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威胁与条件,行动与撤离
目录
第十九章 威胁与条件,行动与撤离
上一页下一页
进了门他试探叫了一声:“碧君。”
不过是三两步之遥,这个过程明显是形式大于内容。沈放也不管别的,直接推门走了进去,瞧着里面坐着一个人,便问候着:“何主任好,我是军统一处的沈放。”
“中统启用了一个叫田中的日本特务,他以前是日本远东司令部情报处的,对我很熟悉,他可能盯上我了。”
沈放目光随他移动,再一次回过来的时候,罗立忠已经从坐间走了出来,走到了沙发前,一边坐下一边招呼他:“坐,找我什么事儿?”
当晚回到公寓,停车下地,沈放发现对面的的屋子门外意外地敞开着。
田中自斟自饮,并不着急:“那我继续说这个案子,郭连生是被罗立忠击毙的,罗立忠就是怀疑的对象,但他是军统一处的处长,没有绝对的证据我可不想给你们中统惹出麻烦来,叶局长一定也是这个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是对自己不再怀疑了,还是换了其他的方式?
她害怕极了,恐慌地对防空洞顶上看着,就在那个时候,一个老太太站在她身旁,握着她的手拍了拍,安慰她:“莫怕,你个女娃儿莫怕。”
沈放漫不经心,视线一直盯着烟盒,等待的答案让他十分迫切,有些焦虑。
罗立忠却在后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得休息一下。”
田中却不紧不慢:“钱必良、周达元表现的像颗闲子,汪洪涛死了他们一定进入了休眠状态,不过随着国共军事冲突的升级,他们必然会有行动。所以跟踪监视不能停下来,行动科必须听我的,只是我不知道行动科的人有没有这样的耐心。”
这样的决定是必然,不过将它说出来到底还是有些难以开口。
沈放脸上明显写满了烦心,姚碧君关切地问他:“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你似乎不太喜欢他?”
而出了门的沈林回到办公室里将李向辉叫了去,吩咐他将对沈放的监听撤消了。
任先生似乎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继而问:“你希望撤离的时间在哪天?”
“那你可以出去了。”
这动作颇为有效果,田中忙将他一拦,傲娇的模样顷刻烟消云散,这回直奔重点:“请见谅,但你必须听我说完,罗立忠是明面上的怀疑对象,我反而认为他的嫌疑很低,郭连生的死可能跟他参与了罗立忠的某些地下生意有关。”
罗立忠随即一笑,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
“弄点零花钱。”
原来在这等他呢。
沈放冷笑,眉眼诡谲:“朋友?这个人早该去死,该下十八层地狱。”
话语冷冷,对上田中的笑脸:“谢谢。”
说着他拿出一个证件来抵到沈放眼前。
“你这儿变样了。”
何主任:进来。
沈林有些不耐烦,面前这个人一再触碰他的底线:“直接说你发现了什么。”
神色一愣,他又进了一趟卫生间。
沈林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低头翻了翻资料,遂起身表现出一副毫不感兴趣的样子。
姚碧君抬头,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
千钧一发之时,老太太一把推开姚碧君。姚碧君一个踉跄,向防空洞口外面冲了好几步,随即她转过身的时候,防空洞已经塌了,老太太的身影被压了下去。
田中淡淡一笑,继续缓缓说道:“如果我没猜错,那位沈副处长已经知道你在监视他,他不会在家里说任何不该说的话,继续监听下去也得不到任何消息反而徒增烦恼。请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你得到想要的答案。”
沈放走了过去。罗立忠指着山脚下一处山地继续说着:“前面将开发一条路通往镇江,我早就看好那块地,倒是对方不让卖。”
何主任皱了皱眉:“刚才说的事儿,最好别在为难我了。”
沈林思量片刻,到底还是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两个人对话,沈放洋装目瞪口呆,微微叹服:“几位老兄手段真是高明,原来还可以这么玩。”
沈放点头离开。
田中一脸的沉稳与笃定:“我只是想说,我对沈放也有怀疑,如果你已经有所行动了,我看你可以停止监视了。”
他目光扫过去,还未等重新挪开,却瞧见里头走出来两个人。
任先生思量了一会儿:“傍晚去夜色咖啡馆等我消息,我尽量安排。”
“如果这些消息告诉了叶局长,他可能会让我回到日本,但你也可以让我回不去,如果我先告诉你,那就是给了你回旋的空间,作为回报你帮我回国,两全其美,而且叶局长一定不会阻拦,不是么?”
