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节 光荣城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节 光荣城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所有的人都以为魁拔死了,但有很多人宣称,他们看到魁拔带着一身的烟从王宫的建筑里冲杀出来,不知冲到什么地方去了。奇衡三证实这种说法是可信的,他本人就亲眼看到了这一景象。
镜离开之后,魁拔与灵山军众人说起神族的和平建议。很多人认为和平是好事,可以接受。但当秋落木盘算起如何具体实现和平时,问题就一个接一个地出来了,而且很不好解决。
联军的给养线被完全切断,他们只能靠捕食幽龙潭里的鱼度日。联军统帅风能威望跌至冰点,除翼族军队外,其他国家的联军部队基本上不再听他指挥。联盟众天宠中除萨库人王不同意投降外,其他首脑均主张与魁拔和谈。在这样的压力面前,风能提出再次向神界求助,作为挽救败局的最后一线希望。众天宠勉强同意了这个提议,并强调,这是他们给风能的最后一试的机会。
“我希望为和平做些事,想知道阁下在什么条件下愿意接受和解?”
魁拔在沉思中走到伸出湖面的王宫的平台上,他看到身边除了灵山军卫队之外,只有镜自己。
王宫在水晶飞溅中破碎着,魁拔周围一片白光,王宫和魁拔身边的卫兵全部消失。魁拔的身体在燃烧,燃烧的身体冲向敌人。
“哲学问题我们可以以后再谈,”镜挥了挥手,“简单地说,阁下认为,在什么条件下,你可以考虑结束战争?”
“协定是由你我来签么?”魁拔诧异地看着镜。
“我觉得,”魁拔一边想着一边说着,“和世界能变好了相比,魁拔的名声就不算什么了。”
焰术约见魁拔,要求魁拔立即投降,交出缴获的纹耀。
“我的主人不应该回家吗?”魁拔说,“不让人回家的秩序是不应该存在的。”
直到第六代魁拔时期,有关脉兽现象的原理才在神地两界英雄的冒险经历中被揭示出来。而在此之前,神地两界都有召唤和驾驭脉兽的技术,但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尤其是在地界生物中,脉兽是很神秘的,能召唤脉兽的人无异于神类。
“试着驾驭它,魁拔!”奇衡三对着脉兽大喊,“我们成功了。”
“是这样。”魁拔笑了笑,“没有和平的可能。”
“为什么要与我为敌?”魁拔冷冷地看着焰术,“我警告你,如果我发现你使用了对我们来说不公平的战器,我就要使用冲天槊了。”
“我的意思是说要保证这些少数人不会受到多数人的伤害。”
魁拔开始驾驭着脉兽做着简单的动作,很不流畅。魁拔觉得自己有些急躁,想镇定一下,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就在这时,他突然失去了支撑,向下落去,一直落到地上,而脉兽就在空气中消失了。
“就这些?”
曾经参与过上次魁拔战争、目睹过上一代魁拔
99lib•net
及冲天槊表现的神族军人也感叹魁拔四似乎比上一代更勇武、更彪悍。
“神族没有国家。”
“无所谓。”
“脉兽。”奇衡三兴奋地说,“你的脉兽,魁拔。”
魁拔走向从幽龙潭水边一直伸向水面的王宫建筑群,那里是签定协议的地方。镜一直在他的身边与他交谈,主要是讲神族武装部队将作为中立方监督双方停火后的解散过程,因为地界和平符合神族的根本利益,所以神族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我没意见,”秋落木看着魁拔,“以诈术取胜,是否符合魁拔的作事原则呢?”
在秋落木的布署下,在魁拔与镜一起进城的过程中,灵山军列队跟在魁拔的身后,长长的队伍从城门一直延伸到举行签字仪式的王宫,之后就一直站在道路两边,形成了一个由士兵组成的从王宫到城门外的通道。不时会有一些花束扔到士兵身上,有龙国人在喊“魁拔,爪云王子的朋友!”“爪云王子万岁!”
“这并不可笑,协行士先生,”奇衡三说,“我们现在要着眼于最大的目标,你不觉得,只有我们这样做下去,纹耀才有可能被彻底消灭吗?”
“为什么?”
