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兴师来问罪,婚礼遭暗杀
目录
第十五章 兴师来问罪,婚礼遭暗杀
上一页下一页
可话还没说话,人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
他没有坐下来动筷子,似乎并不感兴趣,而是走到一边去从酒柜里倒了一杯酒,一边品着酒一边环顾四周。
“我会想办法,以后有情报我先跟罗处长汇报。”
“我需要你们详细的行动报告。”
沈放眼神坚定,看着沈伯年,苏静婉和胡半丁都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此刻的沈柏年脸色难看。
罗立忠淡淡一笑,脸上和蔼可亲,语气徐缓,将腰身往下微微弯着:“你是共产党,你可没说。”
可沈放却将她一拦,回头看看桌上的菜,脸上有些为难,声音变得很柔很轻:“今天我就不在家吃了,约了一处的几个兄弟去喝酒,我回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儿。”
这是王洪涛的原话。
“碧君。”
沈放见他应了下来,又将手里的包袱搁在地上摊开,一边说道:“还有,结婚是为了给家里一个面子,现在面子给足了,我更不想欠家里什么,这个,我拿回来了。”
“没问题,报告就在我办公桌上。”沈放忽然开口,沈林目光重新挪了回去,却见他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不过你想看最好让你们叶局长来拿,这样转给你恐怕不合适。”
这话一说出来,沈放有片刻的心慌,这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一点。不过他面不改色,眼神瞧着罗立忠,还是压他为了保命能够舍了这个棋子。
这样的局面,叫沈放意外不已。
“一家人不用说这些客气话。”
不知道这样子已经有多久了,沈林对他还真是足够看重,窃听跟踪都还不够,还安排了个人时时刻刻盯着自己。
第二日婚礼如期而至。
隔了一阵子,沈放那种冰冷的质问柔和了下来,听起来并不想追究下去。
沈放放下字条,漫不经心翻开一只扣着的碗,碗里是一道精致的小菜。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罗立忠呵呵一笑并没有说话,目光一直盯着沈林,像是看不到李向辉一般。
也就是说,这个人还是个神枪手。
观察完毕,沈放嘴角微微翘起,心思很快便涌现了出来。
只是聪明人善于用脑子,此刻冲动不得,最好冷静处事。
声音落下,罗立忠拍了拍沈放的肩膀,看着他有些呆愣的不自然神色说道:“骗我的人只有这一个下场。好了,咱们回去休息吧,今天太折腾了。”
沈放模样笃然:“如果你是我,你怎么想?”
婚礼的前一天,他提了画回沈宅又走了一趟。
“沈老弟,这次对我可以相信了吧。”
掀开箱子,发现里面除了一些衣服之外,还放着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的小木盒。
他将吊顶开窗阖上,继而从椅子上下来,从抽屉里找到了一根铁丝,再次回攀到吊灯跟前,先将灯泡拿了下来,接着用那根铁丝缠住灯泡的螺丝触头上,再拧上了灯泡,但是没有拧紧。
那语气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味道。
屋里安安静静的,他漫不经心地摘下墙面上的残骸,可却在镜面完全挪开之后,他的动作停住了片刻。
这种有安排的谋杀必然是做好的逃跑的计划的,等赶到现场时候,人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实话?什么实话?我不太明白。”
一回头,沈放悠然靠在门框上,眼神复杂地盯着她。

可要想如愿地去往后方,他须得先与组织取得联系才是。
他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不喜欢整天伪装戴着面具去周旋,然而他别无选择,如今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似乎已经必须要弄清监听者的位置了,这些人一定就在附近。
他跟前的这个亲生父亲,和他像仇人一般度过了这么长的光景,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回沈柏年没有暴躁与戾气,而是徐徐缓缓说着:“也许这婚事不如你意,但你长大了以后你会知道家对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吧。只可惜你妈死的早,如果她能看到今天或许她会高兴的。”
原来这么多年他是这样觉得,从前的他们,也不算爱情。
看清楚来人是沈林,罗立忠像是一早就想好了如何应对,表情从容不迫,放下杯子毕恭毕敬,还带着奉承:“这不是中统的沈处长么?是哪阵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这样问话,意思明显,姚碧君愣了愣:“怎么?你怀疑我?”
