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五节 墨窟谷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五节 墨窟谷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但你要留下来与我们在一起。”秋落木说。
第一次魁拔战争中,魁拔闯进如意谷,默拓人作为无纹耀民族,加入魁拔一方。战争结束了,他们的家园也毁了。从此,他们对一切形式的战争都恨之入骨。他们不但恨魁拔,也恨天神,不愿接受纹耀制度。他们变得患得患失,做事讲求回报,注意个人财产的保护和积累,显得既小气又不以为耻。
其实,神圣联盟的首脑们在没有确认魁拔已死之前,并不敢真地轻松下来。起先,神圣联盟一直想把魁拔推给天界来解决,多次情真意切地请求天界出兵帮助,但天界的冷漠态度令神圣联盟很失望。
“你可以这样称呼我,会长先生。”魁拔说,“你应该知道我会来这里。”
随着衣裳路效用的巨大发挥,银、钶铁、银钶铁、钨土、天丝、巨蒜、各种鱼类、树包饭、各种基思卡人产品等多种物资经由默拓人之手,在全地界范围内进行运输、交换。默拓人成了地界文化的传播者,可以说,正是当年开财的一个决定,改变了整个世界。商国默拓人的金元已经成为地界普遍承认的一般等价物,与各族本国货币之间的汇率也相对稳定了。
魁拔710年,定居树国的一位默拓人志远用一艘树国建造的航船,完成了从树国经沧澜之海、中转浓雾岛、再渡过星移之海、抵达墨窟谷紫月港码头的航行,开辟了除衣裳路之外的横贯东西的新航线,又称“海上衣裳路”。新航路开通后,默拓人大量倒卖战争物资,并与蛰族协作生产、运输武器、铠甲,很快又复兴了国家。
到魁拔366年,横贯中央大陆的交通带贯通,商国默拓人把战后初年天神帮忙运输过来的地界各国的物资经过这条交通要道运往树国,高价出卖。从没有见过雪国的雪山巨蒜、风国的美味一号汤等异域特产的东方世界很快将货物抢购一空。然后,默拓人商队又驮满树国的特产和服装等运回墨窟谷,再由水路销往雪国萨库人、风国基思卡人地区。后来虽然天神的免费饭票到期了,默拓人靠积累的金元仍可以购得充足的食物。默拓人不但有了一个能永远不必耕种就有饭吃的活路,而且利用中间差价牟取了巨额利润。仅仅过了几十年时间,从总财富方面说,默拓人就已成为地界第一富国。
“这很容易试出来,你只要想办法让我悄悄接近那个东西就是了。”
到魁拔700年左右时,流亡的默拓人已经遍及地界各处,而墨窟谷的默拓人已经很少。
“我只是来取我的东西的,这你应该知道。”
魁拔1021年,盟主风能宣布战争状态解除,各国妖侠部队回家乡参与建设。
“可这就是战争,魁拔先生,他们是不会让你把那根棍子取走的,战争是一定要发生的。”
魁拔司镜对冲天槊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认为它的强度不亚于灵山巨石阵。天神们尝试把冲天槊移开,但冲天槊纹丝不动。最后,天神不得不又与默拓人谈判,把冲天槊周围方圆百里划定为特殊区,作为补偿,天神答应为默拓人建设面积等于整个墨窟谷的地下城,但地下城工程受默拓人内战的影响进行得很不顺利。
在衣裳路开通的早期,默拓人主要靠冬季穿越大漠,因为那时永昼沙漠的气温相对较低九九藏书网,不那么酷热。第一次的探险者在2月初归来时带回了大批树国衣物,此路故得名。而后来祭天时,开财为了纪念此事,将时间定为2月7日,即首批旅者归来日,并规定祭祀时家家户户穿新衣,这个节日,叫做“更衣节”或“荣归节”。
商国默拓人内战历时两年,顺默族基本被征服。但顺默的产粮仍不够全族消耗,其后的十年里,默拓人内部抢劫、偷盗、谋杀现象严重,社会极其不安。天神为此也撤走了援建地下城的天兵。
“是的,可是没想到是这样来的。”
到魁拔三百年时,如意谷比战前更加繁荣,默拓人发展出了初步的商品经济,不但族内出现了统一的货币“金元”,默拓人也向周边展开了以物易物的交易活动。按照契约,天神派少许天兵为默拓人商队护航。在天神保障下,默拓人越来越不重视自身武力的养成,造成了近代默拓人普遍不善战的特点。
魁拔355年天神重新恢复纹耀,默拓人拒不接受。默拓人以天神没有履行《如意协议》为由,提出除了帮助默拓人恢复家园之外,额外支付约折合三十亿金元的脉资赔偿,分十期偿清,此后每年一次由天神负担,否则永不接受纹耀制度,且在魁拔再度到来时支持魁拔。
志远竟然还在墨窟谷找到了被人弃置的王纹耀,魁拔711年,志远成为默拓人天宠。他展开“默拓复国计划”,呼吁世界各地的默拓人回国,5年后,流亡在外的默拓人有一大半回到了墨窟谷。至今还有很多散居在地界各国的默拓人,他们是流亡时代的产物。
“你想说什么?”
