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女孩
乌鸦女孩
作者 : 埃里克·爱克斯尔·桑恩德
分类 : 外国小说
本书目录
作品简介
扉页
第一卷
房子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机场
图里尔德斯普兰地铁站——犯罪现场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第一卷
胡丁厄医院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莫纽门特——迈克尔的公寓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第一卷
弗卢达,1980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中央大桥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莫纽门特——迈克尔的公寓
第一卷
弗卢达,1980
胡丁厄医院
锡格蒂纳,1984
斯瓦尔茨乔兰德特——犯罪现场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胡丁厄医院
第一卷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客厅
收获家庭餐厅
邦德大道——商业区
莫纽门特——迈克尔的公寓
第一卷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英迪拉——餐厅
乌普萨拉市,1986
厨房
丹维科斯图尔——犯罪现场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一卷
哈马比高地——一个郊区
卡尔托普——一个郊区
塑料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一卷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莫纽门特——迈克尔的公寓
道路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第一卷
津肯斯达姆运动场
多伦多,2007年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莫纽门特——犯罪现场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第一卷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斯德哥尔摩,2007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阿尔赫尔格纳街——一个街区
稍早之前,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一卷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格里斯林奇——一个郊区
乌普萨拉市,1986
格里斯林奇——伯格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第一卷
哈马比滨湖城——加油站
斯堪斯蒂尔——一个社区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盖姆拉镇——斯德哥尔摩老城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第二卷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圣十字教堂
自由坠落
自由坠落
蒂沃尼——游乐园
尤金王子美术馆——于高登岛
卡罗林斯卡医院
第二卷
班德哈根——一个郊区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舌头
卡罗林斯卡医院——阿米卡小酒馆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丹麦,1988
卡罗林斯卡医院
第二卷
斯德哥尔摩,1987
卡罗林斯卡医院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国王大道——斯德哥尔摩市中心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津肯斯酒吧
第二卷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津肯斯酒吧
塞拉利昂,1987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第二卷
塞拉利昂,1987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艾兹维肯——伦德斯特劳姆家
斯德哥尔摩,1988
格拉斯布鲁克斯大道——一个社区
格拉斯布鲁克斯大道——犯罪现场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第二卷
艾兹维肯——伦德斯特劳姆家
外耳郭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斯德哥尔摩,1988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第二卷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丹麦,1988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第二卷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日特斯贝克——斯德哥尔摩市中心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圣约翰内斯教堂地下室——犯罪现场
丹麦,1988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第二卷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格拉斯布鲁克斯大道——西尔弗贝里家
最后的史蒂文斯楼梯——一个社区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不洁的部位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第二卷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斯德哥尔摩,1988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葛丽泰·嘉宝广场,索德马尔姆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二卷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丹麦,1988
第二卷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维多利亚·伯格曼,维塔山
贝拉维塔,维多利亚·伯格曼
向日葵疗养院
斯德哥尔摩,1988
向日葵疗养院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第二卷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斯韦登伯格大道,索德马尔姆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约翰·普林茨路——一个郊区
艾兹维肯——伦德斯特劳姆家
哈马比高地——一个郊区
第二卷
坦都山——索德马尔姆
第三卷
丹麦,1994
索德马尔姆
巴尔南根——索德马尔姆
吉拉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第三卷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犹太森林——自然保护区
丹麦,1994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第三卷
无路可逃
海上酒店——索德马尔姆
法格斯特兰德——一个郊区
桌上
斯韦登伯格大道,索德马尔姆
极圈村,1981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第三卷
格拉斯布鲁克斯大道——西尔弗贝里家
斯堪斯蒂尔——一个社区
洪杜登——于高登岛
斯堪斯蒂尔——一个社区
无路可逃
波罗的海——辛德瑞拉号客轮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三卷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约翰·普林茨路——乌尔瑞卡·温丁的公寓
克拉拉湖——公诉机关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瓦萨坦——赫提格的公寓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瞭望山
第三卷
中央车站
玛利亚山——索德马尔姆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玛利亚广场——索菲娅·柴德兰的办公室
斯德哥尔摩,1988
收获家庭餐厅
第三卷
沃尔玛·伊克斯库尔大道——索德马尔姆
斯德哥尔摩,2007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冰吧,斯德哥尔摩
长岛
法国,2007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第三卷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巴尔南根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病理学研究所
无路可逃
罗森兰德医院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三卷
向日葵疗养院
约翰·普林茨路——乌尔瑞卡·温丁的公寓
向日葵疗养院
丹麦,2002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向日葵疗养院
丹麦,2002
第三卷
罗森兰德医院
向日葵疗养院
无路可逃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洪杜登——于高登岛
无路可逃
第三卷
洪杜登——于高登岛
克里普街,第一段台阶——索德马尔姆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克里普街,第二段台阶
吉拉
洪杜登——于高登岛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第三卷
阿兰达机场
马丁
无路可逃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基 辅
无路可逃
拉普兰地区——瑞典北部
第三卷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拉普兰地区
维塔山——索菲娅·柴德兰的公寓
基 辅
弗卢达
基辅——巴比谷
弗卢达
第三卷
基 辅
弗卢达
基辅——巴比谷
弗卢达
基辅——圣索菲娅大教堂
克鲁努贝里——警察总部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上一页下一页