罗立忠哼笑一声,有些不屑:“共产党喜欢下闲子,潜伏下来几年甚是十几年都不活动的大有人在,自己找不到就让日本人来找,能用这办法,中统那边看来也是急了。”
而这边罗立忠的生意一直没停,他带着沈林接触了几个房地产商,几日后,更是安排了一场狩猎,醉翁之意不在酒。
“感谢叶局长的厚爱,知道我爱喝茶送来这些。”
沈放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声音低沉无比,目光冷冷,这话叫姚碧君有些意外和震惊。
似乎有些得寸进尺的意思。
“那你也赚了不少吧。”
那边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交谈就此作罢。
他这样的反应姚碧君从来没有见过,这会儿姚碧君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亏的他随后便解释着:“日本投降之前,我是潜伏在汪伪系统的人,以前我认识的家伙是干什么的你想不到么?”
这个田中想来揪着沈放不放手,若是叫他平白把帽子扣到了沈放脑袋上,倒还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了。
一名机要秘书走了进来,递给了何主任一份文件。
说完话他重新回身要走,却见田中笑道:“哦,这样,不喝茶也行,不过相信我找到的资料,沈处长还是会有些兴趣。”
沈林面色意外,田中皮笑肉不笑地将资料放到了一边,对着茶海向沈九-九-藏-书-网林示意:请。
这已经是第三回了,上一次她已经拒绝过了。
上面十分细小的字迹:三天后上午11点,城外五里坡,不管拿没拿到东西,你必须准时。
“军统一处介入这个案子的人有很多。”
“那一次,上千的人被活埋了,这都是日本人的罪孽。这些日本人,他们每个人都该死。”
“哪有那么严重!”
路上有说有笑的,乐不开支,走到一半时候罗立忠像是心血来潮一般忽然扭过头对沈放说着:“一个多月前,国防部军训处老方的亲戚找过我,他是南京名远商行的老板。”
“不用怀疑我的身份,我现在是中统特别调查员。”
“私事儿?”何主任有些摸不着头脑。
侍应生离开,没一会儿便走了回来。
这样毫不留情地曝露,像是将他浑身扒光了一样,叫他十分没有安全感。
“有动静。”
沈放瞪着眼笑着:“罗兄果然是行家。”
这回她还想要说什么,沈放却止住她:“这次没别人,只有我们两个。”
沈放惊喜地看着她,不吝夸赞:“看来你有跳舞的天赋。”
黑板上,原来田中画的潦草的图标也被修改整洁了,上面贴着以汪洪涛为中心放射到郭连生、钱必良、周达元等人的资料,并把日伪资产分配委员会,交通公路局运输调配处、浦口码头这三个机构接力偷运物资的线路标识了出来……
“我永远不会宽恕日本人这样的罪行,为什么那个家伙留在中国?他们不是已经被赶走了么?”
罗立忠瞧着那物件甚是喜欢,眼神一直没挪开,却笑着摇摇头:“做咱们这行的,个人喜好、习惯不能随便露出去。说不好,就被人利用了。”
姚碧君微微一笑,算着回应。沈放不知道那是姚碧君为了他特意练习的。
音乐突然监会,沈放随即改变了舞步,比之前难度加大了,但姚碧君还是极有兴致地跟了上去。然后随着音乐的停止,沈放用手一带,姚碧君用一个漂亮的旋转靠在沈放身边。
沈放不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加迷惑起来。
说是一说,只是动作很慢,里头罗立忠马上挽留:“别,都是自己人,我和老吴也是闲聊。”
“哟,罗兄有事儿,我待会儿再过来。”
这话说完,罗立忠将几个人轮流瞧上一遍,先一步开了口:“那大伙儿这就开始吧。”
“说下去。”
罗立忠摆摆手,表情十分神秘,虽然在山上,不过还是警惕地将声音压得很低。
田中的态度这些天来似乎有所改观,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适合自己的位置。
因为事发突然,防空洞内挤满了人。爆炸声此起彼伏,防空洞跟着爆炸声震动着。
……
田中曼然一笑:“这是分寸的问题,中国的官场其实与茶道一样,都讲求分寸,茶,多一道就淡了,水热一分,茶就废了。做官也一样,不该说的多说一句,大好的仕途就断送了;不该动的时候,早行一步,或许,命可能就没了。”
沈放接着从包里拿出清凉山下的那块地的地图,铺陈在桌面之上。
这算是什么,跟他套近乎吗?
