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钢琴家
伦敦,现在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伦敦,现在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我真是难以置信,我知道那是你,我知道。但是知道全部的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可能要疯掉了。”
我也跟她说了玛丽恩的事情,还把她留给我的幸运硬币从包里拿了出来。
她神情有些激动,我还没告诉她我跟莎士比亚还有菲茨杰拉德也相识呢。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不是,是你的老朋友。”
菜单上印着莎士比亚那张经典的照片。我之前觉得这张照片和他一点儿都不像,额头太大,胡子太少,头发奇怪,表情呆滞。但此刻我觉得唯独那双清凌凌的双眼仍然是他,他的目光淡漠,好像对万事万物都不关心,只有在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才露出几分人间的烟火气。
“好吧,那就先说说我自己。”
“我当然要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我话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拿不准要跟她说到哪个程度合适,“但是有一些事情,不管是你还是别人,其实不知道反而是最好的。”
“好多了。”她答道,“我得癫痫已经很久了,过去更糟糕呢。”
不远处有个年轻人,用自行车做着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引得人们驻足围观。
“酒店大堂和走廊里挂了很多照片。黄金时代的巴黎,20世纪20年代的,还有很多当时爵士舞活动遗留下来的现场照片。当时,有个很有名的爵士女歌手、舞蹈家,是个黑人,她来蒙马特地区演出……”
面前那张我曾经想亲吻的红唇,此刻惊讶地张开。
“抱歉,”我说,“在学校我有时表现得有点怪。”
亚伯拉罕抬头看我,神情很困惑。
“电话里的人是谁?”
她有点害羞,看着天空,叹了口气,神情有点夸张,像在演戏。我看着她的侧脸,为她心折。“对,我之前是迷恋过你。”
我很紧张。不是因为又回到了环球剧院,而是因为卡米拉。谜底难以想象,她是怎么知道西罗酒店的呢?她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一切猜想都让自己更加惴惴不安,又或者是我自己没想过的答案。我很怕她,也怕我自己。我就像一只颤巍巍的惊弓之鸟。还有另一件我弄不清的事情,就是我现在仍然还活着。
“只是在公园里见过的人,我们的狗认识而已。”我努力向电话里的人解释。
“我想听你说你自己的事。”她转回话题,“告诉我你的事情,让我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
真的很奇怪,因为她这样的小动作,我突然觉得动心。不过有时候,一瞬间你就可以看穿一个人,从沙砾就能看到整个世界。一见钟情或许不简单,但也没那么难。爱,本就是一瞬间的事。
“我想也是。”
她大笑,一个简单的、纯洁明媚的笑。我让一个自己在意的人笑了。
海德里希有一千种老年病,我头一次诅咒,里面没有一个是耳聋。
她又笑了:“你这话听起来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一个400岁的人!”
“是谁?”
“现在——”
我很真诚,但她笑了。“着迷?不好意思啊。”
我说起这个名字,想起我在巴黎见到她的情形。观众在抽雪茄,而她就在烟雾缭绕中翩翩起舞。
“没有人。”我坚持,“她根本不存在。”
“对的,那是我,那就是我。”
“假如我告诉你真相,并且要求你守口如瓶,你不能对任何人透露呢?”
