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一节 灵山会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一节 灵山会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那现在我们就为我们的首领魁拔四做些事情吧,”狼将军对灵山会的成员们说,“我们要把神圣联盟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这里,让魁拔四能顺利地到达墨窟谷。”
这次谈话之后,奇衡三对狼将军有了更多的信任,他们一起谋划着下面每一步的行动,既让神圣联军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又不让神圣联军把自己缠住。
奇衡三经常会对兽族人——特别是兽族妖侠的思维方式感到不解,在他们那里,很多事情用一般人的逻辑都是无法理解的。就说狼将军本人,他原本是兽国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被迷麟打败之后,成为迷麟的部下。奇衡三原以为他的归降只是权宜之计,迷麟会随时提防他,他也会寻找机会获得一个什么象样的见面礼,叛归回自己的主流社会。
一路上,他们先后遭遇了雾妖、粼妖的多次袭击,加上驾驶船只的原商船水手多是雾妖,对他们心存敌意、暗中捣乱,故意让船一直在星移之海里打转,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我原以为,所谓妖侠都是一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家伙……”
在战斗中神勇无比的狼将军对航海一无所知,对水手的抗拒也没什么有效的办法,就把航海方面的事交给奇衡三来负责了。奇衡三对所有新的挑战都感兴趣,他一方面用自己的知识和逻辑能力对水手们的操作刨根问底,让他们无法欺骗下去;另一方面从水手们的操作中一点点学习着航海的基本技术。
“这也是你们这些不是妖侠的人无法理解的地方,我可以这样告诉你,至少兽族的妖侠是这样,他们不会因为打不过一个人而去恨人家。你这基思卡人不是那么知道理性、逻辑这类东西吗?这还不好99lib.net理解吗?你打不过人家,不能怪人家厉害,只能怪你自己不行。你比对手差,又不是对手故意要你这样的,跟人家对手有什么关系?你恨人家什么呢?迷麟战胜我的那次,战法是正当的,没有任何过失,之后也没有任何侮辱我的举动,我原以为他会让我的纹耀蒙尘,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反倒让我觉得堂堂狼勇,明明看到对手赤手空拳,还用纹耀战器把人家烧成这样,道义上说不过去啊,输的没话可说啊。”
有一度,奇衡三一直提醒迷麟,要特别提防狼将军,他越是表现得不用提防就越要提防。迷麟只说了句“随他”,依然在打起仗来的时候和龙长老结伴站在灵山军的队列里,在狼将军的指挥下冲锋陷阵。狼将军也从没有任何与灵山军离心离德的表现,正相反,他时时处处表现出对于灵山军的忠诚,这种忠诚已经在一次次生死考验中被充分证明了,狼勇是真心实意地做着迷麟的追随者,并以此为荣。
迷麟用力地拍了拍狼将军的肩膀,捶了一下奇衡三的前胸,然后一直向西走去。
狼将军向龙族骑士团要了一张最新版的军事地图,与奇衡三研究了一整夜,他们的思路是尽量不要与迷麟的西行路线重合,这样才能起到替迷麟牵制敌人的作用。他们决定一直南下,取道星移之海,通过海路向西辗转去墨窟谷与魁拔汇合。
“只有你们基思卡神经病们才会问什么实质,我不知道,管他什么实质呢,总之,我们都喜欢这样的生活,他们本来就这样,我是刚找到的。给国王做将军不会有这样的生活,别的地方也不会有。”狼将军用力拍拍奇衡三的肩膀,“
99lib.net
你为什么不回去和你们的基思卡神经病们混上一辈子?道理是一样的。”
“各位妖侠,”玛朵布莎骑士团统帅的声音,语气很郑重,“玛朵布莎家族视各位为已故爪云王子的朋友,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愿意留下的可以留下。”
到达南方的海岸地区之后,他们巧妙地利用渔民的船只到海上去寻找适合他们的大型船只。很快,他们抢下了一艘比较大的商船,把部队全集中到船上,然后开进茫茫无边的星移之海。
迷麟停顿了一下,略微转过身,感觉到奇衡三正把一个什么长长的东西扔向他,他抬手接住,那是龙长老的长矛。他把它提在手里,从兄弟们面前经过,一直向西,消失在越来越重的夜色里。
“我们……现在要……分开一段时间,”迷麟声音低沉却很坚定地说道,“如果你们中的人已经累了,我们就此作别。我将向西,穿越永昼沙漠,有一天,我会出现在墨窟谷,我将变成黑色的魔鬼。你们还想跟我一起去战斗的,将在那里重逢。”
“你真的从来没有恨过迷麟吗?”
