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目录
第一章 行走天下的“三皇五帝”
第二章 构筑“中国”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四章 从塞外“胡虏”到中原霸主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回望百顷仇池山:古代氐族的迁移与发展历程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八章 迈向“中国”的历程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十章 辽夏金的民族迁移与建国历史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上一页下一页
氐族与羌族是中国古文献中最早出现的西部非华夏族,譬如《诗经·商颂》中就有“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的记载。在先秦时代华夏族士大夫所总结的“华夷”五方格局中,氐、羌两族同属于“西戎”集团,居于今天的西部地区。其中,仇池百顷山是氐族最著名的聚居区,羌族早期发祥地在河湟地区。氐羌人的发展史也都与迁徙相关,通过大迁徙,氐羌先民离开了故地,来到了中原王朝的核心区。
关中地区曾经是秦汉时代的汉族文化鼎盛之区,但是,从东汉开始,大量周边民族的迁入,又使关中地区的文化风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出现了十分突出的“氐羌化”特征,这无疑是中国地域文化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望百顷仇池山:古代氐族的迁移与发展历程

据此可知,氐人,又被称作“白氐”、“故氐”,自秦汉以来,就广泛地分布于岐山、陇山以南,汉川以西的地区之内,“自汧、渭抵于巴蜀,”汧即汧水,是渭水的分支。渭即渭水,即今天关中地区的渭河。氐人户口繁盛,分布于从今天甘肃省及陕西南部到四川及重庆北部的广大区域之内。
晋末“永嘉丧乱”之时,苻洪等人也密谋自立,被推为当地氐人的盟主。因为当时实力有限,苻洪率部曾先后归附于刘曜前赵国与石勒后赵国,均被委以要职,苻洪的实力日渐充实。据载,后赵国王石勒在位期间,苻洪劝说石勒迁徙关中豪杰及羌戎“内实京师(即邺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获得石勒赞赏,并被委派监督移民事宜。其所部氐人也一齐加入了大移民的行列,被安置于枋头(今河南浚县西南)。“累有战功,封西平郡公,其部下赐爵关内侯者二千余人。”如果说,苻洪手下封关内侯的氐族部落酋长达2千人,那么其属下的氐人数量应该是相当庞大的。到后赵国晚期,“洪有众十余万”,这十余万之众应以外迁出来的氐人为核心。

前秦疆域示意图
博劳旧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
仇池百顷,周回九千四十步,天形四方,壁立千仞。自然楼橹却敌,分置调均,竦起数丈,有逾人功。仇池凡二十一道,可攀缘而上。东西二门。盘道下至上,凡有七里。上则岗阜低昂,泉流又通。
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语阿谁!
其实,在汉朝开置郡县之前,氐人不仅有自己的部落组织,还建立起了自己的民族政权——白马国,后来,“白马”也成为氐族人的代称。如《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载:“自冉駹以东北有白马国,氐种是也。此三国(指冉駹、莋都、白马)亦有君长。”与匈奴人相比,氐人自古即为一个定居性民族,住房形式以板屋为主。氐人从事的主要产业为99lib•net农业与畜牧业,就经济形式而言,与汉族之间存在很大的兼容性。
在大规模迁徙之后,武都郡也由此内徙。《魏书·杨阜传》载:当时,曹操任杨阜为武都太守。“及刘备取汉中以逼下辩,太祖以武都孤远,欲移之,恐吏士恋土。阜威信素著,前后徙民、氏(应为氐),使居京兆、扶风、天水界者万余户,徙郡小槐里,百姓襁负以随之。”可见,杨阜就是当时强制移民行动的主要实施者之一。
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
氐者,西夷之别种,号曰白马。三代之际,盖自有君长,而世一朝见,故《诗》称“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也。秦汉以来。世居岐陇以南,汉川以西,自立豪帅。汉武帝遣中郎将郭昌、卫广灭之,以其地为武都郡。自汧渭抵于巴蜀,种类实繁,或谓之白氐,或谓之故氐,各有侯王,受中国封拜。汉建安中,有杨腾者,为部落大帅,腾勇健多计略,始徙居仇池,仇池方百顷,因以为号,四面斗絶,髙七里余,羊肠蟠道三十六回,其上有丰水泉,煮土成盐……
白马国地区最突出的自然地理景观或标志就是仇池山,又称百顷山。仇池山,在今天甘肃西和县西南洛峪,形势险峻,易守难攻。如《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又载云:白马氐人“居于河池,一名仇池,方百顷,四面斗绝。数为边寇,郡县讨之,则依固自守。”又如《仇池记》亦云:

