作用。在这种不均衡的状况下,一旦长安地区发生动乱
九_九_藏_书_网
,汉族居民大量外迁,西部可以很快变为非华夏族为主的地区。而这种状况在西汉末年不幸变为了现实,连年的战乱使关中地区面目全非,残破不堪,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因此定都洛阳。这恐怕也与西汉大移民所存在的缺陷有一定的关联。
1.高帝长陵,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始建于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据《汉书·地理志》记载,西汉初年所迁关东豪强之家大部分被安置于长陵,长陵也由此成为最早驰名天下的陵县。著名的丞相车千秋、太尉田蚡等都是长陵人。
游人五陵去,宝剑直千金。
第二次大移民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又“徙三万家于丽邑,五万家于云阳”。第二次大移民总数有8万家之多,至少有40万人左右。
然而,移民关中,宏观而言,既可视为中国历史政治地理“东西制衡”的表现,也可视为历史时期最早的开发西部地区之尝试。
第一次大移民发生于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徙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若以每户5口计,这次移民人数就达60万人。
然而,关中地区的人口承载量归根到底是有限的,特别是大批官僚、富商等消费性人口的到来,对于关中地区的农业开发并没有太多的好处,反而会增加沉重的负担。长期“强干弱枝”的结果,只能使关中地区人口恶性膨胀,而将关东人口强制迁移,也给大批移民带来巨大的痛苦。时至元帝永光四年(公元前40年),元帝发出的一道诏书终于为西汉移民建陵之举划上了句号,元帝在诏令中指出:
两次大规模移民总数就将近100万人。大移民的迁入地集中于关中的核心区——秦国首都咸阳(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咸阳地区也由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拥有百万人口的大都市。
4.景帝阳陵,在今陕西高陵县西南。始建于景帝五年(152年),当时特别“募民徙阳陵,赐钱二十万”。著名医师郎中令周文因受景帝宠幸,被特许藏书网“家徙阳陵,上所赐甚多。”
安土重迁,黎民之性,骨肉相附,人情所愿也。顷者有司缘臣子之义,奏徙郡国民以奉园陵,令百姓远弃先祖坟墓,破业失产,亲戚别离,人怀思慕之心,家有不安之意。是以东垂被虚耗之害,关中有无聊之民,非久长之策也……今所为初陵者,勿置县邑,使天下咸安土乐业,亡有动揺之心。布告天下,令明知之。
5.武帝茂陵,在今陕西兴平县东北。在西汉诸帝中,汉武帝声名显赫,功绩卓著,在位期间,汉王朝国势趋于极盛。不过,这位皇帝在陵墓修建上也用心良苦,三番五次下诏徙郡国吏民于茂陵,故而,无论陵墓规模还是迁民人数,都在其他陵墓之上。《汉书·地理志》载称:“茂陵,武帝置,户六万一千八十七,口二十七万七千二百七十七。”一县之地拥有27万人口,这在两汉时期应该是相当惊人的了。著名游侠原涉就是茂陵人。《汉书·游侠传》载:“原涉,字巨先,祖父武帝时以豪杰自阳翟徙茂陵。”
现代西方地理学家马克·杰斐逊提出了“首位城市规律”:“一个国家的首位城市往往过分庞大,特别体现出国家的能力与感情。”以此来形容西汉长安的建造历史,实在是恰如其分的。那么,西汉究竟有多少移民迁民关中呢?著名学者葛剑雄先生曾总结道:“西汉一代从关东迁入关中人口累计近三十万人,而至西汉末年,在关中的关东移民已有约122万,几乎占三辅人口的一半。”
3.文帝霸陵,在今西安市东北,始建于文帝九年(公元前171年)。与其他诸陵相比,该陵修筑规模较小,但这并没有影响其徙民置县。西汉有名的游侠之士杜君敖便是霸陵人。如《汉书·游侠传》载称:“自哀平间,郡国处处有豪杰,然莫足数其名闻州郡者。霸陵杜君敖、池阳韩幼孺、马领绣君宾、西河漕中叔,皆有谦退之风。”
