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10、奥利,奥利,你给了我什么呀?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10、奥利,奥利,你给了我什么呀?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4.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向法官表示,他走到浴室门口儿,催玛尔塔马上出来。她在墙里边嘟嘟囔囔地说自己感觉非常好。可他知道玛尔塔历来不注意身体,又明知道这事很危险,只好坚持要她出来,最后还是没洗下去。他给她围上毛巾被,把她送回卧室,看见她脸上红扑扑的。那是洗了那么多衣服,累得脸发红。
下午,我们商量好一块去冈萨雷斯剧院,我们特想看看罗伯特·蒙哥马利和诺尔玛·希勒主演的《亲密的伴侣》。好几位朋友对我们说过这部片子。博士生考试快到了,我丈夫正在做准备,可最后还是陪我们一起去了。他也挺喜欢看电影的。奥利韦里奥不想去,因为离考试还只差两天。
堂娜·芙洛拉在10月14日证词中肯定说,她看见在挂着圣心像的卧室里的小桌子上有一只空杯子,杯里有把小勺儿。
证人:是的,她倒是洗了个澡。浴室也紧挨着厨房,我听见了水声。后来,堂·奥利韦里奥回来了,敲了敲门儿,催她快点洗,该坐下来吃早点了。他还得集中精神看书学习呐。
安息吧。阿门。
证人:她要是洗东西,我很容易发现。可她没洗。洗衣池在院子里,就在厨房旁边。当时我正在厨房里给他们准备早点。再说,床单是笨玩意儿,特别还有血,洗起来可耽误工夫儿啦。我没看见绳子上挂着被单一类的东西。
证人:他是出去了,他说要到堂娜·芙洛拉那儿去。不过,堂娜·玛尔塔没再回卧室。她从厨房拿走一只喷壶,在院子的水龙头底下灌满水,然后到走廊上去浇花。一边往花盆里浇水,一边哼一首她家乡的歌,她挺喜欢这首歌的,过去我听她唱过。歌词好像是“月亮啊!银色的栀子花,在我的小夜曲里,你化为一支歌……”嘴里还学着木琴的声音,为歌伴奏。
假如你和我一样有幸站在小玛尔塔的床前,听她向“至高无上的审计”讲述自己的债务,你一定会获益匪浅。她远离家庭,远离家园,远离看见她出生的土地,却镇定自若地手捧着全部账册:现金出纳账、分类总账、账目全部结清,该付的项目誊写得一清二楚。“伟大的收款人”没有告诉她何时收款,而她却把一切准备停当……认真负责的付款人总是信守约言。当她的年轻生命的守护天使鼓动双翼,带着她的肉身飞向永不干枯的天上草原时,她已分文不欠,脸上绽出幸福的微笑。
另外,证人还表示,过了20几分钟,她和女儿一起来到卡斯塔涅达家中,也没看到什么值得惶惶不安的事。她们看见玛尔塔静悄悄地坐在走廊上,吩咐女仆准备午饭。玛尔塔挺过意不去的。卡斯塔涅达走进家门后,她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唉,奥利,你干吗去麻烦堂娜·芙洛拉?我不是说过了吗?没事儿。”证人好说歹说,最后总算劝得她躺下休息。九_九_藏_书_网
证人说,玛尔塔穿衣服的时候,他坐在饭厅里等她一起吃早饭。为她的莽撞心里还很不痛快。玛尔塔走到桌旁,他仍然火气未消。边吃早饭,边谈起她阴道出血。证人对她说,这样月复一月地折腾下去,他很担心。又说,他要出去一会儿,把堂娜·芙洛拉和小叶尔芭·德·奥维埃多找来陪陪她。可她不同意。证人只好动硬的了。尽管玛尔塔一个劲儿地说她没事儿,感觉十分良好,他根本不理。刚一吃完早饭,就去叫上面提到的那两位太太了。
但是,在10月31日提供的第二份证词中,她的说法完全变了。
对多洛雷斯·洛伦特关于是否出血的证词,堂娜·芙洛拉提出了相反的说法。在10月14日的证词中,她说,她应卡斯塔涅达的紧急呼唤,和两个女儿一起来到他家。玛尔塔亲口说,她又闹大出血了,另外还嚷嚷说神经太紧张了。堂娜·芙洛拉给她喝了一点儿帕克-戴维公司出产的镇静药酒,名叫“夸德拉利纳”。瓶子是加封的,是证人亲手打开的瓶盖。
女仆多洛雷斯·洛伦特(未婚,32岁,不在主人家中过夜,每天一大早赶到主人家里干活儿)在1933年10月17日的证词中提出了另一种说法。
在所有证词当中,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的证词最为完整;然而,对法官来说,可信度不高,理由当然是不言自明了。那么,我们可以听一听堂娜·芙洛拉的证词,几乎从一开始她就待在玛尔塔的身边。但是,在她1933年10月14日提供的第一次证词和当月31日提供的第二次证词(是她本人提出再次作证的,她说比第一次作证时她头脑更清楚,心情更镇静)之间,却有着天渊之别:前一次,她极力要解脱奥利韦里奥,现在又想使他陷入泥潭。
