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确立罪证
16、警钟敲响,无人肯听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16、警钟敲响,无人肯听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忘不了您,大夫。”达比希雷大夫尽量把口气放得缓和些,随即将鞭梢儿卷在拳头上,准备一鞭子甩出去准能抽在马背上。
“因为事情很明显,像堂·卡门这样一个脑筋不大够用的人,当然希望有他这么个女婿把生意管起来。”达比希雷大夫费劲地检查自己光滑洁净的指甲,“不过,他不会上这个当,他是找不到机会离开那个家,那儿的人就认得钱。”
但是,他仍然不相信萨尔梅龙大夫那套侦探小说式的胡说八道,不管怎么添枝加叶、怎么运用逻辑推理说得头头是道,他还是不相信。抽象地想一想,这些胡话也许还有点儿意义;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去,就变得毫无意义了。莱昂的实际情况是人们孤陋寡闻,生活平淡无奇,什么情场拼斗啦,什么神秘犯罪啦,都跟莱昂毫无关系。有声电影到来之后,这类事才广泛流行,比如在“医神”被害的那天晚上正在放映的《天谴》,就是如此。
达比希雷大夫斜睨了一眼,只见他的同行嘴唇紧着翕动,眼睛盯住车篷的帆布,好像在做祈祷。
“您到底还是承认他们确实在相爱?”萨尔梅龙大夫坐在凳子上换了个姿势,转过身来对着老大夫,“您想一想我最后一次跟您讲的舞鱼人的故事。”
“不,不是的。这位花花公子闹口臭,心里很烦恼。”达比希雷大夫跷起二郎腿,仔细抚平裤子上的褶子,“我给他开了点儿利肝药和25%的李斯特漱口液。”
“这是说玛丽娅·德尔·碧拉尔喽。对玛蒂尔德呢?关于玛蒂尔德,他跟您说了什么?”萨尔梅龙大夫贪心不足,连忙挤出这么几句话。
通常他们从医院一出来,总是一起坐马车到火车站附近。到那儿以后,萨尔梅龙大夫下车,随便在小广场上找个饭铺吃早饭。那里到处是等早班火车到站的马夫、脚夫和车夫。然后,他开始上午的巡诊,步行走过多洛雷斯小酒馆——是个红灯区——的街道,那里到处是脏水沟、小山包和臭水坑。
“我有了一位新病人。”达比希雷大夫用手指转动着帽子,“您亲爱的朋友,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博士。”
“我给他进了一句忠言99lib•net。”达比希雷大夫用手搂住膝盖,“赶快和玛丽娅·德尔·碧拉尔结婚。这次他又住进人家家里,惹得谣言四起,有损主人的名声啊。另外,也算得上是天生一对儿嘛。”
“让他大失所望?”萨尔梅龙大夫下意识地在口袋里寻找斯奎布笔记本,可是没有带在身边,“为什么呢?”
“那他怎么回答?”萨尔梅龙大夫焦急地盯着他。
“让我静下心来?”萨尔梅龙大夫坐在凳子上没有动弹。
“大概有一个礼拜了。我让她查了血,结果是阳性,换句话说,是疟疾。”达比希雷大夫无精打采地握着缰绳,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不住跳动。
“我想跟您说的不是这件事,不是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闹口臭。”达比希雷大夫轻快地晃动着上面那条腿,“而是借您的光,我的同行,我也碰了碰孔特雷拉斯家的事。”
“一盒装60丸,每天吃6丸,每次饭后吃2丸。”达比希雷大夫一只手抖着缰绳,另一只手擦了擦脸上的唾沫,车子又加快了速度,“必要的话,我想再加点儿奎宁。劳驾啦,用不着这么大声音。”
达比希雷大夫两眼盯住拉车的牲口,板着脸,没有理他。
“多少丸?”萨尔梅龙大夫催着问,唾沫星子溅到达比希雷大夫的脸上。
“不知道。”达比希雷大夫耸了耸肩,顽皮地笑了笑,“我是在社交俱乐部听人议论的,病人也当着我的面儿议论过。听到的东西,我不能全信。不过,这位年轻的鳏夫回到家去,总是考虑不周吧,那家人也不够慎重。这些我都跟他讲了。”
“小伙子要价够高的。”萨尔梅龙大夫摇头晃脑地加重说话的语气。
达比希雷大夫尽管用轻松的口吻谈论这件事,其实对自己如此大胆地吐露机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对自己不能严守职业秘密,心里很不是滋味。
