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确立罪证
17、一封安慰信
目录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一章 既然条件具备,就立案审理
第二章 确立罪证
17、一封安慰信
第二章 确立罪证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三章 积累证据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第四章 经审理,结果是
尾声 抄下来,告诉大家,发表出去
上一页下一页

莱昂所有的小姐们都流着热泪把花圈和花束放在白色棺木旁边,她们是埃斯特西塔·奥蒂斯·莎里塔·拉卡约、内莉和玛鲁加·德松,还有其他人。正是这些鲜花给了我赋诗的灵感。在无比悲痛的社交界,凡是曾与她共享过生活的欢乐、接受过她温柔似水的款待的年轻的少爷们也都伤心地哭了,他们是诺埃尔·罗维洛、雷内·巴亚达雷斯、胡利奥·卡斯蒂略、恩里科·佩雷拉,还有其他许多人。对这些姑娘和小伙子们,我都尽力安慰他们。但是,我又怀着什么样的情绪啊?我也需要别人安慰啊。在一座坟上放置这么多鲜花,确是十分罕见的,也许因为她是一位值得喜爱又确实受到人们喜爱的贞女,应该在一片芳香中伴着音乐升入天国,就像我在诗中表达的那样。《中美洲人报》要发表这首诗,堂·卡门也一再坚持。但是,我还是想把它留给《痛悼集》。您看怎么样?
我把我那首诗抄录在此。这首诗没有什么出色之处,您也不必强求,只求您了解一下我写诗时满怀痛苦的感情。
办完事,我和塔乔·奥蒂斯回家时,上帝已经把玛蒂带走了。她知道最后的时刻快到了,就虔诚地祈祷着,满怀基督教徒的善心高声说:“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圣心,圣母,我甘愿死去,但是给我点儿时间准备准备!”
另一个脚步声,更仁慈、更悠然;
此时,从奇南德加来的客人进门来了,他们是堂·胡安·德松和他的妻子堂娜·洛拉、玛丽娅·埃尔莎·德松和安赫丽塔·蒙特阿莱格雷。进门的时候,痛哭流涕,把堂·卡门感动得不得了。每听到一声吊唁,每听到一句安慰的话,他作为一心为儿女的父亲,心里的悲怆就增加一分。我把诗交给他看时,他简直泣不成声。米托,我要坦率地告诉您,他为人如此刚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沮丧,肉体上、心灵上都很沮丧。
大约晚上10点半钟,我们大家都上床去了。我是第一个走的,接着是玛丽娅·德尔·碧拉尔,然后是堂娜·芙洛拉和玛蒂,堂·卡门是最后走的。我累极了,奔波了一天,约见市府成员,请他们参加讨论我精心准备的合同草稿的基本条文。草稿的复印件我将尽快给您寄去,供您了解和研究。
琴音在大地上消失得无影无踪。99lib•net
残酷的事实是怎样发生的呢?说清楚这件事是令人不快的,但为了您,我要努力说清楚。10月2日,我回家吃晚饭稍许迟了些。我正忙着同莱昂市长和市政委员办理与自来水公司签订新合同的事。顺便说一下,此事进展顺利,完全符合令尊的利益。
棺主生前从不知道什么是……邪恶。

米托,那天晚上,在她长眠之前,曾经弹奏过钢琴,只有她才能把那股柔情注入琴键中去,所以我在诗里才提到了钢琴。她唱了好久,笑得很开心。星期天,我在家里举行了一次宴会,欢迎我的一些外国朋友:有意大利人佛朗哥·塞鲁蒂,您在哥斯达黎加大概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在生意界颇有名气;古巴人米格尔·巴内特,我的合伙人,我们要一起出版一本有关尼加拉瓜的书。应令尊的要求,我彻底放弃了出书的计划,因为他要求我全力以赴办好自来水公司的事。现在,他根本没心思操办这件事了。
大家起身后,玛蒂和我退后几步,坐在走廊的黑色摇椅上。谁能相信,这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谈心!她一向渴望受到教育,反对举止轻浮,对哲学、政治、宗教以及人生要义……怀有极大的兴趣,她喜爱音乐的优美、诗歌的和谐……我可以毫无愧色地告诉您,米托,如果说我还对什么东西感到心满意足的话,那就是我曾经扮演过类似家庭教师的角色,对她像对待咱们花园中的娇艳的鲜花一样,给予了精心的照料。
花冠病恹恹的,全只为伤心过度。
一开始,堂娜·芙洛拉说,先别去叫达比希雷大夫,刚才那阵突如其来的抽搐惊扰了玛蒂的美梦,现在似乎已经过去了。病既然发作过了,我们就议论起发病的几种可能的原因。这时候,她又犯病了,我们十分紧张。这一次,确实不能耽误时间了,我拿起电话,拼命摇摇柄,想让电话局接通达比希雷大夫的电话。每一分钟都很宝贵。我想告诉他,让他做好准备,我马上去接他。最后,接线员答话了,可是雨声太大了,我什么也没听着。令尊的汽车出了毛病,我冒着倾盆大雨冲到街上,没顾上带雨伞或雨衣。我连蹦带跳地穿过到处是水的大街,心快跳到嗓子眼儿了,直跑到布伊特拉http://www.99lib.net戈车站,去找出租车。
您的悲痛已极的朋友亲切地拥抱您,以真正的手足之情与您相伴,望您千万不要着急,并望节哀。

