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历史重上演,灵芝计划现
目录
第二十六章 历史重上演,灵芝计划现
上一页下一页
罗立忠一屁股瘫在椅子上,抬眼看了一眼沈放,随口应了一句:“哦,是个特级保密计划,对付共产党的。”
“你好像对这计划很感兴趣。”
“沈处长,现在的局面,你不适合指挥了,还是我来吧。”
两个人相视一笑,罗立忠接着回身大声道:“告诉你们,只要是一处的人,不管谁立了功,我都这么给他办庆功酒,只要为一处好,你们就都是我兄弟。”
说到底硬着来他们确实也跟和中统比不了,到头吃亏的还是自己,不如忍一时风平浪静。
可吕步青像是忽然间背后有了靠山一样,腰板挺得直溜溜的,义正词严:“不管,我必须执行叶局长的命令。”
沈林眼光盯着他,想起了他未婚妻的事情,一下子便洞悉了李向辉。
这是劫持常有的过场,可他不同,他没想过要活。倒是也巧了,刚刚好碰到的对手确实有些棘手。
沈放面无表情:“我说了生意上的事儿我听罗兄的,只是我还真没想到军队里的派系之争这么严重。”
这才是找他的原因。
“你们不想要他的命了么?”
从前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没有错,可现在回想起沈放那天的样子来,他忽然觉得很害怕,虽说他对那人没有对着沈放再开第二枪而怀疑,可他也不敢想,如果沈放真的丧了命,他又该怎么办。
照相馆的事?
姚碧君沉默了片刻,接着摇了摇头,算是质问:“你这么对付自己的亲弟弟,这算正常么?”
这么会儿的功夫,得到的竟是这么个结果。
那声音慵懒又低沉,说着脑袋便已经靠了过来,像个孩子一般,忽然依赖
沈放随即也拿起酒杯,脸上灿然一笑:“多谢兄弟们,你们想着我沈放,我也忘不了你们,我先干为敬。”
杨副官咽了口水,有些为难:“我怕罗处长又让我去找中统那边,两边推来推去,到头来,麻烦还不是我的,那三个共产党还在军统停尸房呢,老在那儿放着,罗处长知道了又得训我。”
“你还是喜欢这么替人做主。”
到喜乐门的时候,有人安排妥当。门口的侍者瞧见沈放的影踪后上前来打招呼:“沈先生您来了,您的客人在308号房间等您。”
莫名其妙被何主任请去的那一遭,要谈的事情不是小事,他自己一个人做不了主。

第二次追问,罗立忠看着沈放的眼睛若有深意。
里面罗立忠瞧见是沈放,还不等他说话忙吩咐着。
依旧是老地方,姚碧君没有找寻,径直走到屏风后的角落,沈林就坐在那儿。
又随即不屑地一笑:“不过,何主任那帮各自仗着有后台总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争权在行,就是不一定知道怎么得利。”
这时候在江副官的带领下,他身后的几个包厢里跟着冲出来了几个人,手里拿着香槟,一下将沈放涌进包厢中。
“应该可以放心了,不过前几天刚被人拿枪指着脑袋差点没命了,这马上就来上班,还想着谈生意,这个沈放可不简单啊。”
他表现有些犹豫,说完又看了看吴队长,罗立忠即刻便明白了他的心思。
“说吧,找我什么事?”
沈林似乎被这话噎到了,沉默着不再说话。
“特级保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您的客人只想见您一个人。”
她手刚端起汤盆,沈放忽然间将她拽住,握得那样紧,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罗立忠却忽然有些严肃起来:“共产党的人鬼的很,没准最不可能的人恰恰嫌疑是最大的。”
再斟上一杯时候,刚放下茶壶,罗立忠便推门走了进来。
那侍者靠近沈放,一边给沈放倒酒一边说着:“长官,这酒是新来的苏格兰威士忌,经理说他请客。”
沈放苦笑:“他就那样,换了我为了对付共产党也会一样。”
沈放笑了,转身往出走着一边说着:“那行,改天。”
那神色跟往日不同,是一个兄长的柔情。
罗立忠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思考片刻,问道:“善后的事儿,你怎么看?”
