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二节 十六队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节 十六队
第九章
第二节 十六队
上一页下一页
从魁拔失踪时开始,秋落木就不断派出搜寻小组寻找魁拔,但都无功而返。到后来,派出的搜寻小组竟然会受到莫名其妙的攻击而全军覆没。秋落木猜想,这是不希望魁拔回来的人干的,不只是神圣联盟,还有灵山会中的败类。于是,秋落木从部队中选出功力最强的妖侠,有男有女一共十六个人,组成了一支秘密小队,扮成一般百姓去寻找魁拔。这个小队就叫“十六队”。
施术者每催眠一个人,能力就会增强一些,可以更精准地潜入意识,而同时,可用牌数也在减少。当最后一张牌用光后,催眠术也就不能再使用了,否则的话,因为没有纸牌帮助净化意志,催眠师本人的意识将和导入的外来意识混合在一起,从而造成精神错乱、发疯。
就在这时,一支从旁边经过的神圣联军部队发现了他们,并因为天神所带的灵山军护甲,怀疑他们是灵山会成员,把他们包围起来。十六队只好武力突围,很快就转移到安全地点,而那个天神却被捉住,当即用酷刑审问起来。十六队不忍心让这位可怜的天神就这样死掉,又杀回来,救走了天神。他们给天神取名为折翼,把他看成了十六队中的一员。
她曾经注意到另外一个似乎对魁拔怀有类似情感的粼妖女藏书网孩海问香,有一天,她催眠了海问香,并看到了这个女孩内心的全部秘密,她被惊呆了。在这个杀人如麻的粼妖心中,居然有一个温馨浪漫的家,男主人就是魁拔。她敢说,海问香与魁拔说话不会超过五句,但在海问香的意识里,魁拔与她共同生活了相当于现实世界里五十年的时光。幽若离从此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做这位沉默女孩的情敌,但她又总得对在场那些等着她讲海问香心里想法的人们说点什么,于是,她就只把海问香杀人时的感觉说了出来——她很愤怒,因为这些人小看她,完全不把她的规劝放在眼里,她要让他们知道她的厉害,但杀了他们之后,她很恶心,想吐,想起海底世界里一种说不名字的怪虫交配时的粗暴……
幽若离从她师傅手中接过这幅牌的时候,牌已经用掉一多半了。她原本是想通过这种法术来窥视一下魁拔的内心才加入灵山会的,然而,从第一次见到魁拔,她就对魁拔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感,甚至于让她觉得,她似乎在从没见过魁拔的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对魁拔的这种情感。
折翼对十六队的信任感渐渐增加,他主动说出了一个词“第四感应”,还说与冲天槊有关,但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不http://www•99lib.net记得了。
世界不再畅行无阻,很多被神圣联盟“光复”的地方,十六队都要通过刻意装扮和花言巧语才能混入,而与敌人的遭遇战更是家常便饭。十六队的伟大之处就是,尽管人数这么少,战斗这么频繁,但这十六个人一直还是十六个人。
“魁拔活着。”十六队众人兴奋地互相击掌,追问幽若离魁拔目前的伤势,但幽若离却无法从这位落难天神的意识里找到再多一点的信息。
天兵占领了很多灵山军控制薄弱的地区,扶植那里的反魁拔势力组建起一个个神圣联盟分部,然后以这些地点为依托,蚕食着刚刚统一不久的魁拔帝国版图。
“曲境和冲天槊吗?”幽若离想到折翼说到的“第四感应与冲天槊有关”,马上开始联想,曲境和冲天槊会怎么感应呢?她觉得还要对族内的长老级人物们再下下功夫。