罗立忠这么久了平白在手下养了个白眼狼,此刻瞧着这一张面目心里不知道有多堵得慌,但他还是故作淡定,大家一派作风,轻轻用手拍了拍郭连生的脸。
“这些字画是你的,我买回来还给你,虽然你逼我结婚,但结婚是我自己的事儿,不沾沈家一分一毫。”
可沈放低眉若有所思之后,下一个动作却并不是去处理掉窃听器,而是翘着嘴角露出不可捉摸的笑容来,继而将新的镜子又放了上去。
他将椅子挪了过去,又加了一只板凳,然后拿起电筒轻手轻脚地打开那个盖子,将脑袋伸进了进去。
公寓里头,沈放离开之后,姚碧君进入了沈放的房间,开始小心翼翼地四处翻找着什么,衣柜和抽屉全都被拉了开来。
几个www.99lib.net军官跟在沈放旁边,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一会,约莫是聊着输赢,最后沈放面露疲倦道:“好了,今儿就到这儿,我是累了。”
“郭连生是我们中统控制的线人,你们军统突然拘捕他,还把人打死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走?”
就在那镜子背后的墙壁上,粘着一个隐藏着的窃听器……


而且公寓里还装了窃听器,这一切难不成都是沈林安排的?
“罗兄,这……”
前院子里,众人正在筹备着一些零碎的事情,沈柏年在院子里来回瞧着,模样欣喜。
里面才正谢着,外头的不速之客刚好到来。
沈放将衣帽搭在门厅的衣架上,慢悠悠地走到餐桌前,拿起桌上放着的半瓶的威士忌晃了晃,刚打算倒一杯,姚碧君从里面端着菜走了出来。
院子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动静搞得一片混乱,沈林和罗立忠都带人冲了出去,直奔对面洋楼而去。
果然,跟前的三个人都有些意外,沈伯年甚至神色骤变,生怕他又有别的什么心眼。
姚碧君吓了一跳,掀箱子的手缩了回去,慌乱中,手里的《红楼梦》落在了地上。
他说了谎,其实他没有约任何人,只是他独来独往惯了,而现在他那间公寓里的那种氛围,姚碧君带给他的那种家的氛围,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在三个人的注目下,沈放开始说着:“婚后我不会搬回来住的,我怕拘束,还住现在的公寓里。”
“我先走了。”
沈放将脑袋稍微歪了歪,看来还是她自作多情了,屋里的这一位许是巴不得他不在。
这是公然质问,觉得军统的人刻意跟中统作对。
沈放一直沉默,脑袋放空,听她起头,忽然又想起方才在门口的事情,低头看着她问到:“为什么答应嫁给我?”
他一声闷哼,姚碧君迅速揭开面前的阻碍,眼前的红色和这院里的红色倒是相映。
隔着面前轻柔的白纱,她看着沈放,却发现沈放面无表情。
罗立忠喝下杯中茶水,细细品了品苦涩后的回甘,满足地看向沈放。
“恩。”
“好像就在客厅里。”
白日里姚碧君要工作所以并不在,这一点他清清楚楚,所以他才肯回来。
回来是为了陪你,这话本该这样说,只是眼下这局面叫沈放的出现看起来像是一个笑话。
而且技术科科长告诉他,这个凶手不一般。
不当保姆不当妻子,那她来这儿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这一点沈放想了一路都没想出个什么名堂来,反叫他脑袋有些痛意阵阵涌动着,到了公寓门口推开房门,里面传来的炒菜声总算才叫他分了神。
李向辉还要说什么,沈林一摆手示意他退下。
一个解释?这么简单的话就不会兴师动众亲自跑一趟了。
当年沈放一走,姚家颜面尽失,加上后来姚碧君兄长的事情,这些年姚家也算是历尽波折。
隐隐一句话后,沈放勉强找到了她目光的位置,瞧了一眼,接着凝眉抬手,打算掀开头纱。
沈伯年一愣,想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缓缓说道:“这个由你。”
他心里明白,方才姚碧君明显在检查自己东西。原来他的这张婚姻并没有那么单纯。
沈放提着一个包袱走进来时候他没看见,倒是苏静婉先注意到了。
店里人迹稀少,沈放推门进去对服务生说道,视线扫了一圈环境,接着迈步朝着一边走过去。
事情办成了这个样子,不管从哪一边的他来说,如今这结果都是最好的。
罗立忠却十分释怀:“走吧,你不已经答应做我的线人了么?而且我还得让你接着帮我挣钱呢。”
举起电筒,照了四周,漆黑的吊顶内,可以看到中间那根吊灯的电线。顺着那线看过去,它在不远处与窃听器的电线交汇在了一起。
军统大楼门口,沈林和李向辉下车直闯大门,门卫哨兵拦下他们,沈林亮出证件冷冷摔下四个字:“例行公事。”
郭连生刚从一个仓库走出来,便被吴队长不由分说地带进了旁边的一个仓库。
众人回神继续起手里的动作,说完他朝着屋内走去,苏静婉上前扶他也被他甩开了。
“那你怎么跟我没实话呢?”
