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积累证据
26、来得突然,又不是时候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26、来得突然,又不是时候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准确地说,他跟我说了这么几句话。‘坐下,大夫。法官马上就到这儿来。把壶交给他。他怎么吩咐,您就怎么办。’”萨尔梅龙大夫离开桌子,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就像达比希雷大夫朝卧室走过去,卧室里还不断传出哀号声,“说完了,又不算数,老帮子,胆小鬼。”
“这是最后一次发作吧?”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用另外一只手捂住手指,“顶好我还是敷敷冰吧。”
“不是。他跟达比希雷大夫后面走了,好像没听见大夫提到‘法官’这个词儿。他一边摇脑袋,一边重复说:‘您瞧,真是天大的不幸啊,一个这么高尚的人,这么善良的人,就这样,突然死了。’”萨尔梅龙大夫转过身来,在猴子面前停下脚步,两手捂住前胸。他还在护着锡壶。
“就在这时候,病发作了。”科斯梅·曼索把脑袋探过来,想看看罗萨利奥的手指头,罗萨利奥的手指头露出了红赤赤的嫩肉,“没有酒精,只好点点儿猴牌茴芹酒啦。”
他把锡壶抱得更紧了,那双破鞋紧紧踩在马赛克地板上。他不会打败这一仗,法官到来前,他绝不会离开这儿。
“不过,他没打算把锡壶夺过去。”科斯梅·曼索也用手摸了摸黄铜牌,然后把手停在画着酒瓶的地方,猴子用两臂护住那只瓶子。广告牌上还有一只猴子护住另一只酒瓶。
“把他搀到床上的时候,犯了一次,不算厉害。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萨尔梅龙大夫从屁股底下伸过手去把椅子往前拉了拉,“你爱敷什么就敷什么吧,真够呛。”
“这么说,他神志清楚。”“班头儿”普里奥从地上拿起广告牌,抖了抖上面的浮土,“看样子,挺平静吗?”
“没有。我摆弄导管的时候,他只说一句:用这玩意儿帮不了病人一点儿忙。他是说给堂娜·芙洛拉听的。他没离开床头儿,用手一个
藏书网
劲儿地揉搓堂·卡门的脑门儿。”又要砸钉子了,萨尔梅龙大夫直缩脖子。
“没有。我回答说,我要把壶交给当局,因为堂·卡门是中毒死的。”萨尔梅龙大夫后退了几步,两眼一直盯住那只从广告牌上冲他挑战的猴子,那副神态又自豪又坚定,随后,他回到桌旁,“他扭过头来,好像要听清楚我说的话,其实,是想让我知道他不相信我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对我说,我不光是个不速之客,而且惹人讨厌,说我没有必要待在那儿。我回答说,好啊,我就走了,您不用操心,可我要带走那把锡壶。他要是想抢锡壶,我就准备踹他一脚。”
“卡斯塔涅达要大家不要冲着垂危病人嚷嚷,那是什么时候?”“班头儿”普里奥钉钉子的时候,科斯梅·曼索紧紧闭上眼睛。
“他抓起刚才坐的那把椅子,往眼前一放。”萨尔梅龙大夫从桌子这边儿看着那两个忙着钉广告牌的人,“他用傲慢的口吻问我在那儿找什么,就像我是小偷还是什么似的。我火了。我嚷嚷着叫他让开。堂娜·芙洛拉听见喊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他没抢。”科斯梅·曼索走过来,坐在萨尔梅龙大夫旁边,用红色印花手帕擦了擦后脖梗,“您欠我一杯猴牌茴芹酒,‘班头儿’。”
“卡斯塔涅达呢?”“班头儿”普里奥嘴里噙着钉子,正要用榔头砸第一根钉子,“他干什么啦?”
