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汉民南迁与河北藩镇的“胡化”:“安史之乱”后的民族迁徙
目录
第一章 行走天下的“三皇五帝”
第二章 构筑“中国”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三章 以“大一统”的名义
第四章 从塞外“胡虏”到中原霸主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五章 氐羌西来入主关中
第六章 从鲜卑山麓到“西海”之畔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七章 汉人的第一次南迁浪潮
第八章 迈向“中国”的历程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第九章 从“胡越一家”到“安史之乱”
汉民南迁与河北藩镇的“胡化”:“安史之乱”后的民族迁徙
第十章 辽夏金的民族迁移与建国历史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一章 移民造就“第一州”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第十二章 漠北狂飙
第十三章 跨越山海关
上一页下一页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唐代中国疆土之内,自安史乱后,除拥护李氏皇室之区域,即以东南财富及汉化文化维持长安为中心之集团外,尚别有一河北藩镇独立之集团,其政治、军事、财政等与长安中央政府实际上固无隶属之关系,其民间社会亦未深受汉族文化之影响,即不以长安、洛阳之周孔名教及科举仕进为其安身立命之归宿。故论唐代河北藩镇问题必于民族及文化二端注意,方能得其真相所在也。
三川北虏乱如麻,
禄山谋逆十余年,凡降蕃夷皆接以恩,有不服者,假兵胁制之。所得士,释缚给汤沐、衣服,或重译以达,故蕃夷情伪悉得之。禄山通夷语,躬自尉(同慰)抚,皆释俘囚为战士,故其下乐输死,所战无前。
属逆胡(即安史叛军)搆乱,凶虐滔天……贼时窃据洛阳,控引幽朔,驱其猛锐,吞噬河南……两宫出居,万国波荡,贼遂僭盗神器,鸱峙两京,南临汉、江,西逼岐、雍。群师迁延而不进,列郡望风而出奔……
唐朝初年置营州都护府在柳城(今辽宁朝阳市),主要功能就是为了控制与震慑东北缘边地区的契丹与奚两族(时称“两蕃”)。武则天在位时,“两蕃”反抗唐朝统治,迫使营州内迁到幽州渔阳(今北京市)。唐玄宗即位后,契丹与奚族归降,营州又迁回柳城。安禄山与史思明,这两大叛军主帅,无疑是唐朝最臭名昭著的蕃将了,具有极其相近的民族文化背景与生活阅历。作为内迁民族的后裔,他们均通晓多种民族语言,熟悉各边疆民族的风俗习惯。在蓄谋叛乱之时,安禄山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道节度使,有意识地利用自己在这方面的优势扩充实力。如为了增加军事实力,安禄山特别注重收揽各族将士,大大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如他豢养各族壮士八千人为其义子,恩威并施,手下精兵,天下无
九九藏书网
敌。
魏博藩镇(治今河北大名)的第一任节度使田承嗣为平州卢龙(治今北京市)人。开元年间即隶属于安禄山麾下,直接参与了叛乱,并充当前锋大将。安禄山死后,田承嗣又投奔于史思明,继续为其效力。唐代宗为分化叛军,高官厚禄招诱叛将,田承嗣因之被任命为魏博节度使。长庆年间的魏博节度使史宪诚为内徙的奚人后裔。
综上观之,可以说,唐朝后期的河北藩镇地区完全接受了唐朝前期北方民族内迁的成果,在大批汉民南迁的历史大背景下,河北地区的民族构成中“非华夏化”的趋势得到了非常有效地强化或促进。当然,河北“藩镇”问题并非完全是民族构成与民族文化问题所致,但是民族迁徙所带来的深刻影响是绝对无法忽视的。历史时期民族迁徙之大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政治发展的未来走向。我们在唐朝的历史变迁上又得到了一个非常典型的证明。