所有的人都有些诧异地看着迷麟,半晌没有一点儿声音。
这些传闻是神圣联盟用来离间狼勇和魁拔的关系的呢?还是确有其事?随着狼勇的阵亡也就都变得并不重要了。不过,兽国国王一直没有因狼勇的所为惩罚他的家人。狼将军的后人一直都是妖侠,后来的雪伦兄妹在做妖侠营生时就自称是当年狼将军的后人。
玛朵布莎家族以龙族的礼仪,设宴款待了灵山军一行。席间,灵山来的客人们表情都很沉重,没有诗句,没有欢笑,只有选择。
他们进行了严肃的探讨,多数人选择了退99lib•net出灵山军甚至加入反对魁拔的神圣联军,只有狼将军、奇衡三等五十几个人决定向西去与迷麟会合。不过,无论他们最后的选择是什么,他们都尊重对方的决定。他们相拥告别,祈祷以后不要在战场上相见。
傍晚时分,迷麟走出光荣城的城门,重新回到灵山军的兄弟们身边。因为天色昏暗,大家都没有看出迷麟的肤色已经变成暗灰色。他走到狼将军和奇衡三跟前停下,旁边还有几个卡拉肖克骑士团的军官以及人数更多的玛朵布莎家族的骑士。
灵山会从登陆时开始就不断秘密派遣密探到北面的默拓人地区查访迷麟下落,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迷麟的任何消息,反倒是听到不少有关狼勇将军的传闻。据默拓人说,狼将军是兽国在灵山军的卧底,与兽国国王是有默契的:兽国国王不迫害狼勇的家人,狼勇在追随魁拔过程中最大可能地保护兽国的利益。狼将军可以做这样一些事情:作为魁拔的军事总指挥,尽量不让战争在兽国境内进行;如果魁拔征服了世界,狼勇作为魁拔的元老,可以替兽国说话。还有一种更可怕的说法是,兽国国王知道自己是无法征服全世界的,而魁拔却有可能。于是,他利用狼勇与魁拔建立起的亲密关系,怂恿魁拔去征服世界,然后再通过狼勇谋杀魁拔,把魁拔征服的世界直接转给兽国。
“隔行如隔山,哈哈,在你们眼里,妖侠都是些不懂享受、不会谋利、头脑简单的混蛋,其实在妖侠眼里,你们这些日子过得不错的种族才不算正经人,基思卡人全是神经病,龙族就知道装模做样,默拓人是财迷疯,辉妖是娘娘腔……”
“你是对的,魁拔四。”狼将军打破了寂寞,九九藏书“我们就在默窟谷见面。”
“迷麟是对的,分散开也许更容易到达目的地,”狼将军看了看奇衡三和周围的弟兄们,“我们大家也要做出选择了,做魁拔的战士,还是——敌人。”
那些逃亡的水手把灵山军的情况告知给神圣联盟,神圣联盟立即派出树国海军围堵,魁拔1022年,树国海军舰队在千草沼泽附近海域击沉了灵山军的船只。
“反正我现在是找到了我需要的生活,每天都很愉快。知道迷麟是魁拔之后,我的心理就更平衡了,我败给的是魁拔呀,这算什么丢人的事?哈哈……”
水手们意识到他们的花招玩儿不下去了,就故意让船航行到靠近浓雾岛的海域,然后一起跳海逃走了。奇衡三就此成为船上唯一一位略知航海技术的人,临时把同伴培训成勉强胜任的水手,指挥他们把船向西开去。
奇衡三和另外27个灵山会兄弟在千草沼泽登陆,在那里,他们没有遇到攻击,因为生活在那里的蛰族不属于神圣联盟,也没有纹耀,在战争中保持中立。
魁拔1021年初,灵山会沿着永昼沙漠的边缘开出龙国边境,随即遭到神圣联军的一次次袭击。因为准备充分,狼将军带领的56位灵山会妖侠表现出高超的作战能力,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争取到三百多战俘成为新的灵山军战士。这些倒戈的战俘多以兽族人为主,有的是狼将军以前带过的部下,有的是久闻狼将军大名的崇拜者,也有的认为做魁拔的同伙更刺激。他们一直向往传说中的灵山军的生活,认为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妖侠应该过的日子。
奇衡三提议自愿继续向西的人应立誓忠于自己的群体,他把这个群体命名为“灵山会”。龙长老被追为九*九*藏*书*网灵山会第一任首领,迷麟为现任首领,狼将军为全军统帅,奇衡三为副首领。
“迷麟。”奇衡三的声音。
“这样啊……”
负伤的狼将军落水后就失去了踪影,终年46岁。
“这就是你们这班基思卡神经病们不能理解的,”醉意朦胧中的狼将军大声豪气地说,“你知道什么叫妖侠吗?我就是,迷麟也是,长老也是。你知道真正的妖侠之间应该是个什么关系吗?我和迷麟、长老就是这种关系。”
“为什么?你怎么可能真的忠诚于战胜了你的对手?”这是奇衡三与狼将军向南线转战时,偶然聊得很深时提出的疑问。
“你不介意你曾经惨败给他的耻辱吗?”
“我想知道这种关系的实质。”
目送着迷麟的身影在面前消失,狼将军和奇衡三一直站立在光荣城门前的宁静中。三百灵山军兄弟、五百玛朵布莎骑士团士兵、更多的围观的龙族百姓,只有沉沉的呼吸声可以听见。
“我很介意,我从没输得那样难看过,拿着纹耀战器,让赤手空拳的对手掐住了脖子,噢,太可怕了,怎么会这样。你要是一个妖侠,你就会知道,这是碰到了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要是他拿着纹耀战器,我赤手空拳的话,我以后还有机会,嗯,等着吧,有一天我会和你来一次公平的决斗的。可是现在正好相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没有任何可能的机会战胜他,我永远无法为自己雪耻,我即使回到国王那里,我将永远是一个输得很难看、一直无法翻身的将军。在灵山军里当然也会被人这样看,一样的,是不是?好了,既然在哪儿都一样,我怎么选择?当然要选择我在哪里会更愉快一些,不用说,我喜欢灵山军的生活。”
接下来还是沉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