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五节 萨库人大仓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五节 萨库人大仓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你的对手是萨库人第一防区战士大仓。”
天神试图将纹耀制度赋予萨库人,可是散居的萨库人令纹耀派发工作非常困难,且起初萨库人对此不太感兴趣。
“为什么?”
“你的对手是……魁拔。”迷麟依然坐在那里。
从此,每年融雪期,也即决斗期,成了萨库人的节日。
魁拔的厨师萨库人大仓是魁拔在雪国的瞳寂雪山战役中结识的,属于典型的萨库人性格。
硕拓病逝后,王纹耀由优势纹耀邦中的几名臣纹耀决斗产生,这种方式一直沿用到近代。
萨库人从来不食用他们饲养的动物,他们后来发现了一种雪山巨蒜,可以有效抵御严寒,后成为萨库人的主要食物。萨库人很早就掌握了酿酒术,他们称酿出的酒为“雪啤”。
有很多次,大仓带着自己特意做的美食,去见魁拔,请魁拔把那天没说完的话说完。
“事实上我要对很多兄弟说清楚这件事——为什么不可以做魁拔的敌人?”
第二次魁拔战争中,瞳寂雪山被交战双方反复争夺,萨库人加入两方的人都有,他们学到了一些天神脉术,武术从此融合了天神风格,就如同南部的雾妖作为魁拔的根据地,脉术更加带有魁拔风格一样。
大仓做饭做得很认真,等着饭菜出锅的时候,还很熟练地在营前空地上摆好桌子、餐具,那地方离迷麟只有几十步远,旁边围着灵山军士兵,但那厨师就像没看见一样。
之后,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景象,大战之前,人们正准备美美地吃上一顿去痛痛快快地战斗的时候,却发现军队的锅碗一空,所有的食物都被吃光。那是大仓自己做了一支军队的伙食,又自己通通吃掉,然后一个人代替一支军队冲上战场了。他吃得越饱,意味着他将面对越激烈的战斗。
萨库人就这样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雪国,原本硕拓的家继续扩建,成为“天弥城”。这个传说藏书网,就是萨库人历史上著名的“硕拓集国”的故事。
大仓就和战士们打赌,说我来打北门,你们整支军队去打南门。谁先攻下,谁就赢了。输的一方则在饮食上完全听命于对方,大仓如果输了,就必须做随军厨师,并且违背自己的意愿给战士们做荤菜;如果战士们输了,则要终身吃素。
战邦时期,萨库人是极少数没有发生内战的种族之一,也没有与相邻国家发生冲突。但随着蛮荒期的到来和加剧,家园缺衣少食,萨库人首次离开了瞳寂雪山。他们在战乱的世界中游走,寻找着实现自身价值的机遇。他们成为一支特的兵团,受任何人的雇佣,这个行为被称作萨库人的自由远征。
又经过100多年的自由发展,王纹耀落到了一个叫硕拓的人手里。每当有新的挑战者上门,他总是拒绝迎战,并称,自己实在是太强大,要等所有萨库人都来到他家里,他一起与所有萨库人比武才过瘾。于是,上门者住在他家不走,倒也不寂寞。久之,找他来搏斗的臣、妖侠等纹耀者的下级纹耀找不到决斗对象,也渐渐找到了硕拓的家。房子不够大了,硕拓就安排人在他家附近再盖新房子,各种动物养不开了,硕拓就安排人为它们建大的圈舍,食物不够了,硕拓就安排人种植巨蒜,发展农业。许多年过去了,硕拓始终以人数还不够为由,不战。
厨师吃完了所有的饭,起身,提起一把巨人长斧。
“这很难吗?九-九-藏-书-网
“吃饭。”厨师看着迷麟,“等我吃饱了,就和你战斗。”
“以后可以慢慢告诉你,”迷麟说,“请再做些饭来吧,我的朋友们真的已经饿坏了。”
“很好。”迷麟笑了,“只是……我也饿了。”
雪国建立后,为满足萨库人的搏斗娱乐需要,将全国人分为两个邦,分别头系赤褐色和蓝色头巾,起初,纹耀在两邦间均分,然后无纹耀者可以向另一邦中任何有纹耀者挑战,结束后纹耀归属胜者。每年一次,王纹耀清点红蓝两邦纹耀数目,纹耀多的一邦对国事最有发言权。这种独特的制度被后来的萨库人称为“硕拓制”。
梅龙尼卡航线打通之后,秋落木到达蛰族地区指挥战事,就想联合北面的萨库人夹击风国的基思卡人,但没有成功,因为萨库人已经加入神圣联盟了,他们必须信守承诺。
他在桌上摆了至少二十副餐具,然后把做好的饭菜一份份盛好,接着在桌前坐下来开始吃,吃掉一份之后,再坐到旁边的位置上把那里的一份也吃掉,就这样一直吃掉十份。
“要这么难吗?”
