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节 出灵山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节 出灵山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你说过要六十天。”
迷麟在受到纹耀战器第一波打击时,前面的衣服就冒起了烟,面前的强光让他睁不开眼,他眯着眼睛使劲向前顶着,任由衣服完全被烧光,眉毛、头发全部烧焦,皮肤被灼烧得像是裂成了上万道口,依然顶着脉冲一步步向前迈进。
“你怎么会来灵山这种地方呢?”
“您根本没有病,长老。”
在这样的折腾中,龙长老有意让他们的驻扎区域在不经意间向伏击区靠近着。
灵山人中有纹耀的妖侠尽量在前面,抵消着敌人的优势,但这样的妖侠毕竟太少了。在强大的正规部队面前,灵山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鲜血和生命。
龙长老告诉大家,与正规部队作战,靠个人能力是不够的,必须也要有自己的阵法。所谓阵法,不是为了好看才摆出来的,而是为了通过巧妙的排布、搭配和相互配合,让同样多的人有更强的战斗效率。
迷麟没有马上说话,他面色惨白,手在颤抖。他看了看周围这些神情肃穆的妖侠,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围拢了很多人。
迷麟和众妖侠听了,都觉得是兽族在向他们示弱,不免有些得意。
“其实……没有必要。”龙长老轻声说了一句,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
“战斗!战斗!”一个妖侠说,“我不能忍受我所敬重的龙长老像个贱民一样地活着,这是我的耻辱。”
第六天,夜里出去的暗探刚出去就跑回来说,有一支军队趁夜色开向伏兵地带,像是来支援伏兵。
“你是好医生。”
“五牙阵!”迷麟一声大喊,灵山人摆开五路纵队阵型。中间一队,在迷麟和龙长老的左右两边助战,另外四路分布开来,向敌人的包围圈强行穿插。
“这样想吧,我们收到这封信和没收到这封信,会有什么不同?”
“如果没收到这封信,我们会一直很警惕地上路,觉得随时可能会发生战斗。收到这封信之后,我们会觉得兽国对我们表示友好了,在兽国境内不会发生战斗。”
部队原地驻扎,迷麟与大家一起演练一些阵型战法,切磋各种脉术。
龙长老请在场众人藏书网里有纹耀的妖侠帮忙,虽然人数很少,但还是勉强凑起了能够演示组合阵法的一个小队,由这些人模拟正规部队在纹耀助力下发各种脉冲的情形。很多从没见过这种阵势的妖侠才知道在纹耀的帮助下,正规部队的战斗力是非常强大的。
迷麟开始集合队伍。
在夜色的掩护下,对灵山环境非常熟悉的灵山人很快就到达险要的谷地里,正赶上被换防下来的士兵走下谷地。那些兽国的正规军人惊讶地看到成群的灵山人黑压压地冲向他们,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他们已经在伏击区山腰间的草丛里藏了多日,一直怕被近在咫尺的灵山人发现,白天晚上都不敢开火做饭,能吃的东西两三天就吃光了,好容易熬到换防的人来了,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先从换防者那里随便找些什么吃的赶紧填饱肚子。他们看到灵山人扑向他们的时候,都正一边往山腰下走一边吃着东西,就这样眼看着敌人冲进他们群中,从容地痛击他们。
灵山妖侠们看着一身焦黑的迷麟掐着对方将军的脖子站在坡地上,发出一阵欢呼。这样的景象他们已经在灵山争霸战中多次看到了,但迷麟赤身裸体地获胜,这还是第一次。
“他们想麻痹我们,然后伏击我们。”
得知王子近日有意出山游历,我兽族上下虽有不舍,也无意阻拦。王子可选择任意最近便的路线通过本国境内,如需帮助可向当地官员明示。
信件没有署名,飞去来说是兽族的一个妖侠交给他的。
“你好好想一想。”
“这就是写这封信的人想让你以为是这样。”
“请告诉给你这封信的人,”龙长老送给飞去来一些水果,“感谢兽族朋友的好意,我们将用最快的速度穿过兽国境内,尽量不多打扰。”
那位将军终于胆怯了,他看到一个黑糊糊的、一丝不挂的身体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伸出黑黑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
“明白了。这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他们根本管不起。”
爪云:我的兄弟。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和你共同的家和共同的亲族。无论如何,请回九九藏书网忆起那些应该记住的,忘记那些应该忘记的,至少记着,你的家在龙国的幽龙潭,那里的人们一直在等着你——亲爱的爪云王子回来。回家的时刻到了,走出灵山,就会有卫队护送你。
迷麟想了想,想不出什么来,“我都不知道想什么。”
“我们要告诉世上的人,不用那东西,我们照样取胜。爪云王子就一直是这样做的。”迷麟大声说,“因为他、还有我们,都是史上最伟大的妖怪!”
