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六节 冲天槊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六节 冲天槊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是对的,”奇衡三说,“他们默拓人并不需要像蛰族那样,急于通过我们提高自己的知名度。默拓人很有知名度了,他们只需要保护好自己的财产。”
“这我可不能保证,会长先生。”迷麟说,“如果神圣联盟发现我在这儿,发起攻击,我只能交战。”
奇衡三也对冲天槊做了一番研究,最终承认自己对这种东西在本体论意义上一无所知,即,他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在使用层面,他在迷麟的配合下做了大量试验,在他设计的冲天槊与迷麟脉门感应试验中,他发现,冲天槊与迷麟的十二个脉门有奇特的呼应关系,可以把它看成是迷麟的另外十二个脉门,也就是说,使用冲天槊的迷麟,实际上有二十四个脉门,这比最厉害的脉术家的可用脉门整整多了一倍,其效果可想而知。
在永发会长的精心安排下,十天之后,奇衡三在一个默拓商人的带领下来到商会,与迷麟和秋落木会面。
迷麟和奇衡三老友会面,非常高兴。奇衡三向迷麟讲了成立“灵山会”、从海路到虫国、狼勇失踪、与蛰族人结盟等等事情。因为不能让永发离开他们的视线,这些事情永发都听到了,他也渐渐放松下来,不时还会插两句嘴。永发认为虫国拿魁拔做了一把漂亮的买卖,无论怎样都是赚的,让魁拔应该把价钱提得再高一些。
“你说吧。”
“我不需要你投降,我们可以是朋友。”
“我承诺。”
于是,梅龙尼卡?蹄给神九*九*藏*书*网圣联盟以及长驻在那里的默拓人王纹耀写了一封信,如实报告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种种可疑之处,希望默拓人王纹耀能够准许他以叛国罪逮捕永发,查清真相。然而,默拓人王纹耀以自己“有能力处理默拓人内部事务”的委婉措词拒绝了梅龙尼卡?蹄的要求。默拓人王纹耀甚至没有对默拓人商会向魁拔投降一事发表反对声明,他默认了这个事实。他对其他天宠辩解说,反正魁拔已经离开了那里,投降不投降又有什么区别呢?这种权宜之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那里是国际商业中心,只要达到了免遭魁拔破坏的目的,对全世界都是有好处的,大家应该感到高兴才对。默拓人还需要商会在那里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特别是维护对国际经济秩序意义重大的多种跨国商业系统的运作,他没有必要去伤害永发会长的感情和积极性。
“这你可要想好了。”
“您很快就能拿到您需要的东西。”
“说好的事情就不能反悔,答应了人家的就要做到。”迷麟对永发说,“你这么聪明,也可以想个好买卖来跟我做。”
在这样的宣言面前,神圣联盟还是有所顾忌的,再也不敢像几年前围剿灵山军那样依仗兵力优势蜂拥而上了。他们企图说服天界对灵山实施元点轰击,但天界根据他们的情报系统认为,迷麟很多时候并不在灵山。神圣联盟派往灵山的侦察人员也证实,魁拔什么时候在灵山,99lib•net在灵山的什么地方,几乎是无法确定的。
联军指挥龙族人梅龙尼卡?蹄对发生在眼前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魁拔和他的士兵是从哪里出去的呢?可冲天槊又确实被魁拔取走了。慑于永发会长作为默拓人实际国家领导人的地位,他不便对永发马上进行审问,只能找一些默拓商人了解情况。默拓商人都说魁拔的士兵包围了商会,囚禁了会长,而后乘破空飞艇离开这里。因为这些被问到的默拓人在说法上存在着不小的差异,梅龙尼卡?蹄认为他们很可能是在有意掩盖着真相,觉得只有审问永发会长,才能得到接近事实的报告。
第三天,神圣联军紧急集结十万兵力,包围了墨窟谷的友谊城。等他们小心翼翼地进城后,却发现根本没有魁拔,也没有看到魁拔的士兵。
魁拔1024年,兽国灵山特区传出魁拔大帝与其盟友蛰族元首的联合公告,第三魁拔帝国定都灵山,三个月内,地界各族只要主动交出所有纹耀、并宣誓臣服于魁拔帝国,就可以免于战乱,违抗或届时不降者,魁拔帝国将向其开战。