“这里面有一个代价问题,如果为了保持一种让很多人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而给很少的几个人带来不便,是值得的。”
魁拔与奇衡三一起秘密试验过几次,渐渐找到了驾驭脉兽的感觉。但他从来没有把它用于对神圣联盟的战争中,即使面对不讲究公平交战的联军对手,他最多也就使用一下冲天槊。
“他们马上就到。”镜让魁拔在一个居中的位置上坐下,“我去看看他们。”
“那你能不能把神族这样的生活弄到我们地界来呢?”魁拔认真地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如果你能让这里也和你们那里一样。”
灵山军解散之后,如何保证成员不受所在国的迫害呢?那就只能继续保有灵山军。但和平之后的灵山军应该呆在什么地方呢?好像只有灵山。那就等于灵山军白折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实现最初“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么简单的一个理想。
“神族不需要国家。”镜说,“神族的每一个成员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的生活和责任,并不需要国家来管理。”
这样下去又会怎么样呢?奇衡三要魁拔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然后开始给魁拔施加种种刺激,人为地提高魁拔的情绪强度。他要参与试验的士兵用重兵器痛击魁拔,用冷水冲击魁拔,用矛刺魁拔的身体,最后,又别出心裁地让士兵把四五个人重的巨石压到魁拔肩背处。重压之下,魁拔的身体开始发抖,一点点地向下歪倒。他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垮掉,然后被身上的巨石压死。这时九_九_藏_书_网,他平生第一次想到了要别人来帮自己一下,他紧咬着的牙缝里发出这样几个字:“奇衡三……”
“哦。”魁拔一怔,注意地看着镜。
“除非世界上完全废除纹耀制度,我们才有可能按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要去的地方。”奇衡三说,“至少逻辑上看是如此。”
“神族到地界来,神族的国家会得到什么好处吗?”
魁拔知道奇衡三与神圣联盟在交涉中草拟的协定是胡扯的,并没有拿这些事太当真,但他对神族在地界争端中扮演的角色有些好奇,“我不明白,为什么地界和平符合神族的根本利益?神族为什么会这么关心地界的事务呢?”
脉兽看着魁拔,伸出手,就在他的手碰到魁拔的身体的时候,魁拔在一片闪光中不见了。
“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魁拔坐在地上,回味着。
“我的朋友们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
灵山军占领了光荣城,神圣联军几乎被歼灭。宣布“保持中立”的龙国皇家卫队统帅向秋落木透露了由镜神策划的这起阴谋,并证实魁拔在被“天火”击中后冲进王宫里杀死了至少五位在场的天宠。龙国国王玛朵布莎·杰因崇拜叔父爪云王子,视魁拔为朋友,拒绝参加阴谋而得以幸免,确切地说,他被神圣联盟客气地软禁在王子寓所里,要求他在“仪式”完成之后才能恢复自由。龙国皇家卫队也是由玛朵布莎家族的骑士团组成的,他们一直守护在国王被软禁的地方,从一开式开始就没有参与作战。
“有可能。”奇衡三说,“趁机攻下光荣城,彻底消灭神圣联盟,世界就和平了。”
魁拔发现,只要他故意去想快要巨石压死的那种感觉,想到要奇衡三来帮他一把,吃力地喊出“奇衡三”这个已经成为呼号的音节,脉兽就会出现。
“这是什么东西?”魁拔问道。
“你我对战一次吧,”焰术说,“免得兴师动众。”
突然,整个天空一亮,魁拔下意识地站起来,刹那间看到天上出现了一个由强光组成的图案,他本能地意识到将发生一次针对他的强烈打击。他没有选择躲避,而是选择了用最后一口气杀死他的敌人,于是迅速操起冲天槊,击向王宫。