沈林目光转向沈放。
可他又觉得似乎这样对姚碧君不大公平,是自己将她娶了回来,且不说夫妻之事他们两个人一样没做,如今就连她做好的饭菜自己也都不愿意吃了,那这一段感情连个面上的样子都没有了。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这一句之后姚碧君没有说话,只愣愣地看着沈放,像是在等他接下来的反应,屋子里重新恢复了沉寂。
“急什么?要怪就要怪中统老跟自家人藏着掖着。这样不好,我们得互通有无,这样才能把工作开展的更好,是不是啊沈大处长?”
姚碧君尽量掩饰着慌乱:“你怎么走路没声,吓我一跳。”
可咖啡厅人很少,似乎也没人注意这个像是被http://www.99lib.net遗落下来的烟盒。
沈放在后头还不忘喊上一句:“大哥,有空再过来坐坐。”
“如果我有意外,你可以去升州路的夜色咖啡店,在九号座上摆一个烟盒,组织上就会想办法跟你联系。”
思来想去,他发动了车子,可没走多远后又转变了心思重新返了回来。
郭连生这才放心了,转过身,向仓库门口走去。
他心情不好,乱乱的像是杂草横生,也没有心思说一句话。
在南京地界儿,这三个字挂上勾可没有啥好处,郭连生脸色彻底变了。

“你后悔了?”
沈放注意着后视镜里,有车跟了过来,接着他收回目光,依旧面无表情的向前开着。
气氛微妙,有些尴尬,也有些暗暗的火苗燃烧着,趁着沈柏年还未做出反应来,苏静婉语气略带责备地说着:“二少爷,这也是老爷子的一份心啊……”
白天一块枪伤简单做了包扎,一进门沈放便取出药箱来准备好好处理一番。
听见动静,接着两个人目光齐刷刷挪向门口。只见门被砰地一声推了开来,从外头跻身进来两个身形,布满杀气。
苏静婉说着过来拉沈放,沈放却没有搭理,任由她将自己往里头拽着,直到与沈柏年立成对面。
所以他选择暂时地逃避。
“别别,咱们是自家人,报告沈林处长当然可以过目了。”
沈放知道被跟踪的情况下这样做很冒险,但是他必须尽快寻找到组织,他的压力太大了,汪洪涛死后他再次回到孤军奋战的状态。
婚礼现场伤了他的那枚子弹经过检验最终出了结果,弹头和在宾馆被杀的董腾,包括南京近期的几起杀人事件现场留下的弹头,都是出自一把改装狙击步枪。
那一晚他去了赌场,且是一待便是天明,清晨时候才从门口走了出来。
“那个箱子你别动,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
罗立忠眼前一亮:“哎呀,恭喜恭喜,我一定到,一定到。”
先是副官的声音:“你们怎么能乱闯。”
郭连生声音从头到尾都在抖着,本以为今日是难以逃出生天了,可罗立忠却像是为他的条件给打动了,忽然改口:“那好,你走吧。”
沈宅张灯结彩,满院深红,院子里挤满了人,军统和中统的人占了多数。
姚碧君说着走出了房间,到客厅的衣帽架上给沈放取下帽子递了过去。
为了隐蔽,他把子弹的药量减少了五分之一,所以枪声微弱,但在那样的射击距离还能有这样准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姚碧君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把那木盒打开了,只见里面放着沈放少年时期用的旧弹弓,还有他和沈林、姚碧君兄妹在沈家老宅的合影。
这样的一天,怎么快乐?
