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11、在朋友的怀抱里哭了一场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11、在朋友的怀抱里哭了一场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中午1点,玛尔塔最后抽搐了一阵,终于一命归阴,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默不作声地离开了床边。“圆球”奥维埃多用颤抖的双手拿着被泪水浸湿的手帕,跟在他后面来到走廊,想拥抱住卡斯塔涅达,和他一起痛哭一场。但是,他发现卡斯塔涅达走到缝纫桌边。他十分惊讶地看着他在一堆破布条烂布块当中寻找什么。
我骑着自己那匹母马从我家门洞出来,到几个老病号家里去巡诊。当时,听见街角上有人大声叫我。奥克塔维奥·奥维埃多·伊·雷耶斯博士走过来,原来是他在叫我,催我陪他去看一位危重病人。他只告诉我说病人是卡斯塔涅达夫人,正在抽风,没提到更多的情况。他在前面步行,我骑着马跟在后面。就这样,我们来到卡斯塔涅达家。
“300美元?”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戴上帽子,好像了解这件事以后就不想再听别的了。
叶尔芭在1933年10月16日作证时说,有一次他们正在争吵,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走进来,说是玛尔塔得重病了。他十分着急,不想多等他们。过了一会儿,他们俩才穿好衣服,走到街角想找辆车。可是,一辆车也没过来,叶尔芭说还是走着去吧,“圆球”奥维埃多只好气喘吁吁地在后面紧跟着。那时候快到上午10点半了。
另一方面,他还想起根据在场医生们的建议,对病人进行了如下处置:肌肉注射浓缩硫酸奎宁、硫醚和樟脑油;口服一片泻药,通过直肠使用灌肠剂,最后这项措施是达比希雷大夫提出的。证人最后说:
可是,过了20分钟,病人提醒我们说,她又要犯病了,她觉得两腿发僵,要求别人按住她的腿。其实,四肢都开始发僵,接着颌骨僵硬,最后遍及全身。随后,就剧烈地抽搐,身体在床板上弯成弓形,眼球明显外突。由于胸肌强直,呼吸十分困难,面部呈青紫色。
“是啊www.99lib.net,想起来了,在人群当中我确实看见了诺埃尔·帕亚伊斯。”萨尔梅龙大夫稍停片刻后说。
这声喊叫肯定会惊动左邻右舍。但是,当时乌利塞斯·特朗博士正在办公室里修改印刷品清样,与玛尔塔的卧室只有一墙之隔,却什么也没听到:
“说什么啦?”萨尔梅龙大夫沉着冷静地等着记录。
“不是,我指的是孔特雷拉斯姐妹。她们干了些什么?”科斯梅·曼索又是流里流气地低声说。
埃多希亚·阿当斯大夫——已婚,36岁——在1933年10月15日作证时说:
“先把偷钱的事抛开。”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摘下帽子,挠了挠脑袋,“卡斯塔涅达是不是挺难过啊?看样子不像要开枪自杀。你看他难过吗?”
