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钢琴家
比斯比,亚利桑那州,1926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比斯比,亚利桑那州,1926年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听着,我无意找你们麻烦。我只是想告诉你们,这种情况其实很正常,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跟你们一样。我不知道你们全部的生活经历,但是你俩看起来年龄相仿。我猜你们应该都是在17世纪左右出生的。我不知道在这些年里,你们是否见过其他跟你们很像的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除了你们还有很多我们这样的人,成百上千。我们其实很危险,有个英国的学者把我们称为‘时光逆行者’。当人们发现我们的时候,不管是我们主动告诉的还是他们察觉的,我们都很容易遇到危险,我们在意的人也会因此陷入同样的危险。我们很可能会被科学家关进精神病院或者监狱里面观察,那些迷信的人甚至会铲除我们。我想你们已经经历过了,我们的情况真的很危险。”
天色已晚,在无边无际的沙漠里,就更显得漆黑一片。
我们打了一小时扑克牌,我已经输了120美元。我喝了更多的威士忌,感觉胸中像有一把火在烧。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是时候说些什么了。
我照做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找你们麻烦的,我来这里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我知道你们是谁,我知道你们过去的一些身份,我知道你们不是一直在矿上打工,我知道你们之前抢过火车,我知道你们甚至抢到了一大笔钱。你们两个谁都没必要,也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矿工。”琼的牙齿咬得嘎吱作响,我觉得他的牙可能会有危险,但我没有就此打住,“我还知道你们两个本该在二十六年前,就被枪毙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海德里希给我的照片,“我还知道,这些照片是你们三十年http://www.99lib.net前拍的,从那时开始,你俩都没有再变老过。”
“不是比利·斯泰尔,或者说威廉·拉金吗?”
“看你们需要多少,我们一般会根据个人的具体需要给相应的钱。”我觉得我这句话说得更像海德里希了。
“你不习惯这么热的天气是吧?你该待在哪里呢?阿拉斯加?或者躲在哪个防空洞里面?”他曾经这样问过我,那个瘦得皮包骨头、没有牙的男人。他左手少了两根手指,他叫路易斯。他当时开了一瓶威士忌,眉头都不皱就一饮而尽。
“我们当然一样了。”琼一阵干笑。
我知道我唯一的机会来了。我装作疑惑,看他们胯下的马,于是他们也下意识地低头看。琼冰冷如刀的眼睛一从我身上移开,我马上就把铲子朝他的头顶挥去。他摔倒在地,意识有点模糊,手里的枪摔了出去。
路易斯,我当时觉得他有点懦弱,反应也更慢。他开枪时我就地一滚已经拿到了琼的手枪。枪声响起,我感觉我右肩一阵疼痛。不过我反应很快地回身给了路易斯一枪,他又试图开枪,不过这次没有打中。我随即对琼一连串射击,琼满身是血。我强忍疼痛,把他们两个的尸体拖进我刚刚挖出来的洞里,并且盖上土。本来是我的坟墓,现在成了他们的。我赶走了一匹马,然后跳上另一匹离开了。
“我,是很多人,和你们一样。我该怎么叫你呢?是路易斯,还是杰斯·邓洛普、约翰·帕特森,又或者说三指杰克呢?哪个才是你真正的名字呢?”
“我想让你的脑袋开花。”
他们两个轮流用枪指着我,逼着我挖出一个http://www.99lib•net洞——我的坟墓,他俩一直窃窃私语,像是在商量些什么。
“你在问些什么呢,先生?”
“路易斯,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哈哈。”
琼语气质疑:“信天翁社会?信条?我们不属于你们的社会,我们不属于任何团体,你懂我的意思吗?”
菲尔普斯·道奇,我来之前看了不少他的资料,他是比斯比主要矿产公司的幕后掌控者。
“如果你搬走当然会更好。信天翁的社会信条就是,一般每八年……”
“现在,”琼开口了,他们一直监督我不停地铲土挖洞。我靠在铲子上已经筋疲力尽,“你应该不需要钱了,把你口袋里的钱和所有东西都掏出来,放在地上。”
四只眼睛和两管枪口齐齐对准我,我从没见过像他俩这么反应机敏、心有灵犀的人。他俩真是非常默契。
我深呼吸:“为了给你们一条出路。比斯比这里的人们已经开始怀疑你们了,有不少风言风语。这个时代有相机,我们的存在会被记录下来。”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慢慢有一些恐惧,我之前说的这些不过是对海德里希依样画葫芦,空洞的话里什么意思,其实我自己知之寥寥。“我们有个集体,一个社团,把我们集合起来,我们希望有相似情况的人都能团结起来加入我们,‘时光逆行者’都能成为我们的成员。这样我们可以守望互助,帮助每个人定期变换身份,重新成为其他人。这种帮助可以是物质上的一笔钱,也可以是身份证明或者档案记录之类的。”
“你说的物质帮助,大概会是多少钱?”路易斯很直接地问。
“你可以叫我汤姆,不过我确
九九藏书网
实和你一样,有过很多名字。”
汗水从我的鼻尖滑落,落入地面蒸发不见。
“手就是手啦。”我说道。
“琼·汤普森,这是你的名字吗,真名?”

