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大西洋,1891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大西洋,1891年
第三部分 露丝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我笑。
“对的,比如说哈金森医生。”
上菜了。
“就只有一个?”
“不是艾格尼丝,”她急促地打断我,看了看周围,“现在叫我吉莉安。”
“就是由信天翁组成的社会。”
艾格尼丝闭上眼睛。“你要学会成长,懂吗?你简直还是个孩子。可能你现在看起来是个成年人,但是你内心根本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我们还是需要教化你。”
“没有为什么。”
“是的,有过一个,很久之前了。”
她仍然穿着一身黑,就像维多利亚时期的上流社会的妇女。就连她的眼罩,也带着一股神秘优雅的味道。但是她老喝威士忌,这就有点违和感。
“而之于我们,一切都不会发生。我们这样的人,只有两种死法,活到950岁,在睡梦中死去;或者人们杀害我们,心脏或者大脑受伤,或者失血过多。就是这样。毕竟我们的免疫系统非常强悍,人类的很多病痛对我们而言不是问题。”
她从包里拿出一些安神止咳糖浆,加到她的威士忌里。她想给我也来一点儿,我摇摇头拒绝了。
“那也请你把我当作汤姆·哈泽德。”
她点了一份白汁鸡块,我点了一份鱼。
她赞同地点点头,然后好像在细细品味我的话。然后她的神情也变得飘忽和有距离感:“对的,对的,很对,爱就是痛苦。”
她1407年在纽约出生。比我大一个多世纪。这既让我困扰,又给我一些隐秘的安慰。我不知道过去那些年里,她到底扮演过哪些角色。不过她她18世纪中期的时候曾经做过海盗,在美国海岸上远近驰名。99lib•net
“海德里希会告诉你的。别担心,汤姆。你的寿命不是毫无意义的,你会有目标的。”
“她叫什么你知道吗?”
“幸运、幸运、幸运,恐怕是诅咒吧。”
艾格尼丝轻轻晃着杯中的威士忌和安神糖浆说:“你活得足够久。你应该知道当我们被暴露在人群中时,不光是你,还有很多人会遭殃。”
“爱就是心碎和痛苦,挣脱它反而好过些。”
“你生命中出现过女人吗?”
“那我可能很难做到了。”
“信天翁社会、信天翁社会、信天翁社会……你说的这个,我一无所知。我甚至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你的妈妈呢?”艾格尼丝盯着我,感觉她进一步接近着我。我承认她的感觉没错。我告诉了她真相。
我想起我最后一天见到露丝时,她因为高热而神志不清,一直颤抖。我想起她死之后,我是如何度过后来的日日夜夜、岁岁年年。“有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死了比这样活着好得多。”
“他年纪很大,很有智慧。他出生在佛兰德,不过新大陆发现不久他就来了美洲。在郁金香热的时候,他赚了不少钱,然后搬去了纽约,那时候纽约还叫新阿姆斯特丹。他投资做皮草生意,然后又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购置了不少资产。海德里希其实应该算是美国人,美国给了他他想要的一切。然后他发达之后,就组建了信天翁社会,想要保护跟他一样的人,救助我们。我们真的很幸运,汤姆。”99lib.net
“信天翁都活了很久,我们都活了很久。1867年,海德里希·皮特森把我们聚集起来,组建了信天翁社会,想要保护我们不受外部的伤害。”
“人们?哪些人?”
“每个时代,人们对无知的定义是不同的。但是它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蛰伏在暗处,给我们致命一击。哈金森医生是死了,但假如他活着,发表了他的论文,人们就会来找你,然后出一些别的事情。”
我沉默了,咀嚼着口中的鱼,咽下,用餐巾擦了擦嘴:“我的爸爸在法国,死于他的信仰。”
“当然,我当然知道她叫什么藏书网。”不过我并不准备说得更多。
她听完后说:“你知道吗?无知也是我们的敌人。”
“差不多吧,对,就她一个。”
她对我问题的重心态度冷淡,这激怒了我:“他真的是个好人!”
