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积累证据
27、新手法官出场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27、新手法官出场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就在这时候,快到上午9点钟的时候,我们看到达比希雷大夫正在诊所里聚精会神地做一个外科小手术,手术比平时麻烦一些。他为伊希德罗·奥古斯托·奥维埃多·伊·雷耶斯牧师摘除长在腋下的疖子。他给病人连用了好几次可卡因外敷药,可疖子的根儿太深了,神父还是疼得直“哎哟”。外面有人不住气地敲门,震得诊所的磨砂玻璃门不住颤悠。大夫只好把病人丢在手术台上,拿着手术刀,气哼哼地去开门。出来一看。不速之客是堂·恩里科·希尔,老大夫真想申斥他几句。
费亚约斯法官两天没刮脸,没换衣服,身上那件灰色亚麻布衣服龌龊不堪,有几处香蕉斑点和泥点子。尽管如此,他还是毫不迟疑地要奥蒂斯上尉直接把他送到法院。安排几件紧急的公事后,立即赶往出事现场。
不过,在这里,代替基督教虔诚的是世俗的狂热,它好似多少伏特电压的电流惊醒了冷冰冰的、昏睡不醒的每日重复的生活进程……震动人心的事件时时在发生,人人都在提问,人人都在回答;大人物和小人物,穿粗布衣的和穿衬衫的,有财有势的和平民百姓都聚在一起,渴望了解事实真相,议论纷纷。新闻,当它使人振奋时,就是如此……
由于上述理由,我不愿意跟他搅在一起,答应什么东西。当然,并不是说我不打算主动采取行动。我一直小心谨慎,等您回来,法官先生,咱们俩好一起研究一下情况。事实上您看到了,咱们就是这么办的。
在费亚约斯法官的监督下,装胃液的锡壶在孔特雷拉斯公司的办公室里上了封,用捆纸币的猴皮筋把半张封条系在壶嘴儿上。费亚约斯法官在封条上签了字;阿利·瓦内加斯也签上字,并亲自把证物送往大学的药学系。大学化学试验室主任阿布萨隆·罗哈斯学士接下证物,同时也收到司法委托书。委托书上说,从那时起,承认他具有化学专家的资格。
可爱的“狮子”的古老鬃毛晃动了,竖立起来了,摆动起来了……濯足节、基督圣体节……在这些天主教的盛大庆祝活动中,善男信女们成群结队地去朝拜在市内四面八方搭起的圣坛,人数众多,热情洋溢,笔者对当前事件的印象即是如此。公众满怀奇特的心理,你推我搡,不愿只停留在一处地方。这种共同的奇特心理推着他们转到新地方,那里可能发生新事件,出现新消息。九*九*藏*书*网
我这样做,是因为萨尔梅龙大夫跟我提到达比希雷大夫,说他十分清楚面对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的阴谋诡计,孔特雷拉斯一家人处境十分危险。而我一直把达比希雷大夫看作是大家一致公认的信誉卓著的人。正因为如此,我才在车站上向您简单报告完案情后,建议您,法官先生,和我一道去找他。
卡斯塔涅达退到走廊尽头处,坐在打字机前,脸色阴沉,面带怒容。堂·埃斯特万又走进卧室,力劝堂娜·芙洛拉自愿接受对尸体进行解剖,反正费亚约斯法官有权下令强行运走尸体。从卧室里传出几声抽泣,堂·埃斯特万急忙走到卧室门口,点了点头,表示苦主已经同意。
然后,检查脑髓,用卡尔维锯子从头盖中取出脑髓。经表面检查和纵切片检查,脑部正常,仅从右脑右半球切下一片,供进一步检查用。
前面说过,这是在孔特雷拉斯家中出现的第一个紧张万分的时刻。卧室里正在给尸体穿衣服,堂娜·芙洛拉不愿意离开那里。堂·埃斯特万没有得到答复,回到了客厅。过了一会儿,还是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出来告诉费亚约斯法官:堂卡门的遗孀听到法官来到她家的消息,十分惊异。作为这家人的朋友,当然欢迎他光临;但是,不欢迎他来处理本家没有授权处理的事务。费亚约斯法官命令阿利·瓦内加斯向卡斯塔涅达宣读《刑法》的有关条文,然后请堂·埃斯特万和堂·埃维诺尔·孔特雷拉斯(即暴卒者的弟弟)作证,当面警告卡斯塔涅达说,如果他继续以保护人的名义进行干预,就以轻慢罪将他逮捕。
10月7日星期六早晨,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到我家里来,表示要跟我谈谈他对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的一连串怀疑。他认为,卡斯塔涅达对他妻子的死负有罪责;同样,对玛蒂尔德·孔特雷拉斯小姐的死也负有罪责。听了以后,我觉得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比如他说他手里攥着证据,可又说到时候才能拿出来。对他的话,我不大信得过。
随即检查胸膛内的器官,心脏以及属于心脏的大血管均很正常。摘下上述内脏,按照M·辛多纳技术进行相应的检查;右肺和左肺的上部及下部呈现青紫,系窒息所致。九九藏书