杨氏氐族政权疆域示意图
神鱼人不见,福地语真传。

十六国时期氐羌迁徙示意图
氐人的大量内徙,造成关中及九_九_藏_书_网陇右地区氐人与汉人杂居。参照文献记载可知,当时迁入的主要地区及郡县有:京兆尹(治今陕西西安市西北)、扶风郡(今陕西兴平市东南)、美阳县、天水郡(今甘肃甘谷县东)或汉阳郡、南安郡(今甘肃陇西县东南)、广魏郡(治今甘肃秦安县东南)等。氐族人聚居于关陇地区,也为自己民族政权在关中地区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唐〕杜甫《秦州杂诗》之一
在唐宋时代的文人墨客眼里,仇池山地区是一个世外桃源之地,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有一本著名笔记,名为《仇池笔记》。
清代学者洪亮吉《十六国疆域志》考证出前秦的疆域共囊括22州,这22州分别为:司隶、雍州、秦州、南秦州、洛州、豫州、东豫州、并州、冀州、幽州、平州、凉州、河州、梁州、益州、宁州、兖州、南兖州、青州、荆州、徐州、扬州。毋庸置疑,前秦王国疆域之广袤,在十六国中是首屈一指的。
关于氐人的早期发展历史与分布区状况,《魏书·氐传》进行了简要的回顾:
后赵国败亡于内乱,当时中原大乱,自感羽翼丰满的苻洪迫不及待地于永和六年自封为三秦王,正当他雄心勃勃准备平定中原之时,却不幸被人毒死。临终之时,苻洪向其子苻健分析了中原的形势,指令其重返关中,定都长安。他在遗命中讲道:
另一方面,为了有效控制广袤的疆域,在已占领的地盘,苻坚政权又采取了类似西周初年大分封的作法,分迁关中氐族人到关东各地镇守,由此引起了较大规模的氐族人口外迁。
自汉开益州,置武都郡,排其种人,分窜山谷间,或在福渌(或作禄,在今甘肃酒泉),或在汧(水)、陇(山)左右。
乃平蜀定燕,擒代吞凉,跨三分之二,居九州之七,遐荒慕义,幽险宅心,因止马而献歌,托栖鸾以成颂,因以功侔曩烈,岂直化洽当年!虽五胡之盛,莫之比也。
据此可知,氐人外迁所驻的军事重镇主要有今天河北地区的邺城(今临漳县西南)、北京的蓟城、东北地区的龙城(今辽宁朝阳市)、山西境内的平http://www.99lib.net城(今大同市)与晋阳(今太原),蒲坂(今永济市西南),河南的洛阳(今洛阳市),以及西北重镇枹罕(今甘肃临夏县西南)。