镜认为冲天槊的这一特性与脉频感应的原理有关,即,在魁拔的脉频感应下,冲天槊才能作为一种独立的物质与周围的其他物质分开,在这种感应出现之前,它与周围的物质是连为一体的。泱系神则认为这种物质就像灵山巨石阵一样,不属于正常物质,可以理解为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就和魁拔一样。
九九藏书网拓人的投降令神圣联盟非常被动,风能非常愤怒,但又不能过多地指责一直为神圣联军提供大量经费的默拓人。他只能加大力度宣传魁拔的邪恶,防止再有被煽动而投降的人。在神圣联盟的新一轮宣传中,魁拔的形象被进一步妖魔化,黑色皮肤的迷麟的狰狞形象家喻户晓。这也是后世将魁拔描述成最为十恶不赦的恶魔的主要原因。
冲天槊实际上是一种超级纹耀战器,它整个都是由制造纹耀的材料制成的,其能力若干倍于狼将军当年使用过的纹耀战器。至于它为什么会除了魁拔、谁也无法从墨窟谷的岩石里把它取出来,就连魁拔自己也不知道。
把冲天槊取到手的迷麟就是魁拔的事实已经毫无争议了,天界神族的民间舆论已经表现出越来越强的“主战”情绪。镜一再要求神界考虑派出天兵到地界作战,神族军事统帅焰术奉行朴的不干涉政策,继续按兵不动。很多人开始批评焰术不如他的先人勇敢,焰术迫于压力开始考虑对神圣联盟的军事行动给予一些积极的支持,他向神圣联军提供了一些神族战器,以对抗魁拔的冲天槊。
不过,迷麟作战时一直还只是把冲天槊当作一件普通兵器来用,他认为这样的战斗才是公平的,如果失去公平,就好比一个大人去打一个孩子、一个壮汉痛殴一位弱女,这样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如果你们靠数倍于我方的战士与我作战,就好比十个人去打一个人,我便视你们为不九九藏书义,冲天槊就是惩罚这种不义的。”
第二天,商会发表声明,宣布放弃抵抗。报纸上刊登的新闻实却又是这样的:
“很好。你现在马上要想的是,怎么帮我拿到冲天槊,这样才能避免战争在你这里发生。”
“您是个诚实的人,魁拔先生,”永发说,“我的意思是您能承诺尽量避免这里成为战场。”
“是的。我们结盟的话,神圣联盟就可以把我们的财产说成是敌产,那他们就占大便宜了。可屈服不一样,我们是受害者,他们神圣联盟白拿我们的入盟费,却没有保护好我们,是他们的错。”
当夜,永发会长安排迷麟乘商会的破空飞艇飞离墨窟谷,临别时特意让迷麟带走了一些纹耀,说这样才像是魁拔的作派。
“如果你们早来三天,我们就不会投降。你们总不会认为我们商会应该比神圣联盟更勇敢地去作战吧?”永发理直气壮地说了一通之后,就开始忙着把他的财产继续往世界银行系统注入了,他从容了很多,魁拔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嘛。
“您保证不把墨窟谷当作战场。”
“我想向你投降。”永发说,“以商会的名义,怎么样?”
“不不不,投降对我们有好处,在你的武力威胁下,我们屈服了。太妙了……”
三个月里,地界各族没有投降99lib.net者,风能借机组织人马,准备抢先下手,围剿魁拔。他首先要确定的是魁拔到底在哪里?
“我想我是可以做到的,我想知道您打算付多少酬劳?”
从文字里看,好像商国到处都是魁拔的军队和燃烧的战火。
在永发的精心策划下,商国默拓人商会的人开始接近墨窟谷的神圣联盟守军,他们先是卖给他们一些食品、饮料,借机知道了绕开形脉炸弹的路线和冲天槊附近的布防情况。一个雨夜,迷麟和秋落木穿着联军的军装,随一些送货的默拓商人来到冲天槊附近。默拓商人在与联军士兵喝酒时故意发生争执,撕扯中不断靠近冲天槊,迷麟混在劝架的联军士兵中接近了冲天槊,握住,猛力一拉,冲天槊在一片耀眼的闪光中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等闪光过去,士兵们半天看不见东西。等他们发现冲天槊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时,迷麟已经脱身,只留下一些默拓商人在跟联军士兵装傻充愣。
墨窟谷投降:战火烧到墨窟谷,默拓人商会会长永发为了整个商会的利益,竟然直面魁拔,他说:“我们并不在乎什么纹耀,我们只是把纹耀作为评价客户信誉的标准,把祭天作为保佑生意兴隆的祈福。你可以统治这里,但是,希望你认识到默拓人给地界贸易带来的繁荣。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行动是在帮助地界众生脱离苦难,那么,我们默拓人从上一代魁拔起,就已经在为此奋斗了。只是我们的方式不同,你用毁灭来证明自己,我们用勤奋来养活自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