天神接受了补偿协定,并建议默拓人在现领土南部的顺生谷重建家园,由天神负责基建。有一部分默拓人选择了撤离如意谷,到达顺生谷进行开发,而另一部分则宁可守在寸草不生的旧地。其实原因也很可理解,顺生谷本来就与肮脏的蛰族领地一山之隔,远不如如意谷世外桃源般安静。在第二次魁拔战争中,大批蛰族士兵北上犯进默拓人地区,顺生谷是他们的前线阵地,残留了许多蛰族士兵,蛰族士兵也确实觉得这里是他们的属地。但留在如意谷——现在更名为“墨窟谷”,确实又没有活路,连食物也没有。为此,选择留下的默拓人继续与天神谈判,让天神给个更可接受的解决方案。天神把顺从一些的默拓人称为“顺默”,而把死扛的钉子户称为“逆默”。谈判没有最终方案,只有一个权宜方案规定,在战后最初的10年内,由天神负责购买、运输其他种族的生活物资到墨窟谷,供逆默们使用,作为过渡,到期即止。
一个又一个预示着一切顺利的好消息传来,世界银行基本上成形了,初步运转比较正常,他的财富已经开始试探性地由墨窟谷向那个系统里注入,再通过那个系统转移到全地界的其他角落。
这次战争使得默拓人更加厌恶战争,并且由于最后是天神的打击直接造成了自己家园的不可恢复性毁灭,默拓人更加不喜欢天神,患得患失的默拓人性格更加狭隘。
“我会立即离开这里,我并不想在这儿久留。”
“是……魁拔先生吗?”
“如果你拿到了呢?”
到达顺生谷的顺默们在天神的辅助下,开发着新的九九藏书网家园,但与蛰族士兵的冲突日益激化。双方各自划出许多小分区居住,有时为了到达另外一个默拓人聚居点不得不穿过某个蛰族聚居点。天神偏向于默拓人,想把蛰族人赶走,可是毕竟双方国界在历史上就是模糊的,由于没有合适的借口,天神也不能直接轰走蛰族人。
开财晚年没有按照惯例世袭他的王纹耀,而是将其拍卖,拍价达到五亿金元。开财准备拿着五亿金元在顺生谷安度晚年,却在他去往顺生谷的路上被匪徒劫杀。他雇用的所有保镖全部叛变。有人揣测劫杀他的是因无端失去王纹耀而怀恨于他的儿子。
此后很多默拓人逃离了家园,到世界各地经营起小买卖,勉强度日,虽然当时地界其余地方也不太平、不富裕。
“真是太好了。”每一个好消息都会让他激动得落泪,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么地不容易、又是多么地幸运。他夜以继日地规划着自己的财产怎么分布在这个系统里才最安全、最划算,经常一连几天不吃也不睡,直到累得自己神情恍惚才趴在桌上打个盹。
“哦,”魁拔一怔,“这我倒没想到。”
天界方面也普遍认为魁拔已死,唯有镜坚持他还活着,虽然也秘密派人调查,但还是拿不出令众神信服的证据。
“这很容易。我马上就让人去办。”
对于外界而言,魁拔失踪了,余部也基本被歼灭,没了下落。神圣联盟多次派出翼族、格洛莫赫族士兵侦查永昼沙漠,但都没有结果。起先是惴惴不安,时间久了,大家普遍更愿相信魁拔是在大漠中死掉了。
“我把那东西拿出来交给你?”永发诧异地看着魁拔,“你真的是魁拔吗?”