瑞典犯罪作家学院2012年特别奖!

继《龙文身的女孩》之后北欧犯罪小说力作!

承袭北欧犯罪小说传统的独特气质

深入挖掘人类的邪恶、受压抑的潜意识以及想象不到的罪行

将瑞典的安全、福利体制划得支离破碎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出现了几个男童受害者,凶手作案手法十分残酷,受害 者身份还涉及非法移民问题。女警探珍妮特负责调查,她首要的怀疑对象是恋童癖卡尔。在调查过程中,她结识了心理治疗师索菲亚。珍妮特和警局同事发现某位掌权人士在极力阻止调查,但得力于索菲亚私底下的协助,一个涉及瑞典政商界人员的恋童组织浮出水面,使得调查工作取得进展。在查案的过程中,索菲亚挖掘出许多关于自己的秘密和记忆,她的身份越来越复杂,甚至与案件的关键人物有密切的关系。珍妮特在面对越来越难以掌控的案情时,自己的家庭同时遭遇着巨大的变故,她依然无条件地信任着索菲亚。最终浮现的真相竟是如此残忍和邪恶。

《乌鸦女孩》是典型的北欧犯罪小说,故事通常从警察的角度叙述,以女性为主角,充满黑暗的情绪和复杂的道德讨论。这些犯罪故事有意识地将社会批评纳入情节之中,描绘了北欧国家平和的社会表象之下各类紧张关系的角力。

后《龙文身女孩》时代的瑞典犯罪小说中,不论疯狂的张力,或是雄心抱负,《乌鸦女孩》无人 能出其右。

——《芝加哥论坛报》

《乌鸦女孩》可能是你读过的最令人不安的书……故事有惊人的转折,情节巧妙,两位作者对小说编织的复杂之网收尾很成功……绝佳之作。——英国 《卫报》

瑞典怎么能创造出这么了不起、这么黑暗古怪不落俗套的惊悚小说,刻画出气质独特的复杂角色,如《龙文身的女孩》里的莎兰德,以及《乌鸦女孩》里的女警探珍妮特·科尔伯格?珍妮特调查专找移民儿童下手的凶手,她还必须处理仇外、极右派政治和其他敏感问题,这些都让小说对读者更有吸引力。

——美国 《奥普拉杂志》

一部让你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心理惊悚小说,把脆弱的日常放在显微镜下检视。

——丹麦版《ELLE杂志》

复杂且相当阴郁的叙事……毫无偏差地累积张力。而且,承袭北欧犯罪小说的最佳特质,小说中总留有空间对社会做尖锐批判。

——美国 《金融时报》

让人猛打寒战……值得一读的心理惊悚小说,着重心理也着重惊悚,毫不偏废。

——美国《科克斯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