罗立忠笑意更深:“看看,看看,沈老弟就是人才,不可多得。不过,话说回来,我是真的担心咱们军统里混进了共产党的人,幸好你不是。”
“现在你不想做的事情马上可以不用做了,这应该是我能懂你的心思吧。”
“想混在军统里这恐怕没那么容易。”
罗立忠声音很小,道:“沈处长,这局面我可没想到,该怎么办还是你们中统拿主意吧。”
屋子里倒没有什么异样,姚碧君浑然不觉今日发生了什么,正拿着一本书坐在灯光下看着。
这会儿猫哭耗子到底有些晚了。
这话是否含沙射影,沈放不知道。
沈放瞧着他,没有继续挪身,杨副官声音变小了一些,凑得更近http://www.99lib.net,开口说着:“是这样的,中统那边认为明光照相馆那三个共产党是咱们这边的行动,让咱们负责善后,安抚报社记者,同时负责处理三名共产党的尸体。”
这明显是有所动摇的意思,吕步青在一边瞧着,十分害怕他因为沈放而有私心,了自己立功的好机会,忙对沈林小声说着““共产党不能放掉,你要是做不了决定,我打电话请示叶局长。”
眼光长远,对的上他的位置。
话音刚落,他手上捏了一下沈放的肩膀,算是给了他暗号,接着沈放猛的向后一撞,那老板好像是淬不及防一松手,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他脑袋微微斜开来,只在额头蹭出一道血痕。
筹码在手,拿着枪的手抖了抖,不开火光用来吓人。那老板依旧厉声:“你们的人在我手上,现在按照我说的做,给我准备一辆车,我带着这位一道出城,等我出了城,就放了他。”
意料之中的事情,沈林没有多大的惊奇,指点了点头,瞧上去似乎有些疲的倦。
屋里面吴队长凑到罗立忠身边问着:“罗处长,这次是不是可以完全信任沈放了?”
老板说着用枪压了压沈放的头。
沈放咽了口唾沫,尽量表现轻松:“今天执行任务时候伤到了。”
他这是在努力的恢复往日的气氛,不过罗立忠却摆摆手:“今晚不成,我还有事儿。”
果然,杨副官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他这才有了些紧张。
事情是他带头儿做的,这会儿倒是聪明,将责任推了个干净。
姚碧君叹息:“有些时候,女人更希望男人懂自己,而不是为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办了。”
姚碧君已经不在了,沈放身子不舒畅,挣扎着从床上起身接起电话。
路上清凉,人群喧嚣都没了声音,一直拖着身子走到门口,推开门的一瞬间,他显得疲惫不堪。
沈放点了点头,尴尬笑着,然后退身出去将门重新阖上。
视线清明,只见照相馆老板押着满脸鲜血的沈放缓步走了出来,沈林和罗立忠瞧着沈放的样子,或许是没有想到,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意外。
“怎么不小心一些?”
李向辉笑着摇了摇头:“不会。不过我该恭喜您。”
杨副官脸上表情微妙:“沈处长,我正要找您呢。”
“何主任那老小子终于跟你搭上了,他动作还挺快。”
沈放也没有别的话可说,便只点头:“好啊,我找适当的机会把罗兄的意思转给他们。”
杨副官的小事,叫他发现了意外的秘密。
沈林抬头注意到他的神色,问着:“怎么了?”
等着沈放靠近就坐,姚碧君发现他额头的纱布才忽然惊愕:“你头怎么了?”
沈林点头,忽然关切地看着姚碧君:“我希望你能幸福,既然沈放不是共产党,那么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过日子,拥有属于你的那份幸福,我知道,最近他经常带着你去舞厅跳舞,看来你们的关系还算融洽,我希望你们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沈放回归正题道:“那生意上罗兄怎么想?”
