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征尘落尽即为家:蒙古族的南迁与分布状况
目录
第一章 行走天下的“三皇五帝”
第二章 构筑“中国”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四章 从塞外“胡虏”到中原霸主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八章 迈向“中国”的历程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十章 辽夏金的民族迁移与建国历史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征尘落尽即为家:蒙古族的南迁与分布状况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征尘落尽即为家:蒙古族的南迁与分布状况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上一页下一页
究其大端而言,元朝蒙古族兵士可分为两大类,一为宿卫京师与皇帝行宫的禁军,一为分布于全国各重镇的戍兵。《元史·兵志》又称:“宿卫者,天子之禁兵也。元制,宿卫诸军在内,而镇戍诸军在外,内外相维,以制轻重之势,亦一代之良法哉!”关于元代宿卫兵士数量上变化,该《志》又称:“若夫宿卫之士,则谓之怯薛歹,亦以三日分番入卫,其初名数甚简,后累增为万四千人……是故一朝有一朝之怯薛,总而计之,其数滋多,每岁所赐钞币,动以亿万计,国家大费每敝于此焉。”由此可知,元代宿卫军士的数量相当可观,因之聚集于元大都(今北京)及各行宫之地的蒙古军及其家眷的数量也不可低估。
到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十一月,江淮行省官员又上言要求增加当地的军备力量:“……今福建盗贼已平,惟浙东一道,地极边恶,贼所巢穴,请复还三万户以镇守之。合剌带一军戍沿海、明、台,亦怯烈一军戍温、处,札忽带一军戍绍兴、婺州……扬州、建康、镇江三城,跨据大江,人民繁会,置七万户府。杭州,行省诸司府库所在,置四万户府……”又据泰定四年(1327年)十二月枢密院奏言,因系冲要重地,扬州配置有五翼军马并炮手、弩军。至元末,亲王脱欢太子亲自率军镇遏扬州,提调四省军马。足见元代扬州军事地位之重要与驻军之多。
(三)为官出仕。为维护本民族的统治地位,元朝官府特别规定,各地最高行政长官——达鲁花赤均由蒙古人担任,大批蒙古官员及其家属在长期仕宦生涯后,往往会选择某一地定居下来,从而转为移民。这类事例不胜枚举。
(二)分封藩镇。从大蒙古汗国创建伊始,成吉思汗便将大片领地分封给亲族与功臣。蒙古亲王与贵族大都领有大批蒙古牧民,分封之时,必然引起规模不小的人口迁移。元朝建立后,忽必烈及后继的皇帝也分封自己的皇子为王,分镇一方,诸王的部属必然随之转迁四方。
1.燕京周边地区(即所谓“燕京近地”)。元朝中书省管辖山东、山西以及河北之地,号称“腹里”,那么,大都(今北京市)附近更是咽喉之地,重中之重了。如中统元年(1260年)十一月,命右三部尚书怯烈门、平章政事赵璧领蒙古、汉军,于燕京近地屯驻;平章塔察儿领武卫军一万人,屯驻北山。复命怯烈门为大都督,管领诸军勾当,分达达军为两路,一赴宣德、德兴。一赴兴州。后复以兴州达达军合入德兴、宣德。

元代蒙古族分布示意图
九*九*藏*书*网
第二阶段是在至元十九年(1282年)攻克江南地区后。如枢密院大臣曾指出:“自至元十九年,世祖命知地理省院官共议,于濒海沿江六十三处安置军马。”
元朝占领中原地区后,最高统治者即在全国范围内实行镇戍制度,派遣蒙古军士分别驻守天下重镇。又据《元史·兵志》所载,关于元初对天下屯戍之地的规划与确定,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而天下为一。
