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一节 魁拔帝国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一节 魁拔帝国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梅龙尼卡·蹄。”
“为了这个,你会死的。”
三人大笑起来。最后达成了一种有些怪异的军事组合。吧咕嗒王子带三千名蛰族士兵乘船前往灵山,吧咕嗒为行动总指挥,同船的迷麟作为被护送回灵山的魁拔大帝,不必直接指挥战事,也不必参战。奇衡三留在虫国,作为魁拔的代表,监督虫国方面应对神圣联盟可能发起的进攻。
奇衡三一个人的胜利鼓舞了蛰族人,蛰后宣布,勇敢地保卫虫国领土的奇衡三是蛰族英雄,享有蛰族王族的特权。
“就和下棋一样。”迷麟对秋落木笑笑。
梅龙尼卡·蹄挥了一下手,他的部队让开了一个缺口,让迷麟和蛰族士兵顺利通过。迷麟没走出多远,又被梅龙尼卡·蹄叫住。
因为往蛰族人中派进侦察人员有人种方面的困难,神圣联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魁拔就在吧咕嗒的部队当中,他们只知道魁拔没有回灵山,一直以为魁拔还在虫国。
就在这时,向灵山运送兵员的默拓人商船开了回来,准备按计划运送第二批两千名士兵去灵山。随船前来接应的灵山会士兵只有一个,就是迷麟。
就在挤满了三千名蛰族士兵的默拓人商船在星移之海默默地航行时,秋落木和那27位妖侠已经在灵山活动了一段时间,他们自称为魁拔第一军团,军团长禅鸣,秋落木的名号是“协行士”,最初的作用相当于军师。来妖侠们发现秋落木的脉术也非常了得时,便把这位前服装商看成了妖侠中的高手,在战斗中,对他也很信赖。
“以后有的是时间谈这些。”
“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与商国商会的会长有过一个约定,不让商国的土地成为战场。”迷麟对要跟他去的那些蛰族士兵大声地说,“我这次去商国,仍会信守这个承诺。我只是要见到翼族统帅,让他对向虫国发动的攻击负99lib•net责,而不是把战争带到那里。所以,一路上,对任何攻击,我只作防御性抵挡,而不会还击。你们要跟我去的,也得像我一样,被动挨打,而不能主动攻击。你们好好想一想,做不到的,就不要跟我去。”
“谁会不死呢?只是早晚的问题。为了这个,和不为这个,有区别么?”
看着破空飞艇消失在夜空中,奇衡三连夜叫吧咕嗒王子来见迷麟。吧咕嗒上下打量了迷麟好一会儿,然后请求迷麟让他看一眼冲天槊。迷麟很痛快地把冲天槊交给了吧咕嗒,吧咕嗒翻来覆去地把玩了好一会儿,说这是出于蛰族前辈之手的空前绝后之作。他告诉迷麟,上面的两个看似装饰物的设计实际是召唤脉兽的装置,但如何召唤,他也不知道。迷麟第一次听到“脉兽”一说,当时地界的脉术水平还没有发达到多数妖侠都能打开十二脉门的程度,只有打开十二脉门才能召唤出的脉兽更是罕见,说到脉兽还显得有些神秘。
“陛下,”梅龙尼卡·蹄叫道,“我可以与你同行么?”
迷麟对蛰后的结盟举措很赞赏,认为蛰后确实是一位很有战略眼光的元首。
翼族部队以商国为基地,开始了对虫国的每日袭击,虫国士兵开始迅速转移到地面之下。奇衡三坚持不随他们一起转移,而是在地面上坚持与翼族部队周旋,消耗他们的体力,寻机攻击。没有蛰族人配合,翼族在沼泽地区很难停留,一般打上半天就要回去。奇衡三就在他们不回去就回不去了时候集中攻击其中的一两个敌人,让他们只能留下来做俘虏。就这样,两三次打下来,奇衡三俘虏了四名翼族士兵。
奇衡三并不具备集团作战的指挥能力,有了一些可以指挥的士兵之后,他反而被缠住了手脚。在接下来的翼族每日攻击中,蛰族士兵伤亡很大。
奇衡三担心经由兽国的调兵计划会迫使兽国军队进行阻击,给蛰族士兵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迷麟认为,运兵和作战没什么区别,在哪儿伤亡都是一样的,“只要战场不是九*九*藏*书*网在虫国,吧咕嗒王子就会感到满意。我说的没错吧?”
