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露丝
伦敦,1599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伦敦,1599年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词让人有点尴尬,但感觉又是那么好。原来露丝和别人提起过我,在别人眼里我是她的。我突然有种踏实感,内心觉得十分满足。
“对,趁热打铁。”
她微笑,是我的春天,让我快乐
沃斯坦这才转头,看着背后刚出现的三个男人。
“你看起来至少还要小两岁呢!不过也可能是大两岁,你脸上的气质很神秘。”
这时候,从身后传来一个尖亮雄厚的声音。
“我不是那些剧院的漂亮女孩,只是个摘水果、卖水果的,我很普通啦。”
我停下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安静地看着我。
“对,小草很平凡。但是你根本不是小草。”
“真的吗?”
爱莎突然变得很兴奋:“天哪!”她揪着裙子想要抚平上面的褶皱。这里好像瞬间变成了剧场,变成了舞台,让她竭力想展示出完美的一面。“是理查德三世来了。”
露丝认识那个挨骂的人,她也在怀特查佩尔集市工作,她名叫玛丽·彼得。
于是我沉下心来,拉我最近演奏的一首曲子,我脑海里想着的人,是露丝。
玛丽穿过水井巷,朝我们这边走过来。
“现在?”
玛丽点点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他今天不在,你和格瑞丝一定会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你的汤姆。
“十二先令一周?”露丝听到之后难以相信。那是第二天早晨了,我们上工之前出去打水。露丝惊讶得停下来,把水放下。我把我手上的东西也放地上了。这些水是从井里打上来的,只是用来清洁,不用来喝。打水的地方离我们有一千米远,我们刚好在路边休息。朝霞是橙红色的,非常好看。
“好的。”
他把琴高高举起,想要朝墙上摔去。
“真的。”
“真是太棒了,汤姆!”
“沃斯坦,住手!”
“我喜欢你照顾格瑞丝的样子,喜欢你说起自己的样子,喜欢你工作的样子,喜欢你照顾家庭的样子,喜欢你失去过很多说起来又那么淡然的样子。99lib.net你可以从细小处发现美,你让普普通通的小水坑都闪着好看的光。”
“但是你见过花园之后,就再也看不上墙缝里的小草了。”
变天了,人流逐渐减少。我跑遍了几乎所有的酒馆,想要找一份工作,但是无果。做酒馆的常驻表演者比街头艺人要好得多,但是我不怎么受欢迎,因为已经有个乐队跟这些酒馆长期合作了。
玛丽走了:“待会儿见。”
“呃,那你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他脚步有点晃,撑在我身上。他们三个喝酒了,不过他很快就站直了。

手上提着的水很重,不过我们快到家了。我们经过马厩,看到里面的马儿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露丝很沉默,我很内疚,因为我之前对我母亲的死说谎了。我需要告诉她我的真相,我必须这么做。
爱莎说:“他唱得很好。”
“昨天我看到泰晤士河那里有个船夫落水了,很多人在围观,我真希望你当时也能在,这样我们就能一起看热闹了。”我对她慢慢说着。
这就是露丝对我说的全部,然后她开始对我说关于玛丽的事情。玛丽女士是好几年前来的,是一个非常注意隐私的人。她不喜欢谈起她的过去,所以人们一般不太清楚也不过多议论。
“那你会因为什么逃走?汤姆,因为什么呢?”
“没事啦,就是他有点儿严格,其他的就没了。”
“还给我,你这个卑鄙的……”
“呃,对的,对的。”露丝脸红了,和天边的朝霞一样的颜色。
我看着莎士比亚,他的眼睛里有两团火焰,从附近燃烧的火把折射出来的。
“是的,莎士比亚先生。”
爱莎开始唱一首我没听过的歌。
“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有趣的,这很残忍。”
“是吗?”露丝看起来松了一口气。
她像个姐姐一样抱住我,但她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姐姐。
“以后你的生活会很丰富多彩,你会遇到很多女孩,眼睛不会再放在一个卖水藏书网果的平凡女生身上了。”
伯比奇说:“这个男孩太棒了,当然,这首歌本身没什么营养。”
“走了,”她说,“收收你的傻笑,你快迟到了。”
“我每天晚上都一样会回来的,和以前一样的。”
“水坑?”她笑了,“不好意思,你接着说。我还想听你夸我,你接着说。”
他靠近我:“你多大了呢?”