安禄山于天宝十四载(755年)于范阳(今北京市)发动叛乱,挥师南下,因叛军中精兵强将均来自少数民族,故当时的人们习惯称叛军为“逆胡”、“羯胡”或“胡贼”。叛乱初发之时,生长于升平盛世的亿万百姓不识干戈,各地驻防将领与士卒不习战备,叛军势如破竹,长驱南下。在攻取东都洛阳之后,矛头直指唐王朝的心脏——西京长安。曾经英武睿智的唐玄宗匆匆奔往四川避难,叛军最终攻陷了长安。这场突如其来的动乱引起了北部中国的剧烈动荡。
我里百余家,世乱各东西。
镇冀(又名成德,治今河北正定)藩镇的首任节度使李宝臣、其子李惟岳为内徙范阳的奚族人后裔。李宝臣先是投奔安禄山,为其得力干将,直接参与了叛乱。后又投降唐朝,官拜成德节度使。后任节度使王武俊原为契丹怒皆部人,开元年间,其父率部内迁,居留于蓟城(今北京市)。后任节度使王廷凑原为回鹘阿布思族人,世代隶属于安东都护府。其曾祖始内迁河北,臣事于李宝臣父子。九九藏书网
在这场灾难中,受创最深的地区首推河北、河南及关中。如洛阳一带为唐军与叛军争夺最剧烈的区域之一,百姓生命财产的损失也最为惨重。名将郭子仪曾指出:“夫以东周(即洛阳)之地,久陷贼中,宫室焚烧,十不存一。百曹荒废,曾无尺椽,中间畿内,不满千户。井邑榛棘,豺狼所嗥,既乏军储,又鲜人力。东至郑、汴,达于徐方,北自覃怀,经于相土,人烟断绝,千里萧条。”然而,我们也看到,惨烈的“安史之乱”并没有彻底摧毁大唐王朝,在另外一些忠实于唐朝的“蕃兵蕃将”以及回纥人的帮助下,唐朝军队最终收复了首都长安,平定了叛乱。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河北地区的藩镇拥有十分独立的军政与民政大权,飞扬跋扈,主帅去世后,或子孙世袭,或由其副帅继承及将士推举,境内州县官吏自署,赋税不上交,如同脱离“王土(即唐朝疆界)”一般。唐朝官府往往束手无策,听之任之。现代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在名著《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曾对唐代河北藩镇的“胡化”问题进行了十分深入的研究,他精辟地指出:
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
连荣利所系之京师尚且难以归返,其他地方更可想而知了。再加之“安史之乱”后,河北藩镇飞扬跋扈,与中央政权分庭抗礼,双方之间战事不绝,广大移民自然不愿涉足于是非之地,而甘心定居在流寓之地了。
安(禄山)、史(思明)乱天下,至肃宗,大难略平,君臣皆幸安,故瓜分河北地,付授叛将,护养孽萌,以成祸根。乱人乘之,遂擅署吏,以赋税自私,不朝献于廷。效战国,肱髀相依,以土地传子孙,胁百姓,加锯其颈,利怵逆汙,遂使其人自视由羌狄然。一寇死,一贼生,讫唐亡,百余年,卒不为王土。
唐朝是诗歌极盛的时代,一些身历丧乱的诗人用泣血的诗句描绘了目睹的惨况,为我们真切地展示了当时逃九*九*藏*书*网徙士民的辛酸处境。如杜甫《哀江头》诗云: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唐〕杜甫《无家别》
“安史之乱”后的大迁徙,与“永嘉南渡”及“靖康南渡”的一个最大的差异,便是这场大迁徙没有导致中原王朝政治中心的大转移,长安城依然是唐朝国都。但是,这种光复成功不可能让远徙的人们全部返回残破的故里,正所谓“乱定几人归本土”?连肃宗在诏书中都承认:

“安史之乱”后北方汉民南迁示意图
叛军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种种暴行骇人听闻。刀矢相加,尸横遍野。唐朝军队屡遭败绩,助长了叛军的嚣张气焰,各地士民失魂落魄,仓皇外奔。
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