因为敌机的逼近,重庆城内警报声四起,街头慌乱的人群四散逃开。
沈林阖上文件问话:“对钱必良和周达元的监视怎么样?”
如今他是个没有地位的人,之所以能活下来,是还有利用价值,他要保护自己,已经不能不多想一些了。
“今天找您谈的不是公事儿,是有点私事请教。”
沈放致谢,一低下头发现咖啡杯下面放着一张字条。
田中端过斟好的茶,双手递给沈林,可沈林却没有接。田中也已依然并不觉得尴尬,微笑地把茶杯放在了沈林面前。
他不是怀疑沈林的职业操守,但是也不敢拿他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山风的吹拂之下甚是惬意,罗立忠站在一边开阔处招呼沈放:“沈老弟,你过来瞧瞧。”
言外之意,他与自己并非是友。
“大哥还担心这个?要不我去谈谈。”沈放试探地补了一句。
“吃饭?我可没那闲工夫,你也瞧见了,一堆文件等着我呢,再说了,你这顿饭可是好吃难消化。万一饭桌上你们再拉一个什么有头有脸的人出来,你说我是给面子还是不给呢?”
沈放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继而说着:“全面的战争很快就要来了。而且真要撤离我也先获取组织上想要的情报。我知道国防部最新的战略规划文件的下落了。”
话语隐隐啜泣,但是也带着一份笃定和狠厉。
那头的人听了他的身份,似乎十足的诧异。
只此一言,而后大门重重的甩上。
姚碧君讲着这件往事,迎着风泪眼婆娑。
沈放跟了过来将姚碧君环抱着扯了开来,他看着情绪激动的姚碧君,只脸色铁青站在那里,水珠子顺着下巴不停地落在衣服的胸口处,可他却没说一句话。
“一处的?我们这儿好像和军统没什么往来。”
罗立忠步子悠然,语气亦是悠然,跟前两个人都将目光斜视过来。
依旧是玄武湖旁,他假装散步,在任先生的身边坐下了来。任先生倒是先开了口,给他一个惊喜。
既然已经没了聊下去的必要,沈放起身便打算离开。
何主任接过来文件,沈放就在边上正襟危坐,不顾目光稍微扫过,看到文件上写的是“国防部近期战略计划,绝密”。
还正说着,忽然间外面有人敲门。
“前车之鉴,我现在更没有把握了,我只是认为,如果我查出来什么事情直接告诉吕步青或者叶局长,也许有人会对我很不利,比如你。”
说着他起身来做威胁状,打算要离开。
沈林不悦:“我提醒你,你说的内容已经偏离了你的任务。”
足够说服她的理由。
罗立忠说中统找了个日本人,现在看来,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一个。
沈林听完他一番话,若有深www.99lib.net意地看着他,突然对眼前这个人多了些兴趣。
他话题忽然间一转,沈林显得意外:“这些不该你问。”
田中再一次提到了沈放,还真是执着,沈林忙补充道。
“那我这就做饭。”
几个人跟上,见邱先生从地上掀开一块草木,自言自语小声道:“可能是鹿。”
车子发动,疾驰在路上,风从车窗里灌了进来,姚碧君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缓缓说着:“在重庆,有一次,日本人的轰炸,我正好在街上……”
吃完饭依旧是喜乐门。
一句话说完,他已经走到了门口,开门,却又忽然停了下来。
边上的沈放一直细心听着,并没有说话。
可说完话手罗立忠和几名建委的人却全都笑了,这叫沈放诧异。
这天阳光正好,沈放到军统局走了一趟。
“沈处长,您留步。”
碰上的问题还真非是一星半点。
客厅里,姚碧君进了屋,正在衣帽架上搭衣服。
“可不是我吹,今天,来看房的就已经好几个了。”
“可惜,你不值得任何一个中国人同情。”沈林语气有些唏嘘。
“不!我倒觉得这做法很好,共产党太熟悉我们了,而且到处埋钉子,这些潜伏的人不停地在蚕食我们,没准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钉子,甚至就在咱们一处,防不胜防啊。”
这话倒过来说,反倒像是他清廉得跟沈林一般。
那是他第二回进那个屋子,田中的办公室不同那日历的凌乱,完全大改了样子,之前散落满屋子的资料被收集到纸箱里整齐的放好,而那块墙边大黑板则放到了屋子中央。
屋里面田中嘴角的笑意并没有消褪,他自斟自饮了一杯茶,依然微笑着把茶水喝了下去,不过目光透露出一股阴险。
姚碧君依旧很激动,目视前方,气息有些紊乱。沈放一边发动汽车边边转着脑袋看她一眼,问着:“恨日本人?”
