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七节 龙族骑士团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七节 龙族骑士团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玛朵布莎家族执掌王位之后,非常注意总结历史教训,认为“国王即独裁者”的愚昧认识是导致王位频繁更替、战乱不断的重要原因。他们约请各大家族中的智者一起商讨和制定国法,慢慢形成了一套由联合议会决定国家大事、而由王室委派国王象征最高权力的政体。虽然家族矛盾仍然存在,但玛朵布莎愿意与各家族分享政治权利的姿态使其余各族对玛朵布莎家族更加信任,他们都不认为别的家族会比这个家族更不容易出现独裁者。
“不会的,我做了国王只会让他们生活得更好,而生活好了,舍不得放弃的东西也就多了,想勇敢都难啊。”
对方回答:“非常感谢。请把王子殿下交给我们,我们会送他去他要去的地方。”
魁拔1019年,留在米拉都的灵山军,护送龙长老开向西北方向的龙国边境。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抵抗,两个月后就到达了边境地区,与一直等在那里的接应部队会合。
以幽龙潭为中心,长梦之河为纽带,不同水域的龙族分属玛朵布莎、卡拉肖克、梅龙尼卡、阿赫留瑟、勒克米罗这样五个大的家族。古时候,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王。他们有各自的方言和风俗,都以捕鱼为生。
就这样,灵山军在进入龙国之后如入无人之境,顺利地在一个个村镇间穿行。后来,基本看不到士兵的身影,只有一些年老的面孔在一个个小窗内目光阴郁地看着从面前经过的外国强盗。
他们沿着大路绕过了一片树林,进入一块开阔地,突然看到那里站着一队排列整齐的龙族士兵,身上也都没有戴纹耀,但从服饰上看,已经不是玛朵布莎家族的了。
“我们目前还不能相信爪云王子过境后是安全的,希望能送他到家。”
龙长老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狼将军开始催促迷麟尽快下令,护送龙长老自米拉都启程,前往龙国边境与已经在那里接www.99lib.net应的部队会合,以免夜长梦多、让神圣联军发现机会、突然切断已经明显分成两部分了的灵山人马之间的联系。
迷麟背着龙长老开始踏进龙国土地的时候,他看到,到处都是原地站立、摘下纹耀承认战败的龙族骑士。
“卡拉肖克家族,听口音是。”迷麟背上的龙长老轻声说道。
迷麟说,他觉得长老似乎对于回国一事有些犹豫,并不那么急迫。
魁拔656年,在宿敌翼族的突然插手下,卡拉肖克家族溃败,第一轮内战结束,阿赫留瑟家族取得新的王纹耀。3年后,阿赫留瑟家族在“龙翼满月战争”中失利,引起其余家族的不满。梅龙尼卡家族取代阿赫留瑟家族成了王纹耀的主人。但内战并没有结束,7年后,玛朵布莎家族以自己的勇武取得王纹耀地位,趁兽翼战争打得不可开交之际,带领族人对幽龙潭沿岸的翼族守军发起反击,夺回了失地,就此巩固了玛朵布莎家族在龙族众族中的地位,龙族内战基本结束。
“请你们转告爪云王子殿下,一旦交战,我们不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您误会了,将军。”对方一个年轻的军官语调优雅地说道,“我们只是按照你们认为公平的方式与你们交战而已,我们也认为这样公平。”
“迎战!”迷麟大声喊着。
狼将军和整个灵山军都停住了,他们似乎很不习惯这种从没见到过的场面,一下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时,前面的天空里突然出现了黑压压的翼族空中编队,他们飞快地向灵山军俯冲下来,他们可是有纹耀助战的。