就在这时,吧咕嗒王子指挥下的蛰族军团在兽国登陆,突然出现在围攻灵山的神圣联军背后,与灵山军形成了前后夹击的局面。神圣联军阵脚大乱,禅鸣就势发起反攻,打出灵山,占领了游尾郡等兽国重镇。与此同时,吧咕嗒的蛰族军队沿长梦之河沿岸扩大控制范围,他们的兵器世界第一,脉术也很奇特,神圣联军一下不能适应。在蛰族军队的打击下,神圣联军连连败退,分批退出树国,进入龙国境休整。
风能命令翼族部队袭击虫国,一方面是试探一下魁拔的反应,一方面也是告诫世人,与魁拔结盟是不可能有好果子吃的。
召唤脉兽一说引起了奇衡三浓厚的兴致,要马上试验。吧咕嗒却说那要摸索很长时间才会有结果,眼下马上要办的事情应该是安排魁拔与蛰后的会面。吧咕嗒说蛰后连魁拔是假的这种假设都做过,认为,即使魁拔是假的,只要有一定能力,能够让蛰族通过结盟获得世界影响,都是值得合作的,更何况冲天槊已经足以证明了魁拔的真实性。
神圣联盟立即集结精锐部队向灵山发动猛攻。禅鸣率领部队迎击,打得很艰苦,在巨大的伤亡威胁下,不少山寨兵都投降了神圣联军。
“很好,会长先生。现在我宣布,商国已经成为魁拔第三帝国的领土,我派驻在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是——对不起,您的名字,将军。”
年轻的吧咕嗒王子几次被感动得差点儿落泪。他好像一下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能力超强的妖侠会心甘情愿地跟着魁拔去战斗,魁拔是任何人都无法效仿的统帅。
“我们是魁拔的盟友,就要有盟友的样子。奇衡三阁下就是我们的榜样,你们也要像他那样勇敢战斗,让世人从此不敢小看蛰族。”
神圣联军九九藏书指挥官、龙族骑士团将领梅龙尼卡·蹄目睹了这一奇异的战争景象,大为不解。他对其他联军部队向并不还手的敌人狠下杀手的做法很不满,认为这有损于军人的尊严。在他的指挥下,他的部队在与蛰族士兵遭遇时只是严阵以待,并不动手。这个多少有些特殊的龙族将领引起了迷麟的好奇,迷麟走到阵前向他问话。梅龙尼卡·蹄反问迷麟为什么一路上只是招架而从不还击,迷麟告诉他,自己只是遵守商国投降时自己曾向商国做出的承诺——不让商国的国土成为战场。
原来,在默拓人商船准备返航运送新兵员的时候,按计划应有一百名士兵随船,以备途中可能会遇到的袭击。迷麟认为吧咕嗒那里应有尽量多的士兵可用才好,就要求用自己来代替那一百名士兵随船押运。吧咕嗒只能同意。
他们一个山寨一个山寨地劝降,很快就发展起约两千多人的战斗部队。
“当然,请一起走吧。”
秋落木把奇衡三的意图更深入了一步,他认为,此时兵分两路,一路是真要下功夫经营的,一路是让人看着热闹的。现在要下功夫的是蛰族这边,这里有真刀真枪的几万士兵,实际上是灵山会目前能够掌握的全部武装力量。迷麟应该随奇衡三马上去见蛰后,凭冲天槊可以证明一切所言不虚,把结盟敲定。同时,让另外一伙人去灵山那边闹出更大的动静,既把神圣联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也会让蛰后以为他们在灵山有更多的人马,对灵山会也会更有信心。
翼族部队得知梅龙尼卡·蹄易帜的消息,精神崩溃了,全部撤离了商国。
奇衡三认为,神圣联盟和天神在发现冲天槊被取走之后,一定会很冲动地寻找集中打击目标,灵山会就不应该集中在一起便于他们“集中打击”。远离灵山的虫国现在就成了一个非常理想的战略据点,可以和灵山相呼应,把神圣联军的两条腿劈开,让他不好发力。
迷麟在取得冲天槊的那个晚上,并没有随破空飞艇飞回灵山。他确实是和奇衡三、秋落木一起上了默拓人为他
http://www•99lib•net
准备的飞艇,但飞艇不久之后就在南面的蛰族地区降落了。迷麟和奇衡三下了飞艇,而从千草沼泽登陆的那27位妖侠登上飞艇,与秋落木一起飞向灵山。
“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陛下,您为信守承诺付出的努力我已经看到了,这对您已经显得很不公平。我现在正式告知您,我们之间的约定取消了。既然是战争,就让它像个战争的样子吧。”
迷麟对吧咕嗒的指挥能力非常欣赏,从不干预吧咕嗒的作战计划,也不下任何命令,即使是吧咕嗒问他意见时,他也只是说,“这是你擅长的事,就听你的。”即使是看着战斗非常艰难、迷麟觉得自己应该出战时,迷麟也会像一个一般士兵那样向吧咕嗒请战,在获得他批准之后再付诸行动,避免打乱吧咕嗒的计划。每当胜利来临,迷麟不管处于战区的什么位置,都会像一个普通军官那样,远远地对指挥区的吧咕嗒挥手,“这边好了!王子殿下,向你致敬!”