紧接着一个更大的爆炸袭来,便已经彻底抵挡不住。
这话故意说给他听是何意?
是田中。
田中迟疑片刻,缓缓道:“暂时没有了。”
这事情如果他自己入手调查,就算发现了什么,沈放也都还是有退路走,如果被田中查到了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沈放冥思想了想,重新抬起头与任先生相视:“三天以后吧,国防部的机密文件在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手里,如果我想不出别的办法,准备三天以后行动。不管我能不能得手,当天上午11点我必须离开。”
“很感谢沈处长对我的支持,行动科虽然有牢骚但一直还算配合。”
被人利用?投其所好,不是巴不得么?
“可是让日本人进入中统,这有点过了吧。”
沈放故作不懂:“看您说的,我跟罗处长全仰仗何主任的关照,怎么会为难主任。您真是说笑了。”
沈放目光捋直往前瞧着,不由感叹:“哟,看来,他们还真猎到了。”
罗立忠的语气来说,这是一件新奇事。
轻手轻脚地将卫生间的镜子移开,果然不出他所料,镜子后面的监听器也已经消失了。
前一回的杂乱叫他觉得这个人明显是疯狂了,今日突如其来的整洁,非但没叫人觉得正常,反倒叫人更加觉得不适应。
中统办公室里,沈林正在看文件,田中敲门走了进来。
沈林没好气:“陆羽先生要是知道你们日本人在他的国土上做了什么,他是不会跟你坐下一起喝茶的。”
一次无心插柳的拜访,能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到底是惊喜。
姚碧君有些楞,沈放吸了一口气,沉重中故作轻松:“别做了,今晚咱们出去吃,而且我要带你出去玩玩。”
田中被他这一句话逗笑了:“这倒是,不过沈放是最奇怪的一个,汪洪涛、郭连生先后死亡,他们都和令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您不好奇么?”
“为什么?”

说着沈放拉着姚碧君走开,坐在了一边的卡座上。
步步试探,才知道有些话当不当讲。尤其他现在的身份更加要小心翼翼。
那秘书朝他一笑,接着一通电话进行了交涉,挂上之后他冲着沈放说着:“何主任让你进去。”
就在第二日,任先生主动联系了沈放。
不过结交这种东西,向来都不嫌多,沈放与两人分别握手,忙自己介绍自己:“沈放。”
沈放点了点头。
他眼神里尽是疑惑地瞧着罗立忠。
沈林不怒自威:“你怀疑我的职业操守?”
何主任把那文件放到身后书柜中的一个保险柜里,沈放目光一直从未离开,他发现何主任打开保险柜的时候似乎对保险柜的密码记不清楚,特意拉开抽屉看了一眼什么,才旋转出了保险柜的开关。
那时约莫两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定睛一瞧,罗立忠发现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鼻烟壶,接着拿了出来仔细瞧了一番,没一会就得出结论来:“前清的,纯象牙的,雕工不错啊。”
“和你一样,为你们的政府办事儿的。”
姚碧君看了看桌子上的一杯水,端了起来,扫视四周,最后目光停留,看到坐在不远处的田中。
从刚才开始,他每讲一句话都要铺垫上好几句,十分啰嗦。
这叫沈放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半开玩笑:“罗兄说的是,那罗兄您继续防着,我得走了,国防部下来个文件要处理一下。”
“这人怎么了?”