魁拔1023年的一个上午,永发忙了一个通宿,正要起身去喝杯热茶,看到有两个身材高大的人推门进来,他们都穿着格洛莫赫人的衣服,但体型却不像纤瘦的格洛莫赫人。他先看到的一张脸很英俊,白皙的皮肤明显是位辉妖。另一位一直低着头,他的皮肤是暗灰色的,正像宣传画上画的魁拔。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子停止了跳动。
“这我明白。呵呵,我们可以好好想一想接近冲天槊的办法。”
魁拔998年,传说中魁拔复活周期的重要年份,大批默拓人离开墨窟谷移居海外,掀起了更大的一波流亡潮。商国王纹耀借故在神圣联盟议事,一直长住龙国。商国默拓人商会成了处理公众事务的机构,因为大部分默拓人都是商会会员,默拓人商会会长永发已经相当于商国实际上的最高行政长官。
二十年下来,魁拔还没到墨窟谷,世界银行已经呼之欲出了。永发处在成功前的焦虑之中,这是一种很折磨人的感觉,就像一桩生意已经签了合同,该收钱却还没收到钱的时候,那钱可能会因为一点儿小小的闪失而永远付不到账上,前面所花费的一切努力将瞬间变得毫无意义。特别是在他得到魁拔军已经在南面的千草沼泽登陆的情报之后,知道自己可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每天很难入睡,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去找格洛莫赫人星相师去算命,很多以前认为无关紧要的小事都要自己去处理。
这一时期还有一位重要天宠——广存,他的功绩是像基思卡人购买了罐头技术,将每年的余粮密封保存,使九_九_藏_书_网得默拓人再无饮食之忧。他也雇用基思卡人研发转化钨土当中的能量的技术,但后来基思卡人内乱时主要专家之一被杀,这个项目暂时中止了。
“呵呵,朋友,”永发笑了笑,“给你一句朋友的忠告,如果你不是魁拔,千万不要想假冒魁拔给自己捞点儿什么好处,想都不要想,那棍子你是拿不到手的。天神曾经想了好多办法都无法把它挪动哪怕一丝一毫。我不是在吓唬你,朋友。如果不是这样,天神怎么会让那东西就那么放在那儿呢?”
“什么?”
这时逆默内部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此时去战争结束已过去了10年,天神支援商国默拓人重建以及输出补偿物资也过去了8年。在这8年里,商国默拓人充分体会到了世界各国在生活享用、饮食文化方面的差异和多样性,他们发现做买卖远比自己耕作的生活要好很多,他们想着能用什么方式让这些生意一直做下去就好了。同时,墨窟谷在天神的帮助下,也建设成了一个除了没有农业、其他产业一应俱全的新世界,墨窟谷各地之间修有发达的轨道交通。在修轨道的时候,天神和默拓人共同发现了这片焦土之地并非一无所有,被光脉燃烧过的土地成为了一种特殊的矿物质——钨。这种物质的第一个好处是无比坚硬,且能吸收脉冲,具有防弹效果。更神奇的是,它如果被某种特殊的脉冲击中,就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如果地界普遍掌握了这种转化方法,那么只要随便把家乡的一把土运出去,就能卖个好价钱,简直可以说正是因祸得福,家乡遍地是黄金。钨被商国默拓人称为“黑金”。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请坐吧,魁拔先生。”永发叹了口气,“神圣联盟已在双神岩布满了形脉炸弹和破空飞艇,你要去取你的东西就一定会和他们开战。天哪,默拓人为什么这么倒霉?”