虽说面上他身份被肯定,不过这事情确实还轮不到他来管。因为有过怀疑,罗立忠也不得不小心防备着。
他眼中有好奇,罗立忠瞧他一眼,接着神秘地将声音压低了:“让他们把批的那块地面积扩大一倍,这样才叫大家都得益。”
“是沈放么。”
罗立忠摸了摸脸,思考着什么,微微一笑。
想象之中的事情,沈林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这些人根本不会顾忌沈放。
沈放点头:“早晚得写,我不喜欢等。”
一开始的目的就不单纯,这样的关系,怎么都是病态。
见这边应了话,杨副官也赶忙跟着应声:“哎,这必须的。”
隔了一阵子,沈放突然开口,话语里越发趋近于哭腔,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将头埋在了姚碧君身上。
“你觉得我会徇私?”
思量再三,所有人都放弃了,那么他作为一个亲兄长,又何苦再多加为难。
沈放干干一笑。
说着罗立忠忽然起身提杯,冲着大家说:“来,为了咱们一处的沈副处长再次立功,大家干一杯。”
“这么快就把报告写完了?”
“要我说,咱们就别老跟中统硬着来,委屈点就委屈点,反正善后的钱又不是你我掏腰包。”
再说回来,要是因为这事情让沈林盯上了自己,往后的日子也还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所以眼下罗立忠只能是先反驳着。
虚惊一场,到这会儿沈放才敢喘一口长气。
“沈副处长,我有个会,你九*九*藏*书*网去我办公室等我吧。”
罗立忠瞧了一眼他头顶上还带着纱布,忽然间表现得很是关怀:“何必这么辛苦,老弟应该休息几天。”
沈林一直寡言,面对叶局长的命令,他皱着眉头没有什么动作,几乎呆立成一座石像。吕步青先发制人,迈步往他身前而去与他相对。
边上吴队长正要跟着补话,沈放却先他一步摇了摇头:“不用了,不就是办了个案子么,不算什么。”
“你找到你要的答案了?”
沈放若有所思,生出些逗弄他的意思,喝不喝是另一回事,不过这办事的规矩就是这样子。
沈放可是有功之人,虽说因为共产党,但若是丢了他一条命,单是对沈伯年都需要有个交代,这锅还不知谁来背。
“今天又死人,三个,他们死的时候离我那么近,也许他们本可以活下去……”
江副官扯着沈放坐在了罗立忠身边,罗立忠笑脸依旧,拍了拍他的肩膀:“沈老弟没想到吧,你可算在鬼门关上躲过一劫,我跟一处的兄弟们商量了,得给你办次酒,压压惊。”
西餐厅里,他又约了姚碧君。
“同志,再见了,继续战斗下去。”
沈林面色犹豫,事发突然,他还没时间冷静思考。可那老板却已经迫不及待,耐心耗尽。
当着罗立忠的面,沈放大步凑上去,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出来,塞进任先生手里笑道:“难得你们经理大方,这个给你的。”
罗立忠点头,他又说道:“对了罗兄,还有个事想跟你请示一下。”
沈放皱起了眉头来,一只手摸向后腰别着的手枪,另一只手慢慢搭在门把上向下按着。
罗立忠接了过来没有看,只搁在了一边。
他态度强硬,不过这句话也到底没有用。
“罗兄,这‘灵芝计划’的名字倒真好听。”
沈放睁着眼睛,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忽然间他脑袋里开始涌现出了那晚方达生的脸。
“这个你不用跟我说,该去跟罗处长汇报。”
这样的教学,对沈林无用。
这是进财的声音,罗立忠脸上顷刻间就露出诡谲的笑容来。
“没什么可谈的,必须按我说的做。”
这么久过去了,这事情扬起的灰尘居然还没有尘埃落定。沈放一听到那个地方,浑身不由地颤了颤。
沈放凝眉:“你是越说我越好奇了。”
罗立忠喝了一口茶,表情上似乎是信了他的这理由,点了点头道:“对付共产党一般方法不行,那些人都是特殊材料做的,所以得用特别的法子。而且对付共产党的事儿做得越好我们的权利就会越大,钱自然也挣得越多,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侍者随即停住步子,弯腰恭谦有礼:“沈先生您请。”
巧妙的回答。
狮子大开口。
罗立忠点了点头,沈放带上门走了出去。
这样大的阵仗,他没有见罗立忠做过,同为手下,不免有些争风吃醋的意思。
对峙群人平静地对峙了好一阵子,吕步青重新回来,模样自在,命令一般:“叶局长说了,不惜任何代价,这个共党分子不能放掉。”
与此同时,中统这边对于沈放也有了新的动作。
沈放瞧着他那张脸,忽然会意:“你是想让我给你当说客,支点钱,把事儿给了了?”