乌利塞斯·特朗博士——律师,已婚,43岁,火炬印刷厂老板,是卡斯塔涅达的邻居,和他家仅一墙之隔——在1933年10月14日的证词中说:
你,愚蠢的信徒,企图昧着良心逃离尘世的泪谷吗?或许,哪怕是在封斋节,你对自己的行为有所忏悔?在最后反省的时刻你要详尽地讲述自己的所作所为,难道你忘记了吗?倘若你不懂得从现在起就要准备好自己的账簿,那就太不幸了,万分的不幸!在上帝面前清偿债务的时刻终将到来。
7.在10月14日的证词中,堂娜·芙洛拉肯定说,上午10点钟左右,卡斯塔涅达来的时候,她正在商店的柜台前面。卡斯塔涅达跑过来求她快到玛尔塔身边儿去,说玛尔塔又觉着不好了,大出血,还不想躺下。还说,病人听她的话,只有她才能劝住病人别再干活儿,好好休息。这样,他才能静下心来,全力以赴地准备即将到来的考试。证人又说,她觉得两家人关系密切,没觉出这个要求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也没有看出卡斯塔涅达的声音或表情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假如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在早上8点到9点之间离开家以后没去借书,女仆多洛雷斯·九-九-藏-书-网洛伦特是知道他的真正去处的。但是,她没向法官透露。不过,还在事情发生之前,商人科斯梅·曼索就开始了调查。他揭露事实真相以后,我们才弄清个中奥秘。
法官:请您说一说,早饭后,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是不是又到街上去了?如果是这样,堂娜·玛尔塔是不是躺在床上?
在莱昂,人们喜欢把丧葬仪式拖得很长。因此,天刚亮就举行葬礼,的确不大合乎常情。在1933年10月14日第一次出庭作证的时候,堂娜·芙洛拉说,这件事是她的主意。据她说,奥利韦里奥需要尽快搬回她家,好好休息休息。几天前,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夫妻占用的房间一直空在那儿。
8.还是在1933年10月14日作证的时候,在法官提问当中,堂娜·芙洛拉矢口否认死者当着她的面儿曾经责备过卡斯塔涅达半句话,绝不像外面广为流传的谣言说的那样。据传言,玛尔塔躺在灵床上曾经高喊了几次:“奥利,奥利,你给了我什么呀?”
在第一次出庭作证的时候,堂娜·芙洛拉亲口对我们说,在参加葬礼回来后,而不是在安葬之前,他们收到赫雷斯家发来的一封无线电报,签署者是死者的弟弟贝里萨里奥·赫雷斯。电报要求奥利韦里奥尽早把尸体空运到危地马拉,以便安葬在马萨特南戈。
我们谈起请哪些人,她提出一大串名单。主考人、奥利韦里奥的老师、同学都不能落下。我答应她在家里做几大盘俄式沙拉。我们还要到科斯梅·曼索那儿买肉和维也纳灌肠,可以省不少事。我丈夫说,堂娜·芙洛拉肯定会送来好酒,其他朋友也会送东西来。玛尔塔打算做几个危地马拉菜,让客人吃一惊。桌子的摆法也照危地马拉的习惯,把吃的喝的都摆在桌上,每个人自己动手。她还说,不想上太多的烈酒,怕客人喝得醉醺醺的,又没人往外抬他们。
(《中美洲人报》1933年2月14日)
3.根据卡斯塔涅达那天的证词,他趁女仆多洛雷斯·洛伦特准备早餐的时候出去了一会儿,去找他的同学埃德加多·布宜特拉戈,对方答应过借给他几本书,让他复习第二天考试的科目。他说,他在边道上等了好大一会儿,女仆又出来告诉他布宜特拉戈没在家。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
我想劝他安静安静,就说女人出现这种生理混乱现象是正常的,子宫出血死不了人。可他急赤白脸地一个劲摇头,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说完就慌里慌张地走了。
但是,堂娜·芙洛拉的哥哥费尔南多·瓜迪亚·奥雷亚穆诺在1933年10月22日出庭作证时说,那不是谣言。堂娜·芙洛拉曾经告诉他,在将近下午1点钟的时候,玛尔塔又抽了3次风,在最后一次抽风前,她亲耳听到玛尔塔说过这句话。