“不过那两个人似乎一直都没什么动作。”沈林有些不大满意地说。
国防部大楼二层,沈放找到战略顾问委员会的牌子,径直推门而入。
沈放知道,有了田中的加入,如今他的处境变得更加危急,调查清楚那个所谓的计划也变得更加刻不容缓了九九藏书网起来。
田中似乎在思考,忽然抬起手缓缓将一杯茶递到嘴边上慢慢喝着,而后又缓缓说道:“你是不是在监听你弟弟?”
“你凭什么断定我会帮你?”沈林表情已然阴鸷。
“我已经向组织汇报,一周后,可以安排你撤离。撤离的具体方案等我的通知。”
只是还正沉思着,客厅里忽然间有动静传来。他忙重新将镜子放好,又走了出去。
“一杯咖啡。”
沈放蹙眉蔑视:“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回来了?”
话都已经递到这份上了,若是还不将这是那个接过来,那可算是真不用在沈放罗兄手下干了。
姚碧君正要往厨房走,沈放却一把将她拽住。
沈放若有所思,随即眼神笃定:“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我去会会那个何主任。”
这是完美的一曲。姚碧君脸上也露出难得的兴奋。
一丝不差。
胡先生目光与他相平,视线相对之后瞧着沈放连连点头,一脸的赞赏,松了手后还不忘夸奖两句:“沈副处长的大名我们早有耳闻,罗处长有这么一个得力助手,真是如虎添翼啊。”
音乐声满场流淌,舞池内有人在跳舞,沈放与姚碧君也在其中。
放将烟盒放到指定地点,继而在窗口的位置坐下,侍应生走过来问道:“先生,请问,要点什么?”
这些日子混的相当熟络,罗立忠瞧上去对他已经有九成的放心,颇为随意。
办公桌前还放着一个茶海。
他的亲弟弟被自己亲手毁了,这个做哥哥的就算是再正统的人,也可以找借口堂而皇之将自己除去。
狮子大开口,从罗立忠嘴里撬食这么猛,怎么会有可能。
“过去的相处是我的荣幸。我也以为永远不会再见了,现在看是我们的缘分还在。”
沈放暗笑,他这名声还真的是不小。只是不好接话,只得恭谦低头:“哪里,哪里,二位过奖了。”
田中有些没想到,但这样的事情,或许他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就是他如今这么尽力的原因。
“你有办法搞到那文件?”任先生问着。
说着田中的目光猛地转向那个黑板,黑板上汪洪涛照片有个箭头指向一个人影,但人影处是空白,还有个大大的问号。
沈放一股毫不在意的模样,可罗立忠却忽然认真起来:“嗨,别小看这个,刚刚吴队长靠着投其所好,打听出来中统的一些消息,他们正在进行内部调查。”
沈放动作停下,对面吴队长跟着应和着:“是啊是啊,我该汇报的都说完了,处长我先走了。”
“请等一下。”
他顿了片刻,微微一思考,笑脸收了一些,但还是故作轻松:“这算啥,中统也就能查自己人,真打仗,个个都是缩头乌龟。”
“玄武湖步子附近有一块地,是准备作为公共设施开发,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可以作为商业用地,但是这个老板听了老方的把那块地给买下了。”
瞧得出来,这都是一丘之貉,一根绳上的蚂蚱。
另一边,罗立忠安排沈放的事情,也渐渐让他尝到了甜头。
真是个吃硬不吃软的家伙,沈林先是暗暗一阵嘲讽,接着反应过来他的话时候,有些惊诧。
两个人握紧了双手,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炸弹更近的地方炸了,防空洞顶上土簌簌落下。
沈放心里鄙夷,不过面上还是得故作恭敬:“我知道何主任有难处,不过您也别一口回绝,任何事儿都有商量的余地,不知今晚何主任是否有时间,可否赏脸让我请您吃个饭?”