沈放身子一愣,枪在手中,险些掏了出来。目光伸直,只见包厢里坐着一众军统一处的军官,而长桌正对面上首的椅子上,罗立忠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吴队长点头,他接着笑意更深,带着一丝狡黠。
“回来了?怎么这么晚?”
罗立忠沉默了片刻,脸上若有深意的思考随即散去,说着他挥手示意任先生离开。
沈放哑口无言,罗立忠低头喝了口茶,似乎觉出来了自己方才话里的不妥,忙将话茬子岔开,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听见动静罗立忠仰头一看,见沈放走了进来,这一幕戛然而至。
到医院清理了脸上的血迹,裹上了纱布之后他便一个人独自回了公寓。
“别冲动,我们可以慢慢谈。”
“哎?这什么意思,对面还有我们军统的人,怎么,军统的人不是人么?别忘了他还是沈处长的亲弟弟。”
沈放脸上的笑有些僵:“真是让我没想到,弄的我以为又有什么案子呢?”
“好啊,那今天出了任何问题你们中统负全责。”
这欢闹之中,没人注意到有一个侍者安静地推着一车酒跟着走了进来。

两人穿过走廊,只见走廊尽头的房间金色门标赫然一个“308”的字样。
罗立忠望一眼沈放,接着又重新回过来,眼神里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解释着:“你觉得我只是对他好?今天喝酒乐呵的可不只沈放一个。不对底下的人好点,谁替咱们卖命。”
沈林办公室里,他正低头看九_九_藏_书_网着资料,李向辉进来递过一张文件。
沈林还没有说话,他语罢便已经转身走了。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更是他让自己嫁给沈放的目的,如今轻而易举放弃,姚碧君自然好奇。
说完话她干净利落起身离开,留下一个洒脱的背影。
沈放瞧着罗立忠面色并不大好,带着一点疑惑和一点戏谑问道:“刚刚啥会议啊,怎么一个人我都不认识,这又是机密行动?”
“不用管我是哪位,今天下午五点到喜乐门夜总会去。”
一边的吴队长忙跟着罗立忠附和着:“中统那边都是吃猪脑长大的。”
沈放眉头微微一蹙:“我看着他们那帮家伙也有点奇怪,吃个饭还都搞的挺神秘。”
“不可能?你想让他死么?”
会议室里坐着满满当当的陌生面孔,罗立忠坐在正中间,一众眼光齐刷刷地挪向他,这叫他有些意外与尴尬。
沈放如今已经是窘境,没有外力的帮助,自己不可能逃开。而且无路可走时候,那老板似乎拉个垫背的这种事情也是轻而易举,一个只有死路一条的人,应该无所畏惧,这样让他有些拿不准。
“罗处长,这是‘灵芝计划’的相关文件。”
罗立忠表情若有深意:“国防部神秘的事儿多着呢,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

说完他与吴队长相视一眼,再挪回视线时候,身子已经拧过去了一半:“那罗兄,我先走了。”
说完话人影一溜烟便没了。
“你们到底答应不答应?”