“对,我就是愚蠢,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啊。我有癫痫,这是我的秘密。别人都不知道,而我却对你坦诚相待。我觉得我们之间或许可以诚实一点,更何况那天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我要跟我说真相的。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会一直追问的。”
“好吧,好吧,我迷恋过你,现在也是。”
“我不能做第三者,汤姆。”
一阵风刮过,卡米拉缩了缩肩膀,示意我她很冷。我点头,嘴上对电话里说:“我会赶来的。”不过我很快就知道我还是低估了海德里希。
“好吧,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我目视着服务员上菜之后又离开。
“我把你送去悉尼,直达的飞机,中间有两小时经停迪拜。你可以在机场买点东西准备一下,澳大利亚太阳很毒。”
“你是对的,但我,真的很糟糕,而且也不懂跟人相处。”
我也叹气,摆出一副演戏的表情。“原来是之前啊,真让人难过。”
我深呼吸,停了一秒:“我需要知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还有你为什么会提起西罗酒店。八十年前,西罗就关门了。”
“我记得你说过的,”我慢慢回道,“我可以有完整的八年过不被打扰的生活。”
“该死。”
对面一阵沉默。
我把狗饼干放在亚伯拉罕的食盒里,喝了一些伏特加,嘴里开始唱卡莉·西蒙的《又来了》。我不停地唱高潮的那一句,如果旁边有人一定会觉得我疯了。
“它是一条非常敏感的狗,和我分开它会很焦虑,会做噩梦的。”
“是有什么麻烦了吗?”海德里希问。
“不,你不可以。求你了,求藏书网你了,我喜欢你,你无法逃避这一切。”
我审视着她。一个人的面部表情无法泄露太多信息,但我相信她。我没有学过如何判断别人的微表情。在过去几百年间,除了海德里希,我谁也不相信,但现在我相信她。可能是今晚的红酒醉人,也可能是我进化出了信天翁的超凡洞察力。
“对。”她答道。
“不是个女人。”
她19岁的时候,和一个英俊有趣的程序员订婚了。男方的妈妈是瑞士人。他就是我曾经在Facebook上看到的那个男人,不过2011年,他在攀岩的时候因为意外不幸身亡了。
“危险?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审判女巫的年代了,你可以向公众说明情况。做DNA检测,这也许可以帮到更多的人,也会对科研很有帮助。你的情况可以帮助人类研究疾病,你说自己的免疫系统……”
不久前,我觉得自己想摆脱海德里希的控制,可能这个想法是错的。我是海德里希的所有物,我的一切都是他给的。自由是多么奢侈。
“我当时也在场,不过我没有去爬。因为我有癫痫,所以不适合去攀岩。当时我就在现场,还有一些我们的朋友。当时都是血,那几个月,我每天晚上闭上眼睛,看见的都是漫山遍野的血。他就这么死了,人生啊,真是难以预料。”
“好的,海德里希,我答应你,我会去的。”
我以手遮眼,感觉好像置身火烤之中。
卡米拉生气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对的。”
“我也是。你真的很有魅力,让人着迷。”
“对的,就是约瑟芬·贝克!我每天对着她的照片,天天看到她的巨幅画像。那张图里面,有个西罗酒店,里面坐着一个钢琴家。照片上的注释也写着摄于西罗酒店。虽然是黑白照片,但是画质很清晰。里面那个钢琴家沉迷在音乐的海洋里,没有注意到大厅里的其他人,只是专注地看着钢琴。我和这张旧照片朝夕相对,一直忍不住看这个钢琴家。那凝固的一瞬间便是永恒,好像超越了时间。那个钢琴家很英俊,手很漂亮,脸上带着忧郁的沉思气质。他穿着白衬衫,袖子卷起来,优雅中带着痞气,他的胳膊上有一道疤。我想这个男人已经死了,所以我把感情投入到他身上,对他着迷,就无所谓了。但是,他没有死,对吧?因为你就是他。”
“那个喊亚伯拉罕的女人,那不是你狗的名字吗?”
然后我的手机响了。
“没事的,我们回家吧。”
“那是舞台照,那张照片只是一张舞台照。它不是真的20世纪20年代的照片。”
她吸了一口气,谈起这段并不怎么愉快的回忆。
“他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我着急地问道。
“嗯。”
“你也喜欢吗?”
“好的。”服务员记下之后扭头看我。
“什么?”