如果事情的始末是这样子,那么自己对沈放的怀疑便又少了一份笃定,对他来说,这是好事。
只是才刚在山顶将身立住,邱先生眼尖,却已经察觉到了附近草丛的异样。
两人会意,相视而笑。
“主任,这是委员会最新规划机要,请您存档。”
从一开始沈林就在调查了,这其中的联系他怎么能不好奇,只是一直并未有所发现。
他上次交代,商贾子弟想要划掉名字,得给钱来,小头沈放便收了,这样的好东西,还是须得罗立忠来拿。
身子动作忽然停下,眼神有一丝迟疑,却见田中已经笑着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田中收回目光看着沈林:“所以找到这个人才是关键。”
沈放看完将纸团揉了,泡在了咖啡里。
沈放很快就可以脱离危险了,可如果这件事情上出了问题,那么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也不是一个好消息。
对话还在进行着,沈放眼神却已经移向了一边张贴着的的转租消息。
“我知道了,是老罗让你来的吧?那个事情他跟我说过了,可不好办,党国军事设施的安全必须是第一位的,我身在其位,只能秉公办事。请转告你们罗处长,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先生,您的咖啡。”
屋里有里面有套间,门口写着,国防部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室。他还不几再张望别处,便有一个秘书迎了过来。
这一点,似乎所有人都没想到,不过这恰恰说明了国民党的决心。
田中脸上一直有着令人讨厌的微笑:“一千多年前,中国的陆羽先生就写过一本《茶经》,他是一位懂茶的人。如果他生在现在,能跟他品一次茶道这才不枉此生。”
可他也知道,如果这份计划没有被中共知晓,若是内战爆发,指不定多少人会因此而丧生。
姚碧君一时怔住:“就是说,他是日本人?”
“坦白说,我很欣赏沈处长的坦诚和能力,如果可以,希望与沈处长成为朋友。”
田中淡然一笑:“我相信我们会有共识的那一天,告辞。”
很快地,沈林便安排了跟踪监视,行动科的人由田中来指挥,听田中的安排。
沈放微微一笑,快步走进了公寓。
他那个哥哥他太了解了,如今日军投降,就算是这个日本人有三头六臂,沈林也是不会用的。
沈林
九九藏书网
冷冷一笑:“你最好还是汇报工作,也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身份。因为你,中统行动科对这次的行动有很大意见,如果有什么差池,你知道你将面对的是什么。”
“我会命令他们继续配合你。”
沈林忍耐到了极限:“我的时间很宝贵,你绕了太多圈子了。”
“说不上行家,略懂一二吧。”罗立忠自谦道,笑过之后忽然正经起来:“你怎么想起来给我送东西?”
如意算盘精打细算。
姚碧君一时慌乱,跟着人群往一边防空洞入口走去。
发觉没人应声,他脱掉外衫又将包给放下,忙瞧了瞧电灯上的电线,却发现监听器已经没有了。
沈放皱眉:“撤离的时间可以提前吗?”
“田中应该有是有特别任务,他拿着中统的证件,也许是在为我哥哥工作。”
不但这样,他话音儿刚落。邱先生还忙补充着:“这规划科是我给改的。”
几个人相视一笑,罗立忠打哈哈:“沈兄弟往后青出于蓝胜于蓝,我们这些老人,都基本要淘汰了。”
什么都没有,全然不知。
他倒是想软磨硬泡,不过这个何主任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十分笃定这事情只有他一人能办,所以有些有恃无恐,生怕他自己吃了亏。
“怎么?”沈放问。
田中却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沈处长一定看过我的档案,应该知道被我盯住的共产党,没一个可以逃得过去。就拿汪洪涛来说,很明显他那么精心安排自己的死亡是为了掩护一个重要的人物”。
可他目光停留许久,姚碧君依然没有说话,于是他识趣地闭上了嘴。
“算是有吧,不过没把握,但既然要走了,怎么我也要试试。”
推开罗立忠办公室的大门,他发现吴队长与罗立忠在屋内,吴队长似乎在汇报什么,忙作要退身出去的样子。
最后又将保险柜的钥匙就那么随手扔在了书桌的抽屉里。
姚碧君径直走了过去,低眉的沈放没注意到,等发现的时候,人已经立在了田中附近,于是他忙跟了上去。

说的全都是废话。
沈放拽着姚碧君从喜乐门走出来,两个人径直上了车子。
他是借故和沈放独处,不过胡先生也并不在意,一个人往前走则连头也不回。
“何主任,既然您忙,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了。改日我再来拜访。”
“好啊,事成之后,你的两成,一个子儿都不会少。”
“嗯。”
沈林回身一瞧,田中似乎又得到了什么东西,手上拿着一沓资料冲他扬手:“是否有时间到我办公室坐坐,我刚得了些上好的龙井。”
“眼下军方的政策就是生意,何主任在战略顾问委员会,位置很关键啊,不过他要一成半也是太多了。”
他虽有小聪明,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得经验深才是。
说的跟真的一样,也不咋知道那个向罗立忠提出天价的究竟是谁。
“王八蛋。”姚碧君咬牙骂道。
男人之间的矛盾不似女人之间的,非要深仇大恨才肯针锋相对。
沈放悠然倒身在罗立忠旁边的沙发上,扭过头去瞧他:“这可不是我送礼。是一个商会会长,一定要我转交给罗处长。”
“怎么?”