亚当老太太如狂风骤雨般把她喷了一顿。玛丽看起来有些愠怒,只是强忍着没有对老太太回嘴。好像是一只猫突然对眼前猎物失去了兴趣。
“早上好,玛丽太太。”
我心想,我曾经是个贵族,可以买下几座城市,但如果能和你生活在一起,我宁愿在水井巷住着小房子。我这么想着但没有说出口。
那三个演员哈哈大笑,坎普说:“那我们过来是不是该对女王行礼了?”
“晚上好,伯比奇先生。”沃斯坦放下琴,向他打招呼。
然后我们回到家,我问露丝关于威洛先生的事情。

让我看到远方
“但是你的心灵美啊。”
“16岁,先生。”年龄和我跟露丝说的一样。
玛丽耸肩,好像她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
我朝他脸上吐口水。
我注意到其他两个男人,一个身材很圆,胡子浓密,不过比沃斯坦看起来要整洁许多。他吸鼻子的样子非常夸张,我想他应该也是一个演员。他看起来有些喝醉了。
我们亲吻,我闭上眼睛嗅她发间的香气。我觉得很怕,原来爱和恐惧一样,都牵扯着我们的情绪,让人觉得怅然。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
他一把抓起我的鲁特琴。
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爱莎嘲讽地挥挥手,对他比小指:“告退吧,你这个恶心的虫子!”
“他发烧了,真希望得的是痘症,是吧?”
“我16岁了,先生。”
她皱眉,我悲伤的冬天就来临了
不过很快她又有点儿难过,重新拿起地上的水桶九-九-藏-书-网,我们继续往家赶。
坎普大喊:“啤酒!给我来杯酒!”
“放宽心啦,他还活着。”
还有另一个,英俊瘦削,嘴巴很小,头发束起来扎在后面。他的眼睛很柔和,像猫。他穿的衣服跟另外两个人很像,不过我觉得可能颜色是偏金色的,天色太暗了,我看不太清。他还戴着波西米亚风格的大大的耳环。他们应该都是演员,看起来也很有钱。我想他俩跟伯比奇一样,都是宫内大臣剧团的一员。
“我喜欢你思考的样子;我喜欢你不随波逐流,认真对待生活的样子。”
“我们是宫内大臣剧团的人,现在正在找配乐的人。我最近写了一部新戏,名字叫《皆大欢喜》,正在找配乐的人。里面有不少曲子,鲁特琴手也是需要的。我们之前有琴手,但是他生病了。”
“看这里,看看这些。地狱空空如也,魔鬼都爬到岸边区来了。”他们中那个比较英俊的男人,用一种苦涩的口吻感叹道。
“怎么啦?”
“汤姆,我们留不住你的。你从法国到了萨福克郡,又到了伦敦,将来还会去别处,你不会安定下来。我吻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害怕跟我安定下来。”
他身上混合着花香、酒精和烟草的味道。“真是恶心他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样子。咦,小伙子,你弹得好吗?”
我还有点蒙蒙的,没反应过来:“弹得好?”
“嗬,我先砸了你的琴,然后毁了你的手!”
莎士比亚走过来对我说:“沃斯坦这个人确实比较粗鲁讨厌。”
“放开我的琴!”
他朝爱莎那边走过去。他们四双眼睛齐齐看着我。
莎士比亚没理他,对我说:“你现在就拉琴给我们听吧。”
莎士比亚一锤定音:“琴弹得也很好,明天上午直接来环球剧院上班吧,11点钟。一周十二先令的薪水。”
“你个浑蛋蠢货,还不快把鲁特琴还给这个男孩!”