狼将军大为感动,没有没收这里人们的纹耀,还下令送给每一位当年曾经见过爪云王子的老者一瓶酒,酒瓶上写着歌颂爪云王子的诗。
在一旁听着的狼将军意识到这是龙长老在暗示他对手的特点,心领神会。战前动员时,他九-九-藏-书-网告诉士兵们,这一战,宁愿前面多流血也不要把血留在后面不行了的时候再流,只要前面打出狠劲,后面就不战而胜了。
“龙族已经完全堕落了,”龙长老在迷麟的背上痛苦地说,“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龙族。”
灵山军沿原路绕过他们刚刚经过的树林,一直跑到黄昏,后面追击的卡拉肖克骑士团才停了下来,仿佛他们不便进入别的家族的土地。
“这是不可能的。纹耀是每个妖侠的荣誉,纹耀离开自己的身体就等于承认失败。”
这时骑士团已经扑了过来,狼将军猛醒过来,连忙指挥军队迎战,但已经晚了,已经越来越习惯于接收纹耀的灵山军妖侠们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机敏和勇猛,在突如其来的痛击下很快处于劣势。
“不不,快走,我不值得他们这样对我。”
“明白了。两天之后,我们按各自习惯的方式对决,请做好准备。”
“龙族的土地是不能让成群结队的异族军人践踏的,我们无法答应你的请求。”
龙长老沉浸在对故国的回忆中,整整一个晚上,如数家珍地讲着龙族的历史。
在整个阿赫留瑟地区,他们所经之地,再没受到抵抗,有些并没参战的士兵也会在看到他们时,规规矩矩地立正,身上不再佩戴纹耀,以示降服。
迷麟叫来奇衡三,想把长老交给他看护,自己去参战。
回到驻地,迷麟告诉龙长老,他们的对手是阿赫留瑟骑士团。龙长老告诉迷麟,这是龙族的一大家族,与他的家族一样古老。
在故乡的气息中,龙长老觉得他们已经接近幽龙潭,很快就可以到达首都光荣城了。
“玛朵布莎……”一直被迷麟背着的龙长老低声说了半句就哽住了,迷麟知道,他们已经进入龙长老所属的玛朵布莎家族的区域,接着,他们看到人数不多但排列整齐的一队龙族骑士团不戴纹耀站在路边,向从面前经藏书网过的灵山军致意,“感谢护送爪云王子回国!”“欢迎爪云王子!”
起初,各部落之间偶有摩擦。但随着与“盗鱼者”翼族摩擦的加强,龙族各部有团结、融合的趋势。人口最多的卡拉肖克家族一向较受尊崇。古时候,卡拉肖克家族的少年卡拉肖克·林在幽龙潭发现神奇的“晶之目”,把它献给了天神,得到了神的助持,渐渐地统一了各部落,统一了语言,发明了文字,建立了以卡拉肖克家族为核心的五大家族统一体国家,成为第一任龙国国王。从此,龙王以世袭的方式在卡拉肖克家族代代相传。
“明白了,”迷麟想了一会儿,“现在我只关心,我的主人本心里愿意不愿意回家?”
狼将军和迷麟急不可待地赶到边境,看到国境线那边的龙族国防部队严阵以待,那是生活在边境地区的阿赫留瑟家族的骑士团,军容、装备都很漂亮。
迷麟加快脚步匆匆穿过镇子。狼将军却有些好奇,他和士兵们聊了几句,得知,这是玛朵布莎家族里早年一直亲爪云的部民,他们一直认为爪云是在白的迫害下逃离故土的。他们的老人曾经帮助过出逃中的爪云,给后人留下了种种爪云王子的传说。在那些故事里,爪云王子为了龙族的幸福,连天神都敢得罪,是一位完全应该成为龙国国王的英雄。他们真心感谢一直照顾和追随爪云王子的这些没纹耀的外国人,认为他们是真正的义士,而不是入侵者。
“向西,一步也不要停,我的孩子。”
“那我们就按妖侠的规矩来一次决斗吧,为了公平起见,都放下纹耀。”
“向爪云王子致意。”有一天,一个老年人兴奋的喊声孤立地响起。
“你的族人一直爱戴你,让他们见见你吧。”
“谁要你们保证他的生命安全?谁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这是爪云王子的部队,爪云王子带着自己的部队回到自己的国家,怎么能九-九-藏-书-网说是入侵呢?”