如今日本投降,可当年的事情却留给国人的阴影太大了。
说着,他便目光转向沈放:“你现在随便入点,到时候股份分你两成,有你在,我心里才踏实,咱们兄弟不说外话,让你入股就是希望你帮着应付沈林。”
姚碧君不明所以,顺着沈放的目光看过去,一个中年男子正带着让人很不舒服的微笑看着他们,走近他们。
田中瞧着沈林神色突变,突然像是找到了他的把柄一样,轻轻翘起嘴角:“实话说吧,我们都怀疑沈放,但怎么处理你弟弟与我无关,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回到日本去,我相信你能帮我。”
隔天人被挖出来的时候,灰尘铺面,已经去世了。
“哪里是赔本,这里面可是大有文章,先把地买下来,再托建委的关系,改一下原来的规划,三比七的商业开发改成七比三的商业开发,可不是大赚一笔。”
这样一闹,今晚这地方算是已经呆不下去了。
不过那两个人就好像是一早就知道了自己会被跟踪一样,一连几天都全无端倪可寻,实在正常不过了。
沈放表情神秘,递过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来后顺着桌子推到罗立忠面前。
沈放有些不解,翘眉一笑:“哟,那这老板倒是不怕亏本啊,开发公共设施可没什么赚头。”
何主任看着了一眼地图,淡淡一笑,这才好像明白了他的来意。
沈林冷笑一声:“你在绕圈子。”
“你还有事情要汇报吗?”沈林迅速结束这个话题,显然不想再跟眼前这个人继续说下去。

田中似乎看破他内心所想:“沈处长,你其实并不适合做这行,你的内心道德感太强。利用我这个日本人与你的道德观相悖,但你又认可我的想法,所以你一直很矛盾,但是做情报工作心里道德感是完全没有存在的空间的。”
亲自的拜访就在两日之后。
任先生意外:“中统在利用日本特务?”
“如果真的是鹿,今天要看看鹿死谁手了。”
“他们想出手了,哪一次落空过。”
官场上混的多了,这样的道理倒是懂了不少。
“可我不打算跟你做什么交易,你说的这些不过是你的推测,这对情报工作来说远远不够。”
那种坚定的表情,真叫人厌恶。
那头田中见姚碧君走了过来,站起了身面带笑意:“沈夫人,你……”
两个人背着猎枪到清凉山下时候,另一边,两名建委的官员也正好从另一辆车下来,同样一副上山打猎的样子。
又是一句废话,不过他马上转话道:“不过罗立忠是不是在走私我不关心,我关心的是找到共产党。更重要的是郭连生的案子你弟弟沈放也介www.99lib.net入了。”

罗立忠稍稍有些为难:“而且以前咱们一处跟着老何有点过节,我再出面不太合适。”
他小声提醒每个人,屈身缓缓靠近着,紧接着忙追了过去。
若是这么简单,恐怕这钱早就进了口袋了,还用的着如此大费周折。
“先生,前面的租户是刚搬走,我这就续上了,一天没损失,您要是等下去,说不定就十天半月过去了,还不如就这个价格租给我。”另一个人反驳。

只是到底是多余的问候。
这是明里暗里地提着沈林出尔反尔的事情。
一边邱先生也附和着:“就是,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田中说着一顿,看了看姚碧君又问着:“这位是?沈夫人?”
随即四人迈步走进了山林蜿蜒小道。
可就在这时,沈放柔和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他放开了姚碧君。
“这个路政工程之所以到现在一直没有开工,就是离南京宪兵司令部的训练基地太近,所以规划上迟迟未定,而掌握规划权审批的是国防部战略顾问委员会,我找委员会的何主任谈过,不过那个老何贪的很,什么都没做上来就要一成半利润,我没答应。”
这样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田中有些无奈,叹了一口气,双眼认真瞧着沈林道:“进入军队来到中国是我国家的安排,不是我自己可以决定的,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也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到你们的国家来。”
沈林僵硬的立着,对于田中的紧逼给了一个白眼,漫不经心问着:“你到底想干嘛?”