真真是一只听话的狗。
说着他阖上门就往办公桌的位置走过去,砰地一声将文件往桌面上一扔。
该说的也说了,如今沈放身份有所怀疑,就算他真的丧了命对罗立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罗立忠一笑,倒也轻易放手,只要自己不担着责任。
他最后开口,没拒绝也没有立即答应,声音冰冷,目光一直在沈放脸上不曾挪开。
罗立忠不在,只有一个秘书指引了他去向,沈放点了点头致谢,直奔会议室而去。
姚碧君看了一眼沈林,面无表情,但却是轻松了不少:“谢谢你让我不再监视沈放,但我也想告诉你,我不想再为中统工作了。”
沈放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身子微微抖了抖,不过面上依旧是平和淡然的模样:“再大方也比不过罗兄啊,今天你这个局你可是破费太多了。”
对面姚碧君闻话意外,十分清楚地听懂了他的意思,面上不由地露出欣喜来:“真的?”
一向如此,沈林被这话搞得有些疑问:“怎么?我点错了吗?”
可那侍者却只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请您跟我来。”
“话我帮你说,不过你得请我喝酒。”
沈林一边说着,一边兀自端起面前的杯子抵在嘴边。
“是我,你是哪位。”沈放有些不耐烦。
只是身子刚刚直立,视线又开始模糊起来,头疼欲裂,浑身一软。
沈放失神地摇了摇头,默然推开了沈林,踉跄的地爬了起来。目光倾斜。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照相馆老板面容安详,完全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
“是照相馆那三个共产党善后的事儿,杨副官不敢跟您讲,但是跟我说了。”
沈放呵呵一笑,忙解释着:“倒也不是,原以为罗兄只想挣钱,没想到还真有心思对付共产党。”
隔天中统一处的走廊里,沈放上了楼梯刚跨步进来,杨副官从里面往外走,看见他后忙挡在面前。
说完他转身,沈放也没再问,趋步跟在侍者身后朝里走着。
沈放也不好再继续追问,面上即刻变成了漠不关心的模样:“那我不问了,有那功夫我还不如去喜乐门去喝两杯。要不,今晚?”
来人递上东西后冲着沈放一笑,沈放礼貌回应,视线忍不住打量了一眼那表面的字迹。罗立忠接了过去,直接将东西锁进了一边的保险箱内。他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常态。
虽说进门便能知晓,但沈放还是不由地打听着:“是什么人?”
“恭喜什么?”
他这才将身重新转了回来,饶有兴趣地说着:“有个问题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这么大的阵仗,定然不是小事情,上一回突袭事情暴露,如今这消息变得更加严密难得。
沈林的帮凶,这会儿倒是把自己撇了个干净。
众人尽皆一饮而尽,搁下酒杯,罗立忠接着说:“这才是咱们军统的作风。特别是咱们的沈副处长,前几天还有在传闻,中统那边怀疑你是共产党,田中调查的就是你。特别是你那大哥沈林,原以为他只是针对军统,没想到居然连老弟你也怀疑,现在看看他们多可笑。”
说着他又转身面对门口的人,语气坚决:“你逃不了了,你的任何要求我们都不会答应,你必须投降!”
沈放喉头移九*九*藏*书*网动,看了看那房门,接着走了过去,整条走廊里很安静,只有他一人的脚步声。
这样踩低别人捧高自己的游戏,他们都乐此不疲。
与他无关的事情,说了他也做不了主。
面前的沈林连多的思考也都没有,出口直接道:“这不可能。”
“你……”
果然,李向辉点了点头。

他脸上只有淡定:“没关系,找到共产党交给我,我保证他们跟照相馆那几个家伙下场一样。”
任先生倒完酒冲沈放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要走时候,沈放忙将他叫住:“等等。”
为了清共,他叶局长曾经下令不顾沈放的安危,眼下这一切足以证明沈放的青白,他倒也懒得再费这个神。
一群特务冲过来,围着倒在血泊中的老板。与此同时,沈林也冲到沈放身边,关切地问:“你怎么样了?”
