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五节 梅零落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五节 梅零落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梅零落的居所在地下城的一个角落里,终日安静无人干扰。他们在那里度过了一个个美好的日日夜夜,终于有一天,魁拔开始思念能看到阳光的生活,梅零落也是如此。
魁拔拉住梅零落的手,像是怕她会突然跑掉似的。
“你也有个名字吧?”
“如果那次我让你找到了,现在会是什么样?”
“我们会在灵山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和我的主人在一起,终其一生……”
魁拔一直跑到一个他看似熟悉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他想起,这就是他的主人爪云王子死去的地方。那里的沙漠与旁边的沙漠没有任何区别,但他一眼就认出爪云王子就是死在这里的。
“今后我们会怎么样?”
“这不是我的名字。”
“你厌倦了,”梅零落叹了口气,“魁拔怎么能不再是魁拔了呢?”
“笛子是你的了,那可是玉的。”
“你那会儿并不叫魁拔。”
魁拔确实一直在永昼沙漠。他http://www.99lib.net是在天火打击下的神情恍惚中一口气跑到那里的,他的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在对他说,“向西,我的孩子,向西。”这个声音属于爪云王子。
魁拔梦见了爪云王子,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他大叫着向爪云王子跑去,他和爪云王子的年龄都是迷麟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孩的那个时候。爪云王子带着一些烤饼拉着他去找那个女孩,他们背靠背地面对着一个又一个战斗,他最后的对手居然是他的脉兽。脉兽杀了他。他醒了。
魁拔与梅零落并排走去,梅零落一直吹着笛子。
“我也是……”
“但只有你能叫。”
“没有魁拔,战争照常进行。”
他们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旅行,有意躲避着人多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很容易找,凡是大战过后的地方,一般都没有什么人了。
“还是回到战场上去吧,魁拔,”梅零落说,“没有战争九-九-藏-书-网的魁拔是多么无聊啊。”
他在那里坐了很久,不时触摸着已经被烧焦的皮肉,“我怎么还会活着呢?”
“那你又为什么要发动这么可怕的战争呢?”
“你准备怎么治理你已经征服下来的世界呢?”
“找个安静的角落隐居下去,就像格勒莫赫人那样……”
从此,笛声开始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梅零落吹笛子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还要多。梅零落还把她吹的曲调填上词当成歌来唱,魁拔把这支歌和曲子命名为《梅零落》。
“我不知道。我从没想要征服什么世界。”
“我不知道。战争很自然地就打起来了,我只能跟着打下去。”
“与不再是魁拔的魁拔在一起,确实也很无趣呀。”
“是这样。”
“我们打一架,”魁拔笑着说,“我赢了,这笛子就是我的了。”
“那会儿我不认识你。”
他伤得很厉害,他看到了自己的筋骨,血好像也流尽九-九-藏-书-网了,但他确实活着。
他看到一个穿着格勒莫赫人服装的女孩站在自己的旁边注意地打量着自己,他居然认识这个女孩,正是当年他和爪云王子找遍了整个灵山都没有找到的那个女孩。她已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但一看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真的是你么?”
魁拔1033年,尘回到天界,获得了女性性别。有人说梅零落就是她下凡后的化身,但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为什么?”
“这主意不错。”
他试着召唤脉兽,没有成功。他躺在爪云王子死去的那个地方,准备睡去,他想到也许会远无法醒来,他觉得很轻松。
两年之后的一个雪天,他们认为这样的生活应该结束了。
魁拔吹起了《http://www.99lib.net梅零落》,吹得很专心,等笛声停止时,他发现梅零落已经不见了。
萨库人愉快地同意了,然后站起来,把笛子交给梅零落,猛地向魁拔扑去,魁拔连躲闪都没有,就把萨库人扔了出去。萨库人爬起来之后,对魁拔发出了强烈的脉冲,魁拔居然并不以脉冲还击,顶着脉冲靠近萨库人,再次把他击倒。
有一天,他们正穿过童寂雪山脚下的一片树林时,隐约听到好听的笛声,他们循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一个巨大的萨库人正在吹着笛子,他们就一直在那里看。
就这样,魁拔与他一生的爱人梅零落相遇,此后的三年里,他们四处游走,从逐日焰城一直到其他被“解放”了的国土。所到之处,满目疮痍,到处是在战乱中受苦的人。
“这次不能让你再消失了。”
梅零落笑了一下,“我很满足,三年和三百年并无区别……”
“不能白听,”萨库人笑了笑,“我再吹一曲,这姑娘留下来。九*九*藏*书*网
萨库的人话没说完,笛声已经响起,梅零落吹着笛子,那样子很动人。
萨库人吹完一曲,才注意地看了看魁拔和梅零落。
“你们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我,那些事我是知道的。”女孩笑笑。
“梅零落。”
“是魁拔的力量?冲天槊的力量?脉兽的力量?”
他们先去了格勒莫赫人的逐日焰城,那里还保持着战前的样子。灵山军只是在攻击翼族时从那里经过了几次,象征性地宣布过占领,但并没有在那里驻军。
“我的主人……”
大量的战争难民涌进逐日焰城,在物资贫乏和格勒莫赫人的冷漠中自生自灭。魁拔和梅零落到达那里时,随处可见死于饥寒的难民的尸体。只有一些默拓人商贩仍旧保持着激情和活力,叫卖着从世界各地倒运来的高价货品,低价收购贵重的东西。魁拔把护手上仅存的几颗已经在天火中融化成水滴一样的银钶铁钮扣拿给他们,他们居然很识货,说这样好成色的银钶铁并不多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