这是由奇衡三在飞艇上与迷麟和秋落木一起制定的行动计划。
迷麟再次见到了商会会长永发,已经完成了全部财产转移的永发从容地对迷麟说,他已经告知所有默拓人在神圣联盟和魁拔之间做出选择,然后为自己所选择的那一方服务。
而后,秋落木组织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典礼,宣布魁拔第三帝国成立,还特别强调了蛰族盟友作为他们的强大后援,正在世界的另外一个地方支持着他们。
蛰后下令,今后地面上必须留有一定的蛰族士兵与敌人作战,地下部队要做好轮换和补充,以防止神圣联盟趁机占领地面区域。同时,她任命奇衡三为地面作战总指挥,所有留在地面的蛰族部队都要听他号令。
迷麟的这番话,让一些士兵退出了行动,却让另外一些士兵觉得很刺激,更愿意跟迷麟同行。
就这样,迷麟和奇衡三带着一支不到三百人的蛰族部队向商国进发。一路上,他们不仅受到翼族的空中攻击,也受到神圣联盟地面部队的拦截。在任何打击面前,迷麟和蛰族士兵们只是抵挡,并不还九-九-藏-书-网击,不少蛰族士兵在凶猛的攻势下阵亡。
第二天一早,迷麟即与蛰后会见。整个过程很简短,蛰后称迷麟为“尊敬的陛下”或“盟主陛下”,希望迷麟能按他们的约定早日称“魁拔大帝”,并且在灵山会总部灵山地区安排蛰族军队常驻,吧咕嗒王子作为虫国派出的盟国代表,要经常与魁拔大帝同时出现在世人面前。
“应该说下棋就像打仗一样才对。”秋落木说,“布好局只是一方面。心里要走的棋和想让对手看出来的棋,还应该不一样。”
三人商量了一下,由秋落木带着曾在虫国登陆的27名妖侠去灵山折腾,奇衡三和迷麟两个留在虫国。奇衡三任命27妖侠中的一个叫禅鸣的兽族妖侠为军事指挥,秋落木为“协行士”——这是迷麟给秋落木的一个特别称号,原本是纪念他们一起走出永昼沙漠一事的,现在听着却又像是个职衔。如果说是个职衔的话,秋落木则是全世界唯一有这样一个职衔的人。
迷麟欣然同意,然后就与吧咕嗒商议如何分期分批地把蛰族军人运往灵山。吧咕嗒认为永昼沙漠是蛰族人无法穿越的,只能通过默拓人的商船,经海路进入长梦之河,再由兽国境内进入灵山地区。
“陛下不问问为什么吗?”
吧咕嗒显现出非常鲜明的指挥个性,他从战略大格局的角度考虑,并没有急于去和灵山军会合,而是突然转向相反的方向,沿长梦之河南下,迅速占领毫无防备的树国边境地区。让神圣联军一下搞不清他想干什么,他退出的兽国区域,联军也不敢贸然开进。这就让灵山轻易地控制了整个兽国。
迷麟了解到虫国受翼族士兵每日袭击的情况,决定率奇衡三一起主动向商国进发,不让翼族部队能那么方便地在那里随时起降。奇衡三认为这个方案很好,但对迷麟来说很危险,就希望蛰后能派出更多的地面部队人员配合行动。蛰后闻讯立即同意,认为能跟魁拔一起作战,是蛰族士兵的光荣,也是向世人宣传蛰族的大好机会,就让蛰族士兵自己报名,结果有五百多蛰族官兵愿意建立这个不朽的功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