“这我知道。”魁拔说,“所以我没有急于去取那东西,也没有惊动任何人,我想先听听会长先生的意见,我相信你会有好的办法。”
魁拔358年,具有远见卓识的逆默人精神领袖开财做了一件影响了整个地界的决定,他说服族人将天神额外补偿的意脉物资不再用于墨窟谷自身的重建,而是在从墨窟谷到树国米拉都之间的广袤大地上,每隔百里,建设一处综合性驿站。这其实花不到太多钱,剩余资源返还给天界,换取等值的100年内的驿站的守卫和维护。而且,这些驿站并不作为默拓人的领土,所在国家地区免费享有它们的使用权,条件是,默拓人可以在相邻两个驿站之间的直线距离路途上有过往权,默拓人愿意遵守主权国家的法令。这个决定表面上是个利益所有人唯独对默拓人不大划算的让步,但其实得利最大的恰恰是商国默拓人。
然而,就像再坚固的罐都无法阻止恶梦的到来一样,魁拔和战争一直是商国默拓人心头的阴影,尤其是双神岩处依稀可辨的冲天槊,随着时间的侵蚀,包裹在外面的厚厚的石衣一点点剥落,在遭受过几次雷击之后,居然露出了
99lib•net
有金属质感的槊身,幽幽地发着光,似乎在召唤它的主人。这个危险的东西就在家门口,默拓人越是富裕就越是不安。
永发先是忙于通知各地分会接待大量移居的默拓人,为即将前往的默拓人开具证明信。之后又与各地银行磋商默拓人移居者在异地的存款提取问题,主要是不同银行间的通兑规则和保证金准备。这不仅要与各商会、各银行进行协调,还要与各国政府和政要进行协商,让他们提供必不可少的立法支持。这是一项非常复杂而庞大的工程,成为永发二十年来每天都在想、都在做的事情。这相当于建立一个方便快捷、安全有效的世界银行,其难度可想而知。很多次,他都想过要放弃,认为自己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做成这件事,但魁拔在灵山复活、灵山军已经冲出灵山、灵山军占领兽国、占领树国、进攻龙国的消息一次次成了他强大的动力,因为他也需要这个世界银行来保护自己的财产,他必须抢在魁拔到达墨窟谷之前,让银行系统像衣裳路一样地发挥作用。
“墨窟谷”得名于天界对这里的元点轰击。以前这里叫“如意谷”,是商国默拓人的美丽家园。据考,从魁拔前30年开始,默拓人族就已经在这里过上了悠闲、恬淡的田园生活,他们和地界其它种族很少往来,如意谷俨然一个世外桃源。
第二次魁拔战争中,魁拔退守到蛰族地区,利用蛰族的炼金术融化了大批收缴来的纹耀,铸造了强大的魁拔战器冲天槊,并以此扭转战局,击伤了天神焰。天兵很快失利,焰不得不退回长梦之河以北。魁拔353年的如意谷之战中,焰不得不使用了同时毁灭自己的必杀技光脉燃,才燃烧了第二代魁拔。
然而默义认为王纹耀实在不重要,以三石米的价格将它卖给了一个想获得它的人——勤算。后来证明勤算做了笔好买卖。仅仅过了10年,在天神帮助下,如意谷已经恢复了战前规模,勤算作为王纹耀获得的是对整个国家的掌控。默义为了三石米,丢了一个国。这个典故,叫作“默义捡米,勤算得国”。
到本时期末,罐头技术已经被推广到默拓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的住房、交通工具都是罐头式的,而有些重要设施的罐头外壳是用强大的钶铁、甚至是稀有的银钶铁做的,这给武力很弱的默拓人极大的安全感。从此,默拓人的罐头性格更加成型。
为了感谢天神帮助自己得国,勤算设立了祭天的制度,每年一次向天神献出三石米。之后,王纹耀以世袭方式传递。