氐人迁徙示意图
常语云:“不以成败论英雄。”可以说,氐人的迁徙历史是异常悲壮的。被中原政权强制外迁,本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历程,成千上万的氐人因此离开了自己的家园,离开了仇池百顷山,来到了关陇之地。但是,如果没有迁徙,氐人首领们也就不可能在中原与关中之地开创不可一世的功业。最后,缺乏仔细考量的民族大迁徙又让前秦陷于四面楚歌的境地。“成于斯,败于斯。”反思历史时期移民与政治建设的特殊关系,氐人的迁徙史有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价值。
学者们据此估计,外迁之前,分布于关中及附近地区的氐人至少在20万户以上,按每户5人计,氐族总人口应在100万以上。苻坚声称氐人“族类弥繁”,实在并非完全虚夸。而十五万户的氐人,正是前秦政权建立的最基础、最重要的根基,相当于其民族总人口的四分之三,将其迁至关东各军事重镇,对于控制关东局势,肯定大有裨益。但是,关中地区却是前秦的心腹之地,即政治核心区,大量鲜卑人内迁与大量氐人外迁,对于关中的稳定与安全无疑是极为不利的。当时,一位名叫赵整的琴师曾作歌谣告诫苻坚,可惜苻坚根本不当一回事。这首歌谣云:
殊不知,这个仇池山是氐族人民的古老家园。生活在这里的氐族人民曾经建立了长达数百年的民族政权。
一方面,在攻灭慕容鲜卑的前燕国后,为了消除死灰复燃的危险,苻坚仿照秦汉时代移民关中的作法,将包括前燕皇族在内的大批鲜卑族众迁入关中。如《慕容暐载记》称:“坚徙(前燕末代皇帝慕容)暐及其王公已下并鲜卑四万余户于长安。”若每户按5口计算,那么当时迁入关中的鲜卑人至少应有20万人。
这次大规模的氐人外迁措施最终被证明是失败的,前秦政权的覆亡是一个极其典型的99lib•net例证。在民族成分与矛盾纷繁复杂的历史时期,单纯依赖本民族的力量,要想维持过于广袤的疆域,对于统治者而言,无疑是非常严峻的考验,需要承担非常大的风险。盲目乐观、急于求成的苻坚最终陷于失败,实在情理之中。
何时一茅屋,送老白云边。
但是,苻坚却在民族移民问题上犯下了致命的大错,或者说,面对政治地理“东西制衡”的棘手矛盾时,苻坚非但没有利用移民这一有力手段巩固自己的政权,反而错误地估计形势,让前秦国陷入空前被动的困境,而这一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前秦国的最终败亡。其失误的举措集中反映在两个方面:
至东汉末年及三国时期,氐人分布区又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时,氐人聚居区正处于魏、蜀两大政权的交争之地。曹操担心各部氐人为刘备蜀国所利用,于是先后派官吏将氐人强行向关中及陇右地区迁移,“徙氐五万余落出居扶风、天水界。”落,通常相当于汉族的“户”,若以每户5口计算,那么,当时被强行迁出的氐人就已达到25万之多。
前秦政权的建立,称得上是氐族在中国政治发展历史上的重要贡献。创立前秦的苻氏家族就是内迁的略阳临渭(今甘肃南安县东南)氐人。苻氏家族原为蒲氏家族,其最早的领袖是苻洪。《晋书·苻洪载记》称:“苻洪,字广世,略阳临渭氐人也。其先盖有扈氏之苗裔,世为西戎酋长……时咸谓之蒲家,因以为氐焉。父怀归,部落小帅。”
显然,从西汉时期,氐人分布区已开始扩展,不仅是从平原地带向山谷地区移居,还从武都一带进一步外扩,进入到了河西走廊及关中边缘地区。
近接西南境,长怀十九泉。
西汉汉武帝在位期间,大力开拓西南边疆地区,设置初郡,在氐族人聚居区设置了武都郡,自此以后的数百年中,武都地区一直是中原王朝疆域内氐族人最重要、最著名的聚居区。然而,对于土著白马氐人而言,开设武都郡,对他们的生活及分布造成了重大影响。武都郡设置之后,原先居住于平坦地带的土著氐人受到排挤,被迫向境外及周围崇山峻九*九*藏*书*网谷间转移。如《魏略·西戎传》就载称:
所以未入关者,言中州可指时而定。今见困竖子,中原非汝兄弟所能办。关中形势,吾亡后便可鼓行而西。
从宏观的地域格局中,氐人集中于今天甘肃、陕西、四川三省的交界地区,或者说,正处于关中与巴蜀两大区域的通道之上,且与中原王朝的核心政治区——关中距离不远。正是出于这种客观地理位置的特点,氐人与汉族中原王朝的关系非常密切,换言之,氐族的发展很早就受到了中原王朝的干预与影响。
苻健听从父命,统率大军杀进潼关,于永和七年(350年)在长安自立,称天帝,置立百官,史称前秦。可以说,至此,当初外迁的氐人大都返回了关中地区。前秦国至苻坚即位为帝时,国势达到了极盛,先后攻灭前燕、前凉、代等多个割据政权,疆域几乎覆盖了北部中国。汉族封建史官对于苻坚取得的功业也是称赏有加,也可以说,苻坚称得上是十六国时期最杰出的非华夏族政治家之一,这无疑也是氐族人的光荣:
洛既平(即平定苻洛叛乱),(苻)坚以关东地广人殷,思所以镇静之,引其群臣于东堂议曰:凡我族类,支胤弥繁,今欲分三原、九嵕、武都、汧、雍十五万户于诸方要镇,不忘旧德,为磐石之宗,于诸君之意如何?皆曰:此有周祚隆八百,社稷之利也。于是分四帅子弟三千户,以配苻坚镇邺,如世封诸侯,为新券主。……于是分幽州置平州,以石越为平州剌史,领护鲜卑中郎将,镇龙城;大鸿胪韩胤领护赤沙中郎将,移乌丸府于代郡之平城;中书令梁谠为安远将军、幽州剌史,镇蓟城;毛兴为镇西将军、河州剌史,镇枹罕;王腾为鹰扬将军、并州剌史,领护匈奴中郎将,镇晋阳;二州各配支户三千;苻晖为镇东大将军、豫州牧,镇洛阳;苻叡为安东将军、雍州刺史,镇蒲坂。
至太元八年(383年),抱负远大的苻坚迫不及待地发起了对东晋的战争,结果在“淝水之战”中招致惨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留下了千古之笑柄。惨败后的苻坚再也无力控制境内各种民族势力的反叛,前秦国也从此分崩离析。
阿得脂,阿得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