大仓有个说法,就是食量和战斗力要成正比,只会吃饭的人,对不起好的厨师。他同时也讨厌那些所谓的美食家,认为他们只是纯粹的享受食物,而忽略了食物对人的意义——战斗。
大仓想了下,转身去做饭了。此后就一直在灵山军中做饭。
迷麟好奇地走近他,“你这是干什么?”
与幽弥狂所属的雾妖名声一直不好形成对比,身材巨大的萨库人在地界各族中一直名声不错,被视为可以信任的人。
天神利用了萨库人好格斗、怕寂寞的特点,大肆游说纹耀的好处,说纹耀可以作为比武的筹码,代替动物做筹码。且纹耀具有不同级别,低等纹耀者可以向高等纹耀挑战并赢得高级的纹耀,手持的纹耀越高级,越容易吸引挑战者上门,九_九_藏_书_网因此越不寂寞……
结果,大厨在战斗前那天,吃了一整支军队的食物,然后奋勇出战,攻下了北门。战士们输了,只好接受大仓的赌注——以后全吃素食。但是大仓发现,有些人暗地里趁他不注意偷偷吃荤。一下生起气来,说,我来做你们的厨师,一辈子都做你们的厨师,一辈子不让你们吃肉!就这样,大仓为了收获自己赌注的胜利,成为大家的厨师。
迷麟和他的士兵们走进萨库人的营地时,那里已是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逃走了。迷麟正要离开,突然看到营地里冒起炊烟。灵山军士兵迅速包围了营地,他们发现,营地里只有一个萨库人,就是正在做饭的厨师大仓。
“如果你能替我说清楚了,我做饭给你吃。”
厨师挥长斧向迷麟劈下,迷麟只动了一下,厨师手里的长斧就改变了方向,直接劈到桌子上,把桌子劈碎。
战后,他们依然散居在瞳寂雪山各处,各自建了粗朴的石屋石堡,圈养了一些动物,寂寞地生活着。他们时常想念热闹的战争岁月,有时有的萨库人会跋山涉水到另一个山头找其他萨库人格斗娱乐。他们往往会带着自己全部的牲畜,输者将牲畜全部交给胜者。挑战结束后,由于输者失去了所有动物伙伴,将变得更加孤独。
“你说,你这样是不行的,可是你没说为什么?你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魁拔155年,终于有一天硕拓召集所有来到他门下的萨库人说:“今天,所有的萨库人都走到一起来了。几年来我以我的强大为由召集大伙,现在我以召集来所有的萨库人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你们如果谁认为比我更强大,尽管来战。”大伙没有人上前,至今大家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硕拓又说:“如果没有,你们就让我做王吧。我们将在这里建立一个国家,从此,我们将不再寂寞。”众欢呼。
魁拔358年
http://www.99lib.net
,固匡制定了萨库人历史上第一部法典《萨库大法》,规定了萨库人决斗的范围、方式,限定了可以进行决斗的时间等。大法规定,每年春季融雪时节,万物复苏,萨库人也从慵懒的半冬眠状态下恢复活力,全民范围内、全国领土上,皆可自由决斗,决斗禁止攻击身体要害部位,决斗期直到河面冰盖完全融化为止;其余时间,仅各大“斗脉场”内允许决斗,决斗双方需要预约场地,并受裁判管理。大法还规定,萨库人此后每15年举行一次换届,换届时不仅王纹耀由决斗产生,其余各纹耀级别也需接受决斗考验,胜则卫冕,败则卸任,换届决斗的时间段为当年的融雪期。