这是在众人面前将他当猴耍。
初闻消息时候沈林气上了头这才无所顾忌打上门来了,可到了这这会儿才明白过来,就算他亲自前来质问也都到底没有什么用处。罗立忠不管是为了什么要了郭连生的命,都定会考虑到他会前来兴师问罪,那么准备几句一丝不苟的回答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寻不出分毫端倪。
做完这一切,就只等着陪他演戏的人上场了,一夜没睡的他回房小憩了一阵子。
扫荡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立在原地打量四周,忽然间却看到了书桌上放着一本《红楼梦》
沈放接过帽子戴上了,模样怪异,话里有话:“这次我真走了,这屋里,你可以好好收拾。”
那张跟他有几分相似的脸上依旧是桀骜的神色,不过这到底是军统大楼,沈放常日的那股不屑倒是稍微有所收敛。
胡半丁过来搀扶沈柏年,沈柏年却摇头示意他并无大碍,并且挥了挥手示意院里的人。
“马上就要结婚了,有些事情,我要先说清楚。”
以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再做这样的情报工作,而且他这个亲哥哥一直在怀疑和监视着他,再这样下去,总有一日他会暴露出去。
姚碧君这才点了点头:“知道了,你回来是……”
目光扫过屋里的吊灯,继而又扫过窗外,突然间沈放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皮猛地一张,然后迅速到窗前将窗帘拉上了。
“怎么了?这不得公事公办么?”
因为这一切他并不意外,他早想到了自己处在时刻被监视的环境里。从沈林对他了如指掌的行踪里就能窥得一斑,但他如今他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局面。
门口作别,沈林面色凝重,但还是笑着:“新婚快乐。”
慌乱的神色在一瞬间戛然而止,屋子里的人像是都没有猜到这结果。
回身放下酒杯,他蹑手蹑脚地将一张椅子搬到吊灯的旁边,将身站了上去,抬手往上一伸摸着,果然在灯顶上发现了另一只窃听器。
之前他发病时候打碎了那面镜子,只剩下一小半还挂在墙上,之前懒得动,就那么一直凑合着。
沈林对上罗立忠的视线,两个人互相瞧了一会,www.99lib.net是要一决高低的架势。
就在她刚想要去碰那只箱子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打了开来。
众人目光一致,看着姚父表情欣慰,笑着将姚碧君的手放在了沈放的手中。
“你和我之间没什么感情,也许曾经有过,那也是在我没有离开南京之前,不过年少时的事儿,总不是爱情。”
就是这样的逻辑,挑不出毛病来。
沈放十分轻易就瞧见了郭连生的额头冒汗了。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沈林知道今日讨不到甜头,便干脆直接回身打算离开。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饭好了,洗手吃饭吧……”
“你受伤了。”
沈林越发疑惑,罗立忠忙抬手示意他打住:“唉,沈处长,您这话说的严重了,中统从没跟军统说过你们有这样一个线人,而军统拘捕共产党何错之有?”
“回来了?”
“你。”
姚碧君解下身上的围裙,将长椅扯开,接着要回神去拿饭。
也就是说,他被那个凶手给盯上了,只是他侥幸,成了唯一失手的一回,但下次或许难保有这样的好运。
姚碧君也没有别的态度,只不忘叮嘱:“那你少喝点。”
沈放苦笑,继而发动汽车。
姚碧君漠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今天,我知足了,枫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是个好孩子。我知足了,我也相信我的新姑爷会善待我家碧君的。”
折腾了不少功夫,回到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不抬头,沈放对不上她的目光,但却还是一直看着她。
郭连生刚进门,仓库的门就被关上了,他回头一望,有一个特工守在门口,气氛明显不大对劲,于是他忙战战兢兢地向罗立忠问好。
没得到回应,只看见桌边有个新的镜子,镜子上放着一张字条。
这事情自然还是没有结束,话音儿刚一传到沈林耳朵里,那边便已经迫不及待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几天之后,沈放得到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那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虽然突兀,但好过往日的冰冷沉寂,似乎突然间有了过日子的味道,叫他有些不大习惯。
沈放下了椅子,抬着头想了想,目光扫向天花板,最后在一个吊顶的检修口停了下来。