“就是那天上午吃早饭前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让女仆多洛雷斯·洛伦特给玛丽娅·德尔·碧拉尔·孔特雷拉斯送去的信。”萨尔梅龙大夫拣起那支离“圆球”奥维埃多肚皮很近的铅笔。
“当然啦,大家都表示哀悼。”“圆球”奥维埃多离科斯梅·曼索的嘴很近,斜睨一眼,都能数出他镶了几颗金牙。
上午,一直很平静,我几乎完全忘记了和卡斯塔涅达的谈话。我正在办公室里修改胡安·德·迪奥斯·瓦内加斯的散文诗集《莱昂的圣周》的清样。我妻子送来冷饮,我甚至忘了跟她提起这件事。隔壁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异乎寻常的迹象。10点半以后,我又出去活动活动腿脚,这才发现卡斯塔涅达家门口拥着很多人,还看见达比希雷大夫的马车系在墙壁的铁环上。我决定过去打听一下出了什么事。
“是的。”“圆球”奥维埃多神情庄重地低下头,“我看他很难过。我把手枪放进上衣口袋里。最后,我们互相拥抱,他不住抽泣。”
胡安·德·迪奥斯·达比希雷大夫在1933年10月17日的证词中说,应堂娜·芙洛拉的请求九-九-藏-书-网,大约在12点15分他来到玛尔塔家。那天,他的学生和同事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偶然来到诊所,也陪他一起过来了。因此,10点半以后乌利塞斯·特朗博士不可能看见达比希雷大夫的马车,他看见的是菲利贝托·埃多希亚·阿当斯大夫的母马。大夫是“圆球”奥维埃多叫来看护病人的。
“知道信上说的那些话,还有什么猜不到的。”萨尔梅龙大夫叹了口气,把那支红蓝铅笔直冲着“圆球”奥维埃多扔在桌子上。
“我压根儿不知道有什么信。”“圆球”奥维埃多猛然间热汗直淌,他从上衣袖口里掏出手帕,轻轻地一下一下擦干嘴巴子。
临近中午1点钟的时候,现代药典向我们提供的手段全部用尽,病情最后又发作了。当时,我到卫生间去了一会儿,正在忙着,她家的邻居乌利塞斯·特朗博士跑过来敲厕所的门,对我说:“快点儿,大夫,那位姑娘要不行了。”等我回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憋闷得十分厉害,脸色紫青。最后断了气。
阿莱汉德罗·塞盖拉·里瓦斯大夫——未婚,27岁——在1933年10月20日作证时讲到病情发作的情况。他说那是一种逐渐升级的间歇性抽搐,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估计最后两次发作间隔时间为半小时,病人出现衰竭迹象,腋下体温上升到38度。
“就是在场的诺埃尔·帕亚伊斯。”“圆球”奥维埃多也想挤出个笑来,可笑得很难看,“出事前,他和其他许多朋友一样到那家儿去了,他妻子也在场。”
“我不过是重复别人的话。”“圆球”奥维埃多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大家正从打开的衣柜里给病人拿毛巾和床单,他从里面掏出了钱包。摆弄了一会儿,假装要把钱包往上扔,顺手放进口袋里。”
“他没有极力反抗?”萨尔梅龙大夫用手抚平笔记本的纸页,准备记录。
“我朝他跑过去,生怕他会干什么蠢事。”藏书网“圆球”奥维埃多掏出手帕,似乎又要哭上一场。此时是1933年10月20日晚上。普里奥酒家“长舌桌”的客人围在他身边。
我看见病人躺在床上,说起话来十分正常,只是有点儿头疼,下肢无力。我对她丈夫和在场的堂娜·芙洛拉说,很可能是神经性疾病发作。为了让堂娜·芙洛拉放心,我还对她说,她给我看的那个小瓶子里装的是帕克-戴维公司推出的一种镇静性药酒,专利商标是“夸德拉利纳”,不可能引起中毒。
1933年10月17日,“圆球”奥维埃多在证词中说,他手拿笔纸走到朋友身边,准备记下他口述的电报内容。
“是的。”“圆球”奥维埃多咬着手帕,“我赶上去一把夺过手枪,求他把枪交给我。”
“因为他乘乱偷了300美元。”“圆球”奥维埃多也不相信自己讲的话,他想抬起胳膊,最后又改变了主意,“据他说,是女用人看见的。”
“这种时候啦,还有人偷东西?”萨尔梅龙大夫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你那位朋友真可谓是天生的无声电影喜剧演员。要是可以告诉我们的话,这个丧尽天良的小偷是谁呢?”