她跑出了公园。我可以跟着她,我的每一个细胞都让我跟着她。我可以跟她解释海德里希,我可以向她说出一切。但我只是呆呆地站在草坪上,天空被晚霞映成紫色,一天已经结束了。我觉得让她觉得我是个浑蛋,总好过让她遇到危险。进退两难,为了保护她,我只能离她远远的。
“你可以跟我说,说出全部的真相。”
“对,我自己,还有我的狗。”我小声答道。我努力控制音量,既不让卡米拉听见,又不至于小得让海德里希怀疑。不过好像我两个目的都没达到。
“我把我的一颗心都给了你,终于来到你身边,以为我们在一起了,没想到只听到你和别人否认跟我认识。见鬼去吧,至少我不可能跟你上床!也许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的手段,玩弄人心,但我可不像别人那么好糊弄,会做你身后驯服的狗。”
“亚伯拉罕,快过来!”
“没有可比性,那时的伦敦简直像是条大臭水沟。人们从来不洗澡,以前的人觉得洗澡是件不好的事情。”
“现在也挺臭的啊。”
“滚!”
“我在遛狗。”
“不完全是。俱乐部里有很多普通人。不过都行,随心就好,做自己想做的。”
“听起来很有趣。”
过去这些年,我有不少自杀的想法。最近的一次,就是在西班牙内战的时候,我在一个战壕里准备饮弹自尽。那时候,是靠着玛丽恩给我的幸运硬币,我才一次次支撑下来,游荡在这个人世间。那次是1937年,说起来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寻死了。
她本来在笑,不过想起该轮到她解释自己就变得有点尴尬。这个瞬间,我觉得她很可爱。我开始幻想和她生活在一起,我亲吻她。我觉得自己应该逃走,让海德里希给我订一张机票,去再也看不到她的地方。可惜这时已经太迟了。
“她是谁?”
我拿起手机,定了定神,找到最近通话,给海德里希回拨过去。
“不用管。”
“我不可以。”
“好的。”
我们坐在第一次见面的公园长椅上九九藏书网。一个塑料袋被风吹着从我们头顶飘过,有点像卡通片里经常出现的鬼魂。
“我没那么老啦。”
“对。”
“我当然想知道。”
“库克船长?”
不——
“澳大利亚有一个冲浪爱好者,长得和约书亚·雷诺兹300年前的一幅画像一模一样。他自称是索尔·戴维斯,在冲浪圈子里很有名气。他看起来30多岁,却和350年前的画像长得一模一样。人们还在网上讨论这件事情。然后现在网络太发达了,该死,有个人评论说‘哦,这个人我认识,20世纪90年代他是我的邻居,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变老’。他很危险,人们很怀疑他。不光是这样,艾格尼丝得到消息,柏林的研究机构也知道了他。他可能遇到大麻烦了。”
她咬了一口面包,看着面包,好像里面有什么值得研究的地方,包罗万象,而不仅仅是一个普通面包。
“你在撒谎,别对我撒谎。”
我想不出我还有谁能被海德里希称之为朋友。卡米拉坐在椅子上,皱眉疑惑地看着我。
“菲利普·迪克说过,真相有时候就是会让人疯狂。”
卡米拉看着我:“现在,到你了。你答应过要告诉我你的事情的。”
其实,让她觉得自己就是疯了、异想天开,也是个省事的选择。但我没那么做:“在我跟你说关于我的事之前,你必须先跟我说你的事。”我感觉自己的口吻非常坚定。
多年前在剧院大闹一场之后,我就再也没回过这里,我不想想起那些时光。如今,我感觉到那时的记忆在我脑海里横冲直撞。那些衣冠楚楚而又虚伪的观众,好像此刻仍然坐在这里,在我身边。
卡米拉站起来,手上拿着狗绳。她要做什么?但我看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来不及阻止她了。
亚伯拉罕在我身侧呜咽,好像感知到我的不幸。
“我去南美待了六个月。巴西、阿根廷、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智利,我喜欢智利,那里很棒。最后我的钱花完了,所以又回到了法国,但我没办法再回格勒诺布尔,那里有太多回忆。于是我只好来巴黎,我在一家五星酒店找到了工作。工作很忙,可以让我忘记自己不愿意想起的事情。每天一直和别人说话,帮客人办理入住和退房。虽然忙碌但都是机械工作,不用动脑,逐渐没时间去想生活上的事情,所以其实这份工作很适合我。”
她笑容停下来的时候,我想吻她,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已经单身了四百年,对恋爱一窍不通,但我心里是欢快的、喜悦的,我很开心。这一刻就像是济慈的《希腊古瓮颂》。这一吻就定格在了永远,我和她四目相对。
我当然明白她的感受。“所以然后呢,后来怎么样了呢?”
