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积累证据
33、两口棺材被偷偷运到国民警卫队总部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33、两口棺材被偷偷运到国民警卫队总部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法官吃力地爬上位于赫雷斯广场、冈萨雷斯剧院对面的那幢楼房的二楼。从远处就听见奥蒂斯上尉呵斥几名特利卡的屠夫,他们因为违反禁令宰杀了母畜而被捕。一看费亚约斯法官出现在门口儿,奥蒂斯上尉就把事情草草一了,最后决定罚款,让他们到税务管理处去交钱。屠夫们跟着一名士兵走了。他们得把罚款单交给这个士兵,才能获释。
“我不做这类交易。”费亚约斯法官走出屋门,朝楼梯走过去,“不过,您肯帮忙,我很高兴。”
“连我也不行?”奥蒂斯上尉趾高气昂地朝一个女人走去。那个女人正走过来,想找他谈谈。
“你相信乌苏卢特兰的话。”奥蒂斯上尉嘬了一口沾满蛋黄的叉子,弄干净后,把叉子放在盘子上,“说不定,我会突然看见你跟那帮野人一起坐在‘长舌桌’上咧。”
这些事情他是头天下午从阿利·瓦内加斯嘴里听到的。因为马上需要弄清这件事,他才没去法院。本来8点钟以前他要在法院里审查证人名单,准备当天的审问。现在只好另打主意,先到国民警卫队总部,去找奥蒂斯上尉。
“我看你都累垮了。”奥蒂斯上尉端着盘子,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你该在床上躺着。”
“操!跟你这种人,简直没法儿开玩笑。”奥蒂斯上尉抓住法官的胳臂。
“你去挖你的尸体,我绝不往里头掺和。”奥蒂斯上尉摇晃着两腿,发现一只靴子的带子松开了,他把脚抬到写字台上,系紧了靴子,“不过,你要把内脏分成两份儿。一份儿送往马那瓜,另一份儿留在这儿化验。”
“我有责任听取和本案有关的所有意见。我不是在搜集谣言,我是在取证。”费亚约斯法官摇了摇头,手抓住椅子没放开,尽量控制住自己别呕吐出来,“所以我还得把殡仪馆老板传去作证。九*九*藏*书*网
“马里亚诺!”奥蒂斯上尉站在楼梯栏杆处。
费亚约斯法官没有回头,继续往下走,也不想扶着栏杆。他马上会走到街上,在赫雷斯广场总能找到马车。
“谁也没给乌苏卢特兰递问题。”奥蒂斯上尉把盘子往写字台上一放,哐啷地响了一声。
“我给你交个底儿吧。”奥蒂斯上尉把另一只靴子的带子也紧了紧,“乌维科给索摩查发来一封信,要他把卡斯塔涅达的脑袋交给他。他把卡斯塔涅达看作是政敌。另外,他认为卡斯塔涅达在哥斯达黎加杀了他的侄子。”
“索摩查将军是想帮助咱,好拿到真凭实据。”奥蒂斯上尉朝窗子走过去,他把身体依靠在窗框上,叉开双腿,放了一个响屁,“在马那瓜,卫生部的化验室有现代化设备,可这儿啥也没有。卡斯塔涅达在这一点上说得有道理,只是咱们不爱听。”
“没有,我还没走到这一步。”奥蒂斯上尉对着光看了看那杯柠檬水,然后呷了一口,“他是老顽固,现在他想报复一下萨尔梅龙大夫,因为他们俩吵过嘴。不过,也不能排除他说的是真话。”
“你计划什么时候开棺验尸?”奥蒂斯上尉把声音放缓下来。凳子上坐满求见的人。
“那您派人把棺材送回殡仪馆去。”费亚约斯法官疲惫不堪,在大门口的铁栅栏处站下脚步,从街心穿过前厅的穿堂风,又热又猛,足以把他吹倒在地,“我再说一遍,你们别太不懂规矩。尸体必须再埋好。只能留下内脏供解剖用。”
