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积累证据
31、萨尔梅龙大夫要恢复事物的本来面目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31、萨尔梅龙大夫要恢复事物的本来面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这儿没举行记者招待会啊。”阿利·瓦内加斯把诗稿放在一旁。
这天经过紧张的工作后,阿利·瓦内加斯在他家的门厅里同费亚约斯法官告别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们最好还是紧紧跟上他。只见他脱掉衣服,和往常一样穿着裤衩儿,准备复习一下荒疏的功课。过了一会儿,他觉得精神很难集中,于是从折叠椅上站起来,走到收藏书籍和纸张的箱子跟前,寻找他的诗稿,把最近写的那首诗——《一位不知其名的妇女的挽歌》——誉写清楚。他刚刚回来坐下,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又一次出现在门口儿,这次是以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的使者身份来的。
“天都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何贵干啊,我尊敬的大记者?”阿利·瓦内加斯用扇子拍了拍罗萨利奥的大腿。
“我只想给朋友帮帮忙。”罗萨利奥摘下帽子,用帽子捂住嘴。
“不如你给我念念。”罗萨利奥又走过来,双手捂着臀部,“我给你发表的那首献给桑地诺的十四行诗,平平常常。”
在那个群情激愤的下午,普里奥酒家宾客如云。冰箱已经腾空,准备运到大学去,客人只好喝半凉半热的啤酒。萨尔梅龙大夫穿过几张桌子,耳边听到人们闷闷不乐地议论唯一能使所有的人激动的话题:在最后一个被害者死去后,投毒犯奥利韦里奥·卡斯塔涅达被捕了。
萨尔梅龙大夫正认真地忙着往笔记本上记东西,一听这话,抬起头来,看了看科斯梅·曼索。
“他是要你提一提,请他们找只狗注射胃液,这么一来,就会真相大白。”罗萨利奥把阿利·瓦内加斯的手挪开,抢看了一下诗的题目,“这就是你跟我说过的那首挽歌?”
“他放出狗来咬我。”萨尔梅龙大夫觉得眼泪夺眶而出,紧紧闭住下巴。
“罗萨利奥在哪儿呐?”萨尔梅龙大夫突然抓起瓶颈,喝了一大口啤酒,曼索说得有理,这些人全一样,不过,是他把便盆端给他们的,“我得找他谈谈。”
将近10点钟,曼索和罗萨利奥一起回来了,带回消息说,因为天色已晚,试验暂时停止,等到明天早上8点钟再开始试验。阿利·瓦内加斯陪着法官一直回到家里,在出口处无法和他靠近。
“妙极了!九九藏书”萨尔梅龙大夫略加思索后表示同意,“不过,首先得把锡壶里的东西收拾好。”
萨尔梅龙大夫径直朝一个角落走去,坐在惯常坐的地方。他掏出斯奎布笔记本,放在一旁,根本没心思打开。头脑渐渐冷静下来,心情却越来越沮丧。他像个失去了老头子宠爱的孩子一样被赶了出来。老大夫一反常态,对他破口大骂,让他明白无误地知道老大夫跟他彻底决裂了。
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回到普里奥酒家,带回一条弥足珍贵又是众人企盼的消息——还剩下90毫升的胃液,足够给一条狗注射用的,萨尔梅龙大夫立刻在处方笺上划拉下几个字。科斯梅·曼索自告奋勇,要亲手把条子交上去。
曼索领旨下去。此时,厅堂里突然又空了。大家都赶往大学那里,内脏运到了,试验马上就要开始。一个小时后,曼索回来了,说这些日子罗萨利奥没能跟阿利·瓦内加斯联系上。还说,大学楼的几个门全关闭了,法官不准许记者进去。
“把你的毛儿剃干净,你就像条狗。”阿利·瓦内加斯用手指甲把那根毛弹到空中,看着它慢慢飘落到地上,“压根儿还没给动物注射呢,刚刚开始检查内脏。明个儿才轮得上猫啊狗啊,还有其他什么的。那把人人皆知的锡壶,早就做了化验了,结果是阴性反应。”
“这是留给司令部的。”“班头儿”普里奥故意炫耀地把两瓶冰镇啤酒放在桌上,“我把冰盒藏起来了,万一他们还要呢。”
“是你妈!”阿利·瓦内加斯在他后面直跳过来,可是罗萨利奥已经跑掉了。还能听到从街上传来的笑声。
“这件事由我跟罗萨利奥谈。”萨尔梅龙大夫面带不耐烦的神色,催着科斯梅·曼索赶快走。
过了好大一会儿工夫,科斯梅·曼索走进酒馆,站在桌子跟前。刚才搬走冰箱的时候,客人们纷纷跟了出去。这会儿,又都聚到了餐桌周围。科斯梅·曼索向大家介绍逮捕卡斯塔涅达的细节,亲眼目睹了当兵的如何大动干戈,把烂醉如泥的投毒犯抓走,亲耳听到了那两个女人高声喊叫,连声抗议,再次企图阻止军人们把卡斯塔涅达带走。科斯梅·曼索装着哭腔,做出苦苦哀求的表情,讲述www.99lib.net事情的经过,逗得在场的人心花怒放。不过,萨尔梅龙大夫看了他这套表演只在唇边露出一丝冷笑。
“陌生的女人大概是个婊子吧。”罗萨利奥朝大门口跑去,“所以你才老开着门!”