“这儿没有猴牌茴芹酒。”“班头儿”普里奥把榔头放进抽屉里,“要想喝,就来杯啤酒吧。”
“您看他是吓了一跳呢,还是只是感到意外?”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扭过脖子问,两手托住猴牌茴芹酒的黄铜广告牌。“班头儿”普里奥正准备把广告牌钉在柜台一侧的墙上。那是1933年10月11日晚上。
“她也吃了一惊。”科斯梅·曼索冲罗萨藏书网利奥打了个手势,告诉他广告牌摆歪了,“再往下一点儿,右边儿。”
萨尔梅龙大夫手提小药箱,朝卧室方向走去。以前他从来没到这家来过,不知道该进哪个门。这当儿,卡斯塔涅达从椅子上跳起来,挡住他的去路。
“不过,说句实在话,用导管确实救不了他。”罗萨利奥吹了吹手指头,然后把一小块冰包在手帕里,捂在手指头上。
“他开始浑身打战,好厉害哟。身体剧烈抽搐,真是吓坏人。像中了邪似的,在床上一挺一挺的。”萨尔梅龙大夫松开罗萨利奥的手,回到桌子边儿上,“你们啊,连根钉子也不会钉。”
“他可得敢啊!”萨尔梅龙大夫用手捂住前胸,闪了一下身子,仿佛还在护住锡壶,“这工夫儿,达比希雷大夫进来了,他更不敢了。一看见达比希雷大夫,他的态度立刻变了。他走过去,显出非常难过的样子,对他说:‘您看,真不幸,大夫。’他张开两臂,似乎要拥抱达比希雷大夫。‘这家里又死了一口人。您恐怕会要我们大家都去验验血吧,在这家里似乎有一种恶性细菌。’达比希雷大夫什么也没说。他看见锡壶在我手里,心里马上明白了,我是决不会松手的。”
“我连忙脱掉外套儿,挽起袖子,参加抢救。”萨尔梅龙大夫站起身来,摆出脱外套儿的姿势,“我先得找个下导管的地方,弄不好就得敲碎他的牙齿。最后,鼓捣了半天,总算用压舌板撬开了他的下巴。我要过一把锡壶。”
“达比希雷大夫没跟您说什么吗?没表示支持您?”“班头儿”普里奥不耐烦地推开罗萨利奥,“我喜欢猴,才把牌子挂上的,墙是我的。”
“看不出有什么惊惶的样子,不过,的确挺痛苦的。我给他解开衬衣的纽扣,放上听诊器。他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腿上很不舒服,像是有乌贼往上爬。http://www.99lib.net’”萨尔梅龙大夫使劲掰开罗萨利奥的手,“不过,他不是冲我说的,也不是冲他妻子、女儿说的,是冲卡斯塔涅达说的。这工夫儿,他正托住堂·卡门的脑袋。瞧瞧,差点儿把你的指甲砸下来。把酒精拿过来,‘班头儿’。”
“算啦,你去砸别人的手指头吧。”罗萨利奥转过身去,把身体俯在小冰桶上,用好手攥住伤手。
“这么说,又剩下你们两个人了,卡斯塔涅达和您。”科斯梅·曼索把啤酒杯端到嘴边儿,吹了吹上面的泡沫。
“这家伙是个地道的演员。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好像刚刚知道出了什么事。”萨尔梅龙大夫用手扶住桌子,单等着普里奥砸钉子,没有坐下去,“他走到堂娜·芙洛拉跟前拥抱了她一下,对她说:‘干吗不叫我呀?我满可以去找达比希雷大夫嘛。’说完,连跳了两步,抢先进入卧室。”
“那是在插导管以前。”榔头每砸一下,萨尔梅龙大夫就眨一下眼睛,“他给病人垫上枕头,要大家别出声。我心里想:‘我认识你,小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
“要是没有猴牌茴芹酒,你他妈的干吗要钉广告牌呀,‘班头儿’?我的指甲也白糟踏啦。”罗萨利奥给“班头儿”普里奥看了看发紫的指甲。
“怎么下的导管啊?”“班头儿”普里奥把广告牌凑到眼前看了看,然后重新按到墙上,“过来,帮我扶住铜牌,堂·查利奥。”
“你抓住了这个婊子养的,要是甩手一走,你就是个屎蛋,是个窝囊废。”他昂着下巴,表情又自豪又坚定。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谁也没看见他这副神态。
“玛丽娅·德尔·碧拉尔·孔特雷拉斯呢?”罗萨利奥问了一句,随即惊叫了一声。广告牌掉在地上,黄铜牌的声音响了好一阵子。
“都到那时候啦,谁能救他呀?别逗啦。”萨http://www.99lib.net尔梅龙大夫顶了罗萨利奥一句,“我拔出导管,把听诊器放在病人胸前。听上去,心跳得很微弱,很散乱。过了几分钟,他就死了。”
“你啊,真是个孩子。来,让我看看手指头。”科斯梅·曼索抓住罗萨利奥的手,“您一定是看着她走进卧室了。怎么会不看呢?一见她,您两眼就发亮嘛。”
“他跟在我后面出来了。不过,我还是把锡壶弄到手了。女用人把锡壶交给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萨尔梅龙大夫也走过去,看那只把酒瓶掩在胸前的猴子,用手指头抚摸了一下黄铜牌的釉面,“他摆出主人的架势指责我说:为什么不让人把那些脏东西倒掉?”