“咱们这么说吧,”奥蒂斯上尉跳下写字台,走了几步,试了试,靴子带儿确实系紧了,“堂·费尔南多·瓜迪亚会把有关证据交给你,他已经向哥斯达黎加索要了。是他劝说他妹妹发第二封电报的。他是个非常严肃的人。”
收到这封电报九九藏书网,法官的情绪没有丝毫好转,这封电报也需要列入档案。他不耐烦地把电报塞进外衣口袋里,里面还有一长条擦鼻涕用的卫生纸。上面如此吝啬,他只好站在街角要求过往行人给予赞助了。
“在这个案子里该干什么,应该由我来决定。”费亚约斯法官朝前走了几步,用拳头砸了一下写字台,盘子里的刀叉叮叮当当响了一阵,法官也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劲,“如果你们要掘出尸体,我就在报上揭发你们。”
“这就是说,你们想把他怎么样就把他怎么样。我呢,只能干瞪眼瞧着。”费亚约斯法官身子晃了晃。写字台对面摆着两把铁椅子,不过他还是不想坐下。
“这是谁说的?”奥蒂斯上尉拿起叉子,使劲地用叉子搅和另一枚鸡蛋的蛋黄。
“那只是一种看法。看法嘛,可以有多种多样。”费亚约斯法官两眼望着被散开的蛋黄涂得黄拉巴叽的盘子,他不得不甩手抓住椅子,“国民警卫队想把调查结果送到马那瓜,而且正在策划一场非法的开棺验尸,这倒是千真万确的。”
刚走到家门口,只听见一阵自行车铃响,电报局的邮差交给他一封电报,标号是22。他让妻子在簿子上“收讫”处签了字,自己边走边看电报:高级法院召开了全会,通报了就验尸费提出来的请求,但是只批准50科尔多瓦,必须立即到税务局去领钱。
“可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呐。”费亚约斯法官拍了拍热得发烫的面颊,“把内脏运到马那瓜正是卡斯塔涅达求之不得的事。国民警卫队非但没坑了他,反而在帮他的忙。”
“10月25号吧。我需要有人把门儿,不让闲人靠近。”费亚约斯法官用双手遮住太阳。从门洞儿射进的阳光十分刺目,他觉得眼睛实在受不了。
随后,奥蒂斯上尉用军服的http://www.99lib.net卡其布衬衣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从写字台上端起盘子,盘子里的早餐还在冒热气。他就站在那儿吃早餐。费亚约斯法官也没有坐下。
“眼下达比希雷出来说反话儿。您也跟他谈过,要他写那篇文章?”费亚约斯法官朝一张椅子走过去,往椅子旁边一站,只是还没有用手去抓锈迹斑斑的椅子背。
1933年10月20日早上,费亚约斯法官起床后情绪坏透了。一连两天他闹重感冒,今天又不能洗澡,穿起衣服来,浑身好似散了架。衣服摩擦身体,觉得碍手碍脚的。
“索摩查到底想干什么?”费亚约斯法官围着写字台绕了一圈,没有多加思索,一屁股坐到奥蒂斯上尉的椅子上,“他是想把卡斯塔涅达救出铁窗,还是要给他判刑?要是在马那瓜尸体解剖的结果是阴性,那会怎么样?即使在这儿证明了内脏含有毒物,卡斯塔涅达也会得到释放。”
“交易做不做?”法官尽力轻快地朝屋门走去,奥蒂斯上尉跟在他后面。
“也是乌苏卢特兰告诉阿利·瓦内加斯的。”费亚约斯法官放松了身体,为什么他不坐下?看见那堆黏糊糊的东西,他不能不想到脓水,“国民警卫队派人到罗萨莱斯殡仪馆买下了两口棺材,前天晚上把棺材运到总部这儿来了。”
“咱们什么也没谈过!”奥蒂斯上尉两级两级地跑下楼梯,“别发疯,别提出辞职!”