“这个嘛,萨尔梅龙大夫已经知道了。”罗萨利奥伸了伸脖子,打算看看阿利·瓦内加斯在写什么,“不过,据他说,化验还不是最要紧的。他关心的是那条狗。”
“我大不了是个书记员。”阿利·瓦内加斯不再捂住纸了,干脆让他看,“你要想干什么事,还是去求求法官,看他敢不敢干。你们编造了锡壶的故事,惹得法官很生气。不过,你去找他谈谈,胃液还剩下90毫升。”
“就为这个跟您吵了一架。”科斯梅·曼索小心翼翼地把酒瓶放下,仿佛怕弄出声音,惹得对方讨厌,“那个老家伙总是那么气势汹汹的。”
“老小子撤劲儿啦,不会吧?”科斯梅·曼索嘴对着瓶口儿,两眼盯着萨尔梅龙大夫。
“便盆儿的盖儿必须打开。”科斯梅·曼索把手撑在桌子上,把嘴凑近萨尔梅龙大夫的耳朵,脑袋擦着了他的帽檐儿,“让罗萨利奥好好写篇报道,把咱们知道的全写上。书信啊,口信儿啊,哭声啊。把马桶里的屎全泼在他们身上。”
“什么证据?”阿利·瓦内加斯使劲扇扇子,“他不经允许,擅自闯入孔特雷拉斯家里。他能捞到什么?单等着让人指控擅闯民宅吧。那把锡壶里没有毒药。”
“你要是想了解点儿案情,”罗萨利奥把凳子挪近了一步,“最好还是问问我,我比法官知道得更详细。”
萨尔梅龙大夫朝旁边看了看,点了点头。他的下巴直发抖。盛气凌人,傲慢无礼,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踏进老家伙的家门儿了,就是他得了中风,也不会去给他瞧病。
“这话我爱听,大夫,咱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科斯梅·曼索笑嘻嘻地把剩下的啤酒一口喝干,“他大概在大学那边儿。内脏快运到了,外面乱成了一团。”
罗萨利奥弯下身子,急急忙忙地找到一只矮脚凳,好像凳子要跑掉似的。他拽过凳子,紧靠着阿利·瓦内加斯的软椅子坐下来。
“您伤了他们的自尊心了,大夫。”科斯梅·曼索使劲九九藏书抓住萨尔梅龙大夫的胳膊,“说来说去,所有阔人儿都爱把鼻子伸向同一个便盆。”
“我想劝您两句,大夫。”科斯梅·曼索站起来,手中摇晃着空酒瓶,“您看怎么样?”
“光穿着内衣,留神灵感都凉了,我的牧神之子。”罗萨利奥在阿利·瓦内加斯耳边小声说。
“他只会夸夸其谈,对他还能指望什么。”一腔怒火直冲萨尔梅龙大夫的脑门子,“锡壶里没发现毒药,他把罪过全推到我头上来了。”
科斯梅·曼索嘴对着瓶口儿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萨尔梅龙大夫怏怏地拿起另一瓶。
“他要是知道了的话,那可不是从我嘴里说出去的。”阿利·瓦内加斯用手遮住了纸,“你离开这儿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关于这件事,我连个屁也没放。”
读者已经知道,正因为有这样一个习惯,阿利·瓦内加斯才看到毒狗的人在1932年6月18日晚上乘坐马车飞速经过他家门前。过了一会儿,罗萨利奥·乌苏卢特兰出现在书房门口儿,向他讲述了老大夫拿手杖打人的事。在1933年10月9日开始的审讯中,捕杀野狗的事变成了调查的主要内容,他们两个人在出庭作证时讲述了以上情况。
“听我说,大夫,”科斯梅·曼索用衬衣衣袖擦了擦嘴唇上的啤酒沫,“有件事可别忘了:咱们把达比希雷大夫套住了。他说的话可都有分量。”
“阿塔纳西奥·萨尔梅龙大夫为抓住罪犯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证据。全社会应该感谢他。”罗萨利奥把帽子从嘴边儿拿开,随即又捂在嘴上。
我们最后一次见到萨尔梅龙大夫,是在达比希雷大夫的诊所门前,当时一群狗从走廊那边跑过来追他,吓得他急急忙忙关上门。现在,我们得陪着他穿过大街,看着他像只挨了打的狗一样朝普里奥酒家走去。我们待会儿再回到阿利·瓦内加斯的书房。
“90毫升。”罗萨利奥端起凳子,放到进门时找到凳子的地方。
“你呢,”科斯梅·曼索用力拍了拍罗萨利奥的肩膀,“准备好,写一篇划时代的报道。”
“大概他把您从家里赶出来了吧?”科斯梅·曼索两眼盯住萨尔梅龙大夫,萨尔梅龙大夫一直不用正眼瞧他,这会儿,攥起了拳头,直用99lib•net牙咬指关节,“他准是放出狗来咬您,这种事他干得出来。”