疆域拓展的过程必然伴随着各民族人民较大规模的迁移运动。同时,蒙古族作为统治民族,为控制幅员辽阔的疆域,必须分布于各地,因此,当时迁徙运动的主导部分就是蒙古人的内迁运动。根据学者们的研究结论,元代蒙古人南迁的形式主要有如下几种类型:
若元,则起朔漠,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

蒙古帝国疆域示意图
诸军之中,以蒙古军在镇戍制度中最为稳定,“以营为家”。这些蒙古军士在征战过程中均携带家眷同行,“尽室而行”。与蒙古军制相对应,蒙古部落中很早建立了“奥鲁”制度。与蒙古骑兵相伴而行,是由老幼妇女们所组成的“营盘”,或称为“老小营”,由此,蒙古军队的征战历程,也就可视为蒙古部落的迁移运动。同时,迁入中原各地后,“驻戍之兵,皆错居民间,”很自然地成为当地居民的组成部分。因此,蒙古军队的部署与其民族人口分布有着直接而紧密的关系。通过理清其军队布署情况,我们就可以从一个侧面了解当时蒙古民族的分布状况。
成吉思汗是蒙古民族光辉历史的开创者,他率领的蒙古骑兵创造了世界军事史的奇迹。他的军事才能享有极为崇高的声誉,如志费尼就称赞说:“说实话,倘若那善于运筹帷幄、料敌如神的亚历山大活在成吉思汗时代,他会在使计用策方面当成吉思汗的学生,而且,在攻略城地的种种妙策中,他会发现,最好莫如盲目地跟成吉思汗走。”1206年蒙古汗国统一之后,很快便开始四处大举攻伐,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建立起疆域辽阔的蒙古大帝国。1227年,在成吉思汗病死后不久,西夏国灭亡。1234年,在蒙古与宋朝军队的夹击下,金哀宗自杀,金朝灭亡。1253~1254年,蒙古军队攻陷大理等段氏政权中心城市,段氏九-九-藏-书-网大理国被征服。1276年,宋廷残部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蒙古军队交递了降表,南宋国亡。至此,蒙元王朝的疆域拓展取得了全面的胜利。
2.陕西行省。元中统三年(1262年),始建陕西四川行省,治于京兆(今西安市)。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四川单独设省。为了加强行省所在地的军事力量,陕西行省官员曾要求将驻扎于凤翔的蒙古军都万户府迁往行省治所。如泰定四年(1327年)三月,陕西行省官员建言:“奉元(今陕西西安市)建立行省、行台,别无军府,唯有蒙古军都万户府,远在凤翔(今陕西凤翔)置司,相离三百五十里,缓急难用。乞移都万户府于奉元置司,军民两便。”然而陕西都万户府则表示反对:“自大德三年命移民酌中安置,经今三十余年,凤翔离大都、土番、甘肃俱各三千里,地面酌中,不移为便。”枢密院官员赞同后者的意见,理由是:“陕西旧例,未尝提调兵马,况凤翔置司三十余年,不宜移动。”
——《元史·地理志》
(五)获罪流徙。根据元朝法律,包括蒙古人在内的“北人”犯罪后,往往被远处南方边远之地。如元朝官府将许多曾参与叛乱的蒙古族将领与士兵迁到江南地区,并集中于一地以便于管理,这些蒙古族将士及家眷往往在当地定居下来,形成了特殊的移民。
笔者以为:正如研究者已指出的那样,在上述几类迁移类型中,影响最大、最具研究价值的还是第一种方式,即征战戍守,也就是我们探讨的主要内容。与大多数游牧部族相仿,蒙古部族在社会组织上的一个突出特征,便是兵即是民,民即是兵,兵、民合一。据《元史·兵志》所载:“若夫军士,则初有蒙古军、探马赤军。蒙古军皆国人,探马赤军则诸部族也。其法,家有男子,十五以上、七十以下,无众寡尽签为兵。十人为一牌,设牌头,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元朝军队民族成分十分复杂,大致依其民族分为蒙古军、探马赤军、汉军、新附军等几类。