“是找手枪吗?”科斯梅·曼索嬉皮笑脸地盯着“圆球”奥维埃多,等着看他真的痛哭流涕。
根据乌利塞斯·特朗博士1933年10月14日提供的证词,诺埃尔·帕亚伊斯确实建议所有在场的人都在电报上签字,为的是让赫雷斯家毫不怀疑卡斯塔涅达对妻子怀有一片爱心,对她悉心照料,直到最后一刻。大家接受了这个建议。“圆球”奥维埃多在证词中证实了这一点,但是丝毫没有提及提出此项建议的诺埃尔·帕亚伊斯偷钱的事。
“班头儿”普里奥提到的电报是指在玛尔塔去世那天下午2点半通过“热带电台”发往马萨特南戈的那份电报,电报把玛尔塔去世的噩耗通知给赫雷斯家。从莱昂国家电报局查出了电报抄件,并已收进档案里。
九*九*藏*书*网不知道,我现在真是不知道啦。”“圆球”奥维埃多扭过头看了看“班头儿”普里奥,显得有些焦急慌乱,“当时我信他的话了。那时候他不会撒谎啊。”
“我不记得看见她们离开过卧室。她们和妈妈守在遗体旁边。”“圆球”奥维埃多讨厌科斯梅·曼索那股酸臭气,躲开了他。
“什么信?”“圆球”奥维埃多吃了一惊,下巴肉轻轻地抖动了一下。
根据前面引用过的达比希雷大夫的证词中的说明,他毫不犹疑地认定玛尔塔的死因是恶性热病急剧发作,这不仅可以从病人的症状上看得出来,而且他还知道病人患有疾症,一个月前就发现了。我们已经知道,其他医生也同意他的看法。不过,萨尔梅龙大夫根本不同意这种意见。
“他说,他想把枪藏起来,免得让人偷走。”“圆球”奥维埃多把手帕攥成一团,塞进衣袖里,“他说,家里出贼啦。”
“可他为什么认为诺埃尔·帕亚伊斯会偷他的枪呢?”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碰了碰“圆球”奥维埃多的胳膊,催着他回答。
我们穿过马路来到雷科莱克西翁教堂的门厅前,还差半条街就要到了。这工夫,在寂静的上午,我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像是随风吹过来的。我马上听出那是玛尔塔的尖叫声。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听差了音儿,可我的丈夫赶上来,告诉我他也听到了喊叫声。于是,我加快脚步,简直是跑了起来。我闯进他家,直奔卧室,只见玛尔塔在床上蜷曲着身体,抽搐得很厉害。
“有人过来安慰他吗?”科斯梅·曼索狡猾地凑近“圆球”奥维埃多耳边说。
“根本没有。”“圆球”奥维埃多一脸扫兴的样子,“而且还说了些话,我听完吃了一惊。”
“这会是真的吗?”“班头儿”普里奥从钱柜那边儿发出吃惊的声音,“就是这位诺埃尔·帕亚伊斯提议所有在场的人在那份电报上签字的呀。”
我看见客厅里乱哄哄的,还没等别人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只见堂娜·芙洛拉·德·孔特雷拉斯焦急地从卧室里走过来,给我看一瓶叫作“夸德拉利纳”的糖浆,还对我说:“玛尔塔吃了这种药,像是中毒了。”她既没说病人是几点钟吃的药,也没说谁给她吃的。
九九藏书
证人说,卡斯塔涅达几次打算向他口述电文,最后还是放弃了。他用嘶哑的声音说,他找不到合适的词句,也没有心情完成这项艰难的任务。因此恳求证人代他草拟电文。证人坐在他身边,按照朋友的愿望动手起草电报,卡斯塔涅达只提出一条要求,要他写上玛尔塔大出血后故去,作为丈夫他一直待在她身边,关怀照料她直到最后一刻。他看完电文之后签了字。
1933年2月13日上午,“圆球”奥维埃多进行了一场自我考试。他穿着裤衩儿,在5把摆在走廊上的空摇椅之间踱来踱去,每把摇椅代表法庭的一名成员。叶尔芭一边踩着缝纫机,一边按照放在身边儿的那本打开的书向他提问题。“圆球”奥维埃多每说错一个字,她就停下来,毫不客气地加以纠正。“圆球”奥维埃多不高兴了,停下发表演讲的姿势,说他回答的正确无误。于是,两个人唇枪舌剑地争吵起来。
第二次发作后,又恢复了正常。病人可以回答各种问题,甚至能说出某些东西放在什么地方。不过,伊希德罗·奥维埃多·伊·雷耶斯牧师来到卧室的时候,她的病情更让我担心了。病人听到了他的声音,可是坚持不见他。因此,我修正了原来的诊断,告诉她丈夫我认为她患的是尿毒症。病人又一次犯病的时候,塞盖拉·里瓦斯大夫也看见了,倾向于同意我的诊断。但是,达比希雷大夫在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的陪同下来了以后,经过给病人听诊,果断地诊断为恶性热病急剧发作。我只好同意他的诊断,在场的以及后来到场的其他同事也同样倾向于同意他的结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