您的朋友奥利
莱昂社会人士素以关心他人、办事恰到好处著称于世,他们确实分担了我们的痛苦。他们对死者的深切悼念,对生人在精神上的真诚关怀,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们的巨大悲痛,堂·卡门和堂娜·洛芙拉对此十分满意。但是,您完全有理由说:没有任何药物可以医治如此严重的创伤。确实,确实没有。
1933年10月4日于莱昂
痴情的玫瑰花覆盖着白色的棺木,
那是午夜的脚步:幸福的安琪尔
请您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想一想您青年时期从未经历过的这种悲剧吧。要受苦,您一个人去受,对令尊还是多写几封信安慰安慰他老人家,以孝子的拳拳之心帮他摆脱掉神经的极度紧张。一定要设法填补上他作为慈父在心灵上感到的危险的空虚。
一路上的波折就不用说了。我只想告诉您,我终于来到了诊所。我拼命敲门。我一再坚持,达比希雷大夫总算开了门。他去穿衣服,拿药箱。太慢啦。等得让人着急。时钟无情啊……此时此刻,谁有能力拉住那倒霉的表针……?他出来了,我们上了汽车,飞速前进,估计时速大约60公里……我们走进大门。堂·卡门和阿莱汉德罗·塞盖拉·里瓦斯大夫也进来了。他住在过去切佩·奇科住过的地方,就在咱家对面。还有几位大夫也来了,让雨淋得湿漉漉的。大家一起会诊。病又发作了一次。大家的诊断是:突发性恶性热病。据他们说,已经无法挽救这位漂亮姑娘的生命了。

顺致敬礼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又隐约听见
像片片白雪从天使的翅膀上抖落。
好了,我刚才说她柔情满怀地弹奏钢琴,此外,还高兴地听大家谈论出外远足、参加聚会,谈论政治以及她本人的美德。对她,客人们都交口称誉。我随信给你寄去3份有关葬礼的剪报。我先
99lib•net
好好关照您的双亲,待到我情绪平定下来,有了足够的时间再详细给您写信。您发来的电报,大家都读过了,洒在电报上的泪水至今还没有全干。我打算尽可能让堂·卡门散散心,不要让悲伤把他弄垮。但是,您应该承认,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项多么沉重的任务。如果他垮了,这个堪称典范的家庭还有什么力量支持下去呢?
白色棺木上覆盖着白色羽毛,
哥斯达黎加 圣何塞
总统先生、部长以及在马那瓜、格拉纳达、奇南德加的亲朋好友发来电报;社交俱乐部、市政府、大主教宗教事务所等处发来唁函。我正在把这些函电汇集成册,题名为《痛悼集》。令尊答应出钱,交给祖父的印厂印刷。里面还要加上玛蒂尔德的照片以及一些评论和诗歌。其中一首诗是我写的,另一首是利诺·德·卢纳写的。他要求玛蒂入土前在葬礼上宣读,但是雨太大,没有读成。
凌晨一点她撒手而去。玛丽娅·德尔·碧拉尔最先感觉到玛蒂在呻吟。她跑到父母的卧室去告诉他们。我在给您写信的时候,家里充满了悲哀的气氛,哭声震天,乱成一团,有很多很多的人,客厅里、走廊里……挤满了人。请您原谅,我讲得非常凌乱,看在上帝的分上,请您自己理清头绪吧。堂娜·芙洛拉表现得很勇敢,我要说,玛丽娅·德尔·碧拉尔也是一样,只有堂·卡门太伤心了,不想吃东西,明显地表现出心神不安,他一门心思地怀念他心爱的女儿。我看出了这一点,也提醒堂娜·芙洛拉注意,要她把令尊的健康放在心上,一刻也耽误不得。一家人悲痛极了,再也不能雪上加霜了。
音乐飞上云霄,留下一片寂静……
亲爱的米托:

苍白的死神迈动着凌乱的脚步,
哭吧,最后的玫瑰,流下你凄楚的泪水,
您一定要表现得意志刚强,给令尊写一封强劲有力的信,让他振作起来。我向您保证,只要我在这儿,就一分钟也不会离开他。我本来打算今天去马那瓜,这是在这件可怕的不幸事件之前定下来的。打算在那儿待上一个月,然后去其他城市为那本书收集资料。请
http://www.99lib.net
放心,现在我把这些全都丢在脑后,我有义务留在令尊身边。我已经留下来了。我会设法找到一些托辞,好让我的合伙人不那么恼火。
现在没有时间详谈,我需要花时间安慰您的双亲和令妹。不幸的灾祸犹如晴天霹雳降临到咱们家,使他们悲痛至深。如果说霹雳着实击中了什么地方,那就是落在了我的头上。玛蒂尔德走了,一去不回了,和小玛尔塔离去时一样,我感到万分悲痛。这句话足够了。一生中,我还能失去什么别的东西呢?还能有什么可以与此相比的痛苦潜伏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呢?一想到人到死时万事皆休,百般不幸集于一身,我只能感到茫然!
我焦急地谛听这神秘的脚步声,
就此搁笔了,米托,令尊要我到他那儿去。她是属于上帝的,上帝把她带去了。这就是死,这种现象只有心灵才能领会。一旦悲痛的苦涩风暴平静下来,一旦我们的心在胸膛里恢复了宁静,我们就可以认真地思索这件事了。您和她是一奶同胞,我和她也有兄妹之谊,但愿总有一天我们这两颗被荆棘刺破的心能摆脱开痛苦的羁绊,医好创伤。可是,这需要多少时间啊,多少……

一位天使将弹奏钢琴……在十月的晴空。
十月的白玫瑰啊,感情炽热,
堂·卡门·孔特雷拉斯·瓜迪亚学士先生
堂·列昂特·埃多西亚、我,记不得还有什么人,把她从家里抬出来。吉列莫·塞维利亚、劳尔·蒙塔尔万、我,记不得还有什么人,把她从教堂里抬出来。贝纳贝·巴亚达雷斯、令尊、我,记不得还有什么人,把她放进墓穴。
玛蒂尔德,我们管她叫玛蒂,亲爱的米托,正在走廊里等我。她先提醒我说,回来得太晚了,然后吩咐用人给我上饭,并且坐在桌旁陪着我。晚饭后,堂·卡门也坐下来和我们聊天。我向他讲述了市政会议的经过,这次会开得十分艰难,争论十分激烈。随后,我们一起阅读晚报,还评论了一番。堂娜·芙洛拉和玛丽娅·德尔·碧拉尔到蒙奇塔·德松小姐家去串门儿,这时候也回来了,跟大家一起谈心。茶余饭后,心神怡然,可算是幸福家庭的甜美享受!然而……幸福又能持续多久呢九_九_藏_书_网
为取走你的身形,玛蒂尔德,翩然莅临人间。
步步踏在……甜美的姑娘啊,踏在我心灵深处。
不过,大家都不甘心。还是开了药方。我叫出租车留下来听我使唤。急需药物,得有人去取药,那就是我了。阿纳斯塔西奥·J·奥蒂斯上尉来了,他慷慨地把车提供给我们随意使用。我和出租车司机结了账,让他走了。我们去找一家昼夜服务的药房,那就是阿尔古埃约药店,我们把药拿回来。情况依然如故,病是没有指望了。我们跑去叫来她爷爷、叔叔大伯、蒙奇塔·德松小姐、堂娜·阿丽西娅、内莉,还有诺埃尔·帕亚伊斯和他的夫人、堂·埃斯特万·杜克斯特拉达和他的夫人、女儿,还有几位亲戚朋友。大雨不停地下着,但他们先后都来了。
沉睡的玛蒂尔德,被死神猛然攫住。
钢琴的琴键从此悄然无声,
大约晚上11点零5分,我睡得很沉,梦中听到堂·卡门大声喊叫:“奥利,快起来,穿好衣服,开开门,玛蒂闹病啦!”您可以想象得到,我当时大吃一惊,迅速穿上衣服。我急忙来到走廊,看看令尊有什么吩咐。他要我立刻去叫达比希雷大夫来看急诊。外面大雨滂沱,是今年冬天最大的一场暴雨,必须贴在跟前才能听到彼此的话。
而我……我的哭泣声也万难止住。
又:再次提请您不要忘记给令尊写信。多余操心,尚祈鉴谅,防患于未然吧。祝好。
大家为她穿上衣服。我们把她停放在卧室的小床上,她就是在这张床上咽气的。这时候,罗萨莱斯殡仪馆送出的棺材正在路上。墓穴是第二天挖好的,预先留出空地,准备将来修一座漂亮的陵墓。3日清晨,举行了棺前弥撒。丧钟响了一整天,下午4点半,在一大群社会名流组成的送葬队伍簇拥下,我们把她抬到教堂的墓地。大家齐诵了庄重的安魂经。蒂赫里诺·伊·洛艾西加主教亲自主持安葬仪式,奥维埃多·伊·雷耶斯神父宣读祷文,他追忆了玛蒂的种种美德,把她比作《雅歌》中的百合花,讲得感人至深。整整一天,天空愁云密布,好像上天也和我们分担悲痛。我们刚到大教堂,就开始下起大雨。我们去墓地的路上,倾盆大雨一直在下,一刻未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