沈林坐到了一边,田中也坐在一旁开始摆弄着茶水。
田中在中统大楼顷刻间风生水起。
罗立忠跟两个人笑着握手寒暄,毕了瞧一眼沈放,忙介绍着:“沈老弟,这两位是建委的胡先生、邱先生。”
终于,历经半晌功夫之后,众人气喘吁吁地爬上清凉山山顶。
“哦?你有证据么?”
这差不多是他能想到的完全之策。
他先是漠然:“我们之间没熟到可以一起喝茶的地步。”
田中跟他解释着:“你们军队系统在走私物资这不是什么秘密,证据也就是些进出的货物单据郭连生死了,那些证据也就没人证实了。”
据他了解,姚家似乎也没有受到日本人的什么迫害才是。
沈林并不知道田中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盯着田中看着。
罗立忠叹了一口气:“我倒不是怕对方不卖,这个好办,随便弄个罪名做实了,不卖也得卖,我怕的是日后中统那边查起来麻烦。”
意料之中的事情,没什么值得让他情绪有一丝波澜的。沈放没有看他的证件,笑容礼貌道:“抱歉,我对你在做什么不感兴趣,也不想再见到你。”
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思维,再正常不过了。
完了还不忘叮嘱:“对了,这几天那汤姆森的一批新货快到了,盯紧点。”
不过沈放听见对方的身份,顷刻便来了精神。
“日本人?不太可能吧。”沈放显得有些诧异。
照着田中的推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如今沈林对他能够信上八分,这足以让他选择也站在田中的观点上。
“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田中一直注视这边,发现姚碧君的动作,正好与她对视,见她举着酒杯,于是也举起杯子回应着,微笑地向姚碧君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他们自查还动用了一个日本人吗?”
田中明白,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人都一样,在关键时刻,总是情感大于一切。
话音未落,姚碧君手臂微微移动,那一杯水悉数泼在了田中脸上,这动静惊扰四座,一边的客人都扭过头来看着他们。
沈林心上还正有疑问,某天在中统局走廊里,却意外被田中叫住了。
沈放冷笑道:“我还以为永远都不会见到你了。”
分析的条条是道,果然上一次的事情让他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没来由的半截儿,叫人摸不着头脑。
姚碧君微笑着点点头,田中也跟着点了点头。
这算是什么?现学现卖么?
正说着,那边枪响,吓得两个人一哆嗦。
田中以为他改了主意,却听他语气严肃:“以后汇报工作,到我办公室去才符合工作流程。我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喝茶是私事,只在朋友之间,我不会再越界。”
那话语听着似乎对他嘲讽着,更是带着一种莫名的自豪。
说完话见罗立忠点了点头,他忙起身走过沈放,奔着屋外去了。
他毕恭毕敬,宛然一个受人疼爱关怀地晚辈模样。
他居然指挥起了自己的做法,还真是不可思议。
罗立忠摇头:“麻烦可不止这一点。”

他看了看四周,摊开那张字条。
那半日沈放过得尤为漫长,瞧着天色不早了,他便直奔那咖啡馆而去。
“这么好的地段,这么好的房子,怎么着你得再加个五块钱。”一个人说道。
中国人的骨气,他想都不用想,可以直言不讳。

这一回,姚碧君的舞步看起来比以前熟练了很多。
胡先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继续往前挪着身子,并且回头对罗立忠道:“老罗,跟上。”
这两个人一个是租户,另一个好似户主。
这下沈林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你得记住,我的支持是对事不对人,别以为我和你是朋友。”
罗立忠也跟着笑:“去吧。”
沈放自曝来意:“我是军统一处的沈放,来找何主任。”
沈林心里暗暗想着,他的准备竟做的这么足,看来是笃定了这一回会有人将他遣送回国去,所以很需要好好博表现一回。
这样的事情从未有过。
沈林脸色冷峻。
沈放听到这儿特意瞧了一眼罗立忠,发现他并未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自己,而只是单纯地跟自己说这么一件事情罢了。
沈放却一脸的淡然,似乎这是十分该做的事情:“你带着我赚钱,我干嘛不愿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