“那要看你对‘见面’的定义了。如果你指的是那种面对面的,确实没有。”
卡米拉摇头:“你不必道歉。不停道歉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你的好友。”
“我以前一直担心自己随时可能死去。我想像他那样,健康勇敢。但是,他,砰的一声,甚至比我更早凋零。我无法背负那些,所以只能离开。我去旅游,我没办法再在原来的地方像个囚犯一样,一直被困在过去活着,你明白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小声冲她说道。
“你的土著朋友欧迈,他还活着,不过变成了一个傻子。”
我的内心仍然有一个空洞,或许比空洞更严重,里面没有爱,也没有痛苦,只是无尽的空虚。空虚也是有好处的,你可以用这种空虚来打发时间。
她闻了闻自己身上:“我现在还好吧?”
我叮嘱她:“你必须要守口如瓶。我可能不该告诉你,但是你问得太多了。你觉得你需要了解我,但是有时候好奇心会给人带来危险,你不能和任何人说这件事情。”
“然后有时,我的脑袋里会突然有很多过去的事情。”
她睁大眼:“我?”
“回家。”

“对,你也不能告诉她我是谁。”
我靠近她,嗅了嗅。“很干净啊。在那时,人们会怀疑你这种21世纪的干净样子的。”
我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卡米拉有危险。
我内心道,我不喜欢,但我的经历就是一本科幻小说,不过嘴上说着:“有一些吧,比如《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还有《科学怪人》。”
我们的正餐上了。
我是这么说http://www.99lib•net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电话一直不屈不挠地响。她对我说:“要不你还是看看是谁打来的吧。”我打开手机,看见屏幕上那个备注“H”,意识到自己没办法不接这个电话。假如不是和卡米拉在一起,我本来可以不接的。但现在我很心虚,为了避免海德里希起疑,我还是接了。这短暂的快乐瞬间就像是阳光下的肥皂泡,散入风里,倏地不见了。
我觉得他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哪个?”
我对她感同身受。随着她的讲述,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
然后缓缓向她道出了一切。
“那你觉得以前和现在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呢?”
卡米拉也在听我说话。
我们就这么静静坐了很久,像一对夫妻,看着远处的亚伯拉罕撒欢儿。我很享受她脑袋靠在我肩上的感觉。不过很快我突然有一种巨大的内疚感,我想起了露丝。以前我们在哈克尼的时候,躺在小床上,她的脑袋也是这样依偎在我的胸膛。当然,卡米拉不知道我的心理活动,可能只是感觉到我浑身一下子绷紧了。
该死。喝酒误事。当你试图靠近某人时,你就进退不得。从1891年以来,这么久了我还是没能摆脱这一点,这就是海德里希给我设下的陷阱。我觉得自己精神上进退维谷,我永远不会有自己的生活。现在,我让自己在乎的人伤心了。该死,该死,该死!
“我不是一个外向的人,我也不得不小心。”我看着她,发现自己从不了解她。我看着眼前的人,努力回想,仍然没有丝毫印象。只好问道:“我们之前没有见过,对吧?我的意思是,在那天公园见面之前,我就只见过你一次。来应聘的时候从校长达芬妮办公室的窗户里远远看了你一眼,更之前,我们没有见过,对吧?”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远几步,接起了电话。
这是一首温暖又伤感的曲子。我听出来了:“这是卡莉·西蒙的《又来了》。”
“我会做到的。”
“所以——”她停下来,等我解释。
我站起来:“我得走了。”
“所以你以前也经常抽搐发作吗?”