龙国的水晶技术成为防御战中的最后堡垒,由水晶制成的战舰既坚固、又灵活,能通过透明的船体清楚地看到敌人的情形,保护着联军士兵有效地抵抗着灵山军的攻击。一旦陷入被动,还能迅速地向幽龙潭中心转移,让灵山军无可奈何。同时,又能在灵山军某一薄弱地带突然出击,让灵山军猝不及防。
魁拔1028年初,灵山军东西战区全线告捷,神圣联军溃散,兽国、树国、夜国、海国、基思卡国全部投降。风能以翼族军队为主力,集中仅存的战力,把战线收缩在幽九九藏书龙潭一带,保护神圣联盟总部。
“召唤脉兽!魁拔,现在正是时候!”奇衡三的喊声在脉爆炸的轰鸣中清楚地传到魁拔的耳朵里,魁拔打开了十二脉门。同时低声吼出召唤脉兽的约定呼号——那正是这一神秘现象的发现者的名字——“奇衡三……”
“蒙你指教,我现在明白了,因为要吃,要交配,地界妖怪要想和平就太难了。”
“因为阁下扰乱了原来建立起来的秩序。”镜从容地说道,“从送爪云王子回国开始,原本一切正常的秩序就面临着被打乱的危险。”
“不不,”镜迟疑了一下,避开了魁拔的目光,这是他第一次避让一个地界人的目光,“这事太难了,魁拔阁下,地界妖怪与神在物种上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神不需要吃饭,不需要交配,也就不需要追求什么,不会起什么争执。”
那一天,他让魁拔打开自己的十二脉门,通过脉共鸣,使冲天槊发生映射反映,也就是,冲天槊把魁拔的十二脉门投射在空间里,仿佛冲天槊也是一个有十二脉门的活物。映射反应非常强烈,空间中发出脉爆炸,空气里的水份被激荡成白色的蒸汽和气旋,搅动着周围的沙石漫天飞舞,那景象非常可怕。
魁拔1028年,第四代魁拔扫六海基本成功,天界居然毫无作为,天界的民间舆论开始产生“主战”情绪,直接批评焰术不如他的先辈勇敢。这对焰术的触动比较大,因为他在地界生活过较长时间,染有七情,在这样的指责面前很难无动于衷,所以,在接到地政司转达的地界的求助愿望后,立即决定出手支援神圣联盟。随即,一支由300名天兵组成的部队在焰术的率领下,通过长梦之河处的一个曲境,现身在灵山军的背后。
“是吗?”镜在魁拔期待的目光注视下打了一个寒战,“你对这个感兴趣?”
这是包括魁拔在内的地界妖怪第一次看到天神的“意脉术”,与地界的“形脉术”相比,威力要大上很多。同时,焰术及众天兵也没有想到魁拔的冲天槊竟然也如此强大,在与七星链的较量中并不处下风。
“我也想这样。”镜笑笑,走开。
五天之后,一位自称是天界使者的神求见魁拔,此人正是镜。
天神对脉兽似乎并不陌生,焰术立即向魁拔的脉兽发出攻击,但在脉兽巨大的身躯面前,神族的攻击显得有些苍白。接着,天神的阵列就被魁拔的脉兽击垮了。焰术指挥他的部下迅速撤离,几乎是在眨眼间,所有神界来客就都不见了。
“谢谢你的指教,镜,”魁拔笑了笑,“等真的和平了,我还想听你说说神是怎么生活的。”
“怎么样?神先生,”魁拔一直认真地看着镜,“你来做这事,我做你的战士。”
焰术向魁拔展示了一下他的战器七星链——一条暗色九-九-藏-书-网金属丝串联起七个大小不同的神秘球体,发着幽幽的光。
奇衡三在与神圣联盟交涉时已经谈好,在魁拔进城的过程中,灵山军将与魁拔同行。
刹那间,空间里出现十二个脉门打开时搅动的气旋,接着,一个庞然巨兽出现在魁拔身边。
“这是七星链,确实是对你们不公平的战器,但我带它来,当然是要用的。”焰术让七星链突然发出闪电一般的弧光,击毁了光荣城楼前的一座石碑。
秋落木和奇衡三最关心的还是赶紧找到魁拔,灵山军士兵们也一直在魁拔曾经出现过的地方寻找、打听、议论,场面非常混乱。就在这时,一彪没有佩戴纹耀的龙族骑士突然冲杀出来,正是卡拉肖克家族的骑士团。因寻找魁拔而处在混乱和疑惑中的灵山军全无招架之力,很快即被击溃。
镜在风能和兽国国王的陪同下走出门来,欢迎魁拔进城。
“我会制定一个计划,”秋落木诡秘地看着魁拔和奇衡三,“除了我们三个人,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要做的事。”
“那阁下会率领部下重新回到灵山吗?”