“您不会说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得了疟疾吧。”萨尔梅龙大夫跟着他走过去,坐在凳子上,态度十分冷漠。
“财神嘛……人再虚伪,也得到供桌
九九藏书
前祷告。”萨尔梅龙大夫还是亲切地握着老大夫的手,嘴角儿露出瞧不起人的表情,“他一回来,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收买市政要员的良心,争取跟自来水公司签下合同。这项合同是强盗行为。”
“下礼拜他要去马那瓜,不再回来了。”达比希雷大夫伸长脖颈系好扣子,就像公鸡要打鸣似的,“他要写一本书,大概是关于尼加拉瓜的地理书。没想再回莱昂。”
“是药丸?”萨尔梅龙大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非常激动,几乎喊了起来。
“他说,这儿的人闲着没事,总爱闲扯淡,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用操心。”达比希雷大夫边说边模仿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那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还说,他不久前失去了一位堪称典范的妻子,她容貌美丽,家里有钱,还在欧洲受过教育,现在不会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卷毛丫头结婚。真要是把她介绍给危地马拉的社交界,他没法不脸红。”
“那您就不要怪罪‘长舌桌’了。”萨尔梅龙大夫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唾沫,“要么您得承认整个莱昂就是一张‘长舌桌’。”
“说完这些话,就没再谈下去。”达比希雷大夫掏出带链的怀表,似乎表示他有急事,借此甩开自己说过的话,“俗话说:‘那边儿供着财神,我偏不到供桌前祷告。’”
“他只有一点感到遗憾,那就是让堂·卡门大失所望。”话刚出口,达比希雷大夫立刻犹疑不决了,后悔不该又提出个话题。
“这种事我不参与。”达比希雷大夫站起身来,准备披上科尔多瓦披风,“做生意,我一窍不通。我跟您谈这件事,不是叫您大惊小怪,是想让您静下心来。”
“60丸,每天6丸,一共是7天。就是说还剩下3天的药。”萨尔梅龙大夫猛然从座位上转了个身,用力太猛,车子晃动了一下,“今儿个就把药撤下来。就是今儿个,他妈的!”
“我带您一块儿走?”达比希雷大夫弯下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一直等到他的学生有意思站起来。
萨尔梅龙大夫没有答腔,跟着老大夫走到大门口。几匹马拖着马车,在院子里懒洋洋地啃吃大雨过后在石头台阶附近长出来的青草。
“不,那可不行。我把您送到卫生局99lib•net门口儿,正好我也走那条路。”达比希雷大夫抖了抖缰绳。
他又提到马钱子碱。老大夫又一次为他的学生感到遗憾。像这样一位才华出众的学生,尽管取得了医生的学位,穿戴还是这么寒碜,他为萨尔梅龙大夫那双破皮鞋、那双脱落到鞋子上的松口儿袜子深感遗憾。
不过,这天早晨老大夫心绪不错,很想开开玩笑。准备和他这位同行谈的事情,很让他反感;卡斯塔涅达的为人,也很让他反感。老大夫从萨尔梅龙大夫嘴里得知卡斯塔涅达这个傲慢无礼、狂妄自大的家伙参与了毒死“医神”事件,从那儿以后,他不能不承认他对卡斯塔涅达的反感深深印在心中。
“就是说,3天前我去看您的时候,您已经给她开过药了?”萨尔梅龙大夫的声音嘶哑了,直吐唾沫星子。
就在几天前的黄昏时分,萨尔梅龙大夫上衣口袋揣着斯奎布笔记本,又来到位于皇家大街的老大夫的诊所。他又带来了关于所谓“卡斯塔涅达案”的新材料以及最近通过调查取得的所谓“证据”。达比希雷大夫对此感到吃惊,几个月过去了,他原以为这件事早被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从什么时候起?”萨尔梅龙大夫紧紧抓住帆布车篷的铁架子,惊奇地瞅了瞅他的老师。
“您给她开了什么药?”萨尔梅龙迫不及待地追问老大夫,把“尊师”二字忘得一干二净。
“您往哪儿去?”萨尔梅龙大夫把药箱放在车板上。没话找话,问了一句。
“胡言乱语?”萨尔梅龙大夫用手按住帽子,马车奔跑如飞,风差点儿刮走他的帽子,“这3天当中,要是他们家叫您去急诊,可别忘了叫我。别忘了叫我!”