将军也有些意外地看着迷麟。
“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谢谢您信任我。”
“明白了。”奇衡三提高了声音对迷麟说,“长老只是胃痛发作,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要静养六七天为好,饮食要注意一些。”
“你认为兽国有理由对我们表示友好吗?”
“拿下!”龙长老笑了一声,抡动长矛,与迷麟一起向那个首领的位置冲去。那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将军,金色的披风格外醒目。
飞去来飞走了。
“我不介意。”
迷麟与龙长老顶着一波波强大的脉冲向敌军中心挺进,一个个对手在他们面前倒下。
“当然,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他们都能知道,混在我们当中的间谍也一定会告诉他们我们有多少人。”
夜里,妖侠们燃起篝火,饮着劣酒,吟着好诗,就像过节一样热闹。
“我介意!我不接受!我要战斗!”迷麟喊叫着。
“我死了之后,你把我送到幽龙潭埋葬吧,如果方便的话……”
整个部队停了下来。
战斗结束了。
山腰上已经就位的军人虽然战力没问题,但看到下面的敌人与自己人完全混杂在一起,一下不知道力气该往哪里使了。指挥官只好下令冲下去加入混战,这样,军队的阵地优势就完全没有了。
“说对了。下面你要对我说需要在这里休息六七天的时间才好,让多一点儿人听见。”
“他们要换防了。”龙长老一下跳起来,让迷麟集合队伍,用最快的速度扑向伏兵所在的险要地带。
“我不喜欢过那种一眼就看到头的日子。”
迷麟看都没看将军捧着的纹耀一眼,仿佛他完全藏书网不知道这样的规矩。
尊敬的玛朵布莎·爪云王子殿下:花开花落自有时,秋来红叶染白霜。我兽族各部对王子殿下的种种事迹多有了解,一向佩服有加,希望王子殿下对在灵山度过的时光感到愉快。
然而,他们有纹耀。第四脉门打开时引发的纹耀共鸣,把整个谷地都照亮了。灵山人真切地领教了纹耀和战器助力下的军事脉术到底有多厉害。打到天亮时分,灵山人被压制在一个背靠峭壁的地方无力突破。
妖侠们开始争抢战败者身上的纹耀,他们都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纹耀助自己一臂之力,至少是不能再吃没有纹耀的亏。
“有理由。他们希望我们尽快离开他们的国土,要打到别处打去……”
“为什么是胃痛?”龙长老低声问奇衡三。
“我们现在就去,”迷麟一字一顿地说,“从今天起我们要扫平天下,让每个妖怪在活着的时候,都能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让每一种坑害好人的规矩都废了!让所有害人的家伙都死掉!有愿意跟着我们的咱们走!”
“当然。”
很多人在场听到了信的全文,他们都是龙长老的前追随者,一直保持着经常探望一下龙长老的习惯。他们从听到第一句话时起,就开始生气了。迷麟听到最后“玛朵布莎·白”这个名字时,一下跳到飞去来跟前,抢过信撕得粉碎。
第三天,临出发前,龙长老接到了飞去来送来的一封秘信,是用兽国文字写的:
“只要快快活活地战斗下去就是了,管它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们不需要那东西。”迷麟说了一句,众人停下手来,看着迷麟。
所谓“纹耀战器”,是兵器本身就镶着“上古纹耀”,与身上的标准纹耀相呼应,能够产生更强的战力,据说只有王纹耀、将纹耀这样的极高等纹耀才能与之相抗。
就在部队已经走到灵山边境,快到出山必经之路的险要地段时,龙长老突然表情痛苦地从迷麟身上跌落下来,迷麟连忙把龙长老抬到旁边草地上,叫来队伍中一个名叫奇衡三的基思卡人医生来诊治。迷麟一直很信任这九_九_藏_书_网个人。
“他们不想惹我们,想让我们尽快离开兽国到别处去打仗。”
“其实真的不能怪任何人,这个世界之所以成了这个样子,是前前后后所有的人一起弄出来的,包括我们自己。”龙长老说,“这个问题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想过,结论我已经忘记了,我想无非是让人们都能过上自己希望的生活吧。现在想来这是不可能的,只要有人过上了想过的日子,就一定有另一些人成为倒霉蛋。”
爱你的玛朵布莎·白。
“但是你要一直留在我这里,下一次我就真的信任你了。”
“兽国也知道这一点对不对?”