那个仓库里,罗立忠、沈放和几个军统特工都站在里面,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打从他同意了和姚碧君的婚事之后,这个声音便开始温柔了下来,几度叫他产生一些错觉。
郭连生一死,事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沈放心里揪着的一根弦总算松了下来。
旁边放着一张字条,依旧是老法子。
长街中央,沈放半路将车停在路边,车头不远处有一间咖啡馆,招牌标明,偌大的“夜色”两个字。
“以后你这间房睡,我去客房睡。”
说完话他便带人走了,只留下沈放在原地看着郭连生的尸体,又看了看罗立忠的背影,有些迷惘。
从客房走出来,没听见屋里有动静,他喊了一句。
郭连生的事情之后,沈放变得越发地疲惫了。
候了一晚上,还真是兢兢业业。
“是么?那看来我应该谢谢你了。”
一个情报在两头保命,这倒是个人才,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进入组织的,沈放苦笑。
面前众人齐声喝到:“是。”
这屎盆子还倒着扣过来了。
他将手抄在口袋里没有拿出来,也不多说别的,直接打算回身进屋。走了两步觉得身后没人跟上来,又回头一瞧,发现姚碧君立在原地没动,目光正和沈林对视。
隔天清晨,几个人直奔了浦口码头而去。
李向辉得了信甩了个脸色跟出门去,目送两个身影在廊间越行越远,罗立忠和沈放对视一笑,脸上灿然。
只有顷刻的反应时间,他拉着姚碧君侧身闪开,随着一声轻微的枪声传来,子弹正好擦过他的手臂,鲜血溅到了姚碧君的白色纱裙上。
他能如愿地离开这个环境去自己向往的后方么?也许这只是个开始。
沈放搁下酒瓶,脸色忽然认真:“以后别这么忙活了,我没想让你来当保姆。”
沈放似笑非笑瞧着他回答:“谢谢。”
“洗手间的镜子碎了,我买了一个,麻烦你有时间把它换上。”
“进来吧,你到家了。”
等了一阵子后沈放只好暂时放弃,驾车重新回到公寓。
他满眼疑惑的看向罗立忠,只见罗立忠淡淡一笑:“你以为我会放走他?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真正做到守口如瓶,我需要万无一失。”
他娶了姚碧君是带着目的的,如今计划成功,心上忽然觉得,这样子是耽误了姚碧君一辈子。
沈放的慌张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却又有一种难言的放松。
常日里一个人待惯了,猛然黑天的时候屋里有个人到底觉得不大对劲。气氛僵僵的,两个人相顾无言。
老谋神算,变化莫测,罗立忠那张脸上的诡谲,叫人猜不透。
“我们一处得到情报,郭连生是潜伏的共产党,我们抓捕的时候并不想打死他,谁想到他不但拒捕身上还带着枪,所以……”
穿过咖啡座椅的时候,他神
99lib•net
不知鬼不觉地在9号桌上摆放了一包哈德门香烟,而他自己却选择了角落里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
这样立功的好机会,叫他犹豫得很。
边上的沈柏年轻微叹了一口气,和苏静婉相视一笑。
“我去上班了,怕你回来饿,特意给你做了早点,如果凉了,就热一下再吃。”
只是才说一半,沈柏年没领情,举手将她的话打断,脸色由红转白,看得出来是自己强压着化解了心中怒气。
沉默许久,罗立忠开口却是问下文:“是么?那中统那边怎么办?”
“罗处长,原来是您找我。”
他侧身站着,眼睛余光里,突然对面的洋楼顶层方向有亮光闪过,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那是枪上的瞄准镜反光而成。
只是来不及顾忌这些,他们在明,对手在暗,下一发子弹指不定即刻就会穿堂而过,沈放动作迅速,拉着姚碧君躲在桌子下面,果然,紧接着几乎是一阵横扫,将桌子上的杯子和酒瓶击碎了一地。
一个微笑,接着在他身边停步,姚碧君放下手里的菜。
沈林没有说话,李向辉先开了口:“罗处长,郭连生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沈放呆呆地看着一院子的人忙碌着,又和胡半丁对视了一阵子,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总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我之前是说气话,罗兄可别望心里去。”沈放忙赔笑,态度谦逊,说完又忽然记起了什么,搁在茶杯一脸郑重:“对了,下周二是我的婚礼,罗兄一定得赏光。”
他也知道罗立忠最后的话是说给他听的。

两句话像是两片刀刃子割到了膝盖上,罗立忠还没继续说下去,郭连生忽然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罗处长,这不怪我,是,是中统的人查赌把我抓到了,可咱们生意的事儿我一个字都没说。”
“问这干什么?”