于是,幽若离开始对这个天神实施催眠,很快成功。她看到了这个天神的意识,都是一些互不关联的记忆残片散落在大片的记忆空白之中,很像是失忆者的意识状态。幽若离非常好奇,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此人散乱的记忆理顺了一下,虽然还是有很多空白之处,但大的脉落却可以看明白了。幽若离惊讶地发现,此人显藏书网然见到了魁拔。
有一天,幽若离碰到了一个可以动用她的纸牌的机会,他们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很像是传说中的天界密探,她想知道她的纸牌对天神是不是也同样有效。
幽若离就这样离开了十六队,以后再也没见到那十五个人。
在故国,幽若离找到了“第四感应”的线索,族内老者说,当年天神在逐日焰城生活的时候,曾经讲过几种感应,“第一感应”是人和脉;“第二感应”是脉和纹耀;“第三感应”是纹耀和曲境;“第四感应”没有说,但从前面三种感应的循环趋向上看应该是曲境和什么才对。
十六队踏上搜寻之旅三个月后,神妖战争就爆发了。他们面对的敌人不再是地界妖怪,而是武装精良的天兵。
在寻找魁拔的途中,特别是遇到困难的时候,人们都寄希望于幽若离的纸牌的魔力,但幽若离总是告诉大家,纸牌只能知道一个人的内心,而不会知道魁拔在什么地方。
驻守龙国地区的秋落木自从梅龙尼卡·蹄出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回灵山。他知道长于科技而不擅长对付阴谋的奇衡三已经对灵山完全失控了,只有魁拔回来,才能挽救灵山会。
那个人面色苍白地坐在一片空旷的水洼处,穿着基思卡人的衣服,戴着灵山军的护甲99lib.net。起初,十六队的人看到他,以为他是自己的战友,想告诉他,赶快离开这里,这个地区已经被敌人控制了。可是,在交谈中,他们发现此人对于魁拔似乎一无所知,更重要的是,他无意中露出了贴身挂着的纹耀,那是一种典型的焰系天神纹耀。
幽若离认为这可能是个神秘暗语,也许她的格勒莫赫人前辈会知道,决定独自奔赴逐日焰城一趟,一查究竟。
他们越来越难找到搜寻的思路和方向,到最后只能靠神秘术来确定下一个目的地应该是哪儿。队中的格勒莫赫女孩幽若离自然成为担当这一角色的最佳人选,人们都知道她随身带着的一副纸牌有一种非凡的法力,能够帮助人们知道任何事情。
“我的天哪……”海问香睁大了眼睛,在场所有的人都对幽若离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事没事总想让幽若离表演一下她的绝技。幽若离当然很珍惜自己的纸牌,从没轻易用过。
此人为镜系天神,是休战期间派到地界的成百上千的暗探之一,他们通过神界分布在各处的曲境,渗透到地界的每一处。他无意间发现了魁拔,用已经所剩无几的意脉向魁拔发出攻击。但魁拔没有还击,反而在嘲笑了他一番之后,把自己缴获的一个焰系天神纹耀扔给了他,使他能够回到天界。九九藏书
这位侦察兵被魁拔所为感动,不愿意泄露魁拔的踪迹给天神知道,服下了每一个天兵都随身携带的“万忘丸”,那本是为了防止天神泄露天界秘密的防范措施,此时却成了他隐瞒魁拔行踪的手段。清除了记忆之后,他开始奔向尽量远的地方,为的是尽远离魁拔,在天神发现自己、把自己接走的时候,不会发现魁拔的行踪。
幽若离的纸牌是格勒莫赫人族内特有的一种神秘之物,一般都是由几代人传下来的。这副牌其实是由54个潜存于纸牌内部的脉回路统合构成的耀战器,在催眠术的配合下,这些脉回路通过和被催眠者的脉门发生扰动,来窥探被催眠者的内心。不过,施术者必须要以自己的意识为载体,将被催眠者的潜意识下载到自己的意识里,才能看到对方的意识活动。因此,施术者每次催眠之后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纸牌的功能,立即将这部分别人的意识释放到纸牌上,才不会干扰自己的意志状态。纸牌会生成一些结晶状的物质,重量增加,以后也不能再用了——一副牌只能催眠54个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