他做出往日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来。
沈林观察着沈放,他脸上的血色浓重,映衬得面色越发苍白,头部的伤痛似乎让他连站立都很困难。
紧接着众人欢呼,加上片刻之后,曼丽领着一众舞女进了门,包厢里顿时是一片打情骂俏,杯酒相碰的热闹。
众人一团哄笑。
说着沈放已经跨开了步子准备继续向前,杨副官却并没有让开的意思,脸上有些尴尬:“这……”

说完侍者转身离开了。
为了他这条命已经死了三个人了,如今若是还有别的危险,他得提前防备着才好。
“对你这样出乱不惊的家伙,当然得用不同的法子。”
“处长,叶局长发话了让撤掉对沈放的监视。”
那照相馆老板躲在沈放身后,用枪对着沈放的头,做威胁状喊道:“全都给我退后,要不我现在就打死他。”
再怎么傲气,就凭这一点,还是得跟自己合作。
众多军官起立,举起酒杯齐声:“为沈副处长干杯。”
照常这地界并没有生人,所以一来二去的沈放有些随意。可这一回毫无防备地推门而入,视线定住时候,沈放步子骤然停在了门口。
他倒没觉得有什么喜事。
任先生低头谢过,转身推着车走了。
果然,是个掉钱眼儿的主儿。
见沈林松了口,那边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沈林正无措,这时候罗立忠和吕步青凑了过来。
这种事情,最能凉一个人的心。
沈放凑近,做一脸疑惑状,罗立忠语气平静:“不该问的就别问了,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吧。”
紧接着是众人的欢呼:“欢迎军统英雄。”
这一天,视死如归,老天却又跟他开了个玩笑,叫他死里逃生。
沈放停下步子抬头:“怎么?”
她说着长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口:“从现在开始我只是沈放的妻子,我没有别的身份。”
平静了两日,照相馆的事情总算是彻底揭了过了去,那几日也巧,南京城天气格外的好。
“恩,按局长的意思办吧。”
就现在来说,沈放还依旧是国民党的功臣。而且看着这情形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沈林和罗立忠对视一眼。一声令下,接着包围圈变得大了一些。
那头的人却及时补救:“你以为照相馆的事儿就算完了么?”
气氛微妙,沈放顿了顿,接着微微一笑打破尴尬,迈步进去将文件夹放在罗立忠桌上,并交代着:“罗兄,这是明光照相馆的行动报告,我写好了。”
“他死了,你也会死。”吕步青说着。
可就在这时候,罗立忠却忽然间凑了上来,抬手揽住他的肩头,先是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侍者,接着对沈放笑着:“呦,沈老弟,小费给那么多?够大方的。”
沈放被这几个字突然击醒,他猛地坐了起来,反问道:“什么意思?”
那里面藏着照相馆老板给他的胶卷。
“你神经病么?让我去那儿干嘛?”
沈林回头白了他一眼,身边的吕步青也不闲着,则在另一边提醒着他:“沈处长,人可是不能放!”
等得久了毕竟不是办法,罗立忠候着看沈林的态度,可沈林却有些犹豫不决。
沈放撇了撇嘴:“因为照相馆的案子,我也没顾上说。是何主任做的东,来的都是国防部的一些头头脑脑,不过说的可都是咱们生意上的事儿。”
罗立忠还未继续说话,吴队长突然在一旁起哄:“来,咱们大家为了沈副处长英勇神武全身而退,喝个痛快。”
但随着一步步的接近308房间,气氛越觉得不对起来,似乎走廊两边的包厢里都有人影闪烁,而且308房间里也有轻微的脚步声音。
“没事,都是自己人。”
“去了就知道了。”
沈放闭上双眼,随即又缓缓睁开,眼眶红红的。
“你是想问如果沈放真的是共产党,我打算怎么做?”
沈林闻话却只是苦笑:“那又怎么样,现九九藏书网在我和我这兄弟是越来越远了。”
姚碧君想要问什么,但是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忍住了,想了想又说:“这汤都凉了我给热热去。”
一边侍应生走了过来点餐,沈林自然而顺畅地:“一份牛排,一杯咖啡,咖啡不加糖和牛奶。”
说得也是,毕竟在他们两人之间看来,自己才像是那个局外人。
可对面无数的枪口正瞄准着他,又怎么能匹敌得过。意料之中的,一阵刺耳的响动之后,他身体几乎被贯穿出无数的洞孔,继而倒在了血泊里。
众人沉醉,酒气十足的味道里,只有吴队长小心翼翼地凑到罗立忠身边。
罗立忠眉眼舒朗开来:“党国的军队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怎么说?”