“让我想想。”永发认真地思考起来,他并不是在想怎么让魁拔接近冲天槊,而是在想他应该在魁拔这里得到些什么实际好处。
新的天宠广进吸取了开财的教训,立法确立了新的默拓人王纹耀的传递方式,即王纹耀晚年拍卖其纹耀,拍卖所得与自己的后代均分。而王纹耀由当时财力最强者享有。这就从制度上废除了纹耀世袭制,广进凭此一举就足以名载史册。
在天神游说纹耀制度时,默拓人知道所谓天神的恩惠都是好听的名目而已,若是对天神没有好处,他们不会这么积极地推广的。虽然默拓人不知道纹耀制度对天神到底有什么好处,但至少对他们自身可有可无。因此默拓人抓住天神的心理,提
九-九-藏-书-网
出条件,双方展开一轮轮的谈判。
当初离开墨窟谷的少量默拓人后来一直不愿意过这种商业化的生活,他们继续在顺生谷过着原始的默拓人生活,成为默拓人之中的异类,演变为后来默拓人的一个少数民族——“顺默族”。
这事件虽然肃清了蛰族,但也限制、或者说终止了默拓人在顺生谷的开发。实际被开发了的顺生谷在面积上只有墨窟谷的五分之一,逆默仍是默拓人的主流。
光脉燃同时也毁灭了如意谷,使之烧焦成为墨黑色,且再也不能恢复农业生产。从此这里的名字改成了“墨窟谷”。焰和第二代魁拔被烧焦的遗体成为双神岩,魁拔手里的冲天槊还依稀可辨。
“其实你有办法不让战争发生,会长先生。”秋落木说,“只要你肯帮忙,比如说,你想办法把那个东西从那里拿出来,交给魁拔先生,魁拔就会离开这里。”
魁拔47年,双方终于签订《如意协议》,天神帮助默拓人重建家园,并在默拓人家园被威胁时负责保护默拓人,默拓人族接受纹耀制度。第一任王纹耀由一个叫默义的人获得,他在战争中保护集体财产有功,在族人中威望很高。
“我不想把战争带给你的国家,你明白吗?”
“你能不能想法让那里的军人悄悄来与我们见一面?”秋落木说,“魁拔并没有这样的命令,他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默拓人本不好战,但是为了生存他们也会大开杀戒。大蛮荒到来,默拓人的对外贸易完全被破坏了。默拓人不但断了财路,而且面临着灭绝的危险,因为他们的自身农业实在是太薄弱了,饥饿的逆默人向自耕自种的顺默族发起了战争。
“可是,”永发笑笑,“我听说您的军人去年就已经在南面的千草沼泽登陆,与蛰族人结成了盟友,他们不会只是为了等着接您回家吧?”
这条重要的古道就是闻名地界的“衣裳路”。而开财,于魁拔367年说服默拓人重新接受了纹耀制度,他成为新任的天宠,重新恢复了祭天制度,但把祭祀的三石米改为一捧钨土。只用一捧土,连米都省了,默拓人可真是精打细算到家了。
风能决定靠自己的力量迎战魁拔。风能明白,如果魁拔还活着,他的下一个目必定会是位于墨窟谷北端的双神岩的冲天槊。他秘密部署了一个计划,在双神岩一带安置了大量“形脉炸弹”,并在附近山峰部署了大量破空飞艇。萨库人军队也在随时待命。风能相信,如果魁拔去取冲天槊,即使不会被威力强大的形脉炸弹炸个粉碎,也会在破空飞艇和萨库人奇兵的夹击下受重伤,有这个时间就足以组织新一轮的抵抗了,说不定天神还会对墨窟谷来一次元点轰击。
魁拔363年,顺生谷发生了一次驱逐蛰族的民间事件,这事件正好成了天兵干预地界事务的一个借口。在少量天兵的干预下,事件得以平息。此后,默拓人和蛰族双方有了清晰的边界。
紧绷的战争神经松弛下来。为了战争而临时集结的妖侠部队,思乡心切,都盼着回家。战乱破坏了的地区,也希望尽快能开始把精力用于生产重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