但是,无论如何,维系一个幅员辽阔,民族构成复杂的宏大帝国,始终潜伏着巨大的风险。开元之后的天宝末年,唐明皇宠信的蕃将安禄山与史思明突然发动了叛乱,史称“安史之乱”。“安史之乱”是唐王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也是千千万万无辜平民的又一场大劫难。与“安史之乱”前的盛况相比,“安史之乱”后的唐朝国内可谓支离破碎,风光不再。然而,想要了解“安史之乱”的真正起因,离不开民族大迁徙的社会历史背景分析。
唐明皇(玄宗)李隆基在位的开元年间,是李唐王朝发展的鼎盛时期,“诗圣”杜甫曾作“忆昔”诗回忆当时的盛况,这些描述也成为后世人心目中的“盛唐景象”:
在“安史之乱”被平定之后,唐朝政府为了安抚归降的叛将,以高官厚禄加以封赏,让其继续握有重权,镇守河北诸地,也就成为日后河北藩镇的主帅。这些藩镇的主九九藏书帅及其后继者的文化背景,往往与安禄山、史思明二位极为相似,或有异族血统,或长期生活于蕃族聚居地区,在异族文化环境薰染下成长起来。
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

唐代藩镇示意图
存者无消息,死者委尘泥……
但用东山谢安石,
又缘顷经逆乱,中夏不宁,士子之流,多投江外。或扶老携幼,久寓他乡;或失职无储,难归京邑。眷言悯念,实恻予怀……
时人顾况指出:“天宝末,安禄山反,天子去蜀,多士奔吴为人海。”《旧唐书·权德舆传》也称:“两京蹂于胡骑,士君子多以家渡江东。”正鉴于此,“安史之乱”后的汉民大迁徙,又被现代学者认为可与西晋末年的“永嘉南渡”、北宋末年的“靖康南渡”并列,也是一次规模巨大的汉民南迁运动。
为君谈笑静胡沙。
卢龙(即幽州,治今北京)藩镇的首任节度使李怀仙为柳城胡人,与安禄山同乡同种。原臣属于契丹,后归降唐朝。李怀仙直接参与了“安史之乱”,为乱军骁将。后归降唐朝,官拜幽州卢龙等军节度使,成为一方霸主。后任节度使李茂勋为回鹘酋长阿布思的后裔,在张仲武任节度使时,随部投降卢龙镇,因善于骑射而得到重用,后被部下推为卢龙节度使。
根据陈先生的考定,河北藩镇地区的“胡化”倾向,直接来源于前期周边民族的内迁,而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在原有内迁的“蕃兵蕃将”的基础上,“安史之乱”造成的北方大批汉民的南迁,无疑为唐朝后期河北藩镇“胡化”问题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淄青藩镇的首任节度使李正己与著名将领高仙芝的民族背景极为相www.99lib•net似,同为内迁的高丽人。他曾任营州副将,后跟随唐朝大将侯希逸驻守青州,因骁勇服众,取代侯希逸了,被推举为节度使。后其子李纳一度公然与唐朝中央官府对抗,自封为齐王。
四海南奔似永嘉。
大批北方汉民的南迁,对于北部中国民族构成与民族文化的发展产生了突出的影响。因为与大批汉人仓皇南奔的状况密切相关,唐朝中期以后河北藩镇的“胡化”趋势同样十分突出,很早引起了众多研究者的关注。在“安史之乱”后,河北地区宛若一个“独立国”,完全不受唐朝中央政府的辖制,如《新唐书·藩镇列传序》评云:
面对屠掠的威胁,大多数士民慌不择路,逃难的方向并不一致。如于邵《河南于氏家谱后序》云:“洎天宝末,幽寇叛乱,今三十七年。顷属中原失守,族类逃难,不南驰吴越,则北走沙朔,或转死沟壑,其谁与知;或因兵祸纵横,吊魂无所;或道路阻塞,不由我归;或田园淹没,无可回顾。”有幸逃生的人们向淮河以南地区迁移者最多。如两湖地区,《旧唐书·地理志》载:“自至德后,中原多故,襄邓百姓,两京衣冠,尽投江、湘,故荆南井邑,十倍其初。”相比之下,江浙一带接收北方移民最多。“天下衣冠士庶,避地东吴,永嘉南迁,未盛于此。”大诗人李白在《永王东巡歌》中吟道:
清渭东流剑阁深,去住彼此无消息。

唐玄宗像

杜甫像
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