成宗元贞元年(1295年)七月,枢密院官员在上奏中指出了湖广行省兵力重新调整的问题:“刘二拔都儿言,初鄂州省安置军马之时,南面止是潭州等处,后得广西海外四州,八番洞蛮等地,疆界阔远,阙少戍军,复增四万人。今将元属本省四翼万户军分出,军力减少。臣等谓刘二拔都儿之言有理……乞命通军事、知地理之人,同议增减安置,庶后无弊。”文中所指四万军士应为蒙古军、探马赤军与汉军、新附军等共同组成。

元代混一诸道之图
九九藏书网
(四)遇难流离。在天灾人祸的逼迫下,蒙古草原的牧民被迫南迁避难,每次大灾过后,南迁的蒙古灾民的数量常达数万甚至数十万之多。南迁之后,许多牧民在汉地留居下来,有些甚至充当回回人的奴隶,也构成了一类特殊的移民。
(一)征战戍守。这是蒙古族人南迁的主要原因。蒙古族社会组织的重要特便是兵民合一,“全民皆兵”,所有成年男子都有义务从军出征,而且出征之时,所有家眷均随军转迁,“以营为家”,家眷老小组成的后勤保障集团特设“奥鲁(蒙古语‘老小营’之音译)”统管。也就是说,蒙古军队征战到哪里,其家眷也就跟随着哪里,军队驻守之地也就成为蒙古军人家庭的迁居之地。蒙古军队长期戍守之地,也势必成为蒙古部族新的迁入地。随着蒙古军队的节节胜利,蒙古部族也遍布长城内外,大江南北。
国初征伐,驻兵不常其地,视山川险易、事机变化而位置之,前却进退无定制。及天下平,命宗王将兵镇边徼襟喉之地(如和林、云南、回回、畏吾儿、河西、辽东、扬州之类——原注),而以蒙古军屯河洛、山东,据天下腹心,汉军、探马赤军戍淮、江之南,以尽南海,而新附军亦间厕焉。蒙古军即营以家,余军岁时践更,皆有成法。独南三行省(应指河南江北行省、江浙行省及湖广行省)不时请移彼置此,枢密院必以为初下南时,世祖命伯颜、阿术、阿塔海、阿里海牙、阿刺罕与月儿鲁孛罗辈所议定六十三处兵也,不可妄动,奏却之。此其概也。
第一阶段是在至元十五年(1278年)之后。如“(至元)十五年十一月,定军民异属之制,及蒙古军屯戍之地。”(按这应是元朝镇戍制度形成的标志)“士卒以万户为率,择可屯之地屯之,诸蒙古军士,散处南北及还各奥鲁者,亦皆收聚。令四万户所领之众屯河北,阿术二万户屯河南。”
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之后,对于蒙古帝国的历史贡献,研究者们给予了客观的评价:“蒙古人几乎将亚洲全部联合起来,开辟了洲际的通路,便利了中国和波斯的接触,以及基督教和远东的接触……从蒙古人的传播文化一点说,差不多和罗马人传播文化一样有益。对于世界的贡献,只有好望角的发现和美洲的发现,才能够在这一点上与之比拟。这是一个足称为马可·波罗的世纪。”蒙古骑兵驰骋在欧亚大陆之上,在腥风血雨之后,许许多多的蒙古人也离开了发祥之地,在被征服的地方定居了下来,针对九_九_藏_书_网这种状况,法国著名学者格鲁塞曾发出疑问:蒙古人的行动是“迁移还是侵入”呢?这显然触及到了有关“迁徙”定义的学术问题。格鲁塞本人对此提出了否定的答案:“因为成吉思汗朝所征服的范围过于广大,不能在人种上发生持久性的或者至少是看得出来的后果。蒙古各部落,因为草原荒寒而时常徙移,本来足够分散的了,忽然忙于补充在中国、波斯、突厥斯坦和突厥罗斯的政治和军事人员,他们在这些地方简直是完合被隐没了。”显然,格鲁塞以文化影响来衡量迁徙问题,与我们对于“迁徙”定义的理解有着一定的差距。对于蒙古本民族而言,为了保持征服之后的成果,他们必须进行迁徙,而正是由于人数与当地土著居民的比例过分悬殊,蒙古人的入居是具有巨大风险的。这也被以后的历史事实所证明。例如即使是蒙古军队遍布大江南北之后,但时至元朝末年,蒙古统治阶层再也无法控制日益高涨的抵抗浪潮,被迫退回了蒙古草原。然而,没有迁徙,就不可能有蒙古帝国的辉煌历史,也就没有其对于世界历史的重要贡献了。