但是,金城千里,无人即为空城。任何区域的繁荣与权重,离开起码的人口基数不过是虚妄之谈。关东地区是秦国的对手——“山东五国”
99lib.net
的大本营,秦国统一六国之后,这一大片地区成为秦国控御全国局势的“重中之重”。比较而言,关东地区地域广袤,经济发达,人口繁庶,而关中则土地狭隘,人口相对不足,因此,为了维持以“关中”执天下牛耳之势,保持政治力量之均衡,必须采取有效手段维持“关中”的优势地位,秦汉时代统治者为此采取的最重要方式之一便是大移民。
我们看到,建立陵县成为西汉安置关东移民的主要方式。从秦始皇开始,历代封建帝王在生前享尽荣华富贵之后,梦想在死去后在另外一个世界找到同样的安逸与富足,因此,每一位帝王在即位之后,往往就开始修建自己的陵墓,除了将大批奇珍异宝放入陵墓外,还担心陵墓之外寂寞冷清,就将大批人口迁来“陪王伴驾”,并置立特别行政区,即陵县。这也是封建专制时代的残酷所在吧。刘邦的父亲死后,汉朝官府就在其葬地栎阳城内设万年县,是为陵县设置的开始。《元和郡县志》曾总结道:“初,汉徙关东豪族以奉陵邑,长陵、茂陵各万户,其余五陵各千户,皆属太常,不隶于郡。”看来,陵县地区属于典型的“特别行政区”。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记载,秦朝官府先后进行两次大规模移民:
根据班固的解释,如果说西汉初年的大移民着眼于改变关中地区人口过于稀少的状况,那么,这种大规模、远距离的迁移自然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但令人失望的是,西汉时间更长、规模更大的移民行动,却主要是为了满足建立皇帝陵县的需要。
上述陵墓中,以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在渭河之北,也最为有名,合称“五陵”。西汉诸帝向陵县徙民时,常附加一些条件,大都为高官、豪富、游侠之民,大量显宦富豪云集一地,立即给这一地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故“五陵”成为当时京师长安中发达富庶的区域,甚至成为长安城的代称。
秦与西汉向西部的迁徙行动,虽然为长安地区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九九藏书网,但就全国而言,这种迁移的缺陷与弊病也是相当突出的。首先,班固等人将大移民的目的比喻为“强干弱枝”,即将关中形容为“树干”,关东形容为“树枝”。就人口与地域面积比例而言,这种比拟是极不恰当的。由于关中地域面积有限,对于其他广袤区域的影响终究是有限的,无法长久的。过分注意长安的经营,必然以削弱与漠视其他地区的发展为代价。
——〔唐〕孟浩然《送朱大入秦》

函谷关、潼关示意图
关中地区是秦国的根基之地,也是西汉王朝首都长安所在地,这样,关中作为当时天下的政治中心与重心的地位巍然而不可撼动。关于“关中”地区险要的位置,当时的文人墨客多有溢美之词。如西汉名臣张良曾竭力劝说刘邦定都长安,最重要的理由便是长安无与伦比的优越条件:

西汉向关中地区迁徙示意图
为了彻底改变关中的凋敝状况,汉朝开国皇帝刘邦接受臣下的意见,采取“强干弱枝”的政策,将关东各地六国大族后裔向关中迁移。班固在《汉书·地理志》用极其简约的文笔对移民状况进行了说明:“汉兴,立都长安,徙齐诸田,楚昭、屈、景、及诸功臣家于长陵。后世世徙吏二千石、高訾富人及豪桀并兼之家于诸陵。盖亦以强干弱枝,非独为奉山园也。”
遗憾的是,秦王朝国祚极短,二世而亡,在秦末农民战争狂风暴雨般的冲击之下,秦朝实施的大规模的移民关中的成果最后几乎被破坏殆尽,因为至西汉初年,在多年兵燹之余,劫后余生的关中地区竟然呈现出一片民物凋零的荒残局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