那个将军已经看出他们的意图,也意识到传说中的“龙长老父子兵”确实名不虚传,但他对自己手里的纹耀战器还有一些自信。
“零零落落万点,死死生生无限……”兽族妖侠开始吟诗。
魁拔1013年秋末,翼族快递人飞去来出现在龙长老的小屋前,他给龙长老带来了一封信,因为迷麟对龙族文字认得不多,飞去来代读了这封信。
接下来的三天,妖侠们没日没夜地听龙长老讲各种阵法的特点和破解之法,而后一遍遍地演练。很多住在远处的妖侠也被这边的动静所吸引,成批地加入进来,在新鲜刺激中,发酵着跃跃欲试的斗志。
“好吧,那就不扫大家的兴致,”龙长老站起身,“三天之后上路,我们要准备一下与正规部队交战的战法,特别是如何与有纹耀的对手作战。”
“难道不是吗?”
“呀——”迷麟发出了一声从没有过的恐怖的叫喊。这喊声,不要说敌人,就是熟悉他的妖侠们听了,都感到脊梁骨发凉。
“你觉得那封信告诉了我们什么?”
将军用颤抖的手摘下自己的纹耀,双手捧到迷麟面前。这是纹耀妖侠的规矩,战败者要把自己的纹耀交给对手处置。但由于纹耀是不能私自转让的,获胜的妖侠即使拿了战败者的纹耀也是不合法的,一般情况下,胜者会把败者的纹耀打落到地上,这就是所谓的“纹耀蒙尘”。有“蒙尘”经历的妖侠从此不再佩戴纹耀,在人们面前也抬不起九_九_藏_书_网头来。他必须要用更大的功业来洗刷耻辱,才能恢复佩戴纹耀的资格。对于一个妖侠来说,让他的纹耀蒙尘,跟杀了他是一样的。但对于一个将军来说,他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请求对手保护他的部下,而把耻辱由自己来承担。
众妖侠发出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呐喊。
众人欢呼起来。
部队开始出发,为了走得快一些,迷麟背着龙长老走着,在迷麟的背上,龙长老一直在与迷麟交谈。
龙长老让迷麟派出一些可靠的妖侠去险要地带暗中侦察,看有没有伏兵。暗探回来说,确实有很多伏兵。
“哲学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请先看看我的病状。”
“关键是兽族人的性格不能容忍这样的耻辱,没有一个国王敢这样做,那会引起暴动的。”
“我看到了他们的首领。”迷麟的声音。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迷麟数着被他击倒的对手。在灵山争霸战中,他最多一次击败了四十六个对手才取胜,可现在已经一百多了。离对手的首领还有一段距离。
“谁倒霉都可以,反正不能是我的主人!”迷麟大声说。
“胃是最不会影响脉门和战斗的器官,我们的人听说了,不会影响士气;间谍听说了,也不敢轻视我们。”
“他们肯定也知道我们大概有多少人。”
“他们不想放过你,我的主人。”迷麟说,“你还要忍受多久?”
奇衡三看了看龙长老的舌头,然后听龙长老的心跳和肺音,这时他听到龙长老的胸腔里传出龙长老低沉的声音,“你是好医生吗?”
“即使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能在多长时间里通过兽国境内呢?”
“也就是说,写这封信的人知道我们将近一千人要在他们的国土上白吃白住六十天……”
“主要是哲学方面的吸引力。从哲学角度看,您的行为是有探索意义的,我很认同。”
龙长老对迷麟说,那我们就在这里玩上几天。迷麟心领神会,就白天带一帮人演练战法,让另一帮人休息;晚上换过来,白天睡觉的人吟诗做赋,另一些人全都睡觉。
“只是没有执照。”
“如果我是他们就会这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