在莱昂城里,从敲响晚祈祷钟开始,云雾般的蚊虫一迭声地嗡嗡乱叫着大举进入庭院、厨房和走廊。住在中心地区的居民,家家散发出杀虫剂的气味儿,没有蚊帐就无法入睡。晚上和白天一样热,关上房门,室内空气闷得人无法忍受,大雨也没能缓解高温天气。
“我到孔特雷拉斯家去。玛蒂尔德闹疟疾,症状很让我担心。”达比希雷大夫朝马背上轻轻抽了一鞭子,马加快了脚步,“堂·卡门把她带到诊所里。一到傍晚就发烧。打冷战,体重下降,眼睛发黄。”
此时,达比希九*九*藏*书*网雷大夫按照预定的方向驱车前往孔特雷拉斯家。
“老师,您是知道的,涉及到咱俩之间的秘密,我是守口如瓶。”萨尔梅龙大夫比谁都了解老大夫,注意到他的情绪有变化,他握住老大夫的手,那股亲热劲儿就像两人不分彼此,“咱们议论病人,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是他自己提到玛蒂尔德的。他告诉我说,他知道有人造谣说他和玛蒂尔德在谈恋爱,但还是那么回事。”达比希雷大夫还是满脸堆着笑,可他尽量避开同行的眼光,“在他看来,玛蒂尔德是个有教养的、道德高尚的姑娘,不过她的长相一点儿都不吸引人。他也不感兴趣。”
萨尔梅龙大夫慢慢地摇了摇头,皱起双眉。那双细长的眼睛好似扑满上的投钱口儿。
1933年冬季,尼加拉瓜太平洋地区雨水从来没有这么多,受到影响的主要是西部各省。从7月到10月,莱昂和科林托之间的铁路交通经常被暴雨切断,大雨冲坏了路基,铁路沿线的电话电报的电线杆受到严重破坏。莱昂附近几个乡的土路被洪水淹没。农作物,尤其是玉米和甘蔗受灾严重,很大一部分牛、马被淹死。11月中旬,大水退后,在奇奇加尔帕的圣安东尼奥榨糖厂,量雨计上记录的雨量高达20英寸。
“他走还是不走,回来还是不回来,那还得看。”萨尔梅龙大夫在地上蹭了蹭鞋子,好像要蹭掉一口痰,“他在这儿还有事儿要干。马钱子碱足够用的。”
“好吧,您要是想听,就跟我在这儿坐一会儿。”达比希雷大夫扯住萨尔梅龙大夫的胳膊,把他领到门厅里的一条凳子跟前,这时候,还没有病人和探视者,“昨天他到我的诊所去了。”
9月30日(星期六)上午,达比希雷大夫在圣维森特医院的门厅里遇见了萨尔梅龙大夫。达比希雷大夫刚看完住院病人,正要往外走。萨尔梅龙大夫查完病房,刚巧过来。这时,天空阴云密布,从东到西黑了半边天。从黎明时起,雨总算停下来了,不过,一场大雨还是非下不可。两个人谈了谈天气炎热、蚊虫成灾。但是,达比希雷大夫心里很清楚,主要话题还没有开始呐。
现在,达比希雷大夫感到他的学生对上次谈话颇不满意,试图旧话重提,可又不敢明说。老大夫胳膊上九*九*藏*书*网搭着科尔多瓦披风,手里拿着帽子,心里想人们都说他是怪人,不说萨尔梅龙大夫是怪人,真有意思!这位老兄每次抓住个题目,死也不肯松手。
“我在这儿下车!”萨尔梅龙大夫猛地拎起药箱,不等车子停下,就纵身一跳,落在大街上,差点儿失去平衡。
达比希雷大夫还要往下说,却猛然煞住了车,就像有人不慎走到悬崖边上,连忙后退了一步。他没敢向他的学生透露那次谈话中最刺耳的部分。卡斯塔涅达厚颜无耻地说,他也知道有人就他和堂娜·芙洛拉的关系散布些流言蜚语。听到这种轻狂言论,老大夫立刻打住他的话头儿,无论如何不想听他讲这类事。
“口臭?”萨尔梅龙大夫感到又吃惊又可笑,“找您就为了看这个病?”
“就是常用的药,只是把硫酸奎宁的药量加大了一倍。”达比希雷大夫松开缰绳,马已经跑顺了。
“当然,是我在自个儿的药房里亲手配制的。”达比希雷大夫听到对方问话的口气不太客气,心里有些恼火。
老大夫耐下心来听他的学生介绍调查结果:1932年6月18日多少条狗中毒而死;投毒者从阿尔古埃约药店弄到的那瓶马钱子碱共有多大剂量。老大夫还听他大谈秘密情书以及其他乌七八糟的事。虽说分手时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但是,老人听了他说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手里还有一部分毒药,没说别的话,只是很礼貌地摇了摇头。
“什么他妈的!我不能拿病人开玩笑。”达比希雷大夫扬起鞭子,准备再抽上一鞭子,“别胡言乱语啦。”
“把我撂在圣胡安公园吧。”萨尔梅龙大夫蹬上脚踏板,“今儿个轮到我到卫生局为妓女做检查。”
萨尔梅龙大夫松了松领带,没有说话。
“慢着点儿,我的同行,等一等,这儿可不是‘长舌桌’。”达比希雷大夫笑了笑,把大腿挪下来,“教堂里交信的事儿,我知道的不确实。对感情上的那套花样儿,我不在行。不过,我知道,在莱昂确实议论纷纷。”
马车又驶过一个街区,来到火车站附近。达比希雷大夫勒住缰绳,朝后张望了一眼,已经看不到他的学生的身影了。从奇南德加开来的7点半的火车汽笛长鸣,开进了火车站。和车站只隔着一道木栅栏的大街登时笼罩在烟雾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