“是的,他是一个可以做国王的人,我这个做将军的当然比较熟悉他的一些思路。他正处于两难的境地,一个作为灵山人的他和另一个作为龙族人的他正在较劲。灵山的龙长老希望给他的灵山兄弟们一个借口——送龙族的爪云王子回国、离开是非之地;可是龙族的爪云王子又觉得,把异族武装人员带入自己的家乡是对种族的背叛。这是非常沉重的道德责任,对于他的灵山兄弟,对于他的种族,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我请你吃扁鱼,长梦之河的扁鱼能让人做好梦……”
“放下纹耀就好,魁拔四宽恕你们。”狼将军用他很不地道的龙族语言对一个个降者喊着,他总是故意把“魁拔”说成“魁拔四”,好像这样很有趣。
“放下纹耀就好,魁拔四宽恕你们。”狼将军得意地用龙族语言喊着。
“那是肯定的。”狼将军。
“赶快走过去。”龙长老催促着背着他的迷麟,“不要让他们注意到我。”
一个中午,被迷麟背着的龙长老兴奋地说,他已经闻到了幽龙潭的气味,正值渔汛季节,扁鱼的香味很诱人。
还没有从刚刚的失败中定下神来的灵山军完全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还击,遭到重创,迷麟背上的龙长老负伤。
战乱起因于天宠卡拉肖克·锋欲在幽龙潭中心建设新宫。大蛮荒时期本来就生活艰苦,他的这一决定激怒了本就对卡拉肖克家族心怀不满的其余各族。卡拉肖克·锋被刺杀,龙族内战开始。
“我的先祖确实是很有智慧的,他知道信任的力量比多少个骑士团都要强大得多。”龙长老说,“你说的这个阿赫留瑟家族一直相信骑士团决定一切,军人的地位很高,反而很少打胜仗,主要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缺少信任,谁都怕自己出力便宜了别人,谁也不相信同伴会照顾自己。打起来谁也不管谁,顺了还可以,只要遇到困难马上就崩九*九*藏*书*网溃。”
“所以你要下令,魁拔四阁下,”狼将军拍了拍迷麟的后背,“你想让长老去承担率领外部军事力量入侵祖国的责任吗?”
“我们保护不了的英雄,你们保护着,还有比这更值得尊敬的朋友吗?”
龙族骑士们一起拔剑的声音,那声音让迷麟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迷麟背着龙长老飞快地回逃,狼将军和奇衡三跟在后面勉强招架着,不让敌人直接伤害到无法作战的龙长老和迷麟。
交战时,狼将军指挥部队一开始就做出一副与对手拼命的姿态,在集群脉术的招术上也一开始就用出一般会留到最后才用的拼招。没几下,阿赫留瑟骑士团就开始溃败,狼将军命令全速追击,一下追出将近三十公里。
“那就好了,我就不怕承担道德责任,”迷麟多少天来第一次露出笑容,“我越来越知道自己的使命了,我来下令。”
但五个家族之间经常是会出现矛盾的,日子久了,大家也不满于卡拉肖克家族对王权的垄断,战邦时代,龙国出现了内乱。
“向西,向西!”龙长老大声喊着,迷麟背着他连忙向西跑去,狼将军率众吃力地保护着他们,一些当地的玛朵布莎军人指引他们钻进一片树林,才摆脱了翼族编队的攻击。玛朵布莎军人告诉他们,那是神圣联军的突击队,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也没看到有破空飞艇支援。
“放过他们吧,”龙长老突然对迷麟说,“给龙族留下这支还象点样子的军人,就算是我的一点儿私心。”
从没有过的溃败。
“我们要送贵国的爪云王子回归故里,请提供方便。”狼将军让信号兵向骑士团喊话。
“那长老会怎么想这件事呢?”迷麟困惑地看着狼将军,“我一直认为我很了解长老,但在正经事情上,我觉得只有你才真正了解他。”
“如果你是他们的国王,他们就会象我们的灵山军一样勇敢。”
迷麟答应了一声,背着长老向回逃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