“我的灵感在蛋里呐,我可不想把蛋煮熟了。”阿利·瓦内加斯扇着棕榈叶的扇子,“法官下了死命令,不许我跟人谈起这件案子。你要是来调查什么,那就算了吧。”
“就是那条狗,今天在实验室给它注射过胃液。”罗萨利奥在椅子扶手的积尘上画了个十字,“别跟我这儿装傻充愣啦,牧神之子。”
这样一来,他们只好下决心派罗萨利奥到阿利·瓦内加斯的书房里去找他。就这样,阿利·瓦内加斯才看见罗萨利奥把脑袋探进门里,十分潇洒地掀起帽子,向他道了个“晚安”。
“平平常常,别那么好虚荣了,牧神之子。”罗萨利奥把挤进屁眼儿里的裤子褶儿抻出来,“看了那首诗,不大高兴的该是索摩查。”
“走着瞧吧。”萨尔梅龙大夫胆子壮了,脸上露出微微一笑。
“那得看是哪位朋友、帮什么忙啦。”阿利·瓦内加斯斜睨了他一眼。在他剃光的头上,点点汗珠在发根上闪闪发光。
“平平常常?你该说完美无缺,傻瓜。”阿利·瓦内加斯念诗前又做了最后一处修改。
“你到这儿来无非是想看看能从我这儿捞点儿什么走,”阿利·瓦内加斯从远处把挽诗递给罗萨利奥,“还想查看一下我在写什么。看吧,好好享受享受。看看这颗先锋派的宝石散发出的光芒。”
萨尔龙梅大夫告诉曼索,胃液检查全然失败了,曼索对此毫不惊讶。这一整天,他东跑西颠,在事主家、在医院亲眼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事情也就刚刚开始。萨尔梅龙大夫忧心忡忡地告诉他的那件事不过是初步结果,根本不必为此担忧。还得检查内脏呐,还得用动物做试验呐,还得听听关键证人的证词呐。最有力的证据还是记在了斯奎布笔记本上。比如,购买毒药;毒死狗以后卡斯塔涅达留下一份儿马钱子碱;舞鳕鱼的人的故事;《大自然的奥秘》这本书。这些证据一旦被彻底披露,任何人也不敢说个“不”字。
听完这段谈话,读者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在1933年10月9日半夜,有人把费亚约斯法官家的大门敲得咚咚的响。
萨尔梅龙大夫用手指抹了抹酒瓶子留在桌上的水迹九九藏书网,一句话也没说。他没好意思告诉曼索,老头子把他撵出来了,就连狗也直追他,显然是想咬他几口。
书房里家具很少,平时无人收拾,杂乱无章。只有在阿利·瓦内加斯的母亲一再催促下,他才不得不清扫一下。老太太站在宅院的另一边,骂他儿子住的地方像狗窝,还自鸣得意。阿利·瓦内加斯只好打开中间的门,让女仆们进来。女仆们跟他待在一起,老太太还真有点儿不放心,于是就手提着皮带,往那儿一站,注意监视阿利·瓦内加斯。这当儿,女仆们用条帚把垃圾扫到边道上去。只有这种时候,老太太才有机会强迫他穿上裤子。只有这种时候,那张铁床——周围有4根柱子,顶上有4个小天使的头像,外面罩着被尘土沾黑的纱幔,是他们家最名贵的财产——才向街上的过往行人展现出雄伟的构架。
“你帮我去找找他。”萨尔梅龙大夫催促科斯梅·曼索,要他赶快去,“得找阿利·瓦内加斯谈一谈,把实验室里的情况全部搞清楚。还得告诉阿利·瓦内加斯给动物注射胃液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这么说,那只狗没有死?”罗萨利奥把帽子放在腿上,用手指抹了抹在折叠椅扶手上积下的灰尘。
“索摩查关我屁事。”阿利·瓦内加斯说话鼻音很重,仿佛用手捏住了鼻子,“‘你,陌生的女人,浑身颤抖,来叫我的门;你要焐暖我床上的雪白床单,欲念有如狂风,吹得蜡烛不住抖动……’”
“明儿个,大夫,”科斯梅·曼索叠好便条,装在帽子顶儿的里衬里,“等试验一开始,您就得赶到试验室。您最有权利待在现场啦。”
阿利·瓦内加斯有个习惯,到了深更半夜还把书房的门大敞四开,一则因为莱昂夜间燠热难捱,再则也因为他喜欢暗中窥测那些“夜游神”,抓到一个也好聊上一聊。书房是其父胡安·德·迪奥斯·瓦内加斯博士的豪华住宅的一部分,书房门正对着皇家大街。他家隔壁是另一座华丽的宅第,鲁文·达里奥曾在那里度过少年时代,现在诗人阿尔丰索·科尔特斯被拴在阳台的铁栅栏上。读者都知道,诗人自从疯了以后一直被关在那里。
“什么狗?”阿利·瓦内加斯拔掉内裤门襟处露出的一根毛,对着灯光看了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