假惺惺给我选,虚伪是海德里希的一贯风格。要么我去跟欧迈谈,要么他直接派人去弄死欧迈,他就是这个意思。即使柏林的研究机构不去抓他,也会有别的。更可怕的是,我知道海德里希是对的,我们不能有一点儿风险。虽然他专制武断,但有时候他的想法确实是最合适的路。
太荒诞了。我准备告诉她真相,但我现在发现一切都是巧合,我觉得自己不该对她坦诚了。我的直觉让我对她说谎,毕竟我擅长于此。我这个谎话精,假话张口就来。我这时候应该大笑,然后表现得很失望,说都是一个误会,她认错了而已。因为我之前以为她是真的认得我,现在我才知道一切不过是她的揣测。照片怎么能算数呢?尤其那还是一张20世纪20年代的照片。
她穿了一件蓝衬衫,看起来很苍白,很疲惫,但无损她的美丽。
“当然是我一个人。”
她家住得比我还要远,我提议把亚伯拉罕牵出来和我们一起散步。她欣然同意了。
她很坦诚。她告诉我,她7岁的时候就得了癫痫,所以她的爸爸妈妈把家里的一些棱角都包了软布,铺上厚厚的毯子。她治疗了一段时间后才找到正确的方法。她慢慢变得害怕陌生的环境。“或者说,我害怕生活本身。”
“你没疯。”
挂断电话,我叫住卡米拉。
她耸肩:“或许吧。谁知道呢?我不清楚。我的意思是,人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真相,超出他们理解的听起来就会像科幻小说。地球绕着太阳转、电磁感应、进化论、X光、飞机、DNA、细胞学、气候变化、火星上有水,在这些被证实之前,人们都觉得不过是科幻小说的揣测。”
“没有,其实很好。”我由衷道。
他收起菜单,我又看了一眼上面的莎士比亚像,然后转头看着卡米拉。我想放轻松。
我犹豫了,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想起那天她盯着我手臂上的疤看了很久,这才知道原因。一切前因后果都串起来了。
我的话半真半假:“我不知道,可能有个地下王国也说不定。”
“约瑟芬·贝克?”
“卡米拉?”
“什么女人?”我装傻。
“好的。”
“你错了,可以的,只要一直逃避,你就可以躲开。只要你一直逃,一直变换身份,就可以躲开一切!”餐厅里面的人抬头看我。我太激动了,意识到这点后,我尴尬地坐回到位置上。
“很久了”,我注意到她的用词。
卡米拉把项圈套在亚伯拉罕的头上,然后看向我。她想走了。
海德里希接通了。
“我们的俱乐部?”我疑惑。
对我来说,活着就是恶心,就会给我、给别人都带来痛苦和不幸。
“她?”她冲我质疑道。她努力压低声音,但掩饰不了其九九藏书网中的不满。
“所以,”我试探性地说道,想要看看她的想法是怎样的,“你不仅仅喜欢科幻小说,你认为,我也是科幻小说里的人。你觉得我可能是时间旅行者,或者是一些别的什么生物。”
“卡米拉?”
“我是喝了点酒,生活中总该有点乐趣吧,不是吗?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但我没有那么做,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让她尴尬。还有我自己一些隐秘的私心,我想让她知道真相,我希望她知道。
“愚蠢的做法。”
“嗯,对,跟人相处确实很难。”
我们之间的谈话停了下来。我们对彼此都有很多疑问,但又都不敢先试探,以免被对方看出马脚,泄露底牌,谁都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
两个小时后,我俩在泰晤士河旁边散步。
“我还记得她给我这枚硬币的那天,每一秒都记得很清楚,甚至比一年前的事还要清晰。”
“可怜的孩子。”卡米拉说。但我感觉卡米拉已经被巨大的信息量弄晕了头。
“你觉得她还活着吗?”
“欧迈?”
我发现我对她的好奇心,就像她对我的一样多。她依偎在我怀里,我手臂环抱着她,就这么静静坐在公园长椅上。也许这就是爱一个人,你会想要完全了解她。
她接下来的举动有点怪,她揉了揉脸侧,轻轻点头,闭上眼睛,拨了拨头发。这个动作表示轻微的抗拒。我不知道她在抗拒什么,是命运吗,是真相吗,还是她身上的癫痫?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自己不得不承认,四百年来,我又一次动心了。
“所以,你之前真的迷恋过我?”
