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六节 曲曲之境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六节 曲曲之境
上一页下一页
卡拉肖克·玲的年龄与梅龙尼卡·蹄的儿子嘉大致相当,都还是孩子。幽若离经常带着玲去图书馆玩,为的是让玲能有个同龄的玩伴儿。可是,两个孩子却玩儿不到一起。嘉一直看他的书,写他的字,就像没看见玲似的。玲则默默地摆弄着她带到那里去的栽在盆里的花草,她每次去都会带一小盆,之后就留在图书馆里,不知不觉中已经摆满了很多个窗台。
“与格勒莫赫人赌牌,也太自信了吧。”
魁拔1035年初春,幽若离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正在树国作战的魁拔身边,告诉他一个重要的信息,冲天槊有一个功用,可以打开一种不正常的空间通道——曲曲之境。
他最不能接受的责难是,很多人指责他竟然用赌来决策,把他的这种行为当成昏君的荒唐行为来嘲弄。他终于愤怒了。
一直希望得到父亲的承认,一直希望魁拔能够叫自己一声儿子,或许就是这种期待使得本来不求上进的燃谷开始苦练脉术。燃谷的脉术特点是感知,他能感受到九-九-藏-书-网周遭一公里内的敌人分布和强弱情况,这种天分在苦练下大大增强。然而,在他看来,他的这些本领都毫无意义。那个永远不会认同自己的父亲,很可能并不爱自己。
“燃谷元帅吗?”幽若离认出了他,但没有起身。
燃谷是灵山会里的一位多少有些尴尬的人物,从懂事时起就一直由奇衡三带着,认识他和奇衡三的人都知道他是魁拔的儿子,但却从没有人见到过他称魁拔为父亲或是魁拔叫他儿子的时候,也没有人直接向他或是向魁拔去证实这件事情。
幽若离将信将疑地与燃谷赌起牌来,她诧异地发现,这位据称是魁拔的儿子的人竟然是一位手段高超的赌徒,不论用什么玩法,幽若离都赢不了他。
“魁拔。”很多人这样回答。
“你为什么不赶快掌握这种数学也赢我一次呢?”
“我听说过你的事,”幽若离一边跟燃谷大赌特赌一边轻松地聊天,“如果你是在我们格勒莫赫人那里,你就是对的。这是一种哲九_九_藏_书_网学。”
魁拔没有允许他进行这种疯狂的试验,也想不出这种功能对于战争有什么大的用处。
“哪种赌法?”
“难道说,冲天槊可以制造被天神称为曲境的那种通道吗?”这一发现让奇衡三兴奋不已,他甚至想自己钻到通道里去看看到底会到什么地方。
“随你。”
“你不觉得我一直赢你也是不正常的吗?”
奇衡三对此大感兴趣,战斗间歇,一直拉着魁拔反复试验,发现魁拔脉兽对冲天槊施加类似召唤脉兽的作用——即由脉兽来召唤脉兽时,冲天槊周围确实会形成一个发光的空间通道。奇衡三试着把一只鸟马放进通道里,鸟马沿着通道跑了进去,之后就消失了。发光的通道消失后,鸟马也再无踪影,似乎是到了另外的空间里去了。
“数学需要天赋。”
“我一直想让人把元帅这个称呼赢去,可到现在都还是我的。”
“谁稀罕给你们这些蠢蛋做首领,有谁的决策会比赌出来的结果更好吗?”
“亏你还知道有这么九九藏书个元帅,”燃谷自嘲地笑着坐在幽若离对面,“那我就赌元帅这个称呼,你把它赢去吧。”
事实也正是如此,每一个决策最后都给燃谷招来一大堆责难,对此,这位超级赌徒表面上很超然,而到了夜里就会陷入深深的伤痛之中。他会不停地转动骰子,或是排纸牌,看着这些决定着他人命运的赌具,让心中的淤血渐渐滴尽。
长时间的沉默中,幽若离只好独自玩着纸牌打发时光。有一天,她正专注地洗着牌,突然发现一道长长的身影投射在纸牌上,她抬起头,看到一个面色灰暗的小伙子站在面前,微笑着问她是否愿意赌一把。
“魁拔恰恰是你们心里打的一个赌。”燃谷大声喊着,“魁拔就是你们的骰子和纸牌。”
“决战了,儿子。”
此后,幽若离去图书馆的时候,就会碰到燃谷,然后就坐下来赌一会儿。她从没赢过燃谷。她唯一的一次机会出现在魁拔1035年2月25日,那天,从一开始,她就觉得燃谷有些心神不定,不时会注意地听听什藏书网么,出牌时出现了几次明显失误。就在幽若离胜局已定的时候,她突然听到魁拔的声音。
“这说明你当时做的决策都是最优化的,这又是一种数学。”
这是幽若离费尽了心机才从格勒莫赫人长老那里骗到的信息。她是从折翼提到的“第四感应”入手来打听这件事的,在众说纷纭中一直打听到长老那里。她敏锐地感觉到长老虽然嘴上说不知道表情里却又好像是知道一些的样子,于是巧妙地动用了自己的纸牌,读到了长老的意识,知道“第四感应”是通过复杂的形意转换,与另外一种空间通道产生关联,这种通道曾被神名命为“曲曲之境”,并一直作为秘密很少示人。至于具体怎么打开,结果是什么样,有什么用处,那就不得而知了。
魁拔失踪之后,灵山帝国需要一个最高统帅来填补魁拔的位置,秋落木和奇衡三认为这会引起权力纷争,与灵山会各路首领商议,达成一致意见,让燃谷以魁拔的儿子的身份担任灵山军元帅,作为帝国最高权力的继承人。
www•99lib•net幽若离有些失落,她想去找十六队的伙伴,奇衡三阻止了她,认为十六队很快就会听到魁拔已经回到队伍里的消息,自然很快也就会回来的。此时,灵山地区再次受到天兵重创,魁拔决定带领树国地区的所有灵山军部队去灵山作战。幽若离就随着魁拔的部队一起去了灵山,之后,她受奇衡三之托,帮忙照看禅鸣的妹妹收养的龙族孤女卡拉肖克·玲。禅鸣的妹妹刚刚在灵山地区的战斗中阵亡了。
几次重大决策做过之后,本来与世无争的燃谷才感到政治的可怕。每个决策都利弊分明,不论选择什么,都要有一批人死去,都要有战火燃起。所以,燃谷觉得其实没有什么好决策的,一切决策就都靠“赌”来决定好了,因为无论结果是什么,出谋者都没事,而决策者却要背负一切骂名和责难。
很多人怀疑奇衡三是以燃谷作傀儡,实际操控灵山会,几次重要会议上,参会者都把问题直接摆到燃谷面前,要看到他的实际决策。
燃谷愤然离场,以后再也没出席过任何一次会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