“我只是想收拾一下屋子。”
目光一定,屋子里那张餐桌上已经摆着饭菜,菜品不多,但是颇为精致。
原来自己不是那个撒网的人,这网的一头,到底还是在别人手里拿着。
而此刻罗立忠的办公室里,罗立忠正和沈放悠闲地喝着茶。
可罗立忠却没说话。
姚碧君的手停了片刻,搁下药瓶又开始帮他缠上纱布。
离开公寓,沈放开着车行驶在街头,路灯投射的光芒一道道从他脸上划过。
就这一点要求也算不得要求,这会儿他若是还跟沈放因为争这个而叫他继续反对这桩婚事,那才是最大到底错误。
沈林看准了罗立忠的心思,没有做什么反应,边上的李向辉总算是再也忍不住了,步子往前迈了一步,像是要动手一般。
包扎完毕,姚碧君放手,听了这样的话瞧了沈放一眼。
瞧了一眼字条,沈放咧嘴一笑,他觉得姚碧君这角色倒是融入得颇快,拿起镜子径直走进洗手间。
行动刻不容缓,抓捕很快就进行了起来。
出门上了车,沈放心里空落落的。
只是行凶者到底没能抓住。
姚碧君为沈放的手臂涂着药水,不由自住开口打破沉寂:“还好不是很严重,只是擦伤了皮肉。”
扫兴得是在前头,等事情完了,他说什么沈伯年都没那么容易答应了。
沈柏年如今看起来似乎真的老了,不再是从前那个不能忍他半口气的老头子了,眉眼间的一股忧愁叫他看上去心上隐隐发酸。
“趁我走的时候收拾?”
姚碧君淡淡说道,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沈放转而即刻一脸无辜模样。
他下了车,关车门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辆跟踪的车也刚刚停下,就停在不远处的路边。可他依旧装作毫不在意,朝咖啡店走了过去。
两个人这样一唱一和,叫沈林的脸色越发难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跟沈放到底有没有干系,他都无从得知。
金蝉遇险脱壳,如今无路可退也就只有谈条件了,郭连生喘息粗重,咽了好几口唾沫,没思量几下便做了决定:“罗处长您高抬贵手,我把知道的共产党的事儿都说出来。”
突然提及这个,怕是要兴师问罪,郭连生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眼下瞧着有些心虚搭话都有些结巴:“是,是,多谢罗处长照顾。”
罗立忠证据在握,步步紧逼。
“我知道你不爱我,甚至可能更喜欢我哥,干嘛就这样听了家里的安排,这样对你自己好么?”
罗立忠瞧他一眼,却并非是向他一个人说,而是面对着在场的军统特务们说:“我们发现了郭连生是共产党,对他进行盘查拘捕,郭连生拘捕反抗,被当场击毙,明白么?”
从罗立忠处得到了足够的钱,沈放到底还是从周达元手里将那些字画给重新买了回来。
沈放暗暗出了一口气,这么多人为了这一桩婚事操心,可他却还是觉得这事情似乎与他并无多大的干系。
郭连生有些不可思议,沈放也更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瞪着一双眼睛瞧着罗立忠,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姚父能说这样的话,一面是无奈,但更多是真心觉得,这或许是姚碧君最好的归宿。
郭连生这个叛徒九_九_藏_书_网被除掉了,可他却放松不下来,他见识到了罗立忠的心狠手辣,不留情面。
“你回来了?”
“哟,二少爷回来了,这大家都在为你大喜的事儿,筹备着呢,看看,看看,满意不满意。”
果然,沈林忍得久了,脖子的青筋都爆了起来,目光如利刃一般,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发出来的:“可你们军统就是这么办案的么?那么重要的人居然不留活口,而且别跟我说你们不知道他已经被中统控制了。”
只是如今立在沈宅里,姚碧君恍如隔世。当年她倾慕于眼前的这个人,可如今竟带着别样的目的重新靠近。
可应下的婚事,这会儿也没有旁的办法可以推掉。
郭连生哼都没哼就扑到在地,背上的伤口“汩汩”涌出了血,颤抖了两下,紧接着气绝身亡。
女人的眼睛泄露了一切,沈放笑了。
一边是上司,一边是兄长,这是个显忠心的好机会。
沈放闷声,一边倒着酒一边接着说:“这些天你只要不加班,就回来为我做饭,辛苦你了。”
一句话后,众人纷纷打招呼四散离去。沈放凑近车子,上车前眼角余光瞄了下四周,发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离得并不远。
“来杯黑咖啡。”
这话说完,他弓着的身子直立起来,包袱口敞着一览无余,里面全是沈柏年变卖的字画。
“你不会再骗我?”