证人:只剩下3粒儿,够一次吃的。堂·奥利韦里奥取出药丸,把空瓶子交给我。我把瓶子放回厨房了,要么扔掉了。想不起来了。http://www.99lib.net
应法官的传唤,出庭作证的还有医生、邻居、奥利韦里奥夫妇的挚友,还有一名女仆。虽然在诸证词之间存在着不少矛盾,我们还是打算依据证词理出个头绪。
女仆多洛雷斯·洛伦特在叙述这件事的时候,又和卡斯塔涅达发生了矛盾。
6.将近上午9点钟的时候,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刚吃完早饭,确实出门去找过他的至交,请他们到家里去。多洛雷斯·洛伦特说,这一点她记得。
在那篇题为《好好查一查你的债务》的文章中,牧师赞扬那位年轻女性临终前表现出来的坚不可摧的精神,号召天主教信徒学习她的榜样。
当时,她没想到后来会发生的事,对这些话也没当真,只把它看成是卡斯塔涅达神经紧张的反映。碰见类似的事情,他总是那么紧张。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丈夫,劝他静下心来。
证人:我没送小苏打,我不知道卧室里有没有。堂·奥利韦里奥跟我要的是装药丸的小瓶子,堂娜·玛尔塔每天都要服用。他从卧室门口儿吩咐完,我就从饭厅架子上拿来小瓶子。我把瓶子和一只装水的杯子交给他,上面盖着一个碗。不过,没有小勺儿,他没要我拿勺子。
她给我们留下多少教益啊!让我们为她祈祷。假如你怀着卑劣的侥幸心理,认为可以蒙骗上帝,让我们为你祈祷吧!上帝会拒绝你的花账、你伪造的单据、你在账目上做的手脚。上帝要把你作为卑鄙的窃贼和拙劣的骗子直接送入地狱的牢房。
现在证人可以回忆起,卡斯塔涅达是故意四处散布他妻子身染重病的消息。证人想把上次说的再补充一下:卡斯塔涅达从商店出来,又去找小叶尔芭·德·奥维埃多。这时候,证人回到家里,想准备准备,顺带把事情告诉给自己的女儿。来到卧室的时候,她丈夫神色慌张地回来了。卡斯塔涅达在边道上碰见他,对他说这回玛尔塔没救儿了,当天准死没跑儿。后来,她才知道卡斯塔涅达把这些话说给好几位朋友听。他挨家挨户地跑,预先通知玛尔塔的死讯。
玛尔塔——上面引述的悼文把她的名字误写为“玛丽娅”——死于1933年2月13日星期三午后一点,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匆忙忙地举行了葬礼。接下来几天,没人再说起她。只有市宗教事务所的《事实》周刊(1933年2月份第四周出版的第七期)发表了一篇短文。署名的是伊希德罗·奥古斯托·奥维埃多·伊·雷耶斯牧师,即“圆球”奥维埃多的哥哥。
昨日午后二时,尊敬的堂娜·玛努埃利塔·玛丽娅·卡斯塔涅达因恶性热病急剧发作,在莱昂市与世长辞。夫人系危地马拉人氏,前危地马拉驻尼加拉瓜使团秘书、尊敬的堂·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博士之妻室。昨日前,夫人身体健康。病情突发,未逾3时,猝然弃世。绮年早逝,呜呼哀哉!谨向博得本市人人爱戴的悲痛欲绝的丈夫致以深切的慰问。九-九-藏-书-网
法官:您看见堂娜·玛尔塔从卧室里拿出沾了血迹的东西,比如被单啦、床单啦,自己去洗吗?
2.据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在1933年10月11日提供的证词,当天夜里过得很平静,没发生什么意外。玛尔塔醒来的时候,一个劲儿叫唤月经疼,阴道又是血流如注,把睡衣、被单、床罩全弄脏了。她还嚷嚷着肠胃不舒服。奥利韦里奥走到卧室门口,叫女仆把放在饭厅架子上的装小苏打的瓶子拿来。玛尔塔自己动手,用一杯水把小苏打化开,用勺子搅拌了一阵。那大约是上午8点钟。
堂娜·芙洛拉在第二次作证的时候,没再涉及这件事,法官也没再查问。不过,1933年10月14日,乌利塞斯·特朗博士在证词中说,在最后一次犯病前,玛尔塔只对她丈夫说了几句话,原话是:“奥利,奥利,我的心肝儿,我的宝贝儿,为了你,我把什么都丢下了,我的母亲,我的家,我的祖国……”
5.1933年10月18日,在接受法官的询问时,正在学习律师专业的埃德加多·布宜特拉戈学士说:卡斯塔涅达的确到家里找过他,向他借一本书。他没在家。卡斯塔涅达对他妈妈说,那本书他有急用,是尤金·帕蒂写的一本关于《罗马法》的书。不过,据证人讲,那次来访不是在2月13日早晨,而是在3天前的一个星期日。当时,他正好去望弥撒,所以能说出准确的日期。
法官:把药丸交给卡斯塔涅达的时候是几点钟,您记得吗?