“那就首先要知道战争是因为什么才打起来的。”魁拔说。
灵山军最终没有征服整个地界最后一片需要征服的领土,尽管神圣联盟已经崩溃。
“哇哈哈哈哈……”奇衡三狂笑起来。
魁拔已经看到了秋落木在远处注视着他这里,他向王宫门前看了一眼,仍然没有看到众天宠的身影。
这是魁拔的脉兽第一次公开亮相,在场的每一个第一次看到这般景象的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很好,我们就说说为什么吧。”
焰术说着,对魁拔发起攻击,魁拔用冲天槊相迎。冲天槊发出的强烈脉冲与七星链的电弧相遇,激起强烈的爆炸,余波竟然把周围的灵山军士兵冲倒一片。
“原来是这样,”魁拔沉思起来,“原来是这样……”
“那你还要和平做什么?”魁拔说,“神圣联盟为了多数人跟我们这些少数人打仗,那就是值得的,那么打下去就是了。”
魁拔坐在那里,等待着。按秋落木制定的计划,一旦神圣联盟的众天宠们集中到魁拔周围,魁拔就可以率先行动,一举控制住众天宠,让他们投降。同时,秋落木会指挥进城的军队控制住城里的联军,神圣联盟也就不战自败了。如果发生战斗,灵山军已经在城里了,总比从外面强攻进来胜算要大得多。
奇衡三大笑起来。这是他的杰作,正是他,通过对魁拔体能的研究、试验,发现了超脉门反应时的种种奇异现象,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召唤出这样一个可怕的怪物。
灵山军停止了大规模军事行动,驻扎在幽龙潭沿岸一线与联军对峙。
“你去叫他们吧,”魁拔说,“之后,你就不要回来了。”
实际上,自从魁拔被确认以来,天界神族也
九*九*藏*书*网
一直处在争论之中。镜提出主动出兵干涉地界事务,朴则提出“以地制地”的方式间接干预。镜和泱沁站在一方,朴和尘站在一方,焰术的态度将具有决定意义,但他迟迟无法决定自己应该支持哪一方。在他看来,持两种态度的主神都是有道理的,他不认为自己有比他们更高的智慧来决定最终的方向。
因为天已经黑了,灵山军士兵对城里的情况很不熟悉,在卡拉肖克骑士团的攻击下处处被动,只好退出城外。
三天之后的上午,光荣城城门大开。神圣联军的依仗队排列整齐地走出城门,在城门两旁列队,演奏《和平进行曲》和《迎宾进行曲》。
魁拔就此有了脉兽,虽然他和奇衡三都不能确知脉兽到底是一种什么现象。
“我们让签订协议的仪式成为战争结束的标志,阁下觉得呢?”
“我需要问问我的朋友们是否愿意。”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秋落木说,“追求高等级已经成了很多人生活的意义,纹耀制度恰好符合这种追求,神圣联盟都无法改变。”
“我不知道。”魁拔说,“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有人在攻击我们,我不知道为什么?”
“地界是神族一个相当重要的活动空间。”镜说,“很多神族公民喜欢地界的生活方式,经常愿意到地界旅游、观光,分享地界生活的快乐。地界只有是和平的,这一切才有可能成立,不是吗?”
“你就只能这样破解水晶战舰了?”秋落木笑着看奇衡三。
“阁下的意思是……”
“我敬佩你,魁拔阁下。”镜站起身,“我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镜。”
“那由我来作为使节去与神圣联盟交涉。”奇衡三说。
焰术与魁拔战了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焰术有些不耐烦,命令天兵对灵山军发起攻击。天兵列好阵型,发出集群式脉冲,灵山军从没受到过这样猛烈的攻击,伤亡惨重。
“焰术。”
魁拔失踪了。
轰然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怪兽现身在飞沙走石之中。惊讶中的奇衡三连忙命令士兵拿开魁拔身上的巨石,同时靠近魁拔,与魁拔一起打量着怪兽。
“我好像到了他的身体里了。”魁拔的声音。
“那我可以让神圣联盟跟阁下签订一个协议。”
“你们不打了,战争就结束了。”
“你有那么好的生活,完全没必要参与到这种鬼事情上来。”
镜走出两步,然后停下来,四下看看,像是有些犹豫地坐到离魁拔不远的一个位子上。
“天神也应该是有个名字的吧?”
光荣城顿时大乱,秋落木下令全线攻击。被眼前的景象所激怒的灵山军士兵像是疯了一样,用他们的战器为魁拔复仇。
奇衡三被紧急调到前线,研究破解水晶战舰的办法。同时,秋落木经过一连串排兵布阵,把联军围困在以光荣城为中心的一片范围很小的区域里不能动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