姚碧君对这地方陌生,沈放也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于是她先是四周打量了一番,最后瞧见沈放一个人动作有些艰难,忙凑上前去接过手来。
虽说没有人命案子,不过出了这样的事情到底不算好。沈柏年也没有了留沈放的打算,且昨日方才应了沈放,所以处理完沈宅的事情之后,他忙忙嘱咐沈林将这小两口送了回去。
可与想象中一样的,头一次的尝试不会有什么结果。
而这个联系的渠道,在汪洪涛知道自己要出事的时候曾经与他说过。
“你们继续。”
这里可是军统大楼,罗立忠的地盘,还由不得一个小喽啰乱来。
那一晚南京城灯火尤其绚丽,沈放前半夜喝了点酒才算勉强入睡,第二天清早一睁开眼睛,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只是没想到门一推开来却意外发现桌上依旧有饭菜,而且每道菜都用一只碗倒扣着,为了保温。
眼下的沈放就像是一团散不开的迷雾,任他怎么瞧也都瞧不清楚。
拿起来翻了翻,一斜眼又看到书桌角落放着一只箱子。
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今天被人搅合成这样,她好像一点也不介意。
在和沈放一个对视之后,他像是全都安排好了一样,悠然继续说着:“你要的解释,沈副处长可以回答,这次行动是他一手操作的。”
到这份上了,还不主动交代,这是想往枪口上撞,还是指望着中统给他撑腰?
“你在我房里干什么?”那语气算是质问,面无表情。
这样的安排,是那日罗立忠跟一众人串了口供的,沈放不过是讲了出来罢了。可他心里其实多少有些底儿,这种话说出来沈林自然不会信,但深究起来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纰漏。
罗立忠将李向辉一把又推了回去,轻轻弹了弹他领上的沾的些灰屑,像是做一警告,此刻是有理有据,正大光明。
可还没等他走出去几步,距离一拉开,吴队长却突然掏出枪来,对着郭连生的后心连开几枪。
姚碧君没有回话,看着沈放出门离去,随后她走到窗口掀起窗帘,等着沈放的汽车开走了之后又再次进入了沈放的房间。
也或许就是这样明面和沈林作对的感觉,叫他竟还有些说不出的欢愉。
“有些事儿得问问你。你在赌场欠的那三万块钱是我替你还的吧。拉着你做生意,这几个月你也没少分好处,我要没记错,怎么也有三五万了。”
他这宝到底压得还是对的。眼前这个人比谁都惜命。
他面色冷峻,咽了一口唾沫:“我忘了拿帽子了,你看见了么?”
这个样子也配在三方周旋。
边上罗立忠还假模假式配合着唱反调:“沈老弟,怎么对你大哥这样说话。”
院子里宾客四散,心惊场面转瞬即逝,只留下一片狼藉。
“我,我也可以做你们军统的线人,帮你们抓共产党。”
“李秘书,我们走。”
“你做了中统的线人你也没说。”
姚碧君还在失神,沈放在他注视下猛然起身,弯腰从床头上抱起被褥,接着便离开卧房。
照片已经发黄了,这让她很是意外。
不一会儿时间过去,服务生送上咖啡,沈放装作悠闲的喝着咖啡,可目光一直留意着9号桌上面自己放下的哈德门香烟。
而且这事情又似乎跟沈放扯上了关系,这究竟是意外?还是沈放搞的借刀杀人的把戏?
“不会,真的不会,罗处长我对天发誓。”
目标十分明确,她径直从书桌下拿起那只箱子放到书桌上。
可他自己又和那些个被杀掉的人有什么共同之处呢?
沈放依旧装出忧虑:“万一中统那边问起来?”
沈放依旧在享用他的咖啡,而透过窗户,那辆跟踪的车依然停在不远的路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