6.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河南地区原属江淮行省区,治于扬州(今江苏扬州市)。后改为河南江北行省,治于汴梁(即今河南开封市)。扬州之地仍属河南江北行省。据《元史·地理志》记载:至元二十八年,“以濒河而南,大江以北,其地冲要,又新入版图,置省南京(金朝以汴梁府为南京)以控治之。”出于地域广大,治理难度大,因而,河南行省官员多次上书要求增加镇戍兵力。如延祐四年(1317年)四月,河南行省官员在奏言中讲到:“本省地方宽广,关系非轻,所属万户府俱于临江沿淮上下镇守方面,相离省府,近者千里之上,远者二千余里,不测调度,卒难相应。况汴梁系国家腹心之地,设立行省,别无亲临军马,较之江浙、江西、湖广、陕西、四川等处,俱有随省军马,惟本省未蒙拨付。”这一请求得到了皇帝的批准,即从山东河北蒙古军、河南淮北蒙古军两都万户府中调拨1000人,作为河南行省的随省军马。时至泰定四年(1327年)十二月,河南行省官员又上言道:“所辖之地,东连淮、海,南限大江,北抵黄河、西接关陕,洞蛮草贼出没,与民为害。本省军马俱在濒海沿江安置,远者二千,近者一千余里,乞以炮手、弩军两翼,移于汴梁,并各万户府摘军五千名,设万户府随省镇遏。”这次他们的请求遭到了枢密院官员的反对,理由是河南行省周边地区驻有大量军队可供接应:“设若河南省果用军,则不塔剌吉所管四万户蒙古军内,三万户在黄河之南、河南省之西,一万户在河南省之南,脱别台所管五万户蒙古军俱99lib•net在黄河之北、河南省东北,阿剌铁木儿、安童等两侍卫蒙古军在河南省之北,共十一卫翼蒙古军马,俱在河南省周围屯驻。又本省所辖一十九翼军马,俱在河南省之南,沿江置列。果用兵,即驰奏于诸军马内调发。”河南行省本省及周边地区合计已有30翼军马,自然没有再继续增兵的必要了。
关于元朝军队屯戍的地理分布特征,《元史·兵志》又载云:“世祖之时,海宇混一,然后命宗王将兵镇边徼襟喉之地,而河洛、山东据天下腹心,则以蒙古、探马赤军列大府以屯之。淮、江以南,地尽南海,则名藩列郡,又各以汉军及新附等军戍焉。”上述记载应来自《元文类》卷四一所引《屯戍》条:
3.湖广等处行中书省。至元十一年(1274年),蒙古军攻克湖广各郡县后,即于鄂州(今武汉市)立荆湖等路行中书省,称为“鄂州行省”。到至元十四年,又于潭州(今长沙市)立行省,将鄂州行省并入潭州行省,称为“潭州行省”。至元十八年,又将潭州行省治所迁往鄂州,而潭州成为湖南道宣慰司治所在地。潭州一带是蒙古统治者控制两湖地区的军事重镇。如至元十七年,复以扬州行省四万户蒙古军,更戍潭州。十八年二月,以合必赤军三千戍扬州。二十一年四月,诏潭州蒙古人依扬州例,留一千人,余悉放还诸奥鲁。
依据《元史》、《元文类》的上述记载,蒙古军士与探马赤军的屯戍地主要集中于河洛与山东之地,而汉军与新附军镇戍南方地区。而与其他史料参证,这种说法显然是不全面的,其实蒙古军士的镇戍之地相当广泛,遍布于全国各地,与探马赤军、汉军等共同形成了几大重要的屯戍区域。现谨将《元史·兵志》所记录的重要屯戍区域胪列如下:
4.江淮以及江浙行省区。江淮等处行中书省设置于至元十三年,治于扬州(今江苏扬州市)。至元二十一年,江淮行省迁治于杭州,改为江浙行省。江淮地区为元朝军队重点镇遏防御之地,故而这一地区布署的军队数量也最为集中。如至元二十年八月,仅留蒙古军千人戍守扬州,余悉纵还。而原来扬州所有蒙古士卒达九千人。又如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二月,“诏改江淮、江西元师招讨司为上、中、下三万户府,蒙古、汉人、新附诸军,相参作三十七翼。上万户:宿州、蕲县、真定、沂郯、益都、高邮、沿海,七翼;中万户:枣阳、十字路、邳州、杭州、怀州、孟州、真州,八翼。下万户:常州、镇江、颍州、庐州、亳州、安庆、江阴水军、益都新军、湖州、淮安、寿春、扬州、泰州、弩手、保甲、处州、上都新军、黄州、安丰、松江、镇江水军、建康,二十二翼。每翼设达鲁花赤、万户、副万户各一人,以隶所在行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