“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穿着干净整洁的服务生彬彬有礼地问道。
“为什么呢?”
我犹豫了一下,她也感到她的问题有点突兀:“别误会,我对你没兴趣。你别太紧张,你就是太严肃了。我喜欢严肃的女人,但是男人的话,还是要轻松阳光一点儿比较好。我只是好奇。你一定经历过什么,没有东西可以怀念的话,是无法支撑这么久的。”
我以前也出过海,不过以前的经历和这次很不一样。
她现在的名字,是吉莉安·希尔德。她本来的名字,是艾格尼丝·维德。
“对,我都见过。”
不得不说,我觉得艾格尼丝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更难用语言形容。她恪守礼仪,单纯直率,不拘小节。对了,她还有能力谋杀别人。
“啊,宗教战争?他是清教徒?基督教新教徒?”
我们在头等舱。头等舱在那时候就意味着上流社会,你必须时刻注意外表。
“有,”艾格尼丝微笑,“给我们一个不受打扰的用餐时间就好。”
我还记得,我的母亲也告诉过我,我的人生是有目标的。我一边吃鱼,一边想自己是否能够找到答案。
“那么,”我问,“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死哈金森医生吗?”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藏书网么强的生存欲望,艾格尼丝。”
艾格尼丝给了我一个手提箱,里面全是新衣服。我穿着考究的衬衫,系着丝绸领带。她还用剃须刀帮我把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我当时很紧张,心想:“她刮胡子的时候会不会直接割断我的脖子?”
我点点头,她说得全对。
服务生尴尬地摸了摸胡子:“好的。”
从餐厅的窗户我们可以看到更低舱位的人,甲板上的人们挤挤挨挨,穿着比较破旧,就跟我上周穿的差不多。他们有的靠在栏杆上看远处的海平线,眼里怀着对埃利斯岛和美国梦的渴望。
我很饿了,看着面前的鱼,感觉好像快一百年没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了。
现在船很不一样。
她环顾四周,以一种上流社会的方式,打量周围是否有人会听到我们的谈话。“你能别在餐厅里随便谈起这种谋杀的事情吗?你该学会谨慎,不要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有时候你该学会委婉点。我真的怀疑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什么信天翁?”
“你知道你这话听起来多自私吗?看看你周围的人,这个餐厅、这艘船上的大部分人都活不到60岁。想想人类会得的那些可怕疾病,天花、霍乱、伤寒,你既然活了这么久,这些应该都见得不少了吧?”
“请在心里称呼我艾格尼丝,我九*九*藏*书*网是艾格尼丝·维德。虽然我没用过这个名字,但是请你在心里这么称呼我——艾格尼丝·维德。”
“我说的不是哈金森。”她语速很快,“我说的是别人,你的父母,他们经历了什么呢?”
“如果你想活着,你会做到的。”
“我知道,但是——”
“海德里希会更想看到你对自然赋予我们的礼物充满感激的样子的。”
她喝了一小口红酒。
“海德里希·皮特森是谁?”
人类进化的过程,似乎体现在我们和自然之间关系的不断演变。如今,我们可以靠着大船,行驶在大西洋中间。我感觉我们好像在“五月花号”上。
“除了他是个男人,你了解他多少呢?一个渴望探寻神秘主义和真理的医生,一个曾经奚落过你、拒绝过你的男人。他今年68岁,身体不太好,瘦得皮包骨头,他没几年好活的了。现在,如果他活着的话,肯定会发表他的成果,宣扬他发现了‘时光逆行者’,你知道这会带来多么灾难性的后果吗?人类本身就活不了多久,最多不过百年。他死了其实是最好的结果,你懂吗?他本来生命也快到尽头了,现在的情况才能挽救更多的人,才能保护我们这个信天翁社会。”
“不过,现在没有人会因为女巫之类的事情被杀害了。”
“那你当初应该很心碎,然后是怎么疗伤的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