“我执行的是马那瓜的命令。”奥蒂斯上尉用一块面包蘸了蘸一个裂开的鸡蛋的蛋黄,“卡斯塔涅达由索摩查将军控制,一切由他来定。”
“我想了解一下是谁批准乌苏卢特兰到监狱里采访卡斯塔涅达的。”费亚约斯法官把一长条卫生纸堵在鼻子上,一擤鼻涕,余下的纸就耷拉下来,“我只是把他当作证人审问过一次,他却随随便便地对案件发九-九-藏-书-网表了一通意见。”
“所以乌苏卢特兰接到的问题单子里有一个关于拉法埃尔·乌维科的问题。”费亚约斯法官在椅子上坐得挺惬意。无论出什么事,他也不想再站起来了。
“我得找您谈谈,所以只好起来。”费亚约斯法官嗓子沙哑,说话挺费劲的。
“这么说,乌苏卢特兰向犯人提出的问题是索摩查写的喽。”费亚约斯法官直觉得胸中憋着一阵咳嗽,似乎要炸裂开来,可他不想咳嗽出来。
“咱们还是做笔交易吧。”奥蒂斯上尉推开几个卷宗,纵身一跳,坐在写字台上。
在早餐桌上,他只呷了几口加奶咖啡,嚼了一片法式面包。妻子说,胃空着会更难受。催他多吃点儿东西。法官闭着嘴不回答,免得引起一场无谓的争论。闻到盘子里的煎鸡蛋的味儿,他一个劲犯恶心。他从桌子上站起身来,嘴里还在嚼着面包,味道好似一团棉絮。
“他是国民警卫队的囚犯,不是你的囚犯。”奥蒂斯上尉满不在乎地大嚼起来,“我这儿有堂娜·芙洛拉的电报抄本,她在电报里要求索摩查将军把他关进监狱。她没向你提出请求,这事儿不归你管嘛。”
这时,费亚约斯法官捂住胸口,痛痛快快地咳嗽了一阵。他得找辆马车回家。
法官让感冒闹得两个耳朵堵得慌,奥蒂斯上尉的话听起来既空洞又模糊。椅子突然显得硬邦邦的,很不舒服。他想起自己的暗幽幽的卧室,突然希望能在床上躺一会儿,被单很干净,又是新烫过的。他会一下子躺下去,连衣服也不脱。
费亚约斯法官情绪不佳固然和闹感冒有关,但感冒并不是主要原因。审判进入一个十分困难的阶段,按计划即将进行的开棺验尸是最突出的困难。倒不是因为最高法院大大削减他申请的经费,这一点他才刚刚知道。而是因为国民警卫队插手,国民警卫队还干九-九-藏-书-网预其他方面比较重要的事情。
费亚约斯法官穿过门厅,奥蒂斯上尉再次赶上了他。
“你得承认,这儿既没有仪器,也没有化学药品可以给你担保。”奥蒂斯上尉两眼死盯住盘子,似乎很难下决心继续吃下去,“达比希雷大夫的文章里说的那些话,你已经看到了。”
“你这是想在一杯水里淹死。你别忘了,要不是多亏了国民警卫队,卡斯塔涅达早已经在危地马拉过上安定的生活啦。”奥蒂斯上尉从窗子跟前走回来,步履显得轻松了一些,“在马那瓜检验尸体,你有什么好顾虑的?”
“帮忙?帮什么忙?”奥蒂斯上尉紧走几步,挡住法官的去路。
“帮我离开法院。我马上就提出辞职。”费亚约斯法官绕过上尉,开始下楼。楼梯显得比平时陡峭了十倍。他的脚够不着台阶,好像飘浮在楼梯上。
“您要是愿意,把索摩查也请来吧。”费亚约斯法官第一次露出笑容。不过,这时候,他觉得脑袋快要炸裂开来了。
“头脑别这么简单。”奥蒂斯上尉拉开写字台的一个抽屉,把吃早餐用的盘子、刀叉放进去,“在马那瓜那边儿,索摩查可以让结果为阳性。他就是干这个的。”
“这就是说,咱们国家的军队也是占领军,跟美国佬儿的军队一样。”费亚约斯法官突然感到身上发冷,连忙抱起双臂护住前胸,“索摩查自认为有权用法律擦屁股。”
“当然有人递问题啦。是您亲笔写的嘛。昨天,乌苏卢特兰出庭作证的时候,在法庭上给阿利·瓦内加斯看过那些问题。”费亚约斯法官把卫生纸揉成一团,有一阵子,他觉得实在支撑不住了,非坐下不可了,“那些问题是精心设计的,目的是把试验室提供的证据搞得威信扫地。”
奥蒂斯上尉塞了满嘴的饭,一听这话,马上停止嚼东西。眉头一皱,小小的蓝眼睛挤得几乎看不见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