我当然知道,略有耳闻。1919年,很多矿工被粗鲁地赶出了比斯比。
琼皱眉:“所以你来这里找到我们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呢,先生?”
他们没有分心看我手里的照片,他们对自己的经历再清楚不过了。他们此刻也明白我已经摸清了他们的底细,所以我只好继续说下去。
子弹不是病菌,不是瘟疫,也不是肉体凡胎可以抵抗治愈的。信天翁也不能。我们活得再久,也无法从枪口逃生。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找到玛丽恩。海德里希让我相信,我们就快要找到她了。
钟嘀嗒嘀嗒地响。屋外远远的地方,不知是狼还是狗在叫。
路易斯挠挠胡楂儿:“没错,从你现在离这把枪的距离来看,你离危险确实挺近的。”
他俩指着我带着的那支枪:“把枪放在桌子上,轻轻地,动作轻一点儿。”
琼摇头:“路易斯,你真的相信他的这些鬼话吗?他劝我们从比斯比搬走,不要再工作。我们现在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和人们相处融洽。我们原来在国内居无定所,四处游荡,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地方,我可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搬走。”
“我知道你们是谁。”
“听着,我们信天翁社会已经联系过本地的政府人员,他们知道我来了这里。假如你杀了我,你会被逮捕的。”
夜风习习,但我一直在流汗,嘴唇干疼,之前喝的威士忌此刻已经蒸发殆尽。我一个小时前自作聪明,此刻终于尝九*九*藏*书*网到了苦果。
“也许我们该对这位不知道真名是什么的彼得先生说说现实情况了,告诉他,他说了个多么好笑的玩笑。”
“事实上,”琼继续道,“我们还帮他们带队遣返过比斯比的矿工。你知道这件事吧?”
琼大喊:“开枪杀了他!”
另一个人,琼,听到我的回答就笑了。他块头更大,也更聪明。“哈哈,我们其实是很乐意和外乡人打交道的,尤其是那些兜里有钱的阔佬。不过你甚至不是科奇斯县(亚利桑那州)那边过来的。这很容易分辨出来,你看,当地人衣服上有不少洗不干净的泥点,因为那边尘土真的很大,还有矿山。你看起来真的是太干净了,不像是比斯比这边的人。看看你的手掌,也是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我看了看我的手,最近这些天经常不自觉地看他们,尤其是我弹琴的时候。过去的八年,我一直在自学钢琴。
我清清嗓子:“你们和我一样。”
“所以你来这里告诉我们,你们那个不到千人的小团体,在本地能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上一个对付我们的人,我们已经把他们全都赶去墨西哥了。而当时,警长也默许了我们的做法,还亲自为放逐令盖上了红章。现在你看起来更热了,还有那么点儿小慌张。不如我们出去,让你凉快一下。”
8月。此时,我住在一个小村庄边缘的木屋,待在客厅里,因为海德里希的安排。每八年他会交给我一个任务,这是一笔交易。你完成这个任务,然后海德里希帮助你去一个新的地方,改变身份,以确保安全。这些年来,唯一的危险来自任务本身,不过我很幸运。在这次之前,我已经做了三个任务,都成功了。九九藏书网任务就是,设法找到那些落单的信天翁,说服他们加入我们。通常我们不采取暴力手段,也不对他们的人品做任何评测。但在这里,比斯比,一切有所不同。这次我想得比以前更多,我要搞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我还要等多久,才能找到我的玛丽恩。
他们大笑起来。
琼和路易斯互相使了个眼色。路易斯有点茫然,他头脑比较简单,看起来没有想那么多,比较容易被人影响,也是那种很容易被坑的人。琼看起来不管是体格还是头脑,都比路易斯强太多。从他端枪的手就可以看出,非常稳,非常冷静。
“我很抱歉,但是——”
伤口比我以前任何一次受伤都要疼,我努力忽视疼痛,不停赶路,赶路。我穿过沙漠,翻山越岭,感觉自己像是在和死神赛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过。我驾着马,从无边夜色中仓皇逃窜,终于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升起之时到达了图森。到了旅馆之后,艾格尼丝用酒精给我的伤口消毒,我咬着湿毛巾,勉强在子弹被挑出皮肉的时候,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现在是晚上,夜色笼罩着窗外的群山,让人看不真切。天气很热,好像外面在被火炙烤着,我想是不是有谁把一整个沙漠的热量都集中到了我的小木屋。
路易斯站起身来,表情严肃,面若冰霜:“你是谁?”
“什么?”琼不明所以。
琼无视我,继续他的话:“没关系,你说的笑话可笑之处就在于,这里根本没有法律可以约束我们,这里不是个普通的地方,我们过去可是给唐尼警长和菲尔普斯先生帮过不少忙呢。”
“我是热得不行必须得躲起来了,我真是必须这么做了。”当时我是这么回答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