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来到客厅通向走廊的大门的时候,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还在静静地打字。后来,他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这位不速之客。一边看他,一边打字,直到打字机上的小铃铛响了一声:一行字已经打到头儿了。
“其实,也说不上是抢。”萨尔梅龙大夫站起身来,猴子渐渐停在了自己的位子上,“我扣上袖扣,找外套儿,打算穿上。这时候,卡斯塔涅达非常平静地拿起锡壶,把它交给一个女用人。听见那两个女人的惊叫声,女仆们都走进了卧室,他自然而然地低声吩咐那个女用人,叫她把壶里的东西倒在厕所里。我也十分平静地拿起药箱,跟着她走到廊道上。”
“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待在卧室里了。正给堂·卡门揉大腿,不过,并不显得多么焦急。她估计,可能是一时不舒服。”萨尔梅龙大夫从桌子这边儿走过去,想给罗萨利奥检查检查手指头,罗萨利奥不愿意让科斯梅·曼索看,“她问我,照我看,不会是积食吧?还是堂·卡门自己回答了她,说不可能是积食,他早饭没吃过伤胃的东西,晚饭只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块甜面包。”
“她看见我来到她99lib.net家,吃了一惊。听见喊叫声,看见我们俩你推我搡的,更是吃惊。不过,在那种时候她是不会赶我走的。我是救命星嘛。‘快进来,快进来,他快不行啦。’这就是她说的话。”萨尔梅龙大夫从椅子上轻轻地站起来,朝广告牌迅速瞥了一眼,“太靠下啦。”
“卡斯塔涅达跟在您后面也出来了。”罗萨利奥把手伸得平平的,仿佛端着个香炉,走过去欣赏钉在墙上的广告牌,“这猴子,真顽固。抓住酒瓶子不撒手。”
“卡斯塔涅达呢?没上前阻拦吗?”现在是科斯梅·曼索一个人托住广告牌,“留点儿神,这回该我啦,‘班头儿’。”
蓦地,他在那家走廊上感到疲惫不堪,觉得自己是个不相干的人,过去他从来没到这家来过,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来了。所有的东西,他都觉得与己无关,令人憎恨。他靠在一根柱子上,看看靠墙摆着的那几把摇椅。平衡杆朝上放着,擦洗了半截儿,甭管怎么说,他是没法儿坐了,心里越发觉得无依无靠的。放在餐桌上的小药箱似乎摆得不是地方,他那双沾满尘土的破鞋看上去也那么陌生。衬衣的汗酸味儿很让他脸上挂不住,这股味儿仿佛告诉他:人家不让你来,自有人家的道理。他又一次听到从卧室里传出的母女俩的哀号声,伤心的喊叫声好似一股劲风,要把他这个不速之客吹出这幢房子。
“其实在打字的时候他什么都知道了。”科斯梅·曼索走过去帮助罗萨利奥,用手从下面托住广告牌,“他在估计希尔走到达比希雷诊所需要多大工夫,跟他一块回来又需要多大工夫。假定说他是在诊所找到老大夫的。”
“他死了。那就该抢锡壶啦。”广告牌钉住了一边儿,科斯梅·曼索用一只手扶住广告牌。
“用不着操心这些事。他放在药丸里的毒药厉害着呐。怎么也来不及了。”萨尔梅龙大夫听见砸钉子的声音,身子颤抖了一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