一切都像是个笑话。我不能接近任何人。我不该再当老师,不该再接触人类了。我应该完全与世隔绝,回冰岛去,除了完成海德里希布置给我的事情,什么都不做。
“我知道,那张照片上的人就是你。”
“他离开伦敦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参加了库克船长的第三次远航。库克船长需要他做翻译。我后来就没有见过他了,可能他再也没回过英国。”
几百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不幸很痛苦,但是也有人战胜了那些时间带来的痛苦。他们克服了这种痛苦,或者至少可以在生活中忽视这种痛苦。他们是怎么做的呢?不过是不停地研究别人、友谊、家庭、师生、爱情。我觉得自己一瞬间几乎触摸到了现实主义哲思的本质。
“你自己一个人吗?”
海德里希叹息。我不确定他有没有相信我的说辞,但他很快回到了正题。“如果不是你,那就是别人去见你的老朋友,一个陌生人。我最近又有了不少帮手,我觉得找到玛丽恩很有希望。但唯一的问题在于,他们可能不会像你一样,对欧迈好言相劝。我也不确定欧迈会不会相信他们。”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总之一切都在于你,你自己选吧。”
我知道我自己已经犯下了许多错误,海德里希听到了她的声音,他也一定发现了她的法国口音。
“我要一份鳐鱼翅。”她推了推眼镜,对服务生说道。
“消失,谁让这些消失的呢?”
“你所见的一切,一切都是不同的,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我指着树上的小动物,“这只松鼠以前皮毛可能是红棕色,而不是灰色的。以前也不会有塑料袋到处乱飘。以前的路面上是马蹄的嗒嗒声。人们看怀表而不是看手机。味道也变了,以前很臭,工厂的污水不怎么处理就排放进泰晤士河。”
“该死。”我朝亚伯拉罕咒骂着。
我们在翻新后的环球剧院的一家不错的餐吧碰头了。
“没有,没有,一切都很好。”
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说话。我们走过千禧桥,一路向东,在谈话中不知不觉走回了家。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完全了解了她,好像我已经和她度过了一生那么久。
“我妈妈以前很喜欢卡莉·西蒙。”
露丝去世后的好几个世纪,我一直活在痛苦之中,然后这种痛彻心扉终究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冲淡。我慢慢从泥淖中走出,可以再次享受音乐、食物、诗歌、红酒,以及这个世界的美。我重新感受到这些美好。
服务员给我们倒上酒,我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
整整一个小时,天气暖和,我们也都不喜欢坐地铁。我们穿过圣保罗大教堂,我告诉她这里过去的信徒比现在还要多,教堂门口原来是伦敦的商业中心。我们走过一条五金巷,她问我这里过去发生过什么,我告诉她我以前经常路过这里。地如其名,这里以前就是因卖五金而得名的,整条路上都是金属叮叮当当的响声和锻造的热意。
“不,那是我喜欢的。”
“不,我没有,不过我养了一条狗。我有狗,亚伯拉罕。它年纪很大了,甚至活不到八年。我不能就这么把它丢在这里。”
“卡米拉,等等我,你要去哪儿?”
以后,可能我会烦恼并且后悔我说出真相。但此刻99lib•net,我内心只觉得一阵轻松和解脱。
“过来这里,乖!”
“过去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啊,非常臭。大概是在1855年,还是什么时候吧,那年夏天非常热,整个城市都臭烘烘的。”
“你在哪里?”
“对的,我挺奇怪的,特别喜欢看科幻小说。”
“卡米拉,求你了。”
“玛丽恩?”
海德里希的音调冷得像钢刀:“这就是你不愿意走的理由?”