班头儿:
达比希雷大夫刚一走远,我和您,法官先生,就听到几个卖饼干和甜面包的女人议论堂·卡门·孔特雷拉斯刚刚中毒身亡。她们头顶着托盘,从普里奥酒家外面的边道上走过,边走边说。我急忙向她们打听,她们回答说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件事。您一定记得,听到这里,我们觉得更需要尽快协调行动。
下午,接近4点钟的时候,费亚约斯法官还留在停尸间里。刚办完尸体解剖手续,阿布萨隆·罗哈斯学士就来了,把准备好的胃液化验结果交给了法官。化验结果搅得法官心绪不宁。后来我们看到,一有机会,他立刻从医院里给达比希雷大夫打电话,把化验结果告诉给他。
恳求将贵处冰箱借给阿布萨隆·罗哈斯学士一用,最迟后日归还。望予慨然协助。此致
马里亚诺·费亚约斯·希尔1933年10月9日于莱昂
上午快到10点钟的时候,费亚约斯法官在秘书的陪同下亲临孔特雷拉斯家中。从聚集在客厅里的人群中挤过去,来到走廊上寻找苦主的亲友。还没来得及询问他们,先碰上了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大夫站在一根柱子旁边,一动也不动,紧紧护住胸前的锡壶,看来谁也没有注意到他那副怪样子。看见费亚约斯法官,萨尔梅龙大夫立刻步履庄重地走上去,把锡壶交给法官,似乎献上一份贡品。
本法医亲手主刀,进行尸体解剖,从上胸部开始,直切到下腹部,切口达于内脏。随即对胃部进行外部检查,未见异常。然后,用P·马辛库斯推荐的手术,将胃取下。
解剖结束后,本法医命令助手以无机物材料填充摘除内脏的空腔,并缝合刀口。还要说明一点:最后在尸体上注射了福尔马林溶液,足以在48小时内使尸体保持良好状态。全部器官及器官部分切片均置于玻璃瓶内,未加入任何防腐剂。
据报道,市内一些地方,人们直到深夜还迟迟未睡。翌日,《记事报》在头版以大量篇幅发表了题为《老城群情激荡》的报道。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在报道中使用了类似在报道宗教节日时使用的鼓动手法。
从对上述各器官的外部检查看,除去肺部显现窒息迹象外,尚不能最后断定非自然死亡。因此,下一步应对各器官做内部解剖,并进行毒物学化学试验,本法医认为这样做是必要的。九九藏书
下午5点钟,那台老式开耳维纳托牌双开门电冰箱(事先取出了在里面存放的索洛特兰牌啤酒瓶)被抬上一辆马车,送往药学系,一大群看热闹的人一直跟随在马车后面。
他还提议,让我制订一项监视孔特雷拉斯家住宅的计划,他认为那里还要死人。他还表示愿意参加这项计划。我没有一口回绝,只是婉言谢绝了。我不愿意接受他的计划,一方面因为他的论据不可信,另一方面我认为他专爱对那些公认为诚实正直的人制造流言蜚语,说三道四,而且还有本事让谎言四处流传,就像证据确凿的真事一样。《记事报》上就本案发表的一大堆诽谤就是明证。虽说是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署的名,可我敢肯定那是他亲密的同伙萨尔梅龙大夫出的点子。
多年前同费亚约斯法官住邻居的阿纳斯塔西奥·J·奥蒂斯上尉,在站台上等了好一会工夫了。他在旅客和小贩中间左推右搡,朝法官走去。别人一见着他,都吓得闪到一旁。奥蒂斯上尉身穿卡其布制服,头上那顶海军陆战队的帽子一直压到耳际,帽带系在下巴上。那副模样颇像数月前撤离尼加拉瓜的占领军中滞留未走的军官。再加上那双小小的蓝眼珠、红润的脸色,他的外表就更像个外国军官了。
随后,检查了脾脏,证明情况正常。接着,检查了肠部,既无疾病,又无创伤,从十二指肠取下一段约一英尺长的肠子。接下来,检查了肝和胆囊,均属正常。又按照马辛库斯方法,摘下整个胆囊和一片右肝叶。又取下右肾,右肾组织健康。
在本法医的监视下,一具尸体被剥去全部衣服,置于停尸间解剖石板上,开始进行身体外部检查。尸体为男性,白人,年龄在50左右。身体已完全僵挺,无伤残及其他缺陷,亦无瘢痕。皮肤呈深黄色,前胸有青紫色斑点,大小相当于科尔多瓦分币。在手电筒光下观察,瞳孔张大,视网膜充血。
费亚约斯法官乘坐的小汽车来到法院那条街上,把车喇叭按得震天价响。这时候,法官的秘书阿利·瓦内加斯学士正在边道上,站在从“亚伯拉罕之恋”理发馆和“泰坦”弹子房出来的人群中间谈论着最新消息。听见喇叭声,秘书走下边道,上前迎接法官。刚一走进法院,费亚约斯法官马上向秘书口一道给法医埃斯科拉斯蒂科·拉腊大夫的命令,指示他赶往圣维森特医院的停尸间,等到尸体运去进行剖验。www.99lib.net
有人通知达比希雷大夫和他的学生,要他们随时听候当局的召唤,一旦提出要求,他们就要出庭作证。随后,两个人就离开了。紧接着,费亚约斯法官要求堂·埃斯特万·杜克斯特拉达(读者已经知道此人是堂·卡门的挚友)通知堂·卡门的遗孀,尸体要立即送往停尸间,进行解剖。
敬礼!