“自家兄弟,好说。”
沈放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却还是挤出一个笑脸来:“怎么是你们。”
“想跟我谈生意干嘛不同意,他们也忒把我罗立忠看的小家子气了,不过我倒是有个条件。”
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他直接伸手推开。
沈放受伤倒地,既然起不到威胁的用处,此刻这个人质算是无用了,那老板没有再对沈放开枪,而是举枪向对面的特务射击。
“沈放是您弟弟,他排除了通共嫌疑,您可以松口气了。”
李向辉刚想走,略思索后又停下了,回头看了看沈林,眉宇之间有些欲言又止。
接着她抬手轻轻摩挲着沈放的头发。
“而且这个沈放还更有用呢。”
不过这样的生,到底有些折磨。
姚碧君有些意外,但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就那么呆愣愣地立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

沈放也不再防备着,直言道:“前一阵,我被国防部的一些人请去了一个饭局。”
死后余生的人,对身外之物看淡了点,这事情倒也不稀奇。
罗立忠自然不傻,沈放这一句话后他便久应了下来:“行,你看着安排吧。”
且在众人后退的同时,沈林却迈步子往前走了几步,定身立在人前,先是打量了一番沈放,接着眼神坚定地看着那老板。
那语气是笃然,表示已经做了决定,那老板忽然面露绝望,叹息了一声:“行,我明白了,你们够狠的,自己人的命也不管了,好,那大家就同归于尽。”
罗立忠忙搭手扶着,并招呼着旁边的人:“快,来人,送沈副处长去医院。”
沈林点头:“从今天起,你不用监视沈放了。”
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那声音十分熟悉。沈放一抬起头来,发现入眼的面孔居然是任先生。
“怎么了?”
沈放晃了晃脑袋,觉得好笑,接着朝罗立忠办公室门口走过去。
罗立忠接着才露出寻常的一张脸:“不是我不跟你说,这计划太重要了,要是出了差错,你我不只是帽花儿保得住保不住的问题。”
“我们需要上报,就算可以准备车辆也需要时间。”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醒来是在一阵电话铃声之后。
百无聊赖,茶喝了有四五杯,沈放依旧没有思量出来罗立忠究竟想要做什么。他端着茶杯思绪飞扬,只觉得突然有些疲惫,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接踵而来,那种永无止境的感觉叫人胆边生寒。
一边桌子上摆放着一些饭菜,用饭碗盖着。
沈林想叫住她,张了嘴但最终没有说话。
说完他转身退到一边,完全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接着众军官欢呼。
门口众人一惊,纷纷举枪瞄准。
“在我身边待会,我太累了。”
沈放摇摇头没说话。
话音儿刚落,有人敲门而入,沈放回头一瞧,居然是机要秘书。
“处长,您这对沈放也太好点了吧。”
小心思,容易猜的很。
那是他这一日听到的最有温度的一句话。姚碧君一边说着一边将饭菜上的碗揭了开来。
阳光洒在军统大楼上,罗立忠办公室里,两个人影交谈甚欢。
一边的吕步青耐不住性子,正要打算强闯进去的时候,大门忽然间从里面被打了开来。
此刻的照相馆外面,军警车辆呼啸而至,众多特务举枪对着照相馆,静观其变。
罗立忠有些好奇:“哦?”
听了这话,姚碧君富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沈林,他面前明明已经点了餐。
“你已经被包围了,反抗是没用的。”
这些事情到底不是他要说的重点。
只是还未等他用力,门忽然间从里面被拉了开来,接着“砰砰”的几声动静,四周彩带、彩纸到处飘扬。
“我自己去?”沈放有些惊奇,这叫他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那是方达生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垂这脑袋在文件上签字,接着递还给李向辉。
莫名其妙,说着沈放便要挂上电话。
一波刚平,这阵仗像是又要再起一波。
干脆了断,这回电话从那边挂断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