“你觉得怎么样了?”我问她。一个简单的关心,但很真诚。
我想说服自己,我来见卡米拉,是为了搞清真相,我不会告诉她任何事情。但来这里的感觉真的很怪,让我浑身不自在,尤其是见面地点还是环球剧院。
狗狗欢快地跑向她。
“加入个俱乐部吧。”
我们吃着面前的美食。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如梦似幻。她以前不敢肯定,甚至可能断定我说的那些都是她的错觉。我很享受她的这种表情,我也很乐意让她知道真相。
“你听起来像是喝醉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有一些是。好吧,我是说,假如我都跟你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会觉得我是个疯子。”
“我稍后给你回电,我需要考虑一下。”
“你刚刚问的那个问题听起来就像是个5岁小孩问的。”
“不是丢下它,你可以托管到宠物照顾中心。”
“我有那张照片,”她说,“我拍到手机上了,但是画质仍然很清晰。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求你了,告诉我吧。不然我会一直想一直想,永远把这放在心上并尝试去找答案的。”
我看着卡米拉,她神情严肃,和周围欢快的游客形成鲜明对比。我很内疚,我告诉她一个大秘密,让她从此和我一样背负上了一道枷锁。
“所有知道这些事情的人都遭到了不幸。曾经有个医生想要公布关于我的发现,然后他就神秘失踪了。一切证据也都消失了。”
天色变得有点黑。
她点点头,手比画着,好像又想起来了些什么。我迫使自己冷静一下。
“我觉得自己就是5岁啊,我知道自己多大,但我现在就觉得自己5岁。”
“好吧,不过听着,我们找到一个人。”
眼看离我给海德里希答复的时间只剩十分钟,我点开YouTube,搜索索尔·戴维斯,然后找到不少视频。有的是一个人穿着潜水服站在冲浪板上,穿过风浪。有的是这个男人出水,来到沙滩上拿摄像头,他皱着眉,脸上有笑容,然后他摇头,嘴上说着“嘿,兄弟,别这么做”。他有澳大利亚口音,留着寸头,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不过比我最初看到他的时候,大概老了20岁。毫无疑问,这是欧迈。我把画面暂停,他的刘海和鬓角被海水打湿,贴在额头上,只有眼睛直直看着我。
“他是科幻小说家吗?”
“你现在快放假了吧,已经学期末了。”
“我不能告诉你。”
“你听起来像是个稳定下来成家的男人。你没有任何牵挂才对。”
“你自己吗?”
即使卡米拉不在我身边,这个消息也不会让我高兴。不是因为我对我的老朋友不关心,而是我觉得他被海德里希找到,不是什么好事。欧迈之前就不想被找到。我紧张起来,完全脱离了一分钟前快乐祥和的气氛。


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要一份蒜蓉甘蓝团子。”
太阳很毒。他让我去斯里兰卡之前,也跟我说了相同的话。
克尔凯郭尔曾经说过,焦虑是面对自由时的眩晕。
服务生站在旁边,卡米拉扬头冲他微笑致意。
“一个小时。”
“我不知道。人类是不可能活四百年的。没人怀疑过我们是巫师,或者好奇我为什么没有孩子,但我很担心她。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她识字,她9岁的时候就能看懂蒙田。我就是担心她的想法,她太敏感了,虽然嘴上不怎么说,但她对外界情绪非常敏锐,很容易难过。她经常思考很多事,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很容易做噩梦。”
餐厅里切换了一首歌。她侧头倾听:“你听,我很喜欢这首歌。”
“亚伯拉罕没有被我驯养过,卡米拉,求你,等一等——”
我唯一没有告诉她的事就是,信天翁的社会。我觉得和她说这个会给她带来危险。她问我除了玛丽恩是否还认识别的像我这样的人,我下意识地撒谎了。我没有提艾格尼丝和海德里希,但是跟她说了欧迈的事,我来自大溪地的老朋友。
“也喜欢迈克尔·杰克逊吗?”
她看得太透彻了,我简直想拔腿就跑,但我更想告诉她一切。究竟如何是好。
“嗯——是439岁的人。”
“你违法犯罪过?”她好像在取笑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