电影看得挺开心的。玛尔塔头也不疼了。不过,片子讲的是离婚的事,她不大喜欢。出来的时候,我丈夫请我们到普里奥酒家吃点儿蜜饯水果冰淇淋,她同意了。然后,我们把她送到家门口儿,我们没瞅见奥利韦里奥,他在屋里学习呐。
证人:便盆里只有尿,我倒在厕所里了。床铺嘛,我没管,平时都是堂娜·玛尔塔自己收拾,可我没看见有什么血迹。我进去的时候,床铺已经收拾好了。3天前我倒是从卧室里收走几条内裤,让月经弄脏了。我拿去洗了洗。
临出门前,玛尔塔说觉得偏头疼,疼得挺厉害的。我从装在皮包里的一个小瓶里给她拿出一片“拜耳牌”阿司匹林。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谈,她说要为奥利韦里奥获得博士学位举行一次晚会。她对小小的晚会想得特别多。家里地方太小,她打算把卧室的家具搬出来,把卧室也当作客厅用,把床铺什么的存放在乌利塞斯·特朗博士家里。
1.根据“圆球”奥维埃多的妻子叶尔芭·德·奥维埃多在1933年10月16日提供的证词,我们知道了玛尔塔在去世的头天晚上还去看过电影,当时她感觉良好,只有轻微的偏头疼。
回来以后,他得知玛尔塔把带血的衣物收起来,自己动手洗干净,然后挂在院子里的绳子上。为这件事他大为恼火。他觉得玛尔塔身体虚弱,干这种事实在太冒失。他叫了声玛尔塔,她从浴室里应了一声,这下子他更火了。当时,他认为——现在仍然认为——洗完衣物又去洗澡简直太不慎重了。谁都知道,在子宫出血的情况下,剧烈活动也好,沾凉水也好,都会引起致命的后果。九-九-藏-书-网
证词有好几份。尽管证词是过了几个月才提供的,但是通过这些证词还是可以重现当天发生的事情。当时,除了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外,谁也没有对实事多加注意。在一些证人的记忆中,事情和时间相当混乱,这是可以理解的。还有些证人显得失去客观性,他们预先对犯人有一股敌对情绪。证人之一,即女仆多洛雷斯·洛伦特,在1933年10月17日出庭作证的时候,回避了一些基本事实,这一点我们可以在另一章中看到。
证人:我估摸着在8点钟以前。我每天7点钟开始干活儿,干了有一个钟头了。
法官:您走进卧室打扫房间的时候,看没看见床上或者便盆里有血迹?
法官:请您说一说,您是否把小苏打送到卧室,还有一只盛水的杯子和小勺儿,好把药化开。
卡斯塔涅达说得那么凶,我也慌了神儿了。过了一会儿,斯科特乳化剂厂的广告宣传队朝我们住的那条街走过来。我拦住领头儿的,说这儿有个危重病人,求他们别在这条街上大嚷大叫。领头儿的高高兴兴地接受了我的请求,不声不响地带着那支常跟他在一起的乐队走远了。一群孩子跟在后边,走出几个街区才又吹打起来。
大约是上午9点半过一点儿,我正在门口把几包电影票交给冈萨雷斯公司跑外的伙计,看见卡斯塔涅达神情激动,急急忙忙地走过去。我拦住他,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回答说,他妻子情况很严重,早晨醒来子宫大出血。
证人说,有人把没有按照赫雷斯家的合情合理的愿望办事归罪于奥利韦里奥,这显然是不公正的,因为电报传过来的时候,葬礼已经结束。奥利韦里奥绝对没有违拗亲友的打算;相反的,他连忙向在场的人打听能否在第二天将棺木起出来。大家都劝他不要自找麻烦,手续太复杂了。就奥利韦里奥本意来说,他绝对没有匆忙下葬、草草了事的意思。正如证人亲口说的,是她拍板定案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她都愿意承担责任。当时,奥利韦里奥十分悲伤,根本无法料理任何事情。
法官:那天早上,堂娜·玛尔塔确实洗澡了吗?
法官:您是否记得瓶子里有多少药丸。
接着,她又抽起风来,这次来得特别厉害,时间又长。最后,她咽气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