大仓对人们说,他并不是厨师。那一次是因为厨师逃走了,他不得不自己做饭,好让自己吃饱了去战斗。人们相信他说的是真是,就不让他做厨师了。可是没多久,他还是做了厨师。
于是,秋落木对瞳寂雪山发动了闪电攻击,迷麟作为先锋战将,迅速击垮了山脚下的萨库人防线。
第一次魁拔战争中,他们一直是魁拔的盟友,虽然事后他们受到全地界妖怪的指责,但他们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只是从此变得更好武了。
魁拔202年,硕拓病逝。他活着的时候没有人跟他交战过,即使在他残弱的老年,他证明了“精神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魁拔前30年,瞳寂雪山成为萨库人的主要生活区域,幸存的萨库人已经发生了基因突变,体型变大,身高一般是龙族、兽族人的两倍,毛发和脂肪有效地抵御严寒,生育力却降低了。此后萨库人一直难以提高族群人口,在巨大的雪山之间,寂寞的萨库人捕捉各种高寒动物与自己做伴,长久以来发现了几种特别适宜驯化的动物,他们成为萨库人若干世纪以来的良伴。
魁拔39年,萨库人的大部分都接受了纹耀制度。
“我www.99lib.net说以后慢慢告诉你,是吗?”魁拔总是这样说,“我这样说,是因为我没想好怎么才能对你说清楚。”
“我的朋友们也饿了。”迷麟指了指身后的士兵们。
“不不,我今天只和你战斗,而不是他们。”
魁拔800年左右,气候基本恢复正常,大部分萨库人回到了故乡,但也有一批萨库人爱上了四处征战的生活,继续着到处云游的日子。他们给人留下的印像是,作战勇敢、凶狠,平时温和、乐观。这简直就是理想中的战士性格。
“那些给你吧。”厨师指了指对面的一份份饭菜。
魁拔355年,萨库人族重新获得纹耀,为了抉择第一任战后天宠,王纹耀空置了一年,全国举行了一场大比武,最后,年轻的武士固匡成为了天宠。
大法规定了关于萨库人社会生活的各个重要方面。因为有了大法,靠每年的决斗决定政治决议的“硕拓制”被废除了,萨库人有了相对稳定的政治管理者团体,社会生活水平显著发展起来。
固匡认为,作为萨库人主要娱乐方式的决斗,如果继续任由萨库人自由发起,没有组织管理,很容易造成意外伤亡,形成很大的内耗。
大仓是个绝对的素食主义者,刚加入灵山军,就因为吃肉的事,和大家闹翻了。他把军营里所有的肉食都扔掉了,气得战士们对他一通大骂。因为当时正要进攻一座城,仗会打得很艰苦,大家都希望吃得好些能多坚持一会儿,因此对大仓扔掉肉食的做法非常愤怒。
迷麟吃起来,只吃了一份,然后坐在那里等着厨师把最后几份吃完。
“这样是不行的。”迷麟说。
龙长老时代的灵山军中就有一些萨库人妖侠,大家都很喜欢他们。
早先,萨库人一直居住在幽龙潭西侧的高山上,以果实为生。在史前的气候突变中,雪线瞬间降到低海拔地区,萨库人族被冻死无数,但幸存的少量萨库人却把耐寒的基因遗传下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