“把我的鲁特琴还给我。”我又冲沃斯坦说了一句。这一次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把琴乖乖给我,藏书网然后转身溜走了。
莎士比亚皱眉,似乎是对他有点头痛:“够啦,你这个醉鬼。”
听说我在找工作,这个乐队有个小提琴手上门来找我了。他有着乱七八糟的大胡子,天刚黑的时候,我们在墙上有个红帽子的石头房子(妓院)门口碰到了。
她表情有点儿怀疑,有点儿严肃。然后我换了个话题。
“我希望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伯比奇先生对他说。
“威洛先生,”露丝说,“市场的督察员。”
我站得离她很近,迎着她的目光没有躲避。我没办法告诉她,我之前一直就在找一个像她这样的人,现在终于找到了。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我只是一粒种子,随波逐流,没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给我勇气给我鼓励
“我们以后可能就不能经常见到你了。”
“才不是,你是我见过的最不普通的人了。”
“露丝,假如我看起来有那种想要逃离的想法,那也一定不是因为你不够好。”
她的手握紧我:“我的衣服也很破很旧。”
莎士比亚说:“没关系,让这个男孩试一下。”
爱莎冲理查德·伯比奇悄悄咬耳朵,好像在对他们的帮忙表达感激之情。
“谢谢您,莎士比亚先生。”
“露丝,你不平凡。”
我在街头弹鲁特琴,从夏天到秋天。我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直到他们不得不关城墙门才走,然后走很远的路回家,差不多得花一小时在路上。
坎普矜持地点点头:“对,是我。”
我有点困惑:“你们在说谁呢?”
她一直很安静,不多辩解,表情很悲伤。她可能40岁了,不过也不一定,我们不能靠外表来推断别人的年纪。她身上穿着一件寡妇的黑袍。
每天,太阳给我希望
“她是个很善良的人,不过来源是个谜,就跟你一样,不过我还有很长时间慢慢熟悉你。等着你告诉我更多关于你的、我不知道的事情,小事也可以,一点点慢慢来。
九*九*藏*书*网
“闭嘴,臭婊子。”然后他扭脸对着我。我发现他牙齿很烂,像乱七八糟的鹅卵石。我简直分不清那股臭味是他嘴巴里的还是旁边污水处理厂的。“抢生意的臭小子,你听好!你不能在这里任何一家酒馆驻唱,岸边区的任何一家都不行!小心你的脑袋,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容不得你这种野小子出来撒野。”
“还不错吧,先生。”
“我不知道自己该弹什么。”
玛丽朝我们笑了笑,然后看着我说:“这就是你的汤姆吗?”
“我是说鲁特琴。”
坎普把伯比奇从爱莎的身边拉开,然后很直接地对我说:“明天上午你过来面试,环球剧院,11点钟。”
爱莎对那个胡子比较浓的人说:“我也知道你是谁,你是威尔,威尔·坎普。”
坎普好像有点儿同情我:“这个可怜的小伙子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吓得发抖呢。”
莎士比亚轻轻颔首,向我们浅笑致意。
我们回到家,我看到有两个女人在街上,一个是亚当老太太,她在训斥辱骂另一个人。
当然不是理查德三世,是理查德·伯比奇,他是我知道的最有名的演员。他外表很严肃,和我们现在流行的那种明星的帅不太一样。他的头发是褐色的,不太浓密;他的脸形棱角分明,也不太周正。不过他很特别,有一种21世纪人们缺乏、伊丽莎白时期特有的气质。这种气质很抽象很缥缈,但又的的确确存在着。
他一把揪起我,把我推到墙边上。
“没关系,任何你想弹的都可以。无视我们,你自己想就好。”
“为莎士比亚先生工作?”
爱莎告诉我:“这个人叫莎士比亚。”
“对,十二先令一周。”
看起来偶遇亚当老太太并且挨骂并没有怎么影响她的心情。我注意到露丝看到玛丽的时候神情变得紧绷,看起来有点紧张。
爱莎也冲着他喊:“沃斯坦,快把琴还给他!”
爱莎叫道:“快放开他!”她是个红头发的好心肠妓女,我们常常说话,是好朋友。
“对,宫内大臣剧团。”
更多内容...
上一页