在诊所外面的边道上,我们遇见了堂·恩里科·希尔,是他告诉我们刚刚发生的事情,还说达比希雷大夫匆忙外出了。我们刚好望见大夫的马车沿着皇家大街往远处跑下去。我连忙追赶,最后总算赶上了。他很恼火,现在我承认,对我们拦住他,没让他及早赶到目的地,他提出抗议是有道理的。我说,小汽车更快当,要用汽车送他走。他拒绝了,只好随他去。
想必读者不会忘记,这时候,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已经强行闯入孔特雷拉斯家中,目的是完成一项所谓他和奥蒂斯上尉一起商定的计划。我们说“所谓”,是因为奥蒂斯上尉在1933年10月27日出庭作证(证词的其他部分内容我们已经知道了)时,矢口否认参与过此项计划。
有关此案的查办令尚未发出,不过,阿利·瓦内加斯喋喋不休地向法官建议说,这些预先要办的手续以后可以加进档案里。他对司法公事里的花活,比法官更在行,而且从一开始就对这桩肯定会引起轰动的案子的发展前景异常兴奋。
罗哈斯学士趁机交给法官一份报告,请求征用普里奥酒家的冰箱,因为化验室缺乏保存内脏的必要设备。费亚约斯法官没有正式下令,只是交给罗哈斯学士一张给“班头儿”普里奥的手写的条子。条子的拷贝收入档案中,上面说:
路程不长,奥蒂斯上尉告诉法官,他要立刻给马那瓜挂个电话,请求授权他逮捕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作为嫌疑犯把他关进第21监狱。据他看,这样做不是毫无道理,目的是在调查期间防止他逃之夭夭。九_九_藏_书_网直到那天晚些时候,费亚约斯法官才感到疑点甚多(怀疑的理由,下面再说),为没有反对采取那项十分明显属于非法的措施,深为自责。
下午3点半钟,法医埃斯科拉斯蒂科·拉腊大夫结束了尸体解剖。在停尸间草拟的验尸报告说:
此时,达比希雷大夫从卧室走出来,准备离开孔特雷拉斯家。他听了关于锡壶里的液体具有物证价值的简短说明,表示同意。费亚约斯法官命令秘书给萨尔梅龙大夫开一张收据,把收据的拷贝放进本案的档案里。几分钟后,将通过秘书在走廊的桌子上起草的案情查办令正式对外公布此案。
两个人朝栈房大门挪过去几步,边走边谈。随后,急匆匆地离开车站。费亚约斯法官步子大,腾腾腾地走在前面,奥蒂斯上尉紧随其后。费亚约斯法官叫小伙子带上皮袋子和香蕉,上了一辆马车。他掏出钱夹,付了车钱。接着,登上省军区司令部那辆福特牌活篷汽车——也是海军陆战队留下来的。奥蒂斯上尉启动发动机,坐在方向盘后面等他。这时候,快到上午9点钟了。
1933年10月9日上午,从绍塞开出的火车到达莱昂车站,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将近8点半钟的时候,费亚约斯法官走下火车,把皮袋子搭在肩上。他还不知道今天将度过一生中最忙乱的一天。绍塞庄园的一个小伙子扛着几串香蕉,尾随在后面。两个人被机车喷吐出的白烟团团裹住。
一听堂·恩里科·希尔带来的消息,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犹豫片刻,转身回来,把手术刀扔到放在医疗器械桌上的盘子里。他扔得不准,手术刀掉在地上。达比希雷大夫顾不上拣刀子,用剪子夹起一块纱布,《《《GF8A2》》》了点儿红药水,敷在神父还在出血的打开的疮口上。走到门口时,他要神父把纱布夹在腋下等他回来。他没脱白大褂,把堂·恩里科·希尔丢在一边,走过院子,直奔车库。
奥蒂斯上尉从诊所拐角处起沿着马路边吹口哨边追那辆马车,可马车还是朝前飞奔,直跑到普里奥酒家的转弯处,上尉才让马车停下来。这里,我们再引用一段奥蒂斯上尉的证词:
上午差一刻12点钟,尸体被搬上国民警卫队运粮小卡车,奥蒂斯上尉把尸体交给费亚约斯法官。他留在屋里,单等着尸体运出后叫士兵逮捕卡斯塔涅达。费亚约斯法官在秘书的陪同下,坐上堂·埃斯特万的汽车。沿途上人群麇集,汽车跟在小卡车后面,朝圣维森特医院缓缓前进